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囚情:妖嬈殺手腹黑王》第013-014章 心境悄然變

《步步囚情:妖嬈殺手腹黑王》第013-014章 心境悄然變

第13章 莫名之情愫

千幻璃將手中的銀鞭握緊,雙眸散發出的冷然殺意幾乎要將所有人吞噬,她欲要拚死一戰,卻聽昔陌塵小聲的在她耳邊說道:「等會兒抓緊我。」

千幻璃轉頭看他,想要問緣由,只見他忙不迭地從她扔給他的衣袍里摸出兩個黑乎乎圓溜溜的東西,有些慌亂地猛地往水裡一擲,頓時激蕩起無數水花,形成一幕兩米高的水簾在二人眼前。

「不好!」黑衣人一聲大叫,連忙用掌力擊拍開眼前的水簾,不出意料,千幻璃與昔陌塵二人已然消失在湖中。

千幻璃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在昔陌塵的懷裡,兩邊的景物以極快的速度在往後倒退,再低頭一看,竟是在半空中。昔陌塵攬她在懷,腳下踏過一棵棵樹木枝葉,直掠而去。

只覺得眼前物體倒退的快得幾乎看不清是什麼,眼前一片模糊,只有耳邊那一陣陣風聲呼嘯而過。千幻璃不禁詫異,昔陌塵竟然有如此絕頂的輕功,只怕比起花師兄都要略勝一籌。

不知被他抱著飛了多久,也不知這是在哪兒,千幻璃落地的時候只感覺眼前一陣暈眩,右肩處的傷口此時才疼痛似火燒。千幻璃強忍著劇痛站直身子,使勁搖了搖腦袋想讓自己變得清醒。

昔陌塵不讓千幻璃掙脫開他的懷裡,扶著她在一棵樹下坐下,「都這樣了還逞強。」

千幻璃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帶著幾分防備與探究,左手捂著傷口,咬牙忍著疼痛說道:「你會武功?竟還有如此高的輕功。」

昔陌塵眯縫著眼,笑著看她,言語中隱隱帶著一絲嘲諷,「怎麼?沒想到么?還是說你以為我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

「呵,你根本不需要我的保護。」

「也不盡然,我也只是會輕功而已,方便逃跑,不然你覺得我有命一直活到現在么?」

千幻璃不語,也無力與他多說。抬頭環顧一圈,發現這是在一處森林裡,不知與大道距離了多遠。四周全是參天大樹,雖已深秋,可這片林子卻是毫無蕭條破敗之意。

千幻璃再次將目光移到昔陌塵臉上,用力說道:「既然你會功夫,那你便自己去南楚吧,我沒法與你一塊去了。」此刻自己受了這麼重的傷,只怕已經無法完成任務了。

昔陌塵沒回答,千幻璃見他反而兀自在包袱里尋找著什麼,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聲音太小,參雜著林中風聲他聽沒聽見。

千幻璃剛想再重複一遍,卻被上前的昔陌塵一把推倚在了樹榦上,後背傷口與樹榦突然的碰觸讓千幻璃不禁地倒吸一口涼氣,緊接著是昔陌塵清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別說話了,你覺得我會丟下你獨自走嗎?」

此刻的千幻璃幾乎渾身已經濕透,肩處的傷口又生生作疼,本就比常人還怕痛的她只能咬著唇堅持。

看到昔陌塵靠近她,手裡還拿著幾個瓶子,「你要做什麼?」千幻璃下意識地想往後退,卻已經緊貼樹榦了,手中的銀鞭漸漸握緊,冷冷望著昔陌塵。

昔陌塵卻是輕輕一笑,揚起眉眼,用一隻手按住千幻璃的肩膀,「你想流血而死么?別動。」

「不用你幫我!」千幻璃想要掙脫開昔陌塵的手,卻沒想到他的力氣那麼大,怎麼也推不開,反而抽動的傷口更疼了。

瞧著千幻璃疼得眉頭緊皺,嘴唇被她咬的發紅,昔陌塵不由心頭一緊,儒雅的臉上也跟著愁雲浮現。不顧千幻璃的阻攔,一把撕開了她肩頭的衣衫,霎時白皙細嫩的玉膚出現在眼前。

千幻璃姣好而美妙的頸肩曲線,細緻剔透幾近透明,瑩如美玉的玉頸和肩膀,顆顆水珠還沾在上面,嬌潤欲滴,朦朧的有些不真實。心口上方的那一點朱紅美痣,隨著她的呼吸起伏若隱若現,這樣的冰肌玉膚深深刺痛著昔陌塵的眼,不知怎麼,他只覺得自己心神一晃,呼吸也跟著停了一瞬。

