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師回到混亂的老家,她爸直言要她嫁給富二代

女老師回到混亂的老家,她爸直言要她嫁給富二代

學校的老師許婷雪剛和一個朋友回到她家的小巷裡,就遇到麻煩了。

「呦,這不是小雪雪么?」一個很輕佻的聲音傳來,隨後,從小巷子邊上的平房裡頭忽然鑽出來一個人。

頭髮弄得古古怪怪,顏色不一,眼圈塗得黑不溜秋,衣服也亂七八糟掛了一大堆的圓環。

這種人,江湖俗稱——殺馬特!

一聽見這殺馬特的聲音,許婷雪的腳步微微一頓,然後臉色稍微一白,她又像是沒有聽到那樣子加快了腳步。

殺馬特把手指塞進嘴裡吹了個口哨,追了上去:「呦呦呦,這還跑起來了,交了男朋友,就看不起我們這些平時滿足你的人了是么?」

這一口噁心人的話頓時讓許婷雪氣得眼圈發紅,尤其是一想到自己身後還有一個白易聽得清清楚楚,她就忍不住想哭。

「張偉,你……你胡說什麼!」

她指著那殺馬特,氣急道。

「我胡說什麼?嘿嘿,你倒是說說看,我哪裡說錯了?」看見許婷雪這模樣,殺馬特張偉還得意洋洋的調戲起來了。

所謂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張偉一直認為,自己這樣子調戲許婷雪就是在一步步得到這個大美人的心。

而且,看見許婷雪這含羞帶怒的模樣,他覺得很有成就感。

「嘖嘖,我說小雪雪寶貝,你找的這個男人……」張偉的目光落在白易的身上,撇了撇嘴,嘆著氣道,「不行啊,你看,要肌肉沒肌肉,又沒氣質的。」

「我知道你是想要氣我,但是沒必要找這麼一個小白臉啊。」他搖頭道,語氣中竟然真的就帶了幾分的怒氣,似乎白易真的就是來搶他女朋友的情敵。

被張偉這麼一通亂說,許婷雪只能是死死的盯著他,眼圈通紅。

「哎呦,小雪雪寶貝,你可別生氣,哥哥錯了。」張偉還自我感覺良好,上前就要摟住許婷雪的肩膀安慰她。

啪。

他的手還沒有摸到許婷雪的香肩,卻是先一步被白易扣住了。

張偉頓時怒了:「死小白臉,我和我老婆玩玩鬧鬧你還敢插手,找死!」

他掙扎了好幾下,愣是沒能夠把手掙脫。

「媽的,再不放手老子就不客氣了。」張偉在腰間掏了掏,竟然就拔出來一把水果刀,「一刀下去,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白易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他,隨後將手一松,看著許婷雪道:「這貨真是你老公?」

「不是……」許婷雪閉著眼,一滴晶瑩的淚珠落下。

她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自己的形象,也許在白易的心中已經變了吧?

許婷雪越想越難受,眼淚簌簌的不停滑落。

突然間,她感覺到臉上多了一點溫暖的感覺,睜開眼睛一看,白易正在為她擦拭眼淚。

「沒什麼好苦哭的,他欺負你,你就欺負回來。」白易微微一笑,目光溫暖。

許婷雪呆住了,心中小鹿亂撞,臉上那隻溫柔的手讓她有些慌亂,卻捨不得拿開。

「好了。」白易將手拿來,許婷雪眼神中多了一點失望的神色。

將這一切看在嚴重的張偉再也忍不住了,他怒罵一聲小白臉,卻不敢真的拿水果刀捅人,而是在泥水中找了半塊板磚,朝著白易的身上就扔了過去。

「小心!」許婷雪趕緊提醒。

白易淡淡一笑,只見他身影微微一晃,許婷雪就看見那板磚從他身上直接穿了過去。

這是速度快到了許婷雪根本看不清楚的地步!

