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新男友去未婚夫家中,目的是為了拿走一樣重要的東西

帶著新男友去未婚夫家中,目的是為了拿走一樣重要的東西

被人威脅的夏末只能選擇背叛她的的未婚夫,畢竟外婆是她為唯一的親人了。只是沒想到沐劍晨並不是個好人,私下做著皮肉生意,還跟她的閨蜜有一腿。為了救出外婆,拿到項鏈,她答應宮清城簽了三年的賣身契。

夏日午後的陽光灼熱耀目,但因丹霞山樹木蔥籠,不時有微風拂過,倒顯得比喧囂的都市多了幾分寧靜和涼爽。

遮陽傘下,宮清城氣定神閑,站在他身後的夏末額頭冒出隱隱汗珠,一身白衣的沐劍晨出現在視線里時,夏末身體輕輕顫了顫,這是因為恐懼而產生的自然生理反應。想到那天晚上可怕的沐劍晨,夏末就追悔寧願此生從未認識過他。

如果不知曉沐劍晨的邪惡嘴臉,單就看他外表的話,倒也不失一個五官周正風度翩翩的男人,可若是和宮清城放在一個畫面里的話,那他就只能是一個不入流的暴發戶形象了,粗俗鄙陋,還流露出一抹邪肆的氣息。

他把椅子往後一拉,坐下就拍響了桌子,伸手直指夏末:「宮清城,算你有自知知明,你,給我過來!」

他以為宮清城主動約見是來把夏末送還的,態度囂張至極。

宮清城唇角上揚,手指一個示意,余正把一張支票放在桌上,「沐先生,這是您之前為夏小姐親人墊付的醫療費,另外宮先生多給了一百萬,算是夏小姐和您分手給您的精神補償費。」

精神補償費?

沐劍晨大牙都要笑掉了好嗎?

「你他媽什麼東西,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沐劍晨嘴臉猙獰。

「他的話,就是我的意思。」沉默的宮清城終於開金口,「你和夏末男未婚,女未嫁,就算訂婚了,只要一天沒結婚,你們在法律上就沒有任何關係。你們之間唯一的聯繫,就是她欠你一筆錢,現在這筆錢還清,你們之間就兩清了。她有她的人身自由,去不去你身邊,你說了不算。」

「這是我和她的事,廢什麼話!」

「如果我沒記錯,我應該說過,她現在是我的女人。做我宮清城的女人,自然不能為這種小事傷腦筋。況且,你沐先生家大業大,犯不著為一個女人和宮氏過不去,今天我過來,有個合作計劃要和你談談。」

「合作?這倒是稀奇了,我向來和宮氏沒什麼合作意向。」

「我說的合作計劃,你一定會感興趣,不過,這也算是涉及商業機密了,我們單獨談。如果不介意的話,讓你的人帶著我的人去喝杯茶如何?」

沐劍晨若有所思的看了他們一眼,示意蔣楓帶著宮清城的人離開。

夏末緊跟在余正身邊,眼睛不停的環視著周圍,生怕錯過一絲一毫的線索。

蔣楓帶著余正和老張他們去喝茶時,夏末趁其不備潛回了主樓,項鏈很有可能丟失的地方。她還記得,那天晚上在樓上的走廊里,項鏈都在她脖子上,可之後的事情她就不確定了。她沿著樓梯走上去,站在沐劍晨的房門口,打算原景重現的再走一次那天走過的路。

踩在鬆軟的地毯上一步步往前走,她的視線就緊盯著地面,甚至蹲下身翻開地毯的邊角看項鏈有沒有掉落進去。

但是很失望,沒發現任何線索。

帶著新男友去未婚夫家中,目的是為了拿走一樣重要的東西

她從樓梯上下來,連樓梯轉角處和樓梯盡頭的花瓶里都找了個遍,依然沒有發現。

她思索著轉身,忽的就見蔣楓站在距離她不到半米之處,「夏小姐,你在找什麼?」他精明銳利的目光盯著她。

夏末往後退了半步,「沒,沒有,只是隨便走走。」

「夏小姐可真會裝,上一次你說隨便走走,就拍走了一些你不該看到的東西,這一次,你還是這麼不老實。夏小姐,可別真以為有宮清城罩著你晨哥就不敢拿你怎麼樣,江城人都清楚,得罪晨哥可不是鬧著玩的。要是你還想見你外婆,就乖乖把手機內存卡交出來,否則,你見到的恐怕就只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

「你們把我外婆怎麼樣了!」

「難道你覺得我們會好飯好菜招待她?她是生是死,就看你怎麼做了!」

「你……」

這樣看來,項鏈並沒有被沐劍晨的人發現,否則蔣楓又怎麼會讓她交出來?

不過,越是如此,她就要越快找到。

項鏈是她唯一的籌碼,如果被沐劍晨找到,她手裡就沒有能威脅沐劍晨的東西,又怎麼能換回外婆呢?

她的視線不禁落在客廳的地面上。

那天晚上,她在這裡被沐劍晨毆打,又被白芸虐待,還和蔣楓發生過糾扯,如果項鏈掉了的話,那一定就是在這裡了。

可眼下蔣楓在場,她怎麼找?

