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對我耳朵吹著氣,我推開他說,我們還不熟

他對我耳朵吹著氣,我推開他說,我們還不熟

甚至都忘記去和他頂嘴。

半響后回神,還是執著於為什麼學長突然之間落荒而逃的事情。

「他怎麼跑了?」

「封氏家族據家譜記載至此以有四百餘年,歷代從商,現在封氏是亞歐大陸第一集團,我母親更是皇室櫃公主,我二十歲繼承封氏,是封家第三十六代繼承人,在位五年,封氏的股價上升了六個百分點。」封川易保持著一樣的姿勢,微笑看她,「你覺得我如何?」

「……好厲害啊。」冉小萌默默養了口水。

「和你的楊學長相比呢?」封川易笑容優雅。

「……有過之無不及。」

「我不介意你高攀我。」

「嘎?」冉小萌一向不大靈光的腦子給卡主了,眨著個大眼睛茫然地看著他。

「我比他更好,我願意讓你高攀,你攀嗎?」封川易笑了。

你攀嗎?你攀嗎?是個人都知道不攀!冉小萌在心裡憤憤,白痴才看不出你這個猥瑣男的詭計!

「嗯?」封川易又靠近了一點點,鼻息間溫熱的的氣息悉數灑在她的脖頸上,有些曖昧。

冉小萌最怕癢,想要從他的方寸之間逃開,但他撐著門板明顯是不肯她逃避,她一動就會觸碰到他的胸膛,她只覺得心跳加速,哪裡還敢再動。

「……我覺得,我們好像還沒熟悉到這個程度,不如稍微分開一點?呵呵。」冉小萌手肘擋在胸前,「我們坐下來,再慢慢談吧?」

「其實我不覺得我有什麼可以和你談的……還是說你考慮清楚,要拋棄你那男朋友,投入我的懷抱?」封川易嘴角一彎,看著她在自己臂彎中動了動去逃不掉,「要是別人的話我當然不願意,但是你的話,我覺得還是可以接受的。」

冉小萌突然覺得的,這劇情進展不大對的樣子,自己好像在不知不覺中就被這男人給調戲了?

想到這個可能性,冉小萌不服了,一直都是姑娘調戲人,啥時候輪到你這猥瑣男啊?

於是,她兩眼彎彎,「談談封總裁如何熱愛小動物。我都聽說了,封氏最熱衷公益的,還牽頭成立了保護動作協會,封總裁您本身更加積極,為了號召市民積极參与其中,甚至出門都要隨身攜帶愛寵,以便隨時隨地傳播是思想,在下也想出一份力,總裁介不介意讓我也看看您的寵物呢?」

姐一直被挑戰,還從未被超越!

果然,封川易的臉色稍微變了一下,手緩緩收回,眼神卻是變得深沉又危險,「美杜莎女王之鑽是被你拿走的吧?我勸你最好還給我,否則……」

「你別睜著眼睛說瞎話!我什麼時候拿了你的鑽石!」麻痹那玩意是假的好嗎!

冉小萌撇嘴,十分不滿,「你剛剛是不是嚇唬我男朋友了?他跑那麼快乾什麼?」

男朋友?封川易嘴角扯出一道譏誚的笑,一邊走回椅子上坐下一邊說:「L`N和御聲都是封氏旗下的分公司。」

冉小萌素來不靈光的腦子一下子靈光了,楊一帆的父母都是在封氏旗下的企業工作,而這位似乎封氏總裁,也就是他父母的大BOSS……難怪會怕啊!

失策失策啊!早知道找個小語來,直接跟他說我是個拉拉得了。

冉小萌在心裡抓著Q版的自己,狠狠扇巴掌,一邊罵『笨蛋笨蛋笨蛋』!

這種話好辦法怎麼就沒想到呢!

封川易抽抽嘴角看著眼前這小妞——突然一直點頭幹什麼?

秦洛惆悵了——好不容易說服表哥來相親,誰知道來的這個是腦子有問題的!

冉小萌回神后,發現這兩人怎麼一直看著人自己,於是橫了一眼,惡聲惡氣地說:「看什麼看!姑娘我知道自己天姿國色,但也不是被你們隨便看的!」

封總裁和秦助理四十五度蛋疼望天。

現在這尊容,出去得被警察以影響市容罪名抓起來~

……

相親自然是不歡而散,冉小萌回到家,就和一隻炸毛的野貓一樣,就想抓個人咆哮一下,「姐姐就算不波濤洶湧,也不至於到平坦如平原吧,但那猥瑣男竟然說『就算你成天到晚的挺胸,也改變不來你飛機場的事實』!簡直氣死人!」

不過師兄師弟都很有眼色,遠遠的看到她回來都是一閃早就不見,於是冉小萌回來面對的就是一個空城計,眼珠子圓溜溜轉了一圈,恨恨磨牙,深呼吸一口,雙手做擴音器狀,河東獅吼:「全部都給我出來!否則……大師兄你的心愛的壁虎攀牆服、小師弟的AK47A步槍、姐姐你的古埃及艷后珍珠項鏈、老爺子你的高模擬充氣娃娃,我都給就地解決了!」

