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的高,不如站的高!

昨晚,跟老岳父一起喝酒,老爺子摟著我喝的,那場面,真跟親弟兄倆似的……

喝完,我開始寫日記,酒勁十足。

談不上狀態好,也談不上狀態不好。總之,開篇之後,不停地往下扯,還一邊有說有笑的。

老岳父突然來了一句:我看你的眼睛,都正常。

一句話過後,全場都不說話了。

我的眼睛咋回事?

左眼弱視,視力只能達到0.1。說白了,跟瞎子差不多。右眼