「媽的,敢搞我老婆!」張偉嘴裡罵著,彎下腰又要去摸泥水裡頭的板磚。

白易終於動了,就在張偉彎腰的時候,他毫不猶豫一腳踹出,正好踢中了張偉高高撅著的屁股。

嘩啦。

張偉頓時摔了個狗啃泥,整個人一下子扎進了泥水裡頭。

看見這滑稽的一幕,許婷雪忍不住嘴角露出了一點笑容。

「本來是想著抓他讓你練練膽子的,想想還是算了,這傢伙這麼愛玩泥巴,太髒了。」白易搖搖頭,對許婷雪道。

許婷雪微微點頭,腦中突然想起來被白易抓著手打人的一幕。

張偉從泥水裡頭爬了起來,此時他已經是一身的泥水,看起來噁心吧啦的。

「我草泥馬!」他再也忍不住了,掏出水果刀就朝著白易的胸口扎來。

白易掃了他一眼,覺得實在太臟,索性一腳踢出,讓和他一樣髒的鞋底印在了他的臉上。

嘩啦。

被白易一腳踹在臉上的張偉又一次倒在了泥水中。

「看你這髮型,發色,真是缺了教養。」白易搖搖頭,「記住了,以後再敢對許老師說這種話,後果就不是今天這麼簡單了。」

許婷雪幽怨的看了他一眼,許老師三個字的生分讓她心裡有些小小的不滿,小嘴巴都不自覺的撅了起來。

「我草,我草!」張偉又站了起來,暴怒的他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

以往,在這一貧窮落後的一帶,他都是把自己當做方圓人家的保護傘老大,從來都沒有受過這種恥辱!

「還想挨揍?」白易玩味的看著他道。

張偉沒有回答,只是大吼一聲,水果刀直接就對準了許婷雪扎過去:「你個婊子,敢背叛我!」

看見這架勢,許婷雪的小臉刷的一下就白了。

「找死!」白易一腳踹去,正中了張偉手中的水果刀,隨後,他騰空而起,使出了在學校剛剛學到的旋風踢,華麗麗的一腳踢在了張偉的臉上。

張偉臉都變形了,牙齒顆顆掉落,一口的鮮血頓時就吐在了泥水裡面。

「我……我要報警!」張偉有氣無力的躺在泥水中,還嘴硬的威脅著白易。

「隨你便!」白易冷笑一聲,拉著許婷雪直接就走出了這條噁心人的小巷子。

被白易拉著走,許婷雪心亂如麻,在驚慌的同時,心裡又難得的升起了一種被人保護的滿足感。

「你啊,性格還是太軟了。」白易主動的鬆開了她的手,無奈的教訓一句。

許婷雪低著,嘟著嘴不說話,配著那張清純的小臉,顯得可愛無比。

「繼續帶路吧。」

「哦……」她低低的應了一聲,一直低著臉在前面走路。

在這四通八達的小地方繞了會兒,許婷雪終於停下了腳步。

「這……就是我家了。」她說話的聲音有些無力,語氣中聽得出來她的那份刻到了骨子裡的自卑。

白易有些不明白,為什麼許婷雪一提到家裡就那麼自卑呢,按理說像這樣懂事的女孩子不應該會因為家裡窮而那麼避諱的。

而等到白易跟著許婷雪走進了這間破舊的,處處漏雨的房子裡頭,他才終於明白,許婷雪的自卑源於何處。

狹小逼仄髒亂的客廳,什麼傢具都沒有,只有放著一張邋邋遢遢的麻將桌,幾個光著膀子的老爺們坐在上面噼里啪啦的打著牌,劣質香煙的味道瀰漫著整間客廳。

摳腳的摳腳,挖鼻屎的挖鼻屎,甚至有一個人在看見許婷雪之後,還伸手在自己的褲襠掏了起來。

「呦,你們家閨女兒回來了?」一個戴著大金牙的醜陋男人咧嘴道。

許婷雪的爸爸,許大山這才抬頭看了她一眼,擺擺手道:「婷雪,你媽又該換藥了,你去換吧。」

說完,他又低下頭顱打牌。

那幾個老爺們眼神貪婪的停留在許婷雪曼妙的身軀上,恨不得流下口水來。

「我說老許啊,你家閨女怎麼這麼好看,嘖嘖,我下面都有些憋不住了。」

「就是啊,和你長得一點都不像,不會是你老婆偷漢子生的吧?」

「嘿嘿,老許啊,我給你錢,你讓你女兒給我摸摸成不?」

那些噁心的老淫棍個個眼冒著綠光,臉上寫滿了慾望。

「去去去,老子把她養這麼大,自己都沒碰過,不就是想要留個清清白白的身子以後好釣個凱子么?你們這些老傢伙就別想了!」許大山一推麻將,毫不客氣的拒絕了。

聽著這些幾乎已經讓她麻木了的話語,許婷雪緊咬著嘴唇,怯怯的看了一眼白易:「我……我先去幫我媽換藥……」

說完,她就逃也似的跑進了一間簡陋的房間。

白易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看著那些噁心的老頭打牌,心裡一陣陣怒火憋得難受。

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許婷雪該是經歷了多少的苦難?

