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結婚,對象竟是前男友

姐姐結婚,對象竟是前男友

姐姐夏心妍要和她的前男友池原辰結婚,姐姐故意請夏沫來參加他們的婚禮,就是要讓夏沫看看,當初她愛的男人現在是夏心妍的老公了。

但夏沫也不是吃素的,兩人正在婚禮現場針鋒相對。

眼看著事情要朝著無法控制的局面發展,她們的爸爸夏振年笑著迎了上去。

「沫沫……」

喃喃的喚著小女兒,夏振年卻怎麼說不下去。

他清楚所有的事情,更明白大女兒的個性。心中雖然心疼小女兒,可是事情發生到這個地步,那麼多雙眼睛在盯著,他有責任讓維持夏家的顏面!

聰明如夏沫,自然知道父親心中的為難和擔憂,朝前跨出一步,攬過了他的手臂,「爸,咱們去那邊坐吧。我有好多話想和你說……」

……

婚禮還在繼續,之前的一切就好似小插曲一般,很快就被人擱在了腦後。

夏心妍換上了紅色的旗袍,端著酒杯,和池原辰穿梭在人群之中。臉上的笑容,耀眼又閃亮。

酒,一杯杯的下肚,酒氣也一點點地襲上,熏紅了她的臉蛋,讓她看起來更加的迷人。只是她的那顆心,卻不似她所表現的那般迷人、善良。

一圈下來之後,夏心妍端著酒杯走到了夏沫所在的位置,「沫沫,這一杯,我敬你,謝謝你的慷慨……」

夏心妍的話明顯是意有所指,夏沫卻不以為然,只是淡淡的端起了面前的飲料,「姐,祝你新婚快樂。」

這一句祝福,是發自內心的。

不管怎麼樣,她終究還是自己的姐姐。所謂的示威已經到位,她也不想再為了一個劈腿的渣男去計較。

「今天是我的婚禮,你還喝飲料!沫沫,你未免也太不給姐姐面子了吧?」

睨了一眼她手中的橙汁,夏心妍立刻表現出,心中卻是有著自己的小算盤。

只要熟悉夏沫的人都清楚的知道,她是一杯就倒的酒量,酒品也並不那麼好。若是能夠讓她喝下酒,之後的事情一定會相當的精彩。

夏沫自然的看透了姐姐心中的那些小九九,卻也沒有揭穿,張了張嘴正要開口拒絕,一旁的年逸琛忽地站起身來。

「沫沫這幾天身子不舒服,醫生叮囑說不能喝酒。這杯酒,由我來!」語畢,他給自己斟了一杯酒,仰首飲盡。

但是,夏心妍卻不想就此作罷。

這麼輕鬆就想過關?做夢!

「心妍,別鬧了。沫沫身體不舒服,就不要勉強她了,你自己也不要再喝了!」

渾厚的嗓音驟然響起,夏振年板著一張臉,嚴肅的模樣頗有幾分威嚴。

知道父親是認真的,縱使心中有不滿,夏心妍也只是扁了扁嘴,只能暫且作罷。但是,夏心妍心中的怒火卻沒有得到任何的消失,看到年逸琛對夏沫悉心呵護,池原辰的視線也不時的轉移到夏沫的身上,她心中的怨懟反而更深了。

夏沫那樣的身份,憑什麼得到那麼多人的保護,憑什麼!她都送手錶作自己的新婚禮物了,爸爸都還要幫著她,為什麼……

握著酒杯的手指不由收緊,她的眸中散發出強烈的恨意。

不管怎麼樣,婚禮總算是有驚無險地進行到了最後,賓客稀稀拉拉的走的差不多了,兩家家長心中的擔憂也消減了大半。

淺睨了一眼身邊的男人,夏沫自覺是該離開的時候了。夏振年卻大步走了過來,視線直勾勾地凝視著他。

「沫沫,你好幾天沒回去看爸爸了……」吶吶的聲音,透露著一個父親對女兒的思念。

從上大學之後,夏沫便和顧念一起買了一套小公寓,也長期住在外面。但是,不論再忙,她每兩天就會回去看望父親和母親。她的貼心,一直都是夏振年引以為傲的。

「這幾天工作有點忙。」淺笑出聲,看到父親慈祥的模樣,夏沫的聲音也不自覺地變柔了。

「工作忙,就不回去看爸爸了嗎?」

「岳父,沫沫之所以沒有回家,都是因為我。因為,我想將亞宏東街的合作合同送給岳父作見面禮!」年逸琛的嘴角勾著淡淡的弧度,似笑非笑的,表情卻相當嚴肅且認真的。

聽到這話,夏振年不由怔了怔,眸底不自覺地浮起了驚訝。

這是N市眾多企業爭相爭奪的企劃,不少人擠破了腦殼,就是想要從中分到一杯羹。

憑藉年逸琛的本事,要拿下這個工程並不是難事。只是,將這個企劃合同當做見面禮送給自己,未免也太……厚重了!

「年……」

說出這個姓氏,夏振年頓了下,不知道到底該如何稱呼他才好。

話未出口,年逸琛再次搶了先,「岳父,沫沫是您的掌上明珠,和她一比較,這些物質上的東西,根本就不算什麼。」

說這話的時候,他轉眸凝視了一眼身旁的女人,一雙黑眸溫柔的簡直快要滴水了。滿臉的真誠,怎麼看都不像是演戲。

看著這一幕,夏振年的心裡多了一分釋然。

但,夏心妍卻不是那麼想的。

那麼大的一個工程,可以從中獲得的利潤可是上億的。年逸琛竟然輕輕巧巧的就把它當做見面禮送給了父親!

