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家族聯姻的對象,在那個深夜卻等來了他

成為家族聯姻的對象,在那個深夜卻等來了他

楊正妍靠在皮椅子里舒舒服服地翹著二郎腿,意味深長地看著侄子:「允天,聽說你和煥彩集團的斐依依談婚論嫁了,這滿天下的謠言對你可不利啊!」

徐纖知道了她的目的了,楊正妍在嫉妒,她嫉妒楊家很快就能和煥彩集團聯姻,從今後更加強大。楊正妍是女的,她的股份不能傳給她的下一代,她死了之後楊家的一切跟她沒有關係。

徐纖知道一點楊正妍的事情,她一直處心積慮地偷偷建立自己的小金庫,拚命利用楊慨集團的名聲掙錢,老爺子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金額不大也不去管她。

徐纖看到楊允濤抱著胳膊,嘴邊含著笑意準備好好地看一場熱鬧。

「姑姑,捕風捉影的事情難道您也做?」楊允天站起來,示意吳助理結束會議。

「你指的是那件事情捕風捉影?是你和斐依依的婚事還是你袒護徐纖的事情?」

「我沒有袒護她。」

「那就簡單了。」楊正妍從皮椅里直起身體:「把她辭退了吧,你知道因為她前男友被人砍死的事情已經引起流言蜚語,對我們集團的聲譽也有影響。」

「她是我爸爸請來的人,我沒有資格辭退她。」

「哦。」楊正妍揚了下下巴:「當過大狀就是了不起,什麼場面都見過,連眉毛都不動一下哈!你看你的顧問小姐,坐的比我都踏實。徐小姐,現在我們在說你呢,聽到了沒有?聽說斐老太太去大宅的時候,非常不喜歡你呢,她把你當作了允天和她孫女之間的絆腳石呢!識相的話就自己辭職,別讓事情越來越難看。」她轉而看著楊允天:「允天,我可是為了你好。」

徐纖坐著不動,目視前方,轟她走的人多了去了,那時她勾引會長被他老婆砍傷之後,她出院後去律師協會開會,協會裡的女會員幾乎全部聯名投票讓她滾蛋,那時候的氣氛比這個熱烈多了,她仍是不動聲色地坐在那裡,把那場會開完了。

她說:「只能是有資格轟我走的人讓我走,我才會走,沒資格的人說什麼都沒有。」這是那時她對律師協會的女會員說的話,今天她雖然沒作聲,但是她依然不會走。

她不會為了某個人的一句話讓自己陷入危險的境地,她已經學會不衝動了。

「姑姑,現在不是談這個的時候,散會!」楊允天再一次大聲宣布散會,然後拉開椅子往會議室門口走,沒有一個人跟著他走,都坐在椅子上等著事態往下發展。

都抱著看熱鬧的心情,每個人臉上都掛著事不關己的笑容,楊允天不由得憤怒,他看向徐纖,她冷靜地坐著,彷彿聽不見。

會議室的門被推開了,楊老爺子走了進來,看了看他們:「會開到哪裡了?你們這是什麼狀況?」他拄著手杖,這幾天風大雪大也許是受了風,鼻音濃重,身體不適,劉秘書扶著他小心地坐在主席位上。「怎麼了,在說什麼?怎麼我一來就沒聲音了?」

楊正妍的氣焰消失了不少,她重新拿起桌上的指甲刀銼起指甲來。

「既然沒事,就散會吧!」

眾人這才站起來往外面走,楊正妍小聲地嘀咕:「剛才我說的時候你們沒一個人反對,現在都不吱聲了。」

楊老爺子揚揚手,讓大家都停下來:「正妍,你想說什麼?」

「二哥,既然你問那我就說了,徐纖的名聲夠臭吧,她影不影響我們公司就不說了,但是現在允天和斐依依正在談戀愛,要是被她攪和了可就得不償失了,二哥,我可是都為你們著想,要不我才不做這個惡人呢!」

楊老爺子陷入了沉默,也許楊正妍說的正是他擔憂的,他雙手撐在桌面上沉吟了好一會:「都坐下。」

似乎有門,楊老爺子聽進去了楊正妍的話,她一陣得意。

楊老爺子沉默了好一會,楊允天坐下來,隱隱有些忐忑不安,按照以往他爸爸根本不會理會這種風言風語,今天他讓大家都回來,肯定是想說點什麼。

過了一會,他才開口,把目光掃向徐纖:「徐小姐是個能力非凡的大律師,雖然她現在不是律師了,但是很能幫到允天的忙。但是,徐小姐最近身體不適,允天最近的事務又很繁忙,你們都聽說了允天和斐小姐的事情,我也不瞞大家了,他們相處的很好,徐小姐也做出了很大的貢獻,所以我打算把徐小姐換一個相對輕鬆一點的工作。」他的目光掃視著全場,終於在楊允濤的身上停了下來:「允濤。」楊老爺子喊他的名字,楊允濤沒想到楊老爺子會突然提到他,驚跳起來,立刻坐直了身體:「啊,爸爸。」

