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農民趕走富豪 村裡面的少婦眼中異彩漣漣

新來的朋友請從第一章看起:小農民被陷害進入監獄,沒想到在裡面學了一身本事

前景提要:王小飛被人陷害鋃鐺入獄,三年之後卻從監獄當中學成歸來,從此開始了不一樣的人生。

這時,村民們聽到動靜都出來了,王家院子前就圍了不少的人,大家議論紛紛,知道一些情況的人小聲向著大家說著自己知道的王家與這鄭家的恩怨。

香嬸子是最清楚兩家恩怨的人,這時就跳出來指著鄭大同道:「你是鄭老闆吧,做人得講良心不是,我知道你們當初找小飛去頂罪,當時你滿口答應出錢幫著小飛他爸把傷完全治好,還會給一大筆的養傷費,你到好,付了手術費之後就不再去管了,你對得起小飛的頂罪嗎?」

村民們這時都指責起了鄭大同的無恥。

鄭大同向著王小飛道:「小飛,都是你鄭叔的不是,今天鄭叔特來道歉來了,這不,鄭叔還專門帶來了五十萬塊錢,當做我給你們帶來的損失的陪禮。」說著已是把一個箱子從車裡面拎了出來。

村民們聽到五十萬時,一個個都倒吸了一口氣,說實話,那麼多錢對於大家來說是足夠把怨氣壓下了。

王雄山也有些發愣地看向那箱子,他也有些發懵。

「我說過,從在縣城裡面你威脅我之時起,我們唯一的關係就是仇人的關係,帶著你的錢給我滾吧!」

「小王,都是你鄭叔的不是,殺人不過頭點地。」

「你說得很好,殺人不過頭點地,在縣城裡面你是怎麼對我說的,你說你們鄭家並不是我們這樣的小農民能夠惹得起的,以你們鄭家的勢力,你完全能夠把我王小飛再弄進監獄,我到是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把我再弄進去!」

聽到王小飛這話,村民們才知道鄭大同與王小飛之間又發生了些事情,看向鄭大同的眼神又變了。

「這都是你鄭叔無心之言,別當真,別當真。」

「別當真?笑話,鄭大同,往後你別跟我叫得那麼親熱,我也沒你這鄭叔,要不是你動不了我,估計現在你已對我動手了,我告訴你,整你的事情我都不必插手,你們鄭家還想過舒服的日子是沒有了!」

「王小飛,我鄭大同都求上門來了,你還要怎麼樣?錢不夠你儘管開口!」

「鄭大同,你不是在縣城裡面很有勢力嗎?那就別求到我這裡來啊,你花再多的錢我也不稀罕,你再不走,我把你打走。」

說著,王小飛抄起一個扁擔就朝著鄭大同沖了過去。

「小飛,算了!」

王雄山一把拉住了王小飛,然後看向鄭大同道:「鄭老闆,我們是農民,高攀不起,拿著你的錢走吧。」

這時,鄭大同的臉上陰晴不定了一陣,就見他突然間跪倒在王小飛的面前道:「小飛,真是我錯了,你就放過我吧,對了,李芳芳那女人我已讓兒子離開她了,再不會與她有任何的關係,我侄女長得比那李芳芳還漂亮,我介紹給你……」

