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義務做婚前教育,嚇得女方當場悔婚惹怒男方,後續讓她很崩潰

蹬蹬蹬……

孟蘿蔓單手掖著公文包,踩著高跟鞋的腳步走得又快又穩,進了婚前教育中心,這個中心是受政府的委託,專門指導未婚男女學校所沒教的事。

當然她絕不會是來上課的,身為律師的她,事務所的事忙完后,空閑之餘常來這裡當義工,她不只懂法律,從小還遭受父母婚姻關係差所毒害。

她的媽媽在她小時候就跟人跑了,留下個性詭異的老爹,對她和姐姐超嚴厲又沒愛心,所以她從小就不相信人們結婚真會幸福快樂的生活一輩子,而且她周圍的同學、朋友沒有一個是婚後覺得自己擁有幸福的,她們多半不快樂,常在聚會時埋怨老公的不體貼、不溝通、衛生習慣差……

她個人認為婚姻只建立在一紙契約上,本質是十分脆弱的,會來此當義工全是出自一片俠義之心,以解救天下想結婚的芸芸眾生為己任,尤其是較不受法律保障的女方,她能救一個是一個了。

「孟律師,你來了,這是今天來接受婚前教育面談的男女雙方資料。」婚前教育中心的助理看見她來了,跑出門外,拿來一份資料給她。

孟蘿蔓接來數據,腳步沒有停留,直接走往面談室去,她低頭研究,面色愈來愈沉重。

這男方叫展漢濤三十一,結過婚,妻子去世,育有一名七歲小女兒;女方叫何慧娟才二十一歲,沒有婚姻記錄,兩人交往時間三個月……

「乖乖,這樣就能結婚,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三個月了不起也才九十多天,俗話說日久見人心,兩人都還沒真正的了解就要共同步入愛情的墳墓?

肯定是被戀愛沖昏頭了,她很不看好他們。

尤其是男方和女方相差十歲,女的正值春春年華就要當繼母,她懷疑現代的草莓族女生真能立刻做好準備,融入別人的家庭,適應一個別人的孩子。

不行,她得想辦法救救這女孩,以免她將來離婚,又多添了另一個社會問題。

所謂迷途知返,善莫大焉啊!

孟蘿蔓進了安靜的面談室,兩人已就定位,坐好等她了。

她走過去,坐到他們對面,看看那女的,蓄著一頭浪漫長發,一臉嬌羞;男的……有雙高傲的眼睛,漫不經心地綻著冷光,鼻樑高挺有型,唇角傲慢地揚起,一看就知道是典型的沙文主義男人。

「別緊張,放輕鬆。」孟蘿蔓唇勾起,皮笑肉不笑地坐到位子上。

展漢濤抬眼瞬了眼前的女講師一眼,要不是交往三個月的未婚妻何慧娟,她沒把握婚後可以當好小媽媽的角色,一直魯著要他來參加婚前教育面談,他根本不想來。

何慧娟態度含蓄地向孟蘿蔓點個頭,她期待自己經過這次的面談后,會更有信心成為展漢濤的老婆,她喜歡他的多金、體貼和呵護,很想嫁他,可是他已經有一個小孩,她本身是不介意,但是那孩子並不怎麼喜歡她,她覺得有必要先上一堂婚前教育課,學習如何當一個太太和媽媽。

「兩位真的想好了要結婚嗎?」孟蘿蔓仍維持笑臉。

「嗯。」何慧娟點點頭,羞怯地望著未婚夫,眼神充滿崇拜。

孟蘿蔓看在眼底,暗自同情地嘆道,男人並沒有什麼好崇拜的啊!他們多半在婚前都很會掩飾自己,結了婚後好戲才會真的上場,不洗澡,沒衛生,襪子亂丟,那才是他們的真面目,沒見過豬也該見過豬走路吧!怎麼婚前每個人都不把眼光放遠一點,思慮得周到點?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啊!

