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打開地窯分食鹽,吝嗇鬼大發善心救了生產隊37條人命

(十三)打開地窯分食鹽,吝嗇鬼大發善心救了生產隊37條人命打工妹真實記錄父輩們的苦難生活,敬請批評指正!

接上篇:(十二)10斤白米半斤鹽,他為齁包兒子換回了位如花似玉的小媳婦

惦記上陳冬升家東西的不是別人,就是5隊那3個出了名的盜墓賊。說他們是盜墓賊,確實有點太抬舉了,他們也不過就是挖遍了9大隊墳山上那30多座民國時期的無主老墳。什麼也沒挖出來,倒是學會了一手打洞的好手藝。

「我們挖的都是無主的墳,挖沒挖著都沒有找咱們算帳,挖陳冬升家這事還是算了吧,抓到了要挨打死」!陳三的話得到了孫樹林的認同。

「憑咱這手藝,還能被他們抓住?再不弄點吃的出來,就真要餓死了!」王東學說到。他的話,也反映了那個時候人們現實心裡,除了找口吃的,真沒啥更奢侈的要求了。

周密謀划3天,他們終於尋到了絕佳的動手機會。生產隊開大會,陳冬升全家人都去了,連新媳婦都跟了過去。

3個人砸開後門鑽進了屋裡,翻遍了他家所有的地方,都沒找到一顆糧食,也沒找到任務值錢的東西。

「這狗日的出門還要把米袋袋揣上么?」王學東不信,抄起鋤頭就在他家偏屋挖了起來,他堅信陳冬升家有大家傳說中的地窯,裡面裝滿了銀元和白米。

沒挖多久,還真有了收穫,一個老罈子露了出來。陳三一陳興奮,剛一揭開,裡面酒氣傾刻撲鼻而來。原來僅僅是半罈子酒。

再往下挖,居然露出了一個洞,王東學異常興奮,只是裡面黑漆漆地什麼也看不見。正當他們打算鑽進去一探究竟的時候,只聽到房前傳來了一陣咳嗽聲,從喘氣的頻率來看和傳出來聲音來看,陳冬生和他娘回來了。

王東學抱起酒罈子,三個人趕緊從原路鑽了出來,爬上屋後山梁,迅速消失了。

沒錯,他們挖到的就是陳冬升家的地窯,那裡面雖然沒有傳說中的銀元,卻堆滿了不少花生、白米,麵條,還有50多斤鹽。這些都是陳冬升老漢存放在這裡的,簡直比生產隊的倉庫還要多。

特別是鹽,那是他們從販鹽時攢下來的,50斤,怕是縣裡供銷社都沒這麼多。

在那什麼物資都稀缺的年代里,特別是食鹽,那更是寶貴中的寶貴,很多貧苦人家都已經記不得鹽的味道了。陳冬升家能有50斤鹽,那簡直是天文數字。

賊娃子挖到家裡來了,這還了得!陳冬升把狀告到隊長和民兵連長哪裡,隊長記恨著陳冬升取媳婦請了張裁縫喝酒卻沒有叫自己喝酒這個事兒。不僅自己不給管,也暗示民兵連長不要介入。

他說:「這些人就像牛皮糖,粘到了就揭不開,還是不要惹的好。」

從此,害怕東西被偷的陳冬升老漢,就只好搬到地窯里住了,只有守著它們,心裡才踏實。

大婆婆病了,全身浮腫得像一隻充了氣的皮球,一按一個坑,半天也彈不回來。那張布滿皺紋的臉,腫得居然一條皺紋都沒有,眼睛也腫得只能看到一條縫。

童晚生請赤腳醫生去了,他2歲的兒子童進國光著屁股都坐在大婆婆身邊,一邊用小手摸著婆婆的耳朵,一邊叫著婆婆。大婆婆卻沒有力氣答應他,甚至動動指頭的力氣都沒有,但她心裡什麼都能明白。這是不是就要死了,想到這些,淚水竟然從那腫成一條縫的眼睛里擠了出來。

赤腳醫生程續葯來了。話說這名字是程醫生父親生下來就取了,我到現在都很納悶,取這個名字難道是能提前預知他以前能當醫生?

