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裡的瘋女人被燒死,我卻在墳地里看見了她5

村裡的瘋女人被燒死,我卻在墳地里看見了她5

我以為又是劉天貴他們在捉弄我,蹬腿使勁踹了幾下,可是怎麼踹也踹不到人,緊接著我就感覺到一股很大的力道,猛地一拽,我整個人就被拖進了水中。

措手不及,我灌了幾口水,立馬閉上了嘴,河水鑽入鼻子中,窒息感立即襲了上來,但也激發了我求生的本能,瘋狂的掙扎著。

但是沒用,抓在我腳上的力道還在,我想看看抓我的是誰,但是在水下很難把眼睛睜的特別開,迷迷糊糊的只看到一團黑影。

糟糕!再這樣下去,我的小命今天非折在這裡不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耳邊突然傳來一個聲音,說道:「小子把嘴張開。」

張開嘴還不得灌一肚子河水!我自然不肯張,也說不了話,但卻感覺有隻手把我的嘴巴捏開了,同時伴著河水,我就感覺有個圓滑滑的東西被我吞了下去。

說來也奇怪,吞下去之後,我立即就感覺好了很多,難受的窒息感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且我的眼睛在水裡居然能睜開了,好像四周的水被隔開了一樣。

太神了!但是剛才那個聲音怎麼有點像柳二爺的呢?

來不及多想,因為我看見河底竟然有一條蛇。

我的天吶!我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大的蛇,以前看《新白娘子傳奇》的時候,我老是幻想著有那麼一天也能遇上一條白蛇,而如今,河底的那條大蛇可不就是白蛇那麼大的嘛,只不過是青色的而已。

我的媽呀!難道是小青?

可是我並沒有多高興,反而害怕的要命,因為那條巨大的青蛇張著血盆大口竟然朝我咬了過來。

我嚇得急忙閉上眼睛,耳邊傳來一陣嘰嘰聲,與此同時,我就感覺抓在腳上的力道消失了,身體一陣輕鬆。

再小心翼翼的睜開眼來,那條大青蛇就不見了,但卻讓我看到了一個人躺在河底。

本來我是打算趕快鳧水上去的,但是越看越覺得河底的那個人像劉天貴,難不成他溺水了?

想了想,我還是咬著牙向著河底潛去,反正我現在感覺自己在水裡真就跟魚一樣,倒也不怕潛那麼深。

伸手一抓,我拉了拉那個人,居然真是劉天貴,但是怎麼拉,他都沒有反應,我心裡一驚,該不會已經死了吧?

想到這,我也顧不上其他,拉著劉天貴拚命的往上游,希望還來得及。

「鬆開他!」

突然又是一聲,跟剛才那個聲音一模一樣。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感覺河底的水轉了起來,很快就形成一個漩渦,在水流的衝擊之下,別說抓住劉天貴,就連保住我自己的小命都難。

被漩渦攪的七葷八素,天旋地轉,過了一會,我突然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猛地一驚,就劇烈的咳嗽起來。

顯然我被漩渦衝出了水面,只是沒有抓住劉天貴,這時,只聽陳學明他們叫道:「曹永全,你怎麼啦?」

說話之間,他們就游到了我的身邊,我不敢跟他們說自己被一團黑乎乎的東西拽進了水裡,更不敢說看到了一條大青蛇。

本想說劉天貴的事,但我卻立即僵住了,因為我看見劉天貴就在人群之中,正一臉嘲笑的看著我呢。

我的天!劉天貴明明在這裡,可為什麼我在河底也看到一個劉天貴,難道是我看花眼了嗎?

可就算是我看花眼了,但是我真抓到他了呀,手上的觸覺應該不會是假的吧?

見我愣愣的發獃,程學明拍了拍我說:「你沒事吧,我們快上去,剛才莫名其妙的炸出一道水花,咱們別碰上拉人墊背的水鬼了,快走!」

他這麼一說,大家也都紛紛往岸上游,上了岸,劉天貴哈哈大笑道:「盡自己嚇自己,哪有什麼水鬼,是不是?」

說話的時候,他一手搭在了我的肩上,還衝我擠了擠眼睛,我嗷的一聲,一下子甩開他的手,穿上褲衩,拿著剩下的衣服拔腿就跑。

快靠近村子的時候,我才把衣服穿好,天色漸漸黑了下來,回到家我灌了幾杯涼白開,但是越想越覺得噁心,哇的一聲又把肚子里的水吐了出來。

這一吐不要緊,竟然從我的口中吐出一個玻璃球大小的珠子,黑不溜秋的,聞著還有股淡淡的香味。

這是什麼鬼東西?