「你那裡有幾個秘書和助理?」

「啊,一個秘書兩個助理。」他不知楊老爺子是何用意。

「那麼多人,業務該拿的也沒拿下來,還是身邊沒有得力的人,這樣,我讓徐小姐暫時幫你,瑣碎的事情你的幾個助理秘書什麼的就分擔了吧,別把徐小姐累著,徐小姐就負責業務方面的事情。這樣可以嗎?徐小姐?」楊老爺子注視著徐纖。

「當然可以,對我來說,為誰服務都一樣,都是為楊家服務。」她站起來向楊允濤伸出手:「大少,幸會。」

「幸會幸會。」楊允濤彷彿剛剛反應過來,伸出手和徐纖握了握,他不知道這對他是好事還是壞事,不過,他看了下楊允天的臉色,突然覺得這一定是件好事,因為他打擊到了他。

也不知道滿了楊正妍的意了沒有,事情的結果也並不是她的原意,如此下來徐纖只是換了個主子,對她來說沒區別。

徐纖回到楊允天的辦公室收拾東西,她沒有自己的辦公室,和楊允天共用一個大班台,她的東西很簡單,文件都不用帶了,她換了主子,原先的東西都不能帶走。

所以,她只抱走了一個文件欄,本來她的桌上有個花瓶,裡面是楊允天交代秘書給她插上的馬蹄蓮,但是她不打算帶走。

楊允天站在門邊,他沒想到離別來的這麼快,別人的一句話,徐纖就從他的生活顧問變成了別人的。

徐纖走到門口,向他伸出手:「楊先生,再見。」

「纖纖,你做了什麼,讓我姑姑這麼想把你趕走?」

「你父親讓我做你的顧問是太將你看低了,你什麼都能看的通透,從此不需要我了。」徐纖往門外走去,對,她確實做了點什麼。她在查楊正妍,當然不是為了楊正妍公器私用的事情,現在在她的眼裡,凡是有權有勢的人都值得她懷疑,朴元死了,她的反應最大,這個事情表面上和楊正妍沒什麼關係,但是徐纖有顆多疑的心,她連自己的眼睛都信不過。

她是不是查的太明顯,讓楊正妍有了察覺?

她從楊允天的面前走過,她的餘光看到楊允天向她伸了一下手想拉住她,但是還是沒有舉起來。

這就對了,別做無謂的掙扎。

徐纖頭也不回的往電梯那裡走去。

楊允濤的辦公室相比楊允天的就誇張多了,不僅有小型的室內高爾夫,還有一個龐大的酒櫃,他的秘書和楊允天的不是一個風格。長腿,大波浪,紅嘴唇,很秘書的一個秘書,不用多想也知道是個花瓶,楊老爺子看不上楊允濤也只能怪他自己,他身邊都是這種飯桶。

楊允濤正在打高爾夫,一球進洞,心情非常爽,看到徐纖進來直起身子來熱情地招呼她:「嗨,徐小姐,真是山不轉水轉,沒想到我一毛錢不用花,還把徐小姐這個大神請到了我的身邊。」

楊允濤不論說什麼,說的再怎樣熱情洋溢都顯得不那麼誠懇,徐纖問:「大少,我的座位在哪裡?」

他看了看自己的辦公室,用球杆指了指吧台:「抱歉,徐小姐,你也看到了,我這裡擠得很根本什麼都放不下,現在來了你這個大活人,看來你只能先坐在吧台那裡委屈一下了。」他嘴角的笑容十分得意,完全是報復之後的快感,想當初他打算花大價錢把徐纖挖過來她還不給面子,現在被野狗那樣到處趕。

徐纖把她的文件欄抱到吧台,找了個高腳凳坐下來,他喜歡這種小孩子的把戲,讓他耍個夠好了,她不在乎。

楊允濤繼續打他的高爾夫,他美艷的秘書小姐站在一邊伺候著,他打了一會突然轉過身來對徐纖說:「徐小姐,威士忌。」他指指酒櫃。

酒櫃里有很多酒,各種年份各種牌子的都有,像個小型的展覽會。光威士忌就有十幾種,徐纖看看手錶:「沒到午飯時間,不能喝酒。」

她這邊話音剛落,一道白光就向她射過來,徐纖還來不及躲,一個堅硬的物體就砸在了她的額角上,金光閃過,她的腦袋頓時有點懵,人就往酒柜上倒去。

開放式的酒櫃,裡面的酒因為撞擊從酒櫃里掉下來,砸在徐纖的身上,落到了地上,發出清脆響亮的爆裂聲,酒香,滿了一個屋子。

徐纖會彈鋼琴,也學過古箏,她記得有首古箏名曲叫做燈月交輝,有一段彈得又急又快,讓聽眾在樂曲中體會奼紫嫣紅的燈光和月光交織的美感。

【欲知後續發展,關注微信公眾號:acoolread ,回複數字:342,可獲全文閱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成為家族聯姻的對象,在那個深夜卻等來了他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