「有點疼,忍著點。」昔陌塵收斂心神,語氣不再是譏諷嘲笑。昔陌塵抬眸看了眼即將昏迷的千幻璃,微微點頭之後迅速將那柄短劍一把拔出,立時鮮血噴涌而出,濺了昔陌塵一臉。

昔陌塵顧不得那些,連忙點了千幻璃幾處大穴來止血,又將方才瓶子里的藥粉悉數倒了上去,鮮血雖止住了些,但很快藥粉也被浸紅。

昔陌塵突然有一種類似慌亂的錯覺,他從沒有過這種感覺,不禁對自己心頭莫名的變化微微惱怒。

收拾了自己的胡思亂想,昔陌塵再次將目光注視在千幻璃的傷口上。從衣角上撕了一塊長長的布條,三下五除二的給她的肩膀包紮了起來,包紮的過程中難免觸碰到那冰冷似玉的肌膚時,不由皺起眉來。

此時的千幻璃幾乎快要沒什麼意識了,她只感覺右肩的衣服沒了,皮膚裸露在外面,伴隨著一陣陣涼風瑟瑟發抖。她知道這次的傷口又深又大,比上次的箭傷還要嚴重幾倍,只是她已經沒力氣再多說什麼了,只好任由昔陌塵動作。

做完一切,昔陌塵已是滿頭大汗,察覺到千幻璃小小的身子正在微微顫抖。昔陌塵將自己包袱里乾衣服給千幻璃蓋上,將他輕輕移至自己身前,然後貼近她身後緊緊地把她摟進懷裡,開始用自己的體溫和內力為她將衣衫蒸干,驅逐寒意。

千幻璃感覺到一個溫暖的懷抱正擁著自己,下意識地往裡鑽了鑽,雙眸已重的抬不動,沉沉睡去。

昔陌塵低頭看著懷裡的小人兒,她的面紗還是完好的遮在臉上,突然想要取下看看那張臉,手抬到半空又放了下來,雙臂不禁摟她更緊。

昔陌塵仰頭望著不知什麼時候已悄然升上夜空的銀月。

他似乎有些後悔了,他沒想到竟會讓她受傷,更沒想到自己看著她受傷會有那種感覺……

天已大亮,昔陌塵抱著千幻璃整整一個晚上一動不動,她的衣衫早已干透,只是擔心她身子虛弱抵禦不住秋夜的寒意。

千幻璃緩緩睜眼,和煦的日光灑在身上,頓時有一種暖暖的清爽的感覺。突然察覺到自己好像是在一個人懷裡時,千幻璃不由一驚,猛地坐起,卻又後知後覺地感覺自己的傷口被扯動的生疼,若不是在外人面前,只怕她快哭出來了。

「小心點,你傷口剛包紮好。」昔陌塵動了動已經麻木無感的雙臂,慢慢站起身,恢複本來的笑容,「我去找點吃的。」

千幻璃看著昔陌塵走遠的背影,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傷。對於昨晚的事情她有點記不清了,模糊中好像有人給她止血包紮了,看到那包紮的布條,是昔陌塵的,那自己……再一看自己的衣裙還是完整的在自己身上,不由鬆了一口氣。

千幻璃輕輕摸著傷口,腦中思考著昨日發生的事。

沒想到昔陌塵竟然會有那麼高的輕功,回想昨日的險境,她還以為是他害怕的動不了,原來是他根本就未將那些人放在眼裡,因為他有絕對的把握可以從那些人手中逃脫。既然如此,那他為什麼還非要看她和那些人打?直接避開不是好么?難道他是想要看看自己的武功和實力?那麼他自己究竟有沒有武功呢?