「好,那我們開始上課了,首先我想請你們閉上眼,想象結婚後的生活,然後告訴我。」孟蘿蔓很有信心可以引導這個叫何慧娟的女人脫離苦海。

何慧娟很認真地閉上雙眼,一臉憧憬地說:「我結婚後會是個全職的家庭主婦,全心全意地照顧漢濤和前妻的小孩,我希望她會喜歡我,我相信我們三個人會過著很快樂的日子。」

展漢濤神情冷硬,他自己是律師,向來是他聽別人的個案,他一點也不習慣將隱私暴露在陌生人面前。

他沒聽這女講師的引導,眼睛沒閉上,沈聲說:「我會照顧慧娟一輩子,保證將來衣食無缺。」

孟蘿蔓看得出這男的好面子,不習慣說這麼露骨的話,不過她已經聽過幾百個人在她面前勾勒未來的情景,並不覺得有什麼好避諱的。

她發現他們也和其他人一樣犯了一項通病,那就是在戀愛中都認為自己無所不能,全沒把變數給考慮進去,唉!人生無常啊,誰能保證得了將來?

何況現實生活中有誰一輩子能過得很快樂?恐怕只有白痴才行了。

反正人在戀愛中,彷佛有神力加持,個個都變成超人了。

真該拿幾個她處理過的離婚案子出來當實例,那些夫妻全都是為了爭家產、爭贍養費而撕破臉,想當初那些男女還不都是海誓山盟,要相守一生?

「這位女士請睜開眼吧!」她客氣地向何慧娟說。

何慧娟睜開眼睛,眼神仍像在作夢,陶醉在自己勾勒的未來遠景之中。

孟蘿蔓打算快刀斬亂麻,先給這女方來一記當頭棒喝——

「你們都把未來說得很完美,但是婚姻不是兒戲,尤其是這位女士,我想請問你有沒有想過,你要是當全職家庭主婦,那就得整天將和柴米油鹽醬醋茶為伍了,你整天就得張羅一家大小吃的喝的,將來你生了自己的小孩,要是你的小孩和這位先生的小孩吵架,那你是要維護誰比較公平?」

何慧娟心裡擔心的正是這個問題,她臉色一怔,微微地泛白了。

展漢濤聽此一說,瞪直了眼,也坐直身子,有種被刺中痛處的感覺。他有小孩正是阻礙他結婚的因素,但也因為他有小孩,他必須要有個可以照顧孩子和家的女人,而這講師沒提出解決之道,反倒把事情給說得更不堪?

孟蘿蔓沒理會男方的臉上已是風雲變色,繼續向何慧娟下猛葯——

「還有,像你外表這麼會打扮的女子,可見很注重自己的身材保養,你能想象自己將來生了幾個小孩后發胖了,水桶腰跑出來了,不能穿漂亮衣服的樣子嗎?當管教頑皮的小孩使你冒出白髮,長皺紋,行為也會變粗魯,嗓門超大,那時你還會是原來的你,維持著當初過快樂日子的美夢嗎?」

何慧娟面頰抽動,雙手顫抖,恍若大夢初醒的表情說:「我……我……還沒想過這麼多。」

孟蘿蔓伸出食指,在她面前搖了一搖,糾正她。「你必須想這麼多,而且要是你選擇當職業婦女,早上就得出門工作,下班回家還得順便買便當,老公吃不慣便當,就得趕回家做飯,接小孩放學,教小孩功課,等一切都忙完了,正要躺下去睡覺,還要應付晚上的嘿咻……」

何慧娟的臉色已呈現貧血般的慘白色。

「走,別聽她胡說八道。」展漢濤是再也聽不下去,一刻也不願再待在這裡,拉起何慧娟的手,想把她帶走。

「嗯……這……她說得……都很有道理耶!」何慧娟期期艾艾地說,她很為難,想再聽下去,這講師說的都是她所擔心的問題。

展漢濤壓抑怒意,內心有不好的預感,勉強地坐回椅子上,直瞪著孟蘿蔓。

孟蘿蔓涼涼地回視他,心底著實打了個寒顫,從他緊繃的下顎看來,他似乎生氣著,也聽出她話中的用意,可他並沒有大吼抗議,而是用他冒火的雙眼盯她,冷幽幽地刺著她,看起來有股狠勁,很不好惹,她不得不小心點應付,說不定他是混幫派的……

她的目光技巧地迴避了他,低頭看數據上的記載,這男的是叫什麼來著?