突然,我想到了在水中發生的事,不禁張大了嘴巴,這難道就是我連同河水吞下去的東西?

正捉摸著,媽媽叫我吃飯,也就把這顆黑珠子收了起來,等晚上去找大姐姐的時候問問她。

吃完了飯,我跟媽媽說去二叔家玩會兒,媽媽囑咐我玩一會就回來,因為明天是禮拜一,我該去上學了。

我說了聲好,帶上偷偷準備的食物,就飛快的朝墳地里跑去。

對於這塊地方,我現在已經輕車熟路了,來到墳地叫了幾聲,白姐兒就不知道從哪裡穿了出來,趴在我的肩膀上。

我撓了撓它,說:「白姐兒是不是想我啦?」

白姐兒看了我一下,又把頭轉了過去,用爪子給自己「洗臉」,那分明是一副不屑一顧的神情。

我也不理它,張口叫道:「大姐姐,我來了。」

「知道你來啦。」大姐姐微笑著說了一句,就從旁邊的一座墳後面走了出來。

我走上前,把帶來的食物遞給她說:「你還就沒有吃東西了吧,我給你帶了一些,你快點吃吧!」

大姐姐笑著接過籃子,但轉手放在了地上,我催促她趕快吃,但她卻說自己還不餓,餓了再吃,可我看她根本沒有要吃的意思。

我又拿了一條死魚給白姐兒,這可是我特意從二叔家要的,但是白姐兒非但看也不看,竟然直接走開了。

我很好奇,但是大姐姐卻一笑,說白姐兒不喜歡吃死魚,然後沖我問道:「你去過吳老二家了嗎?有什麼發現?」

聽她問我這個,我也就顧不上白姐兒吃不吃魚的問題,如實回答道:「去了,但是我沒有進去。」

大姐姐嗯了一聲,我繼續道:「因為在我爬上院牆往裡看的時侯,競然有一隻大公雞飛上了院牆來啄我,這隻大公雞不僅凶,而且還很奇怪,感覺就跟一條看門狗似的,而且我感覺它好像在看我,所以我就沒有冒失的進去,想先來問問你再說。」

聽完我的話,大姐姐鬆了一口氣,說:「看你真的長大了,現在我更加確定吳老二有問題,辛虧你沒有進去,要不然就麻煩了。」

我大吃驚,問她是怎麼回事,大姐姐冷啍一聲說:「因為他的院子里有『雄陽哨』,啄你的那隻大公雞叫『一鳴都尉』,專門負責守衛和進攻的。」

「啊……」我一頭霧水的說:「雄陽哨,一鳴都尉,這都是什麼東西?」

大姐姐說:「雄陽哨是一種邪法,不僅可以看家護院,還能起到報警的作用,一旦有人闖入雄陽哨中,吳老二馬上就能知道,想必他還準備了其他的手段,防止有人進入他的屋子。」

我雖然不太明白如此神奇的雄陽哨是怎麼一回事,但聽了大姐姐的話,我心裡也一陣后怕,還真是幸虧我沒有進去,否則還指不定會發生什麼事呢。

轉而道:「那這麼說來,吳老二就肯定有問題了,而且他家有雄陽哨,那我怎麼進去呀。」

大姐姐微微一笑,「我既然知道那是雄陽哨,自然也就知道怎麼破了它。」

我心中一喜,急忙道:「真的嗎?你快說說怎麼破。」

大大姐深吸了一口氣,說:「破雄陽哨倒是不難,雄陽哨是藉助公雞的陽氣來感應外來的陽氣,用的公雞血越多,雄陽哨也就越靈敏,這就像往琴弦上扔石子一樣,所以你只要身上沒有陽氣就行嘍。」