「你給我滾出去!」

那簡陋的房間之中,突然就響起來一個女人尖厲的聲音,連帶著,還有響亮的一個耳光聲音。

隨後,許婷雪紅著眼圈,低著頭就走了出來。

白易趕緊走上前去,關切的問道:「怎麼了許老師?」

許婷雪沒有說話,只是死命的搖頭。

白易索性雙手捧住了許婷雪的小臉,強硬的幫她抬了起來。

只見她原本嫩白的小臉上,此時已經多了一個大大的巴掌印。

「我沒事……」她捂著嘴,低低的啜泣起來。

白易本想安慰她,一瞬間心裡卻有種危險的感覺升起,他聽風辨位,剎那間出手。

啪。

一個滿是油膩的骯髒麻將被他從空中抓住。

「哪來的野小子?趕緊滾,別碰我女兒。」許大山皺著眉頭,瞪著眼睛道。

剛才白易捧著許婷雪小臉的一幕,他看的火氣都大了。

「爸……你這是幹什麼?」看見白易險些被砸中,許婷雪頓時就生氣了。

「幹什麼?我告訴你,沒我的同意,你別想在外面亂搞!否則,有一個我就砍死一個!」許大山怒哼一聲道。

被許大山這麼一吼,許婷雪抿了抿嘴,卻不敢說什麼。

白易呵呵一笑,緩緩的走向那一群老爺們。

「小子,你是不是富二代啊?」那個大金牙老頭咧嘴看著白易,鄙夷道。

「不是。」

「那你自己有沒有房子和車子啊?」

「沒有!」

「呵呵,什麼東西都沒有,你知道不知道老許家這個丫頭是要賣給有錢人的啊?你又算是個什麼東西?」

白易搖搖頭,嘴角緩緩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我?我只是一個壞人。」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愣了愣,沒明白他這話是個什麼意思。

下一秒,白易原本慢慢行走的身影瞬間到了他們的面前。

「喜歡打麻將是嗎?」他的手搭上了麻將桌的背面,嘴角的笑意越發的濃郁,「壞人,就喜歡做壞事!」

說罷,他的手猛地往上一翻,整張麻將桌頓時就被翻到空中,麻將頓時從空中灑落。

白易冷笑一聲,一掌剎那間拍出,正中麻將桌的中心。

嘭。

在這幾個老頭的驚駭目光中,麻將桌頓時在空中化成了碎片。

「嘿嘿,勸你們幾位老人一句,人老了,就不要到處耍流氓,否則呢,容易被壞人收拾。」白易眯著眼,刀子一般的犀利目光從幾個老流氓身上掃過,「從今天起,你們要是敢再對許婷雪露出那種目光或者做出什麼噁心的動作。」

說到這兒,他突然停下不說。

那幾個老流氓一看地上那一堆被一掌拍爛了的木塊,齊齊的咽了口唾沫,二話不說收拾起東西就跑。

看著這幾個人屁滾尿流的模樣,許婷雪忍不住也捂著嘴笑了起來。

被白易這麼一嚇,許大山的氣焰也消卻了許多,雖然生氣,卻不敢像剛才那樣子又丟東西又罵人的。

「你……你憑什麼管我們家的家事?女兒是我的,我想讓她跟誰談戀愛就跟誰談!你管不著!」硬的不行,許大山只能是軟下態度來講道理。

白易淡淡一笑:「壞人,什麼時候也要按照道理來做事了?伯父啊……我老實告訴你,其實我就是混黑道的,要是哪天婷雪跑來和我說,你欺負她了呀或者是她在家裡呆的難受了,那個時候,也就別怪我了。」

聽見白易說他是混黑道的,加上剛才他那麼囂張的模樣,許大山心裡已經是信了幾分,看向許婷雪的眼神也複雜了幾分。

許婷雪低著頭,一語不發,她不知道白易這樣威脅自己爸爸到底是對是錯,但是能夠讓那群噁心的老頭就此離開,她只覺得整個人都輕鬆了許多。

「死丫頭,去哪兒了?快點滾回來給我換藥!」就在這時候,那房間中忽然傳來一聲女人的聲音。

後續,請加微信:Drebook (長按複製)回複數字: 1037

本故事純屬虛構,書名:《我的雙胞胎姐妹花》

訂閱和收藏↓↓↓本號看最新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女老師回到混亂的老家,她爸直言要她嫁給富二代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