千幻璃越想愈發覺得此人不簡單,若是常人,她倒是可以從走路的步伐看出一個人有沒有武功,若是遇上真正的高手,憑她是察覺不出的。

「想什麼呢?」

千幻璃扭頭看他,昔陌塵正在她的身邊笑著看她,她竟然連走近都沒有察覺,是她走神聽覺退步?還是對方深不可測?

昔陌塵瞧著千幻璃看他的那種深幽凌厲的眼神,不由聳了聳肩,撇嘴道:「沒找到什麼吃的,只有一些果子,先墊墊吧,一會兒到了鎮上再吃。」

千幻璃看著昔陌塵遞過來的果子,紅綠相間,上面還滴著水珠,看來是他洗過的。伸手接過來,卻沒有吃,抬眸對上昔陌塵微彎的眸子,「你的輕功是何派?」

「輕功?哦,你別忘了,我可是百曉生的傳人,天下各種絕頂武功秘籍沒有我不知道的。只是我這人比較懶,都只學了皮毛。」昔陌塵說著坐在千幻璃的旁邊,「可是因仇家太多,便選了個輕功學了,這樣才可以保命啊,不然都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千幻璃看他說得如此雲淡風輕,彷彿在說別人的事,不過她也最多信其一半。師父師兄早就教過她,行走江湖,對於旁人說得話,千萬不可盡信,輕易相信別人只會讓自己吃虧。

「怎麼不吃?你剛受傷更要多吃點。」昔陌塵說著自己咬了一口野果,然後轉頭看她,似乎明白了什麼似的,上前一把扯下千幻璃的面紗,「這樣就可以吃了。」

昔陌塵出手的速度太快,千幻璃還沒來得及阻止,只覺得臉上一陣涼氣,緊接著面紗就在他的手裡了。

「你!」千幻璃想要伸手去搶,無奈傷口太疼,銀鞭根本無法使用。她還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竟然被一個死書生欺負成這樣,此仇不報非君子。

———————————-

一條簡訊,

支付寶中的借唄花唄未開通的

可以查找薇信 文火煮豆子 開通

支付分500上還可貸款30萬。

————————————

第14章 心境悄然變

千幻璃這邊暗下決心,昔陌塵那邊神色輕佻地看著千幻璃那張絕美的臉。千幻璃不願再多看此人一眼,站起身,冷道:「上路吧,把面紗給我。」如果可以的話,她倒是想連眼睛一塊蒙上,早點到南楚就可以讓他早點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了。

昔陌塵沒有動作,還是愣愣地站在原地,千幻璃走過去一把扯過面紗重新戴上,狠狠瞪了他一眼。從來沒有一個人讓她如此討厭過,這人算是挑戰了她的底線,待任務完成日後尋個機會報今日恥辱。

「喂,你別走那麼快啊,小心傷……」待昔陌塵反應過來時,千幻璃已走遠,他忙加快腳步追上去。「我不會告訴別人的,千姑娘放心。」

「既然你是百曉生,那麼一定知道見過我的人定會死的很慘。」

「這個在下自然知曉,不過在下救了姑娘一命,想來姑娘不會恩將仇報的。」

千幻璃聞言側頭斜睨了他一眼,冷哼一聲,眸子里的凌寒之意不減,「未必,我千幻璃做事向來不按章法,更沒有道理。」

「不會的,不會的,在下相信姑娘。」

一路上,昔陌塵不停地沒話找話和千幻璃說著,千幻璃也只是偶爾搭理一句,不是「閉嘴」就是「你好煩」,她真的從沒見過這麼嘮叨的男人。她接觸的男子不多,除了師父師兄他們,就只有那個冷若冰霜的主子殿下了,完全和眼前這個書生簡直是天壤之別。

千幻璃皺眉,自己怎麼會突然想起那個人?都怪眼前的這個人。

馬車又沒有,自己又受著傷,只靠步行,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到下一個鎮上。突然感覺重心離地,眼前物體飛快向後移動,再一轉頭,是昔陌塵俊雅的笑容,他又帶著千幻璃運用輕功朝前行了。

「等你一步步走到南楚,一切都晚了。」

千幻璃沒說話,若說昨日重傷意識不太清楚的話,那此刻算是真正領教了。昔陌塵的這一身輕功,只怕師父都未必是他對手吧,和自己比的話,恐怕連他的一個衣角都無法碰到。

原本需要一整天的行程,竟然不到三個時辰就到了南楚國的邊境。兩人在隱蔽的一個巷子里落地,千幻璃回頭看他,發現他竟然帶著她飛了這麼久,絲毫沒有面紅喘氣,沒有一絲累或是費力的樣子。

千幻璃暗自心驚,此人的輕功究竟到了怎樣的一個境界?