四面安靜了一霎那,然後天花板上、沙發底下、房間內、以及桌子底下骨碌碌地滾出幾個沒出息的。

老爺子的厚臉皮程度非常人可及,他淡定無比整理髮型:「咳咳,是乖孫回來啦,怎麼樣啊早上?」還笑吟吟地上前,「對方不錯吧?簡直是高富帥當中的戰鬥機。」

「是,就是一隻討厭的大公雞!」冉小萌氣鼓鼓地在沙發上坐下,想了想覺得還生氣著呢,乾脆撲上去蹂躪,「老頭子你設計我!你陰我!我是你唯一的孫女你竟然把我往火炕里推!」

「我怎麼把你往火坑裡推了?封川易可是A市最有錢的人,你這麼嫌貧愛富,不是最合適你的嗎?」老爺子把被孫子拎著的耳朵搶回來,語重心長地說,「反正都是要嫁人,老大不小的年紀了,人家願意要你,你就燒高香謝你已故的老爹老娘保佑你。」

「我寧願和小語一起搞拉拉,也不要封川易那個猥瑣男!」冉小萌憤憤。

「猥瑣男?」

這封川易不是被傳得比阿波羅帥,比比爾?蓋茨有錢嗎?

姐姐奇怪了。

「三更半夜四下無人,獨自一人在書房看動作片,想想都覺得很不忍直視好嗎!」而且人物還不美型!冉小萌一臉嫌惡。

「咳咳……這男人,沒找女人一般都是求助自己的右手兄弟,其實這也是好事,證明他寧願自力更生也不想去碰女人,很好很專情……」老爺子咳了咳,試圖把封川易的形象往好男人方向扭轉,但又覺得和孫女討論這問題好像有哪裡不對勁的樣子,於是很淡定地把話題帶回來,「總之,你冉小萌這輩子只能和他在一起,你的丈夫只能是他。」

「爺爺,我要當神偷,我要和你和師兄他們一樣啦~」冉小萌硬的不行來軟的,蹭著老爺子,聲音軟軟的撒嬌,「爺爺~爺爺~」

「都什麼年代了還神偷!你不知道現在多少神偷都因為養活不了自己變成丐幫一員嗎?」老爺子循循善誘,「你看,要做一個養活得了自己的神偷,起碼要有頂級的身手和聰穎的腦子,只可惜,你什麼都沒。」

老爺子攤手,一臉無奈,「所以你還是擇良木而棲,做了個封家少奶奶比較穩當吧。」

冉小萌怒不可遏恨恨一跺腳,氣鼓鼓地跑上樓了,心裡有些生氣也有些是委屈。

都沒問我對他是個什麼感覺,就這樣著急著把我推出去,明明我不喜歡他嘛!

揉揉鼻子,有點酸。

關上房門,冉小萌在抽屜內拿出一張相片,手指輕輕摩擦著。

這是她擁有的唯一一張和爸媽的合影,照片中的男人年紀不過二十五六歲,笑容陽光又溫暖,知性溫婉的女人懷抱著小女孩不過一歲大,樂呵呵地坐在女人腿上蹦躂,笑得傻氣。

「爸……媽……」

冉小萌眼眶紅透,在自己剛剛滿兩歲的時候父母就都離奇失蹤,過不了多久爺爺就告訴自己,爸爸媽媽已經去世了,永遠不會再回來,即便是當時自己只有兩歲,然而那心疼的感覺到現在都忘不了。

「你們還在就好了……」

……

看著冉小萌跑上樓,雨心猶豫著說,「爺爺,小萌看起來好像不怎麼喜歡封家那個人,我剛才都看到她眼眶紅了。」

「不行!」冉泰臉色一冷,剛才面對冉小萌的嬉皮笑臉全數不見,「我剛才那句話是真的,小萌的丈夫只能是封川易!」

齊墨倒了杯水給冉泰,輕輕嘆了口氣,「都是幾百年前的傳說……」

「無論如何,她非嫁不可!」

……

房間昏暗又安靜,書桌上一盞明亮檯燈照著一份文件,將附帶著文件夾著的一張照片照得清楚,照片中的女孩笑容陽光乾淨,眼睛漂亮異常。

封川易一手撐著額角,一手輕輕摩擦文件邊緣,目光淡淡落在了文件上幾個方正渾圓的字上。

「冉小萌,生父欄空白,生母欄空白,來歷不詳,家世不詳……」

「這麼多的不詳,這些人是幹什麼吃的?難道這樣一個大活人是從石頭蹦出來的不成?家裡的老爺子也只是說是故交的孫女,然而哪個故交卻是不肯透露。」

封川易修長如鋼琴家精心養護的修長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找桌子上敲著,看著冉小萌的照片喃喃自語,「而且爺爺的意思,似乎很想讓我和你在一起……」

封川易如此聰明的人怎麼可能猜不出來這一切其實都是有心人設計安排好的,從在書房誤打誤撞遇到這個奇怪的女賊開始到相親,總覺得背後有人在推波助瀾,目的是什麼呢?

封川易眼底劃過一絲精光——無論是什麼,順藤摸瓜總能找到答案。

「扣扣……」

「進來。」

封川易收起文件,進來的人是表弟秦洛,他一邊打開燈一邊問,「表哥,你找我有事嗎?」

「前天我讓你給我發南海灣施工圖紙原稿掃描件,你給我……《總裁和總裁助理不得不說的故事》?這名字一聽起來就很有意境,內容也不錯,沒個三五年經驗是挑不出來這等好片的吧?」封川易雙腿疊加,雙手放在腿上,輕聲問,「還有嗎?」

搶先繼續閱讀,請添加微信,myqhba,關注后,輸入90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他對我耳朵吹著氣,我推開他說,我們還不熟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