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半夜到恩師家聊當年恩師如何幫助他,然後做了個大義滅親的舉動

他半夜到恩師家聊當年恩師如何幫助他,然後做了個大義滅親的舉動

零時,宋誦不緊不慢地敲著魚尾獅別墅小區內李淵家的大門,並不重的敲門聲卻在偌大而寧靜的小區里似乎被莫名地放大,聲聲如鼓,驚人心魄。

李淵小心地把沉重的大門虛開一半。昏黃的燈影里,宋誦和宋誦身後兩個陌生的男子,使李淵的神情稍稍有些異樣,但瞬間又恢復了平時公開場合中所慣有的熱情:唷,宋誦呀,難得,家裡請,請。

宋誦和倆男子進了院子。院子並不奢華,反倒像農村院落一樣種了一些瓜果、蔬菜和花草,顯得溫馨又隨和。

李淵把宋誦他們讓進客廳,宋誦在沙發上落座。李淵沏茶,歉意道,家裡人都出遠門了,就喝點茶吧。宋誦知道,李淵所說的遠門其實真的很遠,他們家幾乎所有的人都辦了別國的綠卡。

宋誦有點惶恐地接過李淵端過來的茶盅,說,老師,您坐,我自己來。宋誦,是李淵以前的學生。十幾年前,宋誦讀高中時,李淵是宋誦的班主任,一直從高一帶他到高中畢業。宋誦政法大學的高考第一志願,還是李淵幫助填的。

宋誦大學畢業后考政法研究生也是在李淵極力鼓勵下報考的。宋誦現在是市紀委審理室主任,負責全市領導幹部違法亂紀行為的初步審理。其實,李淵自從帶了宋誦那批學生在一場高考中名聲大振以後,好運連連,從教導主任、副校長、校長、副局長,到局長,一步步走上輝煌的仕途。宋誦也清楚,前一段時間,上一級組織部門曾對他進行了一次分管副市長人選的考察,所有的考察資料他都仔細參閱過。問題是他是個「裸官」。

宋誦呷了口茶,似乎緩了一下突然而至的尷尬氣氛。

李淵發了一圈煙,讓了讓,自己點燃,吸了一口,也似乎從內心的不安中漸漸恢復過來。

老師,宋誦說。有一件事,十幾年了,我一直瞞著您。我剛進您班的時候,其實,我犯了一次很大的錯。那年,我媽跟我爹鬧離婚,我媽跟著人家很絕情地走了。每個月,我媽只給我很少的一些生活費。後來,我爹賭博挪用公款最終敗露,被判了刑。

疼愛我的爺爺氣得生病死了。那年暑期后開學,我沒有錢交學費,開學一個星期了,我還沒有交上學費。但是我非常喜歡讀書,我不願意放棄好不容易考上的學籍。

走投無路之際,我突然想起爺爺生前藏有一些錢,爺爺死後,都被大伯大嬸捲走了。我想,爺爺的錢,我理該有份。我偷配了堂哥的鑰匙,在大伯家沒人的時候,小心闖入,把爺爺的錢偷了出來帶到了學校。但當我猶豫著要不要把這錢交學費的時候,您突然把我叫到辦公室,告訴我,我家庭的特殊情況,老師知道了,現在通過老師做工作,有社會上熱心助學的人,幫我交了學費,您告訴我以後只要安心讀好書就是了。

後來,我暗地裡打聽才知道,是您自己給我交了學費,一交交了整整三年。也就是那回,我險些敗露。我大伯家丟了不小的一筆錢,他們發現后報了警。警察上門查案,把所有可疑的地方都查遍了,險些把我牽出來。我嚇得半死,最後情急之中,想了一個急辦法,讓大伯家的狗把錢叼回家。大伯發現了錢,點了點,發現沒少,就跟警察說不想再追究了。而大嬸似乎比誰都明白,纏著警察不依不饒,非要把這醜事鬧個底朝天。

李淵又點了一支煙,很平靜地說,這事,我知道。其實,我也一直瞞著你,您大伯來找過我好多次。

宋誦說,老師,您是我的恩師,從我做了您的學生以後,您對我,勝過我父親。我一直記得高二那年我到南京去領獎,人家都是家長陪的,只有我是您陪的。那夜正是中秋,您為我精心挑了六隻月餅,我偷偷地在被窩裡就著眼淚吃月餅。那是我一輩子都不會忘的最好吃的美食。

說著,宋誦站起來,站在李淵的跟前,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說,謝謝您,我的恩師。因為有您,我才有今天。說著,宋誦流淚了。

李淵站起,喃喃著,慚愧,非常慚愧,老師無顏面對學生呀。

宋誦知道,自己已經不需要再說什麼了。執行眼前的公務,對他來說既是一項神聖的使命,又是一場內心的煎熬。宋誦曾向組織申請迴避,但紀委班子對宋誦在李淵經濟案前期調查時所表現出的公正無私態度,給了高度的評價,沒有同意他的申請。

沉默半晌,李淵說,宋誦,我不為難你,跟你走。

宋誦擦一下淚,示意手下帶走李淵。 作者:萬芊

更多精彩加微信:三哥說故事(sangesgs)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他半夜到恩師家聊當年恩師如何幫助他,然後做了個大義滅親的舉動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