看到鄭大同這樣子,再聽著他所說的話,村民們全都有些懵了,就把目光投到王小飛的身上,對於王小飛就有了一種敬畏之情。

能夠讓一個縣城的老闆都怕成這樣,這足以說明了王小飛很不簡單。

香嬸子就時大聲道:「鄭老闆,你這話可笑極了,真以為我們村子裡面就沒有美女了,還把你的什麼侄女介紹給小飛,你也太看不起人了!」

這時,村子裡面的女人們就罵了起來,彷彿鄭大同的這話惹起了公憤了。

王小飛這時也被鄭大同的無恥氣得掄起扁擔就要抽他。

「滾!」

在王雄山等人的攔住之下,王小飛朝著王雄山就吼了一聲。

「王小飛,我錯了還不錯嗎?你是要把我鄭家逼得沒有路了啊,我跟你拼了!」

鄭大同一躍而起,朝著王小飛就撲了過去。

村民們又是一陣拉拉扯之後才勸開。

王小飛看向鄭大同道:「現在怕了?我告訴你,現在說什麼都無用,我的朋友們足以把你收拾了,你再不走的話,連你的家人也收拾了!」

其實,鄭大同就是想用撒潑的手段讓王雄山他們害怕一下,他知道王雄山的性格,認為這樣是能夠逼著王雄山壓制王小飛的。

鄭大同的手段到也有了一些作用,王雄山就看向了兒子道:「小飛……」

「爸,你別說了,這件事情就算是我想攔也攔不住,我的朋友們要收拾他,這是他應得的!」

王雄山就看向鄭大同道:「你走吧!」

看著村民們都有著不養的眼神,鄭大同只好坐上了車子。

王小飛看到那車上竟然還坐著鄭志,只是這小子並沒有敢下車。

「小飛,到底是什麼情況,你說一下。」

看著車子已是離去,陸香蓮就拉著兒子問了起來。

看到村民們也都好奇地看向自己,王小飛就大體把這次遇到鄭大同的經過講了一遍。

聽到鄭大同他們父子兩人無恥的行為,王雄山當場就罵娘了,大聲對王小飛道:「你不早說,老子揍他娘的!」

村民們也都大罵鄭大同的無恥。

「兒子,鄭大同怎麼會那麼怕你呢?」

「他不是怕我,是怕我的朋友們,在監獄裡面我不是認識了一些朋友嘛,他們出來之後都成了大老闆了,有些甚至勢力還很大,他們要整治鄭家,鄭大同這是沒路了才求到我這裡,你們要知道,如果沒有那些朋友,鄭大同不可能連夜跑來求饒的,所以,這人不值得同情。」 》≠miào》≠bi》≠gé》≠,

陸香蓮道:「是的,不值得同情!」

這時,村長王承貴走上前來道:「小飛,你的朋友們既然那麼厲害,能不能請他們來幫著我們的村子發展一下?」

王小飛心想自己正在說這事,乾脆就談一下這事好了,就說道:「他們不一定會看得上這裡。」

王承貴就嘆了一聲道:「是這樣,是這樣啊!」

「村長,你看到我那酒沒有,這次我配了一些酒去賣,到也賣了一些錢,想在村子裡面發展一直,要承包一片地,還請村長幫一下這忙。」

「好啊,這是好事,不是我幫忙的事情,是你幫村子發展的事情,說吧,看上哪裡了。」

通過了鄭大同的事情,村子裡面的人們已是自然而然認定了王小飛是有來頭的人,再也不會把他看成是一個小孩子了。

第二天一早王小飛一家就上山來了,從現在開始這座荒山就成了王小飛承包的地盤。

「哥,這座山是我們家的了?」王采霞是最興奮的人,背著背籮很快就跑到了山上。

陸香蓮也有些不敢相通道:「小飛,沒錢怎麼開發喲?」

想到昨晚上的事情,王小飛也是好笑,王承貴村長這次彷彿很怕自己不承包荒山似的,立即就把村幹部們找來一起開會,結果自己還沒有砍價時,王承貴他們直接是把除了這座荒山之外,還有下面的一大片地界承包給了自己,並且還簽上了承包七十年的字,要價才十萬元。

