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 皮影勾魂術

這年,徽州府來了個耍皮影戲的年輕人,他自稱王若生,在城隍廟那裡擺了個攤,架起影窗布幕,一到夜裡掌燈時,便出來表演。

過去也有山西人來表演皮影的,那武場緊鑼密鼓,槍來劍往,上下翻騰,熱鬧非常。而文場卻是音韻繚繞、優美動聽,讓人很是喜歡。平常的皮影戲團至少也有三個人,而這王若生卻只是孤家寡人一個。他的皮影戲也是與眾不同,一般的藝人頂多也就能拿四五個人物同時上場,唱念做打能分辨出四五個人也就不簡單了,可這王若生一出《鍘美案》同時出場十幾個人物,個個都活靈活現,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十幾個人都有各自的聲音,當真是絕了。王若生的名頭很快就在徽州城裡叫響了。

這天,王若生正在表演,突然一陣喧嘩,幾個大漢撥開一條道沖了進來。大家一看,原來是惡霸李定來了。李定仗著跟知府許大人是親戚,在衙門裡當上了師爺,平日里為非作歹。見他來了,大家都跑開了,心想這個外鄉人要倒霉了。果然李定一腳踹翻了檯子,幾個打手也伸胳膊伸腿躍躍欲試。

王若生急了,忙過來道:「各位大爺,小的只是為了糊口,什麼地方得罪了還請多多原諒。」

李定一翻白眼道:「別害怕,我是讓你去發財的。」一招手,幾個打手把他的傢伙往箱子里一塞,抬上就走。王若生只有跟去了。

原來明天就是許大人的大壽,李定有心要為他尋點從沒見過的樂子,見了王若生的皮影戲,立馬眼前一亮,當下就決定將它獻上去。

第二天,許大人在府上大擺宴席,要王若生當場表演。李定深知許大人的心,知道他喜歡聽些淫詞小調,就命令王若生表演一出「潘金蓮誘西門慶」。王若生苦笑道:「大人現在正在做壽,聽這個不太好吧?」誰想到許大人道:「有何不好?今日賓朋滿座,與民同樂嘛!大家說是不是?」在座的自然都鼓掌同意。

王若生只好表演。他坐在白布後面,一聲長嘆,便已經是女人的聲音了,猶如怨婦顧影自憐一般,一個女人頓時躍於白布之上,搔首弄姿,活脫脫一個風騷入骨的潘金蓮。隨後西門慶也出場了,王婆、武大也接著來了,真的是熱鬧非凡,扣人心弦。

一場終了,聽得許大人心癢難耐,叫道:「太好了!你若是能把她叫出來,我重重有賞!」

王若生含笑道:「這有何難?」他口中念念有詞,猛地把那皮影往地上一拋,皮影落地后一陣青煙冒起,待青煙消失,一個絕色女子已然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她款款地走向許大人,施了一禮道:「小女子見過大人,祝大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許大人樂得合不攏嘴,大笑道:「好,有意思,有意思!不知還能不能多變幾個美人出來?」

「可以。」王若生將手中的皮影一件件地丟下來,一陣陣青煙過後,一個個美人出來。頓時滿屋子都是鶯歌燕舞,美女如雲。許大人的眼睛都直了,顧不上多想,便把美人們叫到了後堂。

許大人一覺不知睡了多長時間,醒來後身邊的美女都不見了,突然感到燈光刺眼,便要去滅掉,不想手臂酥軟,怎麼也提不起來,又叫丫鬟來,卻怎麼也叫不應,又叫其他人來,可沒一個人應他。

這時猛地看見昨夜的一個美人出現在眼前,色心又起,忙過去要擁抱她,口中叫道:「小美人,來!」話一出口,就聽到很多人笑了起來。一看,都是些不認識的老百姓,許大人不快地道:「來人,快把這些人統統趕出去!」可引來的是更多人的笑聲。

感覺胳膊猛地一痛,一看原來是王若生用針扎他,他氣惱地道:「王若生,你想幹什麼?要謀害本官嗎?」

王若生呵呵笑道:「我說許老爺,您看看自己的模樣吧。」把一面鏡子遞過去,許大人一看,大叫一聲,當場暈倒了。原來鏡子里只是一個皮影!

再說李定等人見許大人要去和美女們共歡了,便自覺地告辭。沒想到這一別許大人竟然失蹤了,驚愕之餘,仔細一想,便斷定王若生是個妖人,不知用了什麼妖術變出那麼多的美人,最後還擄走了許大人。李定忙找來捕頭張表,要他去找王若生,救回許大人。張表是個不學無術的傢伙,一聽說如此怪異之事,嚇得腿都哆嗦了。不過他也知道許大人若是救不回來,他這捕頭也沒法當了,為了自己的前途,他還是帶了一幫弟兄硬著頭皮去了。

王若生正在表演一出十七八人的戲,他只有一雙手,怎麼能操縱這麼多皮影呢?還有聲音,一個人怎麼可能發出這麼多種不同的聲音呢?張表和眾人都看呆了。不知過了多少時間,眼前一花,張表看到了許大人,忙上前問候:「大人,你去了哪兒?把大夥急死了!快跟我們回去吧!」許大人苦笑道:「還能走得出嗎?」

王若生的皮影戲里又多了幾個捕快。

李定聽說張表等人失蹤了,慌得不行,不知道如何是好。上報吧,要是上面派一個新知府來,自己就什麼也不是了,不上報,又想不出什麼主意來,急得他抓斷了無數根頭髮。猛地想起大牢里一個人來。這人叫馬清澗,原是徽州府的捕頭,武藝高強,抓過的江洋大盜無數。三年前因為勾結反賊,全家被收監了,連未過門的妻子一家也受牽連,被沒收財產關入大牢。

