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三年的老公竟然聯手別的女人設計陷害她,讓她凈身出戶3

結婚三年的老公竟然聯手別的女人設計陷害她,讓她凈身出戶3

點擊閱讀第一章:結婚三年的老公竟然聯手別的女人設計陷害她,讓她凈身出戶

前情回顧:四年前,她鋃鐺入獄,曾經的沈家千金,陸氏夫人,一封冷血離婚協議,自己的兒子喚曾經的好友為媽咪!她勢必要血債血償。不可諒解的前夫,深情款款的貴人,她不等老天的報應,因為,她會親自奪回屬於我的一切,包括幸福的資格!

第5-6章:

浴室里,熱氣瀰漫整個空間,水順著臉部慢慢地落下,隨意的輕摸著她消瘦的身體,送走那一股令人厭惡的氣味,纖細的手指撇開臉上的水質,眼睛微微的睜開,看著鏡中的自己。

只是靜靜的看了幾分鐘,便關掉水,擦乾了身體,正要走出浴室,就聽到一陣敲門聲。

「馨予,是我,我給你拿衣服,你開下門把。」

沈馨予推開門,伸手接過衣服,她驚訝的喚出聲:「呀,馨予,你的手怎麼變得這麼粗糙了。」

沈馨予只是淡淡的一笑,穿上衣服走出了房間,小雅起身走了過來,「媽咪叫我們下去吃飯了,走吧。」

說著,熱情的挽住她的胳膊就朝著外面走,小雅還是像以前一樣清晰可人,從小,因為兩家人的關係,她們時常會在一起玩耍,上同一所幼稚園,小學,中學,高中,一起玩一起瘋,但是,無論小時候或者是長大,馨予總是比她惹人愛,無論是男生還是大人都比較袒護馨予,也總是她帶頭領著她,她跟著她。

而現在,不一樣了,惹人愛,漂亮的人是她,所以,這種優越感化作了一股熱情。

飯廳里,莫政忠和妻子唐琳已經就坐,看到自己的女兒小雅走進來,臉上儘是笑容。

小雅揚起乖乖女般笑容,撒嬌的抱了抱爹地和媽咪,然後在媽咪對邊的位置坐下,看著桌面上的菜,笑的更是燦爛,興奮的說道:第5章 物事人非(2)

「劉阿姨,還是你了解我,都是我喜歡的菜。」

劉阿姨溫和的笑了笑,朝著小雅小姐說道:「這我可不敢邀功,這些都是夫人為你準備的。」

「謝謝媽咪,我先試一試這個。」小雅夾了一塊蔥燒排骨,放在嘴裡,唔了一聲,然後又夾起一塊,放到沈馨予的碗里,說道:「馨予,你也嘗一嘗我媽咪的手藝。」

坐在小雅旁邊的沈馨予一直沉默不語,在小雅給她夾菜的時候,點了點頭,淡淡的嗯了一聲,然後把小雅給自己夾的排骨放進了嘴裡,小雅頓時有些驚訝,她知道沈馨予從小就不吃蔥,只要碰到了就會噁心反胃,本想看看她失態的模樣,卻想不到,這次,竟然毫不猶豫的吃了下去。

以前的沈馨予的確不吃,但經歷過幾年在裡面的生活,並沒有給她挑食的權利,她必須去適應,其實,在出來之後,她才是要真正的去適應這些環境,這些人。

吃完了飯,她本想找莫伯父問些事,卻被小雅熱情的拉住,坐在客廳里吃水果聊天。

他們聊起了小雅這幾年在美國讀書的事情,她學的是金融,侃侃而道第一次實習就到了是在華爾街的投資公司,那種激動的心情,說著她所創造出的成績,莫政忠和唐琳聽著是欣慰又引以為豪。

沈馨予坐在角落裡,靜靜的看著這一家子其樂融融的高談闊論,這四年裡,她也學金融,沒有名校,而是在牢里自學,沒有機會做實際交易,就只有文姐用現有的條件,拿以前的報價方式在教她模擬交易。