想到這事,王小飛都有些做夢般的感覺,自己也算是地主了,有了自己的一片土地。

「媽,你放心,小妹上學的錢不會受到影響,除了這承包的費用之外,我還會再弄些錢來發展這裡。」

「小飛,你打算怎麼搞?」

王雄山也是興奮,咧著嘴直笑。

這時,大家就看到山下又上來了一些人,除了王承貴之外,村裡的幹部們都到了,還有幾個村裡面的大姑娘小媳婦們,他們看到王家的人上了山,都對於王小飛的發展規劃很是好奇。

「小飛,你承包了那麼大的一片地,你是怎麼個打算的,別把錢投入了水漂都不打一個喲。」

王承貴雖然對於王小飛承包的事情很是高興,卻也擔心王小飛這錢花得不值。

村會計周明財也說道:「小飛啊,放著好地你不承包,怎麼承包起了這樣的一片地了,這錢多了也不是這樣花的吧?」

看到大家擔心的樣子,王小飛笑道:「讓大家擔心了,沒事的,我們村其實並不是一個無法發展的村子,我王小飛打算把我們這個村子好好的發展一下。」

「小飛,你怎麼發展?」村裡的美女姜丘兒閃動著一雙美目看向王小飛,對於這個剛出了監獄的大男孩也是好奇。

「是啊,小飛,要不要我們幫忙?」

聽到大家詢問,王小飛指著這座山道:「其實,這座山種糧食是不行,但是,山上還是能夠種植各種的藥材的,大家可能不知道吧,我有一種泡酒的方子,滋陰壯陽的效果非常好,這次要背著酒去給他們喝了,結果呢,他們就向我下了訂單,第一批是一百罐酒要配出來,以後還會源源不斷的供應他們酒,這一百罐就值十萬塊錢,錢就是昨天用來承包地的錢,下一步我會再擴大生產規模,到時就不是一罐兩罐的事情,也不是十萬的事情,錢會越來越多,到時我會把這裡發展成一個藥材種植基地,大家如果沒事都可以到我這裡來工作嘛,工錢肯定不低於城裡。」

「小飛,這工錢是多少?」一個女人就大聲問了起來。

「小飛,縣城裡面打工的話,如果不包吃住,一個月最少一千塊的。」

「是啊,這可不是小錢。」

「如果大家願意,又能夠在我這裡認真的工作,我付給大家一個月兩千的工錢。」

這話說得王雄山也是眼皮直跳,想堵住兒子的嘴了。

陸香蓮也是張開了嘴,被兒子的話嚇呆了。

「真的?」所有的人都驚住了,誰也沒有想到王小飛竟然會付那麼高的工錢。

「當然是真的了,你們以為兩千元很高嗎?只要我這裡發展起來了,到時還會提高收入的。」

「兒子!」

王雄山再也忍不住了,就拉了拉王小飛的衣服。

王小飛微笑道:「爸,你放心,這事我有把握。」

王雄山一想也對,自己的兒子進了一趟城就弄了那麼多錢回來,這說明兒子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見識不夠,就不必打擾兒子了。

「小飛哥,我能不能在你這裡幹活?」姜丘兒閃動著美目就看向了王小飛。

還沒有等王小飛說話,姜丘兒道:「我也是高中畢業的,我的成績在班上很好的,不信你問采霞。」

王采霞就對王小飛道:「哥,丘兒姐要不是家裡面困難,現在肯定上著大學了,她真的很厲害的。」

王小飛就點頭道:「學過會計什麼的沒有?」

「正在自覺。」

「那好,你就來做工吧,一個月兩千元。」

這就招了一個工人了?

看到王小飛已在招人了,大家都急忙自我推薦了起來。

王小飛看到大家那麼熱烈,又看到自己的父親擔心的樣子時,笑了笑道:「行,大家有意,這是好事,下一步招人的事情由我父親來做,我們要的人是能夠吃苦做活的人,以後種的是藥材,在這方面要有一些能力才是。」

看到王小飛招了一個美女,其他的人員卻是由他的父親來招時,大家嘿嘿一笑,都看看姜丘兒,然後再看看王小飛。

姜丘兒心中高興,家庭條件非常差,她最近被村裡面出去城裡面打工的幾個姐妹也鼓動著想到城裡面去打工,可是,又擔心自己離開之後母親病在床上沒人照顧,王小飛同意付一個月兩千元的工錢給她,這無異於是救了她們全家了,所以,看向王小飛的眼神中都充滿了感激之情。

「小飛哥,你們要采什麼草藥,我來幫你們。」 》≠miào》≠bi》≠gé》≠,

看到姜丘兒主動要幫忙,大家也紛紛提出幫忙的事情。

王小飛就把自己需要的一些草藥找了出來,讓大家幫著採摘。

看著大家都在幫忙時,陸香蓮把王小飛拉到一邊小聲道:「小飛,真的能夠種藥材?」

「媽,你放心吧,我在監獄中也研究過我國的藥材市場情況的,肯定沒問題的,當然了,我們先種植配酒需要的藥材,到時賺了錢再擴大,一步步的來。」

陸香蓮想到了家裡面那一百罐的酒時,心中才有些安定下來,看了一眼遠處正在忙著找草藥的姜丘兒,小聲道:「老實告訴我,是不是喜歡上丘兒了?」

王小飛這才明白過來大家想岔了,忙道:「媽,你想哪兒去了,我現在一心做事業,其它的事情不想。」

陸香蓮卻是笑了笑道:「丘兒不錯,知根知底的,是個好孩子。」

想看後續精彩內容,請加微信公眾號:jwjggs

今晚講鬼故事,回復3即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小農民趕走富豪 村裡面的少婦眼中異彩漣漣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