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男人和她睡在一起不為性福,而為增強修為

那個男人和她睡在一起不為性福,而為增強修為

前言:

唐寶寶一覺睡醒,便已經來到了這個奇怪的世界,在這裡沒有人類或其它,只有蛇,這裡的蛇可修鍊,它們所夢想的就是修成人身,現在已經有不少人頭蛇身的怪物了。

剛來到這世界唐寶寶還很害怕,但後來她才知道,這裡的蛇不敢傷害人類,遂她的膽子就大了,還跑到一蛇窩家做客,大吃大喝了一頓,可最後被這世界的蛇王知道了,蛇王設計然後把她弄了過來。

唐寶寶再一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和一陌生男人光著身子躺在床上,接著門口又推門進來一男人。

正文:

子桑鈺笑著走進,一見唐寶寶和王兄子桑燁光裸的躺在一起的樣子,他吃驚的一挑鳳眸。

「看樣子,我來的不是時候……」

他話這麼說,人卻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

子桑燁面無表情,他緩慢的起身,手一伸,胳膊上就多了一套華美的衣衫。

優雅的穿衣,絲毫不介意旁邊兩位觀眾。

子桑鈺雙手環胸,一邊欣賞自己王兄健美流線型的身材,一邊偷瞄唐寶寶目瞪口呆的表情。

唐寶寶看著俊美的子桑燁,眼光泛直。

這麼好的身材?是怎麼保養出來的?從上到下,沒有一絲贅肉,麥色的皮膚,肌理分明……

美色終於被子桑燁的衣衫遮住,頓時,一位衣裝華美風度翩翩的公子出現在眼前。

只見他一身銀色、質地輕柔的長衫,墨染的青絲用銀色絲帶在腦後蓬鬆挽起,俊美的五官,如刻如畫,那是一箭穿心的美,他的一眼一神,都足以勾走人的魂魄……

剛剛湊的太近,沒有看仔細,現在一看,唐寶寶才驚訝的說不出話。

天,為什麼有這麼好看的男人?

他讓天下女同胞的臉往哪擱?

「你得來的那個東西,就是它嗎?」子桑鈺靠近唐寶寶,拿手指戳戳她胖乎乎的臉頰。

子桑燁優雅的扣著袖扣,頭都沒有抬一下,「她不是東西。」

唐寶寶被噎住,這話怎麼聽著這麼彆扭。

她併攏雙腿,預防腿間的春光外泄,雙手捂住胸部,對著子桑鈺咆哮,「沒錯,我不是東西,我是人!」

她的聲音讓子桑鈺一駭,他笑著退後幾步,「呦,這小胳膊小腿兒,真的是人類嗎?」

子桑燁點頭,走到唐寶寶身邊,拉過她的胳膊,將她的手拉給子桑鈺看,「看到了嗎?她不僅是人類,而且還是很特別的人類,你聞見沒有?她的肉質格外芬芳,連指甲的顏色都和書中描寫的不太一樣,吃了她,一定會增加不少修為!」

唐寶寶一臉黑線,她看看自己的手指甲,淡紫色,很漂亮的顏色。

老大,這是塗了指甲油好伐?兩個沒見識的東西……

子桑鈺的眼中閃現紅光,他顫抖著手,想要撫摸珍貴的現代少女唐寶寶。

子桑燁卻將唐寶寶收入懷中,他眨巴著無辜的眼睛看著自己的弟弟,「可惜你不能打她主意,她是我的……」

漂亮的如女孩子般的子桑鈺,臉色頓時通紅,他赫然起身,「哥哥,你已經有父王八千年的修為了,這個人類少女對你的作用並不大。」

「是嗎?」子桑燁伸手,手中就多出一套少女的衣衫。

他慢慢的給唐寶寶穿衣,「修為不嫌多,若吃了她增加個十年八年的修為,那也是好的……」

子桑鈺已經氣的臉色通紅,他憤恨的咬牙,轉身走了出去。

彪悍的人類少女唐寶寶這一刻彪悍不起來了……

他說,他要吃了她增加修為,嗚嗚,不是說蛇族不能傷害人類的嗎?