「我們的小雅真是厲害。」唐琳驕傲的感慨一聲,然後看向自己的丈夫,說道:「政忠,現在我們家小雅已經畢業了,你準備怎麼安排小雅?」

「放心好了,我已經——」莫政忠的話還未說完,小雅就開口打斷了爹地,說道:「爹地,媽咪,其實,我已經有工作了。」

莫政忠和唐琳都詫異的看著女兒,小雅笑了笑,再看一眼沈馨予,繼續道:「我在美國實習成績很好,就被公司留了下來,這是我感興趣專業,所以,我想在這行有發展。」她說到尾聲的時候聲音有些低,似乎比僅僅因為感興趣的原因。

「被公司留了下來,那要去美國?不行!」

「不用回美國,公司就在香港。」她挪動身子來到唐琳的身邊,伸手抱住媽咪,說道:「至於是什麼公司,等到時候我真的任職了,再告訴你們。」

「什麼公司能比得上自己家公司,不——」

「好了好了,小雅想做什麼就然她去吧,說不定這還能給你找個女婿回來,這不是你天天盼著的嗎?」果然是在商場上打滾了幾十年的人,很快就看出了女兒的心思,伸手拍了拍妻子的手背,溫和的說道。

「爹地!」小雅漂亮的臉蛋一紅,唐琳這下似乎也明白了丈夫話中的意思,這才點頭答應,然後朝著女兒警告道:「有了男朋友可要帶回家給媽咪和爹地看。」

「媽咪,你這都說到哪裡!不說了不說了。」小雅撒嬌的開口,但是從臉上卻能看得出她的笑容裡帶著一種期待,說著,他們母女倆卻上樓去聊些女孩家的事情去了。

客廳就剩下莫政忠和沈馨予,這時,沈馨予終於開口說道:「莫伯父,我有件事能問問你嗎?」

「什麼事?」莫政忠喝著一杯茶,抬眼說道。

「是關於沈家當年的事情,不會到莫伯父知道多少。」

顯然,在沈馨予提起當年的時候,莫政忠拿著茶杯手在半空中停住,但很快就輕輕地放下,身子向後靠,猶豫了一下,說道:「其實沈家當年的事情發生的太突然,我跟你父親當年合作也只是地產的方面,我還真不太清楚這其中的事情……」