如果有馬清澗出馬,一定可以將妖人抓到。想到這兒,他到了牢中去找馬清澗。馬清澗聽說是要他去抓人救許大人,哈哈笑道:「他害我全家,我恨不得殺了他,你說我還會去救他嗎?」他的反應在李定意料之中,李定也笑道:「難道你想永遠待在這牢裡面?就算你能行,你的父母呢?還有你的岳父岳母呢?要知道他們年紀可是大了。」馬清澗被刺中了軟肋,想了想道:「我要是抓住那個妖人,你便放了我家人?你說話算話?」「當然。」

王若生照舊在表演皮影戲,這麼多天了他的皮影戲沒一個重複的,觀眾也越來越多,馬清澗好容易才擠了進去。一看,愣住了,原來上面正在表演官場上的戲,看那皮影的打扮舉止和聲音,活脫脫一個許大人,還有幾個衙役,都是熟人。看著看著,他兩眼噴火了,原來皮影許大人正在把當年陷害他家和趙家的事表演出來。

原來馬清澗的父親是徽州城裡的大商人,他小時候父親給他訂了門親事,女方是富甲一方趙家的小姐紫雁,長得嬌美動人,天仙一般。兩人常偷偷相會,非常相愛,只等吉日一到便成親。不想正在準備成親時,許大人走馬上任了,有一天突然派來一隊人馬將馬清澗全家抓走,家產全部充公。後來才知道過去跟他父親有過生意往來的一個人竟是白蓮教的反賊。而馬家的兒女親家趙家也被拖累,落得個同樣的命運。幸好紫雁當時正好在外婆家小住,得以逃脫,但也不知去向了。

這會兒皮影許大人重演著當年的那一幕——事實是,他上任后,為了將馬家與趙家這兩個徽州城最有錢的家族的財產據為己有,便捏造了他們私通反賊的罪名。

馬清澗恨不得扭頭就走,但想到親人們都在牢中,強忍了下來。皮影許大人把自己做過的壞事一件件抖了出來,讓觀眾們恨得直咬牙。直到下半夜,王若生這才停止。待觀眾都走了后,馬清澗道:「我是徽州城的捕快,請跟我走一趟吧。」

「哦,」王若生沒有理會他,只顧自己收拾著東西,「我犯了什麼法?」

「你把許大人弄到哪去了?還有張表他們?」

「你先說我做得對不對?」

「這……」馬清澗何嘗不知道他做的是好事,但沒辦法,他只能抓他。王若生沒有反抗。

李定見馬清澗馬到成功,興奮異常,當下就審問王若生,要他把許大人等人交出來。王若生卻哈哈大笑:「像那種惡人,還不如在皮影里逗人樂樂,倒也有價值。」李定氣極,要動大刑。馬清澗忙道:「萬萬不可,若是他出了什麼事,許大人可就永遠也回不來了。」李定只有先把他關進牢中再說。

馬清澗要他放了自己的親人,李定卻說許大人沒回來,他不好做主。其實他是怕許大人回來見他私自放了犯人而生氣。

馬清澗見他出爾反爾,很是後悔抓了王若生,便到獄中去看他。王若生道:「怎麼樣,他不肯放你的親人吧?像這種人你還相信他?」馬清澗嘆著氣,請他原諒。這時就見王若生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抓了抓,道:「你不認識我了?」

馬清澗一看,愣住了,原來竟是他的未婚妻紫雁!他悲喜交加地抱住了她,詢問她這幾年去了哪兒,從哪裡學到了這不可思議的皮影絕技。

紫雁流著淚說,她得知家裡的不幸后,一時了無生念,那天就用一條絲帶系在了樹上,閉著眼睛把脖子伸進去。頓時兩眼發黑,感到自己跌落進一個深淵裡。好容易落地了,卻看到有很多奇形怪狀的人向她撲來。她趕緊向外跑,結果被什麼給絆了一下,人就骨碌碌地滾動。突然眼前一亮,發現自己已經在樹下了,一個慈眉善目的老頭兒笑眯眯地看著她。她嘆道:「老人家,你為什麼要救我呢?」老頭兒說:「你已經見過地獄的可怕了,還想死嗎?」她哇地哭了起來,把自己的身世告訴了他。老頭兒聽了也是長吁短嘆,道:「我是一個耍皮影的人,你要不嫌這活下作,就跟我學吧,也算有一技之長。」後來她就跟著老頭兒學了。

這老頭兒原來是白蓮教的長老,深通一些奇術異術,後來白蓮教被官府滅了,這才流浪江湖。紫雁學到皮影勾魂術后,就化裝成男人,來救自己的親人。她先把許大人等人變成皮影,徽州城裡已無能人,只有起用馬清澗。果然,李定被逼無奈,請了馬清澗出山。

馬清澗感動萬分:「紫雁,委屈你了!」紫雁道:「以後再說這樣的話吧,我先救回家人。」說著她伸手把牢門的鎖抓住,再放開,鎖已經碎了。她走了出來,來到關押兩家老人的地方,道:「爹爹,娘,別怕,我來救你們了。」說著把手一招,四位老人都變成了小小的皮影。她拾起來放入懷中,對目瞪口呆的馬清澗道:「走吧。」

兩人正要出去,「哪裡走!」原來是李定帶了一隊人來了,他哈哈笑道:「沒想到你們竟是一夥的,來人,把他們抓起來!」眾人如狼似虎,一擁而上,突然被什麼東西絆倒了,等站穩后,竟然看到了許大人和張表等人……

從這以後,再也沒人見過馬清澗等人了,而這種神奇的皮影戲也在人間消失了。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平台:故事吧(gushiba1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民間故事: 皮影勾魂術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