「你沒事吧?」昔陌塵瞧她的臉上微微有些蒼白,連忙說道:「前面有一家醫館,我們去看看。」

「不用了,我自己的傷自己知道,既然你已經到了那我的任務也算完成了,我先走了。」

昔陌塵皺眉,伸手攔在千幻璃的面前,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你是不是沒搞清楚自己的任務究竟是什麼?只是將我送到南楚?」

千幻璃望著昔陌塵深邃而又高傲的眼神,突然有一種熟悉的感覺。轉念一想,當時主子確實交代的是護這個人周全,並沒有說送到哪兒就行了。一直以來都是因為自己的情緒,潛意識地想早點跟這個人分開,竟然將自己真正的任務給曲解了。

「抱歉,走吧,現在去哪兒?」

「我方才不是說了?醫館。」

「我真的沒事,還是辦正事……」

千幻璃還沒說完,就被昔陌塵拉著左手直往前走,拐過一個彎,便進入了一家名為「仁妙堂」的醫館。滿堂的藥材味,患者倒是不少,排了好長的一個隊。

昔陌塵走到坐堂的主治大夫面前,兩人低頭說了些什麼,然後那個大夫點了點頭,又和旁邊的小醫童吩咐了什麼,小醫童和昔陌塵走到千幻璃的面前,便領著她朝內堂而去。

千幻璃只好跟著進去,內堂不似前廳,沒有熏人的藥草味,只有淡淡的花香和陣陣熏香的味道。昔陌塵將她帶進一個房裡,然後轉身對她說道:「待會兒會有人給你換藥,我先出去一下。」

昔陌塵說完便轉身離開,千幻璃想叫他等她一塊去,可轉念一想,也就沒開口。他輕功那麼好,根本不需要她的保護。

千幻璃環顧一圈,雕花的屏風,精緻的茶具,素凈的盆栽,一桌一椅都顯得十分雅緻。

「千姑娘是嗎?陌塵讓我來給你換藥。」一道溫婉輕柔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千幻璃轉身,一個看起來二十齣頭的女子走了進來。

淡黃色的衣裙恰好配著她那清秀淡雅的臉龐,墨發如瀑,一根翠綠色的朱釵流蘇綴下。隨著她的蓮步輕移微微擺動著,淺淺笑著,舉止大方且禮數周全。

千幻璃朝她微微頜首,並未說話。

女子依舊淺笑看著千幻璃,從她的眼裡看不到絲毫情緒,只有淡漠的清冷,然後將手中的一個藥箱放下,「我叫茗素夕,千姑娘叫我素夕即可。」

千幻璃仍是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仔細看了看茗素夕,從她的話里聽她稱昔陌塵為陌塵,看來關係挺不一般的。而且昔陌塵完全不像是第一次來這醫館,不僅和醫童熟,似乎連那坐堂大夫都對他恭敬有加。

他究竟是什麼人?

茗素夕見她只是點頭,說明能聽到,想來應該不是啞巴,只是不願與她說話么?回想起昔陌塵方才交代她的神情,似乎他挺緊張這個千姑娘的。

茗素夕視線落在千幻璃的面紗上,在看那雙清澈如冰的眸子,難道是一個冰美人?陌塵的品味果然很不一般。

「千姑娘請坐,讓我給你看看傷口。」茗素夕指了指椅子,從藥箱里拿出幾樣東西。

千幻璃倒是有一些抗拒,她從來沒讓陌生人靠近過自己,但自己的傷若是不加以醫治,只怕會更加難恢復。只好在椅子上坐了下來,解開衣襟露出傷口。

茗素夕看到傷口處正是用昔陌塵的衣袍撕成的布條包紮的,眼中閃過一絲異色,隨即笑道:「可能會有些痛,千姑娘要做好準備。」

見千幻璃點了點頭,茗素夕輕輕將布條拆下,那道傷口雖然很深,不過似乎癒合的還挺快,看來昔陌塵沒少用藥。茗素夕笑了笑,然後重新上藥,又用一塊乾淨的紗布包紮好,從頭至尾,千幻璃都未吱一聲。