腦中靈光一閃,她忽然捂住頭,臉色露出難受之色,大聲喊:「哎喲,頭好疼,余特助,麻煩你來一趟,余特助,老張,你們在嗎……」

她故意大聲吆喝,本就做好準備與她理應外合的余正和老張迅速趕來,余正扶著她問:「夏小姐你怎麼樣?」

「突然間頭好疼,可能是這屋裡太悶了,你扶我出去走走。」話音落,她壓低聲音說:「項鏈一定在這間屋裡。」

說完她又哎喲哎喲叫起來,余正扶著她往外走,老張會意之後留了下來。

蔣楓得到命令要看緊夏末,也跟著她出去,絲毫沒發現老張在所有人走了之後迅速地翻找著。該找的地方都找遍之後,一無所獲之時,他突發奇想的趴在地上去找那些不易察覺的角落,果不其然,手摸到狹窄的沙發底時,就觸到了一個冰涼的東西。

拿出來一看,正是條項鏈。

他將項鏈放進衣兜,見四下無人發現,若無其事的走了出去。

來到夏末面前時,老張輕點頭頷首,只是這個簡單的動作,夏末就明白項鏈到手了。籌碼到手,她才能用它來換回外婆的安全。

遠遠的,宮清城和沐劍晨還在相對而談。

夏末只能看到宮清城的側面,金色的陽光傾灑在他臉頰,立體分明的臉上有某種閃耀的光澤在浮動,縱使面對的是一個無賴一個潑皮,他也能淡定從容,彷彿所有事情盡在他的掌控之中。

不得不承認,宮清城是萬眾矚目集上天萬千寵愛於一身的人。

夏末的眼神有些飄浮,腦海里翻湧的都是他的樣子,他的冷他的傲,他的淡然他的從容,甚至他扯掉她衣服粗暴的樣子,都讓魔咒一般揮之不去。在他站起身與沐劍晨並排而來時,夏末才恍了恍神把那些亂七八糟的畫面從腦子裡趕了出去。

沐劍晨仍是帶著敵意地看著她,夏末不知道他們談得如何,再說談生意本就是個幌子,待他們走近她便直截了當問:「既然我們都分手了,我外婆就不勞你照顧了,我要把她帶回去。」

帶著新男友去未婚夫家中,目的是為了拿走一樣重要的東西

沐劍晨凜然一笑,「一碼事歸一碼事,今天我只和宮清城談合作,至於老太婆的事,抱歉,哪天你有誠意了再來找我談。不過,醫生說了,老太婆的身體是一天不如一天,你要是再晚個幾天,估計連見她最後一面都難了,我倒是不介意給她張羅後事,你不仁,我也不能不義,你說是吧?」

夏末自然是知道他所說的誠意所指,可她原本以為宮清城會幫她爭取說幾句話,可他並沒有,而是像旁觀者一樣默不作聲,目睹沐劍晨轉身離開。

沐劍晨沒有強留住夏末,這倒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不過細想一下,外婆在他手裡,他料定她不會看著外婆被他折磨於不顧,自然會雙手將內存卡奉上,沒對她動粗,也在情理之中了。

可是她不能讓宮清城在場的時候用內存卡來換回外婆,她一開始就對宮清城撒了謊,如果被他識穿謊言,他不再護她周全的話,那她救外婆就無望了。

坐進車裡,她就以質問的口吻問:「剛才為什麼不提外婆的事?」

宮清城沒回她,而是問老張,「項鏈拿到了?」

「拿到了。」老張說著攤開手,熟悉的項鏈就映入眼帘,夏末伸手要去拿,卻張卻掌心一握,沒讓她得逞,伸手交給了宮清城,「宮先生,我找到的就是這條項鏈。」

「還給我,這是我的!」夏末有些著急。

宮清城提拎著項鏈,心形項墜看起來甚是耀眼,他饒有興趣的盯著項墜,一雙深邃的眼眸仿似能看透夏末隱瞞的所有秘密。

她緊張得厲害,聲音有些發顫,「麻煩你,還給我。」

他忽而轉頭,視線停留在她有個,項墜卻在他手中打開,那張小小的內存卡就落在他掌心,「你急著要拿回的,並不是你家祖傳的項鏈,而是這張卡吧。」

夏末一驚,他是怎麼知道的?

車裡冷氣足夠,她額頭上愣是滲出了絲絲冷汗。

「那個卡,沒什麼特別的,只是我之前拍的一些我和外婆在一起的視頻。」

「都到這節骨眼上了,你覺得撒這種謊有用嗎?剛才我和沐劍晨並沒有談生意,而是談了一下你拍到的一些你不該看到的東西,我和他達成一致,明天拿這張卡換回你外婆,我答應你的事,算是都做到了,接下來,就輪到你好好報恩了。」

「不行!」夏末深吸一口氣,「你把卡給我,我會自己和沐劍晨交易,這件事不用你插手了。」

「你沒資格拒絕。」他把卡收好。

「這是我的東西,我有權利決定怎麼處置。」這張卡如果被宮清城保管,她就不能做個備份給庄世強,私心裡,在看穿沐劍晨卑劣的嘴臉后,她是希望庄世強能拿到這卡里的視頻,然後能夠曝光沐劍晨所做的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更多精彩內容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深閨讀物】 回復1041 查看後續!

訂閱和收藏查看每日精彩內容,謝謝支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帶著新男友去未婚夫家中,目的是為了拿走一樣重要的東西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