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住旅館房間里竟睡了個女孩,警察突然破門而入上演了一場陰謀

出差住旅館房間里竟睡了個女孩,警察突然破門而入上演了一場陰謀

那一年夏天,我獨自押送一名犯罪嫌疑人去青島,回來時,客車在一個小鎮上拋了錨。我又累又困,就想在鎮上住下來,明天再走。

我挑了家門面較小的旅館走了進去,前台是一個年輕的姑娘,我問:「同志,還有房間嗎?」

姑娘仔細打量了我一下說:「還有個兩人間,不過,已經住進一個人了。」

我一想已經到了這個時候,還是湊合一宿吧。於是,我交上自己的身份證,領到了房間鑰匙。

我打開房間的門,借著走廊里的燈光,發現室內已有一張床上的蚊帳落了下來。知道同屋的人已經睡了,我就放輕了手腳,簡單地沖了個澡,落下蚊帳,也昏昏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門突然「咚咚」地被人大聲敲響,伴著人的大喊:「開門!快開門!」

我一激靈坐了起來!另一張床上的人也「啊」地尖叫一聲坐了起來!

燈光一亮,我大吃一驚,鄰床竟是一個僅穿著三點式的姑娘。我一時不知所措,驚問道:「你怎麼是女的?」

那姑娘愣了一下,隨即憤怒地道:「你是怎麼進來的?」

我這時也有些清醒了,明白這裡面肯定有誤會,就一邊穿衣服一邊說:「肯定是服務台給安排錯了。」

那姑娘見我穿衣服,也忙活著找衣服穿,嘴上仍不依不饒地說:「我要去告你,讓警察把你抓起來。」

門「咚」的一聲被撞開了,闖進來兩個身穿警服的人。

我一看事情要麻煩,和姑娘還沒解釋清楚,又進來倆警察,這真是渾身是嘴也說不清了。情急之下,我質問道:「你們想幹什麼?」

「幹什麼?」一個瘦高個警察冷笑道:「你是幹什麼的?」

在事情還沒弄清楚之前,我不想暴露身份,就平靜地說:「我是旅客。」

另一個臉上有一道傷疤的警察逼上一步問:「你們是夫妻嗎?」

我說:「不是……」

高個子警察冷笑了一聲說:「你們倆一個嫖娼,一個賣淫,現在被我們抓了現形,都給我蹲下!把兩隻手都放在頭上!」

我有些火了,大聲質問:「你們憑什麼半夜闖進我們的房間?有搜查證嗎?」

高個警察有些蠻橫地說:「搜查證?沒有,到時候會補給你的。」

我問:「你們沒有搜查證,警官證總會有吧!」

臉上有傷疤的警察不耐煩地說:「跟他啰唆什麼,先銬起來再說。」說著就從口袋裡摸出一副亮閃閃的銬子向我走近了一步。我用手擋了一下說:「慢點,你們並沒有出示證件,無許可權制我的自由。」

高個警察「唰」地從口袋裡掏出一支手槍,對準我的腦門喝道:「不許動!你敢拒捕我就打死你!」我只好伸出雙手,讓臉上有傷疤的警察將我銬了起來。

銬上我之後,高個警察走到那個姑娘面前,用黑洞洞的槍口託了托她的下巴,皮笑肉不笑地說:「長得不錯嘛……」接著用另一隻手在她的胸前摸了一把。

姑娘怒叱道:「你幹什麼?」有傷疤的警察奸笑了一聲說:「裝什麼正經?」

我實在看不過去,就板起面孔說:「你們兩個放尊重些,這位姑娘可是良家婦女。」

高個警察踢了我一腳說:「你別他媽的剛提上褲子就裝好人,今天你們倆誰也別想輕鬆地從這間屋裡出去!」

我心頭「騰」地升起一股怒火,我用帶著手銬的雙手指了指高個警察說:「你的嘴巴放乾淨點,我要見你們領導!」

有傷疤的警察立即湊上來說:「我就是領導,你有什麼話就對我說吧!」

我鄙視地看了他一眼說:「你不配。」

「好好,我不配。」說著話,他回頭對高個子警察說,「咱們走,讓他們自己考慮這個事該怎麼處理。」

我忙說:「先別走,我想聽聽,你們到底想怎麼處理?」

高個子「嘿嘿」乾笑了兩聲說:「看你挺鎮定的,倒還是個急性子。」

有傷疤的警察說:「我們的處理方式有兩種,第一種:先拘留你們,然後通知你們的單位來人,交上罰款后領你們走;第二種:你們承認個錯誤,交上罰款,我們就放你們走。」

我笑著問那位姑娘:「你選擇哪一種?」

那位姑娘臉都黃了,她恨恨地說:「你不覺得太荒唐了嗎?」

我說:「這有什麼辦法呢?誰叫咱們犯到人家手裡了呢?」

高個警察笑著說,如果這事傳到你們的單位,二位的名譽可就要……唉,你們自己考慮吧。」

我說:「不用了,我選擇第二種,請打開我的手銬吧。」

有傷疤的警察立即過來給我打開了手銬,高個警察好像有點不放心,始終拿槍對著我的腦袋。

我打開了床頭上的提包,兩個警察立即湊了過來,我用右手在包內先摸到了我的「六四」手槍,並摸索著打開了保險。然後我左手閃電般一抬,狠狠地擊在高個的手腕上,他的槍立即脫手而飛!

同時,我的右手從包中抽出「六四」手槍,對準兩個警察喝道:「別動!我是警察!」左手隨即從上衣口袋內掏出了警官證,亮在他們面前。

兩個警察趕緊舉起了雙手,臉霎時都白了,那個姑娘也嚇呆了。

其實,從瘦高個警察調戲姑娘時,我就覺得有點兒不對勁,真正的警察不會這麼下流。後來他們又讓我們自己考慮怎麼處理,我就更加斷定他們是來敲詐的了。

接下來,我拿出手機撥打了110。十分鐘后,這兩個冒牌警察被帶到了鎮派出所。通過簡單的審訊,才知這兩個冒牌貨是那家旅館的保安人員。

他們經常和總台上的服務員串通一氣,安排男女混居,然後用一支假手槍敲詐外地旅客。由於他們使用的方法比較卑劣,使受害人有苦難言,他們才屢屢得逞。可他們萬萬想不到今天會栽到一個真刑警手裡。

對了,再補充一句,因為這件事,那位美女對我產生了好感,現在我們已經結婚了。作者:邢慶傑

作者想聯繫?讀者沒看夠?加微信:wtzishuo,更多精彩等你收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出差住旅館房間里竟睡了個女孩,警察突然破門而入上演了一場陰謀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