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溫柔的給我上藥,我嬌羞的不配合,直到他把我綁起來

他溫柔的給我上藥,我嬌羞的不配合,直到他把我綁起來

「你想裹一晚上么?」

「……」

啊!夜熙涵驚叫一聲,一股寒意侵襲而來。陡然身上的被子離開了身體,她全身光裸的暴露在空氣里,亦暴露在他的視線下!!!

驚恐的抬眸,卻見腰間只圍著一塊浴巾的他。那性感的線條,狂野不羈的身體讓她身體抖得更加厲害。

「你……你想幹什麼?」夜熙涵縮著身子,防備的看著他。就怕下一秒就會被他侵犯!

慕凌天凝眉,恨極了她這幅避他如蛇蠍的模樣。

俊臉一沉,握住她白皙的腳裸一個用力,她整個身子都被拉了過去。慕凌天壯碩的胸膛將她抱起。彼此肌膚緊貼著。

「啊!不要!」她驚叫本能的護住下面。只是他的手卻將她掰開,讓那裡光裸的呈現在他的視線下。

「求你,不要看!」夜熙涵瞪大了美眸,驚恐的看著他。她好怕他再來一次!

他沉凝,視線看向她的腿心。那裡紅的慘不忍睹了。足可見他有多暴怒!

「你幹什麼?」

「別動,這裡受傷了!」他是個正常男人,她亂動只會引起他下身的反應。

「……」夜熙涵羞炯極了,這些傷不都是他弄得么?

「不要!」她掙扎著!害怕的猛然閉上眼,可是許久身下都沒有想象中的疼痛感,她奇怪的睜開眼對上他輕笑的眸。

夜熙涵頓時失神了。

只是沒一會,還在她呆愣之際,他漂亮的手指就……

夜熙涵倒吸一口氣,身體一抖,很快一片沁涼席捲了那個地方。沒了之前的灼燙疼痛取而代之的是舒服。

她能感覺到他的手指在那裡塗抹著東西,羞囧的將頭埋進他的頸窩裡,手臂卻不知道該放在哪裡?

原來他在給自己擦藥。

他的手指力道很輕,很柔,讓她想到一個詞——溫柔!

天,這個男人怎麼可能和溫柔掛邊?

只是,不得不說,這個葯真的很管用……

「好了!」

「謝……謝謝!」輕輕的感謝聲。發自內心的感謝,即使他之前對她做了那麼多可怕的事情!

「記住每天塗一次!」慕凌天放開她優雅的起身,命令的口吻。該死的,他只是這麼抱著她,兄弟就不自覺的蘇醒了?

「啊?嗯!」夜熙涵接過他扔過來的藥膏。心裡有種別樣的感覺,那是什麼?她不想去探究!

快速的將自己包裹在被子里,她偷偷地看著他。

「我餓了,去做飯!」

啊!做飯?

「別告訴我你不會!」

「我……我……沒衣服穿!」夜熙涵羞囧,她當然會,可是她總不能光著身子去給她做飯吧!

……

夜熙涵揪了揪身上的黑色襯衣,這襯衣的料子很柔軟,很舒服,穿在她身上很溫暖,也剛好包裹住臀部,將她身體覆蓋住。

只是裡面沒有穿內褲,讓她很沒有安全感。

小臉灼燙,大有下一秒就羞死的衝動。

浴室門外的聲音催促著,她不敢遲疑,鼓起勇氣。能遮體總比不穿好!

推門迅速下樓,他說廚房在一樓。

廚房很大,卻很冷清,看的出這裡常年不開灶,櫥柜上的餐具器材一層不染,光亮如新。

奇怪,那個男人不經常在家裡吃飯么?

搖搖頭,這些好像也不關她的事。

摸摸扁平的肚子,她也餓了,從昨晚到現在一直都沒有進食,而且耗費餓了不少體力,此刻胃裡按你受得要死。

真是的,那個男人哪來的那麼多力氣啊!折騰了她那麼久……

以前她也聽洛暖說過,男人和女人那個時,其實並沒有島國片里演的那麼誇張,什麼一夜七次,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正常的男人一般兩次,體力超好的才會有個三次,時間還不長。

囧,真不知道那個男人是不是基因突變的變異人。不累么?不怕精盡人亡么?

打開冰箱,奇迹的發現竟然有各種類型的食材,而且很新鮮。她還擔心會沒有材料來做,現在好了,不用擔心自己穿著這個被逼著出去買東西了!

看著冰箱里齊全的配備,她突然又猶豫了?

不知道他愛吃什麼?她剛剛忘記問了……

現在去問問么?似乎好像不太妥當,總覺得很怪很怪!

算了,管那麼多幹什麼?她隨意做兩樣,管他愛吃不愛吃,她填飽肚子就行了!她一個普通小老百姓怎麼可能伺候好他大總裁的胃?