我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納悶的說:「陽氣,我身上有那東西嗎?」

大姐姐噗嗤一笑,說:「別說是人,就是阿貓阿狗之類的,只要是活的,身上都有陽氣,只不過有的搶有的弱而已,但是再弱的陽氣,雄陽哨都能感應的到。」

聽了她這話,我訥訥的說:「只要活的,身上就有陽氣,那你的意思豈不是要讓我去死?」

不料大姐姐竟然點了點頭,看著我嘿嘿的怪笑起來……

大姐姐臉上的神情怪嚇人的,我一屁股倒坐在地上,悲催的說:「不是吧,真要我死呀?」

哈哈哈……大姐姐朗聲一笑說:「是要你死,但不是要你真的死,而是假死,或者說在『雄陽哨』的眼中,你是個死人,就跟一顆石子沒有區別。」

「能不能別這麼逗我好吧。」我無奈的埋怨道,但大姐姐說的話還是讓我挺好奇的,十分感興趣的問:「還有這樣的事?你快說說怎麼讓我假死。」

大姐姐好像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似的,一笑起來就止不住了,強忍著說:「這個不難辦,你今天晚上在這裡睡一晚,再把這個抹在額頭和兩個肩膀上,自然就一點陽氣都沒有了。」

說著,她就遞給我一包東西,我接過來說:「這是什麼呀?我要是在這睡一晚,會被家裡人發現的,而且我明天要去上學了。」

「哦。」大姐姐好像有些失落,接著又認真的說:「沒事,不在這睡覺也可以,只要抹那包東西就行了,但是要記住,只能抹額頭和雙肩,而且人不能長時間失去陽氣,所以等你準備進去的時候才能抹,而且你的行動要快,時間不多,切記切記。」

我點了點頭,把那顆黑珠子拿出來說:「大姐姐你幫我看看這是什麼東西?」

她只看了一眼,就急忙道:「這東西你是從哪裡得來的?」

我好奇道:「這是什麼值錢的么?」

大姐姐又是噗呲一笑,說:「本來我還擔心你進入雄陽哨中,可能會被陽氣衝到,既然你有這個東西,那我就放心了,這東西可不能用值不值錢來衡量,你千萬要收好,可以跟我說說你是怎麼得到的嗎?」

雖然大姐姐沒說這是什麼東西,但我能聽的出來,這顆黑珠子看來挺珍貴的,於是也就收好,並把今天下午在葫蘆河洗澡所遇到的事情跟她說了一遍。

在她面前,我說的很詳細,包括抓我入水的那團黑乎乎的東西,還有在我耳邊說話,又讓我把黑珠子吞下去的人,當然還有那條巨大的青蛇,最重要的還是我在水底看到的那個劉天貴。

聽完我的話,大姐姐先是一笑,接著神情就沉重起來,看的讓人害怕。

我也就問她怎麼了,但是她卻問我是哪年哪月什麼時候出生的,我也就把自己的出生年月日跟她說了。

卻見她嘴裡嘀嘀咕咕的弄了一會,突然一震,說:「從現在起到你滿十歲,你都不能再下河洗澡,甚至走路都不能離河邊太近,最好看見河就離的遠遠的。」

我很不解,問為什麼。

大姐姐嘆了一口氣說:「這是因為小兒關煞,而你則有三十六關煞中的深水關,也可以說是命中一劫。」

小兒關煞!三十六關煞中的深水關!

從認識到現在,我還沒有看到大姐姐這麼緊張過,不禁有點害怕的問:「你說的是什麼東西?」

大姐姐說:「關煞是命里註定的災難,而且多發生在十歲之前的小孩子身上,所以又叫小兒關煞,雖然你現在還沒過生日,但已經九歲了,快到十歲之前的『行年關煞』更是厲害,深水關,顧名思義,多指溺水之類的災難。」

想到在水裡看到的那條巨大的青蛇,我急忙道:「但我現在並沒有死在河中,是不是說我躲過了深水關?」

大姐姐神情嚴肅的搖了搖頭說:「雖然得救,但是你的深水關還沒有過去,你不是說在河底看見一個劉天貴,然後上來還有一個劉天貴嗎?」

我點了點頭,大姐姐冷哼道:「這不是你的幻覺,如果我猜錯的話,真的劉天貴已經淹死在河中了,而現在的那個劉天貴是假的,或者說有問題,而他很可能會想方設法的害你。」

我的天!劉天貴已經淹死了!