沒什麼太大的事,這是太久沒吃鹽,導致了身體的浮腫。若不儘快消下去,浮腫破裂,全身一爛完,就該死了。程續葯說到。

童晚生一膝就跪在程續葯面前:「程醫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媽啊!」

「娃兒,我也想救,沒藥啊!」這個世道,那個醫生家裡還能有幾顆葯啊。程續葯說:「搞點鹽來,讓你媽吃了,兩三天就能緩過來,一周就可以好了。」

搞鹽!搞鹽!不能讓媽就這樣死了!

童晚生心一橫,翻出來件最好的衣服,說最它好,只不過是沒有破洞,衣服上橫七豎八地補滿了補丁。 儘管如此,卻是他最珍愛的衣服。

他一口氣跑到鄉供銷社,來到賣鹽的攤位上:「鹽,我要買鹽!」「鹽票!」售貨員打量著這個衣著破爛的瘦高個子,見童晚生沒動,便又說到:「沒鹽票,鄉長來了也沒得鹽哈!」

「救救你行行好,在板子上掃一點點吧,我母一年沒吃鹽,身上腫得都快要死了!」童晚生咚地一聲跪在地上,地上立刻濺起一陣灰。

女子只用眼角斜了斜他一眼,冷冷地說到:「實話告訴你吧,公銷社都2個多月沒來過鹽了,你別跪了,跪死在這裡也沒有鹽。」

第二天、第三天,生產隊接連有37個人出現了浮腫現象,有老人、也有小孩、有婦女、也有壯漢。經程醫生診斷,都是一個問題:長時間沒吃鹽!

鹽!鹽!鹽!鹽!鹽!鹽……

隊里人都找到隊長陳大炮,求他幫忙救人啊。鮮偉生的娘更是坐在陳大炮的地壩里耍起了潑。邊哭邊說邊唱到:「你當個球的個隊長哦,這麼多人要死了,你也不管哦……」

「不是都在說陳冬升老漢鹽多的嘛,讓他分一點出來救大家命吧。」張裁縫拍了拍頭,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隊長眼前一亮,對呀,不都說他家鹽多,是時候讓他家分點鹽救鄉親們了,反正也是他老漢坑了鄉親們,才能攢下這麼厚實的家底。隊長親自登門救鹽,卻被兩個字打發回來了。無論問什麼,陳冬升老漢只回2個字,沒有!

整了老子,還想我用鹽來救他們,沒門。儘管人命關天,但狹隘的人性面前,陳冬升老漢最終選擇了利於已的決定。

「都鄉里鄉親的,快救人啊,就當那天被陳三他們偷走了。」陳冬升母親說到。從小就極富同情心的李蘭花,也在邊上不時地求著情。

陳冬升老漢終於想通了,打開了那50斤鹽,每人一小撮分了37撮。然後便派陳冬升找來陳隊長:「拿去吧,就這麼多,每個生病的人一個,再多我也沒有了!」

隊長一時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吝嗇鬼居然大發善心了。也許真是食鹽起了作用,37條快要死的命,都奇迹般地活了下來。

經歷了這場風波,童晚生心裡暗暗想:等兒子長大了,派他去學醫,一定要做個有葯的醫生。在童進國小小的生命里,就已背負了這麼重要的責任,儘管他還什麼都不知道。

一偷沒平,一偷又起,生產隊倉庫被偷了,3隊賠償的200斤大米,被人至少偷了30多斤,並且沒有一點線索。

這還了得,陳大炮從家裡找出來一把火藥槍找給民兵連長童建斌:「找上幾個民兵,每天24小時就給老子站在這裡,誰敢再靠進倉庫,就開槍。」

當天晚上,槍就真的響了。

未完,待續……

原創,今日頭條獨家,若有抄襲,敬請舉報

關注微信公眾號:macazhanshi,打描進群,更多驚喜等您來開啟。

訂閱本頭條號,閱讀《(一)父親節稿:我的爸爸是撿廢品的人》等13篇文章,了解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十三)打開地窯分食鹽,吝嗇鬼大發善心救了生產隊37條人命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