簡單的選了幾樣材料,她就開始動手。

慕凌天在書房處理完文件,走下樓聽到的就是廚房悉悉碎碎的聲響。他走進,也許是出於好奇,很想看看這個女人在裡面做飯的樣子。

撲鼻的菜香味,讓慕凌天的眸子有一秒的震驚!只是下一刻,他就掃去。

他倚著牆壁靜靜的凝視著她,真沒想到他的襯衣穿在她身上那麼有美感,性感又妖嬈,尤其是那一雙白皙筆直的腿,更是讓他喉頭一緊。那裡面什麼都沒穿!她微微弓著身子,他就會一覽無餘。特別是她那粉嫩的大腿處,那上面是他留下的掐痕,這會看在他眼裡煞是勾人心神,恨不得把按在地上……

她做飯很認真,一絲不苟。

他看的入神,眼底透著濃濃火焰。周圍的一切動靜都不曾影響到她。沒多久,夜熙涵就將菜做好,她做了很簡單很平常的幾個菜,看上去她個人覺得蠻好吃的。

只是,不知道慕大總裁……

暈,她怎麼會莫名其妙的想到他?

怎麼總感覺身後好像有人在看她呢?

差異的回過頭,正好對上慕凌天那雙灼熱的眼神,夜熙涵小臉串上一朵紅暈,天啊,他在這裡多久了?

他一直在看自己么?

不舒服的往下拉了拉襯衣,想再往下擋擋。他的視線很灼人,而且一直都在她的腿上,讓她很不自在!總是有種莫名的危機感。

此刻的他穿著一件黑色浴袍,袋子鬆鬆垮垮的,微敞的領口讓他的胸膛若隱若現,帶著慵懶的邪魅氣質。

妖孽!

這張臉應該禍害了不少女人了吧?

他走進,從身後還上她的纖腰,埋頭在她側頸,嗅著她身上誘人的味道。在她耳邊輕語,「做的什麼?」

「我不知道你吃什麼就隨便做了這些……」她背脊僵硬,他的靠近還是讓她緊張,窘迫。

「嗯,我嘗一下!」他伸手,漂亮的手指隨意夾起一根土豆條。

夜熙涵微愣。

這個男人竟然還有這麼大男孩的一面。讓她特別想笑。

他就這樣吃,細細咀嚼著。似乎很享受,卻又不給一些評價?

好吃?

不好吃?這讓她心裡一點底也沒有。

這個男人就連吃飯都是這麼的優雅,如果他不那麼暴虐,或許……

天,她在想什麼?

「那個,你再等會行么?還有一個湯就好了?」她低頭道,氣息不太穩。有他在,她渾身不自在!

……

餐廳里。

兩人一語不發,靜靜的吃著飯!夜熙涵很餓,吃的很快,確切的說是沒形象的狼吞虎咽。

慕凌天蹙眉,顯然沒見過女孩子吃飯竟然這麼隨意!

「以後你就住在這裡!」

「啊?」夜熙涵咬了口牛肉,抬眸迷茫的問著。他在和自己說話么?

慕凌天重複,優雅的吃著盤子里的東西。

他話一出口,她剛剛吃進去的牛肉就整個咽了進去。難受的咳了幾聲,瞪大眼看著他。「為什麼?」

「別忘了你現在是我妻子!」這個女人的表現總是讓他很不爽,換做其他的女人早就對他感恩戴德了。

妻子?

她大腦又開始暈眩了!

「可是,簽那份合約不是我本意,不能算啊!慕先生,我們可以談談么?你的那些錢,我會還給你的,也請你將合約解除!我不會拖很久的,很快就會還給你,你加利息也可以……」

「這個由不得你!」慕凌天厲聲道。眉宇里的不悅盡顯。

「你……你要是非要這樣,我……我完全可以起訴你!」她一點吃飯的心思也沒有了。放下筷子打算和他攤牌。

「你大可以試試看!」慕凌天起身。冷嘲的看了她一眼。轉身邁開優雅的步伐。

「我不會來的!」

「只要你敢!」

「喂,你別走啊!我的衣服呢?」

門大力拉開,又大力關上。只留下她一個人拚命的叫喊著。

……

半個小時后,夜熙涵拿著手機發獃,猶豫著要不要給洛暖打個電話求救。這時,一道女聲響起。

「小姐,這是給您準備的衣服!」隨即,也沒等她同意就走進將衣服放下又離開了。

夜熙涵很窘迫,內衣,胸衣……從裡到外應有盡有。只是讓她尷尬的是內衣竟然是那種黑色的,似乎還很透明……

***

「熙涵,快點來醫院,你爸爸醒了!」

「媽,你說什麼?是真的嗎?」

「太好了……我這就去!」夜熙涵激動的掛了電話,不再遲疑,將那薄薄的小內內穿上,略微掃了眼,丫的,穿著和沒穿有區別么?不過還滿合身的!

連夜趕去醫院。看到爸爸醒過來,夜熙涵高興的要死,激動的都快哭了。看著父母都相安無事,這是她最為慶幸的事情。

「熙涵,這裡有你媽照顧,你回學校好好上課,別天天都過來了!」夜父道。

「是啊!熙涵,這裡有媽呢!你就別天天往過來跑!太辛苦了!」

「爸媽,沒事,我不累!」夜熙涵笑道,今晚臉上的笑容特別的多。她一點都不辛苦也不累,爸媽都好了,她就安心了。之前所有的付出,她都覺得值得。

搶先繼續閱讀,請添加微信,rxduwu,關注后,輸入114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他溫柔的給我上藥,我嬌羞的不配合,直到他把我綁起來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