「馨予,你沒走實在是太好了。」小雅的聲音打斷了沈馨予和莫政忠的談話,她興奮的從樓上跑了下來,「一會兒朋友幫我接風洗塵,也都是你認識的,我們一起去吧。」

「我還是——」沈馨予正要開口拒絕,小雅立刻開口道:「哎呀,馨予,難得我回來,就當陪陪我,好不好?」

說著,她來到了她的身邊,親密的挽著她,就像是很熱情的在邀請,「就這麼說定了,我們一起去。」

「馨予,跟小雅一起去玩一玩吧,有你在看著小雅,我也就放心。」莫政忠一直認為馨予跟小雅一直玩的很好,就算經過這件事情也不會有什麼變化,所以,開口建議道。

「走吧,走吧。」沈馨予還沒開口,就被小雅拉著朝著外面走去。

開著一輛紅色拉風的跑車就出了莫家,去往在「夜」吧的聚會。

夜晚,瀰漫的霓虹燈讓人眼花繚亂,這一切都意味著城市的夜生活開始了。

位於中環繁華地帶的豪華會所,有著高檔奢華的裝修,魅力十足,進進出出的人個個衣著不凡,這是一家VIP會所,進去的人一定要是有身份的會員。

而進入裡面,就是香港夜生活的天堂,奢華耀眼的接待廳,吊著水晶燈,彷彿置身於宮殿一般,「陸總,這邊請,唐總已經在包廂里了。」迎賓見到來著,禮貌的上前。

陸祈睿著一身休閑西裝,突顯出高大的身材,英俊成熟,在迎賓說完,輕嗯了一聲,從接待廳的另外一處玻璃通道前往包廂。

包廂在二層,圍繞著大廳的四面,全是玻璃打造,但是人在裡面,卻能將大廳的一切盡收眼底,而外面的卻絲毫看不到裡面,當陸祈睿走進包廂,門一關,就像是完全與外面隔絕。

這個時候,小雅拉著沈馨予也穿過通道,來到了包廂區。

包廂里的全是俊男美女,富家公子和千金,喝著昂貴的酒,坐在一起高談闊論,時不時傳出一陣陣笑聲。

當包廂的門打開,小雅和馨予走進來,原本談笑的聲音頓時消失,所有人全部朝著馨予看來,她的出現,讓在座的每一個人都驚訝,沈馨予看著他們眼裡,從驚訝到輕蔑到不屑,真的像小雅說的那樣今晚的人她都認識,曾經有玩法就聚在一起,知道她是沈延毅的女兒,都會想法子的討好她,圍著她轉。

世事境遷,四年的時光,改變的不僅是環境,還有人。

華府飲食集團的千金華麗雯第一個站了起來,走到她和小雅的面前,仔細的看了一下,驚呼道:「這不是馨予嗎?我差點就認不出來了,幾年不見,你的變化真不是一般的大。」

她將最後一句話的語氣加重,笑了笑,「快到這邊坐吧,他們可都是你認識的人。」隨意指了一個地方,然後就上前拉住小雅的手,語氣一下子變得熱情:「小雅,叫你出來,還真是比登天還難,你知道我們等了多久嗎?」

「怎麼會,你們一通知,我這不就立刻出來了,路上塞車,這樣吧,我自罰三杯。」莫雅珍總是那麼清晰可人的笑,拿起桌上的盛著酒的杯子,一口喝三杯,惹得包廂里的人驚呼出聲,她將杯子放回桌面,笑著說道:「這樣可以了嗎?」

「你們要誰再敢欺負我們小雅,我就跟誰過不去。」遠揚集團的少東賀翔的上前攀住小雅的肩膀,一臉憐香惜玉的神情,拉著她坐在了他們男士的中間。

一旁坐著的女子捂著嘴笑了笑,然後轉身看向賀翔,嗲聲嗲氣的說道:「我說賀翔,我們小雅怎麼又成了你的?我可是記得當年和他們幾個都每天的圍著馨予轉,還誓言說要將她追到手。」

「這些幾個都是有心沒那個膽,馨予是什麼人,人家可是沈家的千金,陸家一早就預定好的媳婦,眼裡除了陸家少爺,誰都看不上,當年這要是誰敢追,那就真的是自不量力和自討沒趣。」

華麗雯疊加的雙腿,說著,看了一眼沈馨予,嘴角勾起不屑的笑,在這裡面,不單單是她,而是所有人把那些她風光的過去當做笑柄,她才是真的自不量力和自討沒趣。

什麼沈家千金,什麼陸家少夫人,那時候風雲全城的沈馨予,現在就是被陸祈睿拋棄的女人,而且還坐過牢,是一個一無所有的棄婦,不錯,這的確就是如今的事實,一個她自己早就做好心理準備去接受的現實,因為,四年的時光,也改變了她。

沈馨予靜靜的看著聽著,也不說一句話,他們仍是在她的事情上轉悠,始終沒打算放過這個讓她敏感的話題。

這時,又有人帶著嘲諷的口氣說道:「我說馨予,你當年就怎麼沒好好的抓住陸祈銳呢?他現在可了不起了,這幾年把陸氏旗下的投資公司在業界里掀起一潮熱浪,這幾期的財經都不斷的採訪他,這樣的人,哪個女的不想緊緊的抓住,你還這麼容易就跟他離婚了,真是可惜了。」

「怎麼你都跟他結婚了三年,孩子都有了,離婚的時候一定分了不少財產,想想,你也算是賺了,就不要再去想了,人家現在也是有未婚妻的人。」華麗雯又湊上一句,惹得大伙兒都有些吃驚。

「未婚妻?陸祈銳什麼時候有未婚妻?是誰呀?」

「你們不會都不知道吧?」華麗雯得意的笑了笑,瞟了一眼沈馨予,然後,繼第6章 物事人非(3)

續說道:「聽說他那未婚妻也是來頭不小的人物呢,應該很快就會公布了,馨予,這件事你不知道嗎?」

「好了,麗雯,艾瑪,你們說這麼多不口渴嗎?好好的喝酒吧。」原本也不說話的小雅看著無動於衷的沈馨予,越發覺得沒趣,拿起兩杯酒遞給她們,做出一副替她解圍的樣子。

沈馨予看著那幾雙滿是奚落的眼神,知道他們說這些,也只不過是想看看當初為能嫁給陸祈睿而驕傲的她聽到這些能有什麼反應,可是,她該有什麼樣的反應?