她的手指滑到他的名字上,他叫展漢濤,職業是律師,原來跟她是同行,那她就更不能掉以輕心了,因為這女方的處境比任何人危險,和懂法律的人結婚,將來離婚,他肯定讓她什麼也得不到。

孟蘿蔓抬起眼,決定先搞定女方。「所以嘍,這位女士,你得多往現實面看,最好和男方訂定婚前協議,例如小孩的管教方式,彼此訂下生活公約,還有將來的財產分配問題,萬一不幸離婚時的贍養費約定等等,都要白紙黑字先寫好,這樣你的將來才會有保障。」

孟蘿蔓不只想救她,最重要得喚醒她的女性意識,就算她真昏頭去結婚,婚後也不必太過於自我犧牲,女權至上的時代即將來臨,女性對自己的意志、身體、思想都擁有自主權,不能讓對方牽著鼻子走。

「嗯……嗯……這……這……」何慧娟很認同,這講師說得句句中肯,可是要她當著展漢濤的面跟他要求這些……她說不出口,而且他會答應她嗎?

展漢濤眼中的火光化成兩簇熊熊燃燒的大火,他此時的心情已不是生氣足以形容,要不是這講師是個女人,他真想揍她一拳,他認為她的說詞根本荒腔走板,有教唆何慧娟畏懼婚姻之嫌,他真的一秒都待不下去了。

「展先生,從資料上看來你不是第一次結婚,算是對婚姻生活不陌生,而且你有小孩,是一個剛上一年級的女兒,這個時期的小孩好奇、脆弱又敏感,她對你再婚的看法是什麼?」孟蘿蔓轉向展漢濤,提出對女方有力的問題問他,他的表情冷冽,那雙銳利的眼睛瞪得她渾身不自在,她極力穩住心緒,像啥事也沒發生似地對他一笑。

「她沒有看法。」展漢濤揶揄地冷笑,真不知這女人怎麼還笑得出來?她很可能即將搞砸他的婚事,這令她很樂嗎?何慧娟是他好不容易喜歡上,且願意娶的女子,要是真有個萬一,他會要她負全部的責任。

孟蘿蔓察覺他故意用傲慢的態度在響應她,她可不讓他避重就輕地回答。「這怎麼可以?至少你的小孩和這位女士的互動關係,在你們的婚姻中應該被列入考慮。」

「小孩需要的不過是照顧,她是照顧她的不二人選。」展漢濤冷然的目光掃過眼前這個瓜子臉、戴著方型黑框眼鏡,一副老處女打扮的女人,她說話的樣子像個激進派的份子,言詞聳動,語帶恐嚇,他真想反問她這究竟是哪門子的婚前教育?她真正的意圖是想教他結不成婚吧!

孟蘿蔓從眼中的餘光看見女方驚訝的表情,她在心底嘿嘿地笑,她已經成功地戳破幸福婚姻的神話了,一個對婚姻充滿幻想的女人聽見男人把自己說成看護工都會不甘心的。

她勝利地一笑,再反問他:「你娶妻的目的就是為了女兒有人可以照顧?」

「當然還有別的。」展漢濤真想拍桌子走人,娶妻的功能不用說誰都知道,問這問題窮極無聊,她真的是講師嗎?還是……戀態?

「例如有人做飯,有人可以嘿咻對嗎?」孟蘿蔓引他走進死胡同里。

「這何必問?」展漢濤臉色飆紅,不耐煩地哼了一聲。

何慧娟聽心愛的男人這麼一說,臉都綠了,先前崇拜的眼神已被懷疑取代。

孟蘿蔓很高興展漢濤已經就範,而女方……從她的表情看得出已經在做另一種的思考了,她不昏了,正走出想結婚的迷途中。

孟蘿蔓大喜,任務完成了,她又救了一個無知的女性,她很滿意這樣的成果。「很好,這是中心的講義,一人一份。」

她拿出中心準備的講義發給他們,開始面授夫妻相處之道,明裡她是照本宣科,對他們曉以大義,暗地裡,她笑……嘿嘿!她今天又成就一件善事,真是功德無量啊!