我的腦海中嗡的一聲轟響,感覺就跟晴天打了一個炸雷似的,整個人都僵住了。

大姐姐搖了搖我說:「別害怕,先聽我說,從現在開始,你一定要小心那個劉天貴,最好不要與他有任何的接觸,我會讓白姐兒暗中保護你,但因為關煞是命中注定的災難,所以還是要靠你自己的力量,你有沒有這個勇氣?」

我麻木的點了點頭,驚聲問道:「那現在的劉天貴究竟是人是鬼?」

大姐姐搖了搖頭說:「你現在不要管這個,只要記住小心提防他就是了,而且你最好不要跟別人說,一來你說了別人也未必會信,二來還有可能會連累其他人。」

我可不想連累其他人,於是將大姐姐的話牢牢的記在了心裡。

大姐姐又說:「沒想到你的深水關在這個時候應驗了,或許是天意,你先回去吧,吳老二的事先放在一邊,眼下還是應付你的深水關要緊。」

我又納悶道:「要是這個假的劉天貴一天不除,我豈不是永遠走出不了關煞?」

「不是這樣的。」大姐姐說,「關煞破不了,只能防只能躲,只要你躲過一段時間,關煞自然會解除的,這個時間因人而異,我也說不準,只能希望你的深水關時間不長吧。」

本來我還以為像老人們說的那樣,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沒想到還有關煞這麼一說。

眼下也顧不上吳老二家的事,憂心忡忡的回到家裡,洗了澡也就上床睡覺。

也不知道睡了多長時間,忽然聽見有一陣咯咯咯的聲音在耳邊,時有時無。

咯咯……咯咯咯咯……

剛開始我還以為是蚊子,但過了很久,那個咯咯咯的聲音還在,我也就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來,四下里看了看。

這一看不要緊,要緊的是我發現窗戶上面竟然有個人影,人影不高,看上去不像大人。

我趕緊打開手電筒,叫了一聲,「誰?」

但是沒有回答,還是一陣陣咯咯咯的聲音,像是笑聲,但是正常人不可能發出那樣的笑聲。

我急忙蒙上被子,但大熱天的蒙著被子本來就難受,而且蒙上被也沒用,那咯咯咯的聲音還是在我耳邊環繞。

一氣之下,我就打著手電筒,一把拉開了窗戶,只看了一眼,就把我嚇的倒坐在地上,冷汗唰唰的往下流。

我的天吶!

站在我窗戶外面的真是劉天貴。

但是這個劉天貴的面上卻露著難以形容的笑容,看上去十分慎人。

更要命的還是他的牙,他的牙不像正常人那樣,而是像一根根鋼針,密密麻麻的排列著,上下咬合在一起,看的我頭皮發麻。

而且他的臉色綠幽幽但我,好像成了一層綠毛,整個一綠毛龜,渾身濕漉漉的,頭髮上還滴著水珠。

更可恨的是他的身上還散發出一股腥臭味,聞的我簡直想吐,雖然我知道這不是劉天貴,但卻不知道這究竟是個什麼鬼東西。

我不敢驚動家裡人,只好小聲吼道:「你是什麼東西?你究竟想幹什麼?快走開!」

但是劉天貴依舊面帶詭異的微笑,並不說話,只是死死地盯著我咯咯咯的怪笑,好在窗戶有手指粗細的鋼筋護欄,我倒也不怕他能進來。

但很快,我就意識到自己想錯了,因為我看到他舔了一下舌頭,但是他的舌頭卻跟正常人的不一樣,細長細長的,前端還分出兩條叉。

我的親娘!這個劉天貴是個妖怪啊!

就在我瞠目結舌之時,啪的一聲,劉天貴張開嘴,把舌頭一伸,他的舌頭居然那麼長,不僅伸到了屋子裡,還一下纏住了我的脖子。

文/《借陰骨》

每日更新,歡迎訂閱此頭條號~

未完待續!!!更多精彩後續搶先看→請在微信內添加【月寒書香】←【長按可複製】,關注后回復關鍵詞:【陰骨】,即可收到後續內容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村裡的瘋女人被燒死,我卻在墳地里看見了她5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