心痛?她已經沒有力氣再去為他心痛,心,早已經在當年就痛的麻木了,在他們眼裡,她是跌得粉身碎骨,落魄的連爬起來的資格都沒有,但她還是想堂堂正正的站起來,好好的生活,有尊嚴的。

不管小雅這解圍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她都回敬一個淡淡的笑,走出了包廂,儘管腳步有多沉重,她都會走的穩穩的,關上門,將他們的一切目光隔絕在門內。

「都成這樣了,還裝什麼千金小姐,哼!」華麗雯瞟了一眼,輕哼一聲。

小雅拿著酒杯與她幹了一杯,嘴角勾起一道笑,也沒有說話,一口喝掉。

這時,音樂震撼了整個空間,小雅舉著雙手,扭動著細腰,美艷得想一朵即將綻放的野玫瑰,完全失去了家中那乖乖女的形象,與俊男美女們狂舞的人放縱的展現著自己的激情,玩得嗨到了極點。

然而,這一切,早已經與沈馨予沒有了任何關係,從洗手間出來之後,她並沒有再回去,而是想找一處安靜的地方透透氣。

掠過大廳卡座的時候,看到一個將近四十的男人正摟著秦潔,手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遊走,拿給她滿滿的一杯酒,逼在她的嘴邊,狂笑道:「好酒量,來,再把這杯給我喝下。」

「陳先生,我實在是喝不了了。」秦潔看上去有些不太舒服,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搖了搖,今天她被這位客人已經逼著喝了好多酒,再加上她來月事,肚子痛得讓她有些撐不住。

陳威是個愛面子的人,在朋友的面前哪能失了面子,再加上他最近離婚,心中一直怒氣橫生,所以,在聽到這話,原本笑著的陳先生忽然冷下了一張臉,將一杯酒逼近秦潔的嘴邊,完全不顧她是否疼痛,就給她灌進嘴裡。

「我叫你喝就喝,不要給我廢話——」

她的唇被他的力道弄疼,使得她不斷的掙扎著,忽然,一個不小心,酒灑在了陳先生的衣服上,他當下臉色一沉,秦潔還來不及說對不起,就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清脆的一巴掌被音樂聲掩蓋,卡座上的人都只是看著,沒人敢出聲。

秦潔整個人跌在了地上,捂著紅腫的左臉,不斷的說道:「陳先生,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對不起?那就把這瓶酒喝掉再跟我說!」陳先生靠著沙發,兩腿疊加在一起,指著茶几上那瓶酒,說道:「喝不完,就別怪我沒給你機會!」

秦潔疼的臉色越發蒼白,陳先生是什麼身份她知道,如果她不喝掉這瓶酒,就沒法在混下去,或許,只要喝掉這酒,就會沒事了,想著,她伸手去拿酒,卻被另一隻手率先一步先拿走了,她抬頭一看,怔了怔,怎麼會是……