眉眼眯起,夏心妍的手指緊緊地攥成了拳頭。

這樣的男人,憑什麼是她夏沫的,她夏沫不配!

……

最終,夏沫還是沒有和父親一起回去夏宅。

回到公寓,夏沫的心情很複雜,有一種說不清楚的情緒在心中不斷纏繞。

她以為看見夏心妍和池原辰結婚,自己會很難過。可是,當她真的看到那一幕,心卻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痛。

相反,還有一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進了客廳,夏沫徑直坐在了沙發上,隨手翻看著茶几上的雜誌。

雖然住進來的時間不過才幾天而已,她卻已經適應了這裡的生活,就好似她在這裡已經生活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年逸琛進門后,也沒有開口。而是打開了電腦,處理一些較為緊急的文件。

四周就這麼安靜了下來,除了輕微敲擊鍵盤的聲音之外,夏沫只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

約莫十分鐘后,門鈴聲驟然響起。

看了眼正在辦公的年逸琛,夏沫起了身。站在外面的,赫然是拎著兩個便當盒的助理鍾林。

「夫人!」

鍾林咧嘴笑著,駕輕就熟地走了進去,將便當盒擱在了桌上,「總裁,你定的餐點。」

指尖在鍵盤上飛快地敲擊著,年逸琛若有似無地輕哼了一聲。

見此狀,鍾林只是默默地退了出去,少說話多做事,懂得分寸,是他能夠呆在年逸琛身邊這麼久的原因。

關門聲響起,房間里再次恢復了沉寂。怔忡地看著茶几上的便當盒,夏沫疑惑地掃了眼不遠處的男人。

接收到她的目光,年逸琛薄唇微勾,「婚宴上,你什麼都沒吃。」

簡短的陳述,沒有多餘的解釋,也沒有多餘的修飾,就那麼輕輕淡淡的,卻直直地撞進夏沫的心窩。

只是……

她一直都和年逸琛在一起,他是什麼時候打電話叫的餐點?她怎麼不知道?

「在你和岳父到別的時候,我就已經通知鍾林了!」好似看穿了她的心事,年逸琛吶吶出聲。

頓了頓,合上了電腦,大步走了過來。

「還發愣?再不吃,就涼了!」

邊說著,年逸琛邊打開了便當盒,美食的香味頓時撲鼻而來,誘的夏沫肚中的饞蟲蠢蠢欲動,心中的遲疑也隨之消散……

午餐順利地解決了,尷尬的氣氛也隨之襲來。

稀里糊塗地和年逸琛拿了結婚證,除了多了一個接送自己上下班的專職司機之外,她的生活並沒有多餘的變化。

至於晚上休息的時間,年逸琛也還真的規矩。只是,每晚都必須將她攬在懷中,卻也僅此而已。

「年逸琛,今天的事情……謝謝你!」輕咳了一聲,夏沫率先打破了沉默。

年逸琛不以為意地,眉頭微挑,道,「沫沫,感謝可不是嘴上說說那麼簡單。要真想謝我,乾脆採取點實質性行動。比如……一個火熱的kiss!」

修長的食指在薄唇上輕輕點了點,嘴角微勾的模樣透著幾分邪魅,讓人面紅心跳。

不自在地撇過頭,夏沫的視線帶著幾分閃躲。

誰說這個男人鐵石心腸,冷酷無情的,她怎麼就一點都不覺得呢?她所感受到的除了霸道,就只有……好色了!

什麼冷血的霸道總裁,根本就是一隻腹黑的大色狼!

「咳,那個,我有點困了……」輕咳著,夏沫的視線在房間里不斷地遊走,怎麼都不敢和年逸琛直視。

話一說完,她便邁開了步子。步伐還未踏出,調侃的聲音旋即在身後響起,「沫沫,遇事就逃跑,可不是你的作風!」

嬌俏的小臉瞬間一陣嫣紅,被揭穿的尷尬讓她頓覺局促。腳步蹲在那裡,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什,什麼逃跑,我哪裡有逃跑!我是真的困了啊!」倉皇地解釋著,夏沫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聲音里竟然帶著幾分嗔怪的意味。

「不是逃跑那就最好了!俗話說知恩圖報,沫沫就算是再困,睡覺之前也該表達一下你的謝意!」

說話間,年逸琛已經大步走到了她的跟前。拉近的距離,讓夏沫的心跳驟然加快,朝後縮了縮身子,她緊張的連手擺放在哪裡都不知道了。

「年逸……琛……」吶吶的呼喚著,夏沫的聲音裡帶著一絲顫意,盈盈的水眸警惕地盯著眼前的男人。

如小鹿斑比的無辜模樣,著實讓人心悸、情動,微微抿著的紅唇泛著光彩,像是鮮艷的櫻桃誘人採擷。

鷹隼般的眸凝視著她巴掌大的小臉,年逸琛的心中忽地一軟,最終還是將那心中的蠢蠢欲動壓制了下去。

「乖,累了就去睡吧!」大掌揉了揉她的髮絲,輕柔的聲音讓夏沫感覺不像真的。

臉蛋瞬間漲紅,白皙的肌膚看起來越發的粉嫩,好似水蜜桃一樣的可愛。

兩人的視線在空氣中碰撞、糾纏,好似整個世界只剩下他們倆,曖昧的氣息悄然生長……

後續,請加微信: boubook (長按複製)回復:1039

訂閱和收藏查看最新內容↓↓↓謝謝支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姐姐結婚,對象竟是前男友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