「多謝。」千幻璃穿好衣衫,吐出兩個字,讓人聽不出任何情緒。

「千姑娘客氣了,即是陌塵的朋友那便是我的朋友。」茗素夕將桌上沾滿千幻璃血跡的布條收拾好。

「我不是他的朋友。」千幻璃想也沒想便脫口而出,連她自己都覺得有些詫異。

茗素夕聞言一怔,隨即笑了,然後又拿了一小瓶葯給她,「這是上好的創傷葯,兩日換藥一次。」

「多謝。」千幻璃再次道謝,接過藥瓶放入袖中,沒準備與她多說,徑直朝外走去。

茗素夕看著千幻璃的背影恍惚有些出神,然後輕嘆一口氣。

昔陌塵啊昔陌塵,原本我以為這世上沒有什麼人和事會被你緊張在乎,也沒有任何人值得你去關心。如今看來我錯了,你只是並未碰上那個能讓你改變,讓你去護的人罷了……

從內堂出來,千幻璃走到前廳,正好看到昔陌塵從外面回來。

「上完葯了?」昔陌塵一眼便看到千幻璃,腳下加快兩步,滿面春風地笑問。

「嗯。」

茗素夕也從內堂走了出來,在看到昔陌塵正和千幻璃說話瞬間的神色與表情,心下不由得一揪。

昔陌塵的視線無意中掃到千幻璃身後的茗素夕身上,走了過去,朝她微微點頭,「多謝素夕了,改日定當重謝,我和她還有事就先走了。」說完帶著千幻璃離開了。

茗素夕不禁苦笑,重謝?為別人重謝?昔陌塵啊,只怕連你自己都未察覺你已經變了吧……

千幻璃一路跟著昔陌塵直往鎮的東街而去,從昔陌塵對這裡的一舉一動,每一個反應,都可以看出他不是第一次來。因為他不僅僅是對環境熟悉,更是連很多店的掌柜都認識他,不是上前打招呼便是送一些東西,昔陌塵都予以婉拒了。

千幻璃沒想到這裡的人對昔陌塵的態度原來這麼好,甚至都有些對他感恩戴德似的,明明是一個討厭又麻煩的書生,怎麼到這好像成了什麼香餑餑了。

「到了。」

昔陌塵在前面停下了腳步,千幻璃也停下,抬頭順著他的視線看去,「魅人閣」三個金燦燦的大字的匾額懸挂在一座奢華建築中央。

還沒進去便聞到一股重重的脂粉味還夾雜著濃烈的酒香從裡面飄散出來。千幻璃無語望天,光看那名字,還以為這會是一個什麼特殊神秘的門派之類的,沒想到竟是一個煙花之地。

她雖沒少聽花無心給她講過什麼青樓花魁啊,什麼楚館麗人啊,什麼色藝雙絕啊,卻是都沒有親眼見過,更不曾親自去過。因為關於女人的所有任務,都是她的花師兄一人獨攬的。

「怎麼不進去?」昔陌塵察覺到千幻璃並未跟上來,轉身走到她面前問道。

「你自己進去吧,我在這兒等你。」莊重宏偉莫若皇宮,危險黑暗如各種暗道密徑,哪怕是陰森可怖的地宮墓穴,雖然她幾乎什麼地方都去過,可不知為何,此時卻有些抗拒。

————-

希望大家加群哦!指兮書屋讀者交流QQ群:29651335

V信號:xixishuwu1314

原文首發QQ閱讀,鏈接:http://yunqi.qq.com/bk/gdyq/432101.html

《步步囚情:妖嬈殺手腹黑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步步囚情:妖嬈殺手腹黑王》第013-014章 心境悄然變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