他一定是在嚇唬她。

不敢再去想他的蛇爪為什麼極度澀情的掠過她的小白兔,她撇著嘴巴。

「那個,我不好吃的,雖然我看上去肉多,但是我從小生病,身體里全部是抗生素……」

蛇王大人淡漠的搖頭,他笨拙的幫她穿衣,「沒有關係,我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唐寶寶這一刻很想哭出來。

想起她凶神惡煞在褐蛇家裡作威作福,她很後悔,報應這麼快就到了嗎?

蛇王大人幫唐寶寶穿好了衣服,回頭看她,口氣淡漠的可以——

「你不會逃跑吧?」

唐寶寶一時愣在那裡,心裡卻倏然閃過一絲希望。

是啊,她還可以逃跑,越獄可是她最愛看的片子……那裡的逃跑手段多高明啊……

心裡這麼想,臉上卻絲毫不露聲色。

在心裡奸笑幾聲,她露出一個自認為可愛萬分的笑容,「不會,我不會逃跑!」

寶寶同學,我們高貴的蛇王大人會讀心術,拜託你智商不要這麼白好不好?

子桑燁低笑一聲,轉身離去。

這丫頭,還想逃跑?

不過,越獄是什麼東西?

子桑燁離開之後,唐寶寶在就空曠奢華的蛇宮轉悠了起來。

蛇宮住著三名侍女,兩名男僕,他們各自守在出口的地方,面無表情。

唐寶寶開始跟侍女A套著近乎,「姐姐,你好美啊,是不是你們蛇族的人都這麼漂亮?你用的是什麼牌子睫毛膏,你的睫毛又長又翹……」

唐寶寶說了半天,侍女A沒有理她,她在心裡腹誹一句,你家長沒有教過你禮貌是什麼嗎?

隨即又眼光轉到侍從B身上,「帥哥,你的頭髮好有型哦,是不是你們修鍊成人後,髮型都這麼帥呢?」

侍從B一樣沒有理她,彷彿一個啞巴般一聲不吭。

管家適時出現,他雙手交握,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人類姑娘,他們都是啞巴,所以不能回答你的問題!」

唐寶寶失望的回頭,看著管家。

管家解釋道,「因為王不喜歡話多的人,所以他身邊的下人,差不多都是啞巴……」

變態啊變態……

唐寶寶在心裡感慨。

「還有姑娘你若是想逃跑的話,我建議你最好在夜裡,因為這個時候蛇族的警惕性最低……」

唐寶寶一聽這話,咆哮起來。

「誰說我要逃跑?誰說?我只是餓了,很餓,知道嗎?」

唐寶寶沖著管家比中指,管家溫和的一笑,指了指最左面的那個房間。

「所有吃的都在那裡面,人類姑娘請自食其力!」

唐寶寶一臉黑線,她轉身朝著儲物室走去。

離開之前,她赫然轉身,對著管家鄙夷的道,「請叫我唐寶寶,或者唐姑娘……」

管家不置可否,看著唐寶寶離開。

不久,儲物室傳來驚天動地的尖叫聲。

「這些是什麼東西?這東西能吃嗎?」

唐寶寶看著滿屋子的紫色紅色蛇果,聲音幾乎將整個屋頂掀翻。

紅色的汁是紅蛇果汁,紫色的汁是紫蛇果汁,還有被晾乾的果實,以及新鮮的果實。

難以想象,堂堂的蛇王就是吃這些東西嗎?

唐寶寶有一種崩潰的感覺。

神啊,救救她吧,每天吃這些,還不如毒死她算了。

續讀提示:搶先完整閱讀,請添加微信myqhba,關注后輸入91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那個男人和她睡在一起不為性福,而為增強修為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