一個小時后——

「這次面談就到這裡為止,祝福你們了。」孟蘿蔓收起資料,走出面談室,開車回家休息去了。

展漢濤和何慧娟一起離開,才走出這個婚前教育中心,她怯怕的拉著他的衣袖,不想跟他走往停車場。

「漢濤,我想……」何慧娟欲言又止。

「想什麼?」展漢濤隱忍地問,很怕不好的事將發生。

「我們……還是不要結婚吧!我仔細地想過,我應該無法適應婚姻生活,我雖然愛你,也想用心去疼愛你的小女兒,可是……我現在充滿了不確定感……我們不如……先分手一段時間,再多想想比較妥當。」何慧娟一鼓作氣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一股蕭瑟的風拂上展漢濤的面頰,這對他算是晴天霹靂,她是他交往過唯一他願意想結婚的女子,他們相處毫無問題,他滿喜歡她溫柔的性子……都怪剛才那個變態女講師,他就知道她會壞事。

「是因為那個女講師對你說了那些話嗎?」他打算問清楚。

「我認為她說得很對。」何慧娟很認同。

「她說的都是屁話。」他不認為她哪一句說對了,那女人根本不懂男女相處之道,盡說些有的沒的。

「怎麼會?要是我將來生了自己的小孩,難免會和你的小孩吵架,這會讓我很為難。而且我也怕將來生完小孩會變胖,書上說過,產婦很容易會得憂鬱症……結婚並沒有我想象中的浪漫。」何慧娟不想結婚的真正原因是,他娶她居然是要她照顧小孩、照顧家和當一個專職床伴,那是他自己說的,那是她心裡最大的疙瘩。

她想跟他結婚是因為他多金有為,還是律師,長得又稱頭帥氣,跟他在一起她很有優越感,她不是為了要當保母或床伴而嫁他的啊!

「你可以不必再生小孩,我們可以過得很浪漫……」展漢濤想挽回她。

何慧娟心意已決,不想再跟他研究婚姻問題,長痛不如短痛。「你保重……對不起,我先走了。」說完她低著頭,掩面離去。

展漢濤伸手想阻止她走掉,喉頭卻梗住,發不出聲音,頹然垂下手臂,大手不甘心地掐緊手上的講義,狠狠地掐到變形。

他下顎緊繃,恨死那個變態女講師,他絕不輕易饒恕她,她毀了他本來可以順利完成的婚事!

他眼底焚燒著狂火,他大步走回中心,問櫃檯:「剛才替我面談的女講師是誰?叫什麼名字?」

「這裡有孟律師的名片。」熱心的櫃檯人員給了他一張孟蘿蔓的名片。

展漢濤接了過來,瞪著她的名片,她叫孟蘿蔓,竟是個律師,在擎宇律師事務所執業。

他唇角浮起一線嘲笑,不懷好意地想,擎宇律師事務所的老闆正是他一名很要好的學弟,不如……將她弄到他自己的事務所,讓他好好地也惡整她一頓。

這對他而言是輕而易舉的事,只要他一句話,這個孟蘿蔓就得走路,再狠點,他可以讓台北市沒有一家律師事務所肯用她,除非她自立門戶,可惜像她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小律師,沒人會把案子交給她。

他很樂意在她走投無路時,對她伸出「援手」,嘿嘿……誰叫她有眼不識泰山,他可是律師公會的理事長,全台北市的律師樓他熟識,沒有人不賣他一些薄面。

好個孟蘿蔓,有膽在他面前胡說八道,嚇跑他好不容易找到的結婚對象,他會讓她自食惡果。

就等著瞧吧!

