男子串通賭場老闆出千,被特種兵抓現行后,竟遭同夥背叛刺穿手背

男子串通賭場老闆出千,被特種兵抓現行后,竟遭同夥背叛刺穿手背

引言:王陽是一名退役特種兵,為了執行秘密任務退隱都市。一次王陽在商量重要事情的時候,竟然接到了他的朋友柳蓉被高利貸綁架的消息,憤怒的王陽孤身一人來到了約好的地點,在賭場和高利貸賭了一把三公之後,觀眾發現,一副牌竟然有兩張一樣的牌……

(圖片來源於網路,與文字內容無關)

——————–正文分界線—————–

這一聲有人出千是王陽喊出來的,柳蓉都被王陽給嚇到,不過她一臉的興奮,既然王陽敢這樣喊,肯定不是王陽出千了,至少她是這樣認為的。

實際上,就是王陽不喊出來,他們都知道有人出千,檯面上兩張一模一樣的牌,這不是有人出千,難道還是這牌出廠錯誤?

只是他們可不是和柳蓉那麼單純,他們思考的東西比較複雜。

「我靠,這一把刺激,出千的人估計是這一輩子都沒有希望翻身。」

「翻身?我看今晚他不死在這裡都算是本事,只是這出千的人是王陽,還是王喜凡呢?」

「不要亂說,像王喜凡的牌還需要出千?況且剛才也是王喜凡先開牌好不好?要是出千的話,那也是後面的那個人出千!」

有些人已經知道王陽的名字,但是對於是誰出千的事,那是眾說紛紜。

當事人都比較平靜的對視,他們都知道這一戰肯定會有一個人要廢掉,雙方都十分有把握,會被廢掉人是對方。

陳輝陽看著王陽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後面開牌的你,這牌該怎麼解釋?」

「呵呵,誰規定后開牌一模一樣就是出千的?還記得我剛才說的話嗎?要是我出千,我會腦子進水說出這樣的話?」

王陽一臉自信的說道,好像這事情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一般。

陳輝陽頓時臉色變化了好幾次,而後本能的看向王喜凡,只見王喜凡點了點頭,他才淡定的說道:「記得。」

他內心卻是在發狠,王陽現在你倒是可以笑的那麼歡快,待會證據出現的時候,你就知道死字怎麼寫。

「一百倍的賠償不說,起碼要廢掉一雙手,這也是對我的尊敬。證明很簡單看監控,到底是誰出千,屆時一目了然。」

王陽好像是真金不怕火煉,直接要求看監控,這裡倒是有這樣的東西,但是陳輝陽則是不敢直接調出來。

一旦錄像是他這邊的人做的,那一切都完了,這樣的事可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即使王喜凡都說不是他做的,但是陳輝陽還是在遲疑。

「怎麼,這是想要包庇你們的人?不要跟我說你們的監控壞掉,這樣扯淡的話我是怎麼都不相信的。」王陽一臉肯定的說道。

「啪啪……」

陳輝陽還未回答,王喜凡卻是拍了拍手掌說道:「大家都說長江後浪推前浪,之前我還不願意承認,現在我也不得不說一聲服字。不過小子,你想要和我玩,你還是嫩了點,你不知道我們這裡的牌為了防止出現這樣的情況,那都是會有編號的嗎?只要用紫外線一看,那就可以顯示出來。」

「我靠,幸好這賭場的人,除了坐莊之外一般都不參合,要不然麻煩就大了。」

「他們這是想要幹什麼呢?竟然在這裡布置那麼多的東西。」

周圍的人有些騷動,他們一直都知道這邊有監控,但是怎麼都沒有想到牌也被人給做手腳了。

王喜凡這一番話說出來,王陽的身子一顫,整個人好像是被揭穿了。

「你怎麼樣了,堅持住……」

柳蓉被王陽給嚇了一大跳,還沒有等她說什麼,王陽緊緊抱著她的柳腰,神情有些勉強的說道:「我沒有什麼事。」

只要不是傻子都可以看出他是什麼情況。

「紫外線。」陳輝陽卻是一直都貫徹趁你病要你命,現在還不將王陽給打的永世不得翻身,那還指望什麼時候?

王陽則是緊緊握著一雙手,柳蓉都感覺到了他的緊張。

「柳蓉給我過來,這個小子竟然還敢在賭場裡面出千,這是自己找死。」

柳泉生又跳出來,剛才他在看見王陽的牌的時候,他是直接躲藏起來,省的被王陽給秋後算賬,但是現在看見這樣一幕,他是恨不得直接親自給王陽定罪。

王陽真的是感覺日了狗,這個世界怎麼會有那麼齷齪的人,他真的很是懷疑柳蓉是不是柳泉生親生的?

這父女兩個人差距真的不是一般大。

很快,紫外線儀器被弄過來了。

賭場的人先是將這儀器給放在洗牌機上面,一系列刺眼的九。

「這是九號牌。」王喜凡淡淡的解說到,他彷彿已經看見王陽被幹掉的場景了。

「我的先來吧。」

王陽看著他們笑道。

「不可能。」

就是王陽不說,賭場這裡也會先安排王陽這邊先來,只是當結果出現之後,所有人都不淡定,王陽的牌竟然也是九號牌,陳輝陽拚命咆哮道,他知道自己麻煩大了,他不知道王陽是怎麼辦到的,但是王陽已經是不敗之地了。

要是王喜凡那邊出現問題,只怕這個賭場今晚就要倒閉了。

「萬事皆有可能,各位都好好保重。」現在王陽這裡可是有幾千萬,要是王喜凡出千,那是直接一百倍,那就是幾十億的錢。

本來還十分鎮定的王喜凡都已經在顫抖,明明他沒有出千,為什麼現在他卻是有世界末日的感覺?

「還在遲疑什麼?快點開始。」王陽看著那個賭場方面的人說道,那個人遲疑了一會兒,紫外線最終掃描過去,八!

轟。

所有人內心都好像有什麼東西炸開了。

「怎麼可能,竟然是王喜凡出千……」

「果然是強中自有強中手,估計是兩個人都出手了,結果是那個年輕人棋高一著。」

「咦,這樣的話,那今晚這賭場估計會倒閉了,一百倍啊!」

一群人都在議論紛紛,他們對此倒是沒有什麼特別大的感受,賭場和王陽的勝負,那都是他們的熱鬧罷了。

「不……」王喜凡撕心裂肺的喊道:「肯定是錯了,我怎麼可能會出千。」

「呵呵,願賭服輸吧!」

王陽多一句廢話都不想說了,他又看著陳輝陽說道:「記得我幾十億的錢,我今晚走之前就要看見。我們兩個人都默契,我不動你,那是因為我沒有理由,但是現在你的人當著我的面對我出千,而且還污衊我,你想想該怎麼辦啊!」

陳輝陽的牙齒都要咬碎了,他知道王陽這是在逼迫他表態,人他可以放棄,但是錢,他拿什麼來償還,他眼神閃爍著殺機,既然王陽一個人在這裡,他的人要是在這裡為啥王陽,那是否可以辦到呢?

「啊……」

突然,王喜凡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兩把閃爍著寒光的匕首直接刺穿他的手背,看的周圍的人同樣發出尖叫聲。

(未完待續,喜歡本文請點贊支持)

【故事純屬虛構,請勿當真。因字數限制,如想閱讀後續請關注微信公眾號:睡前偷偷看,回複數字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男子串通賭場老闆出千,被特種兵抓現行后,竟遭同夥背叛刺穿手背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