沈馨予拿著酒,看了一眼沙發上的人,冷冷的說道:「這瓶酒我替她喝!」

豪華的包廂內,陸祈銳修長健碩的身體隨意的靠著沙發,深刻的五官,更加勾顯出他尊貴的氣質。

「陸總,我們干一杯,希望這次合作愉快。」唐勁笑著說道,爽快的幹上了一杯。

陸祈銳抬起眼眸,卻透過玻璃,將大廳的畫面收入眼底,拿著杯子的手停駐在半空,忽然,一舉幹掉杯中的威士忌,站了起來。

唐勁也跟著站了起來,問道:「陸總,這就走了嗎?」他可是還專門為他安排了不少節目,這下就……

陸祈銳扣上西服的扣子,就邁步往外走,服務員立刻給他打開包廂的門,他一句話不說就朝著大廳走去,臉色越發深沉。

大廳卡座,沈馨予搶先一步,拿起了茶几上的酒瓶,冷冷的說道:「這酒我替她喝。」

「馨——」秦潔的話還未說完,馨予就仰起頭,毫不猶豫的喝了起來。

陳威抬起眼眸,雖然燈光灰暗,卻也能看清楚這忽然出現的女人有著一張精美的臉,不禁挑了挑眉,倒是有點意思,另外抱著妖艷女子的男人也像是有了興緻,笑了笑,心想這一瓶酒這麼直截了當的喝下去,他們都恐怕招架不住。

短短的一分鐘,酒瓶見底,沈馨予將空酒瓶朝著桌面一放,沒有說任何的話,彎下身子去扶起秦潔,朝著陳威說道:「我們可以走了吧?」

「這就想離開?這就是你們對待客人的方法?」陳威緩緩地站起身,伸手擋住了她們的去路,臉上浮現一層玩味的意思,看著沈馨予,挑眉道:「你挺不錯,不如就你留下來陪我們玩玩。」

秦潔用身子擋在沈馨予的面前,「陳先生,她不……」

「不就是出來賣的,今天我開心,隨你開價錢。」他瞪了一眼秦潔,將她狠狠的推開,繼續說著:「要是床上功夫把我伺候好了,我再加你小費。」

沈馨予將秦潔扶到了自己的身後,緩緩地靠近陳威,當他以為她已經同意的時候,她拿起桌上的酒杯,就朝著那陳威的臉潑了上去,卡座上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這女人竟然敢就這樣把酒朝著陳威的臉上潑。

「該死的女人!找死!」陳威的眼睛里冒出木火,朝著她用力的一推。

沈馨予後退了幾部,膝蓋撞在了桌角,卻完全不去在意,等著眼前的男人,冷聲道:「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回去看看你的公司,到時候,說不定死了都不知道原因!」

丟下這麼一句話,沈馨予就扶著秦潔要離開,陳威快速地抓住她的胳膊,憤怒的看著她:「你說什麼!?」

沈馨予只是淡淡的一笑,就像是看的很明白,陳威更是怒火中燒,揚起手掌,「你這個該死的女人!你不過就是個任人玩弄的妓女,你——」

沈馨予正要有所準備,誰知道,就在這個時候,陳威的手被一隻有力的手抓住了。

陳威正想怒吼,卻抬眼一看,臉色立刻僵住,男人黑沉著臉站在他面前,看也沒看身邊那瘦弱的女人,然而,沈馨予在看清楚出現的人後,整個人像是被凍結住。

抓住陳威走的人,竟然是——陸祈銳!

「陸總,您這是……」陳威當然認識擋住自己這個人是誰,他原本想問為什麼,可是眼下這個情況他似乎也想到了,連忙改口說道:「有什麼好商量,要是陸總感興趣,我陳威自然就不會奪人所愛。」

他僵硬的笑著,陸祈銳沒有說話,冷冷的將他的手一甩,抓住沈馨予的手就帶著她朝外面走去,在酒吧的門口,沈馨予這才用力的甩開他。

陸祈銳停住了腳步,那犀利的目光,正冷酷的射向她。

周圍的空氣讓沈馨予有要窒息的感覺,讓她有種想立刻轉身離開的衝動,卻被他阻止住。

「這樣見面,好玩嗎?」他冷冷的開口,俊臉看著溫文,卻包含嘲弄。

他是一個讓人捉摸不透的男人,從前是,現在是,此刻也是,只是,以前的自己被愛所蒙住了一切,沈馨予迴避他的目光,不想在觸碰到心裡的傷,生怕傷口再裂開,那種淋漓盡致的痛。

陸祈銳看著她如今的模樣,不禁覺得有些可笑,玩弄著手中的戒指,諷刺道:「用這樣的方法見到我,你成功了。」

關注微信號:viyan01,並在微信中回複數字:177,閱讀後續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結婚三年的老公竟然聯手別的女人設計陷害她,讓她凈身出戶3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