……

第二天。

「孟大律師,老闆找你。」擎宇律師事務所里,一名助理前來找孟蘿蔓。

「喔。」孟蘿蔓放下手邊正研究的案子,抬起臉問。

「我也不知道,面色凝重,應該不是好事。」助理小聲地透露風聲給她。

孟蘿蔓還真搞不清楚老闆找她做什麼?她到擎宇一年多,老闆從沒單獨找過她,該不是……對她有意思吧?她是全律師樓唯一的女性同胞,不過……想想並不可能,她和老闆又不來電,平日也很少交談,更沒有所謂的私交。

她毫無頭緒,起身走進了老闆的辦公室。

「孟律師,你手上的案子交給別人去辦,你可以走了。」賀擎宇一見到她來了,劈頭就說。

「走?走去哪裡?」孟蘿蔓一時還無法意會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離開擎宇律師事務所。」

「你開什麼玩笑?」

「我不是開玩笑,我找過風水師看過,他說律師樓只用男律師,業績才會更好。」賀擎宇自己都說得有點心虛,他是不相信風水這類怪力亂神的人,突然會這麼說,全是為了學長展漢濤。

他和學長很要好,律師樓開張學長還幫他不少忙,包括借給他一些創業金,而且不收利息,現在學長只是要他幫點小忙,遣走孟蘿蔓這小律師,對他而言不過是舉手之勞,反正他旗下優秀的律師很多,少了她一個也不會怎樣,而且要報學長的恩,就只有這一次了,誰要她得罪了學長,那就和得罪他是沒兩樣的。

孟蘿蔓瞠目,無法接受這狗屁倒灶的理由,她走到他的桌案面前,雙手抵在桌面上,直接就和老闆辯論起來。「現在都什麼時代了,你身為高級知識分子,怎麼會無知的去相信江湖術士的話?女人怎麼樣?我這一年來成績優良,出庭的案子全都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我的能力不比男人差……」她這一年來所有的案子全都勝訴,能力比起那些男律師毫不遜色,為什麼無緣無故要她走人?她無法接受。

孟蘿蔓愈說愈大聲,愈說愈激動,全律師樓的人都聽到了,好奇地擠到老闆辦公室門口偷聽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怎會這麼吵?

賀擎宇也不是省油的燈,站起身說話,聲音也飆高了。「我是老闆,我的決定就是如此,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要照辦。」

「你的理由一點也不科學,更不合理,我就是不服氣!」孟蘿蔓氣炸了,這老闆根本是無理取鬧,太讓她崩潰了!媽蛋~!

「我就是不要用你!」賀擎宇火力全開地說。

孟蘿蔓小臉僵住,淚在大眼睛里轉著,再也無話可說,她一向很自負,很堅強,從不流淚,但並不表示這老闆可以無理地欺侮她。

「這是一點小意思。」賀擎宇拿出遣散費。

孟蘿蔓看也不看一眼,更不讓眼淚掉下來,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她絕不拿這諷刺女人的錢,她轉身一陣風似地走了。

門一拉開,同事們紛作鳥獸散。

她吸吸鼻子,鎮定地走到雜務間,拿了個箱子,回位子上收拾文具,走了。

賀擎宇趕緊走到百葉窗帘,壓下一折窗帘往外看,見孟蘿蔓在打包細軟,他才鬆了口氣,回到位子上打電話給展漢濤。

「學長,搞定了。」

「嗯。」展漢濤在自己的律師事務所里,得到這好消息,他的心頭火稍稍平息了點。

「學長,她到底是哪裡冒犯了您?」賀擎宇探探風聲。

「這你就別再問了,幫我聯絡所有的學長學弟,要是她去應徵不準用她。」展漢濤心底自有盤算,他會等著她,直到她到他的地盤上來。

「好的,你放心,我這就聯絡他們。」賀擎宇趕緊去聯絡。

而電話那頭的展漢濤,冷冷地在心底拍手叫好,現在只等著她成為他的籠中鳥,讓他好好地……逗逗她。

【小說節選,請勿當真】

*精彩後續可關注薇心號:短言情,回復:2105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她義務做婚前教育,嚇得女方當場悔婚惹怒男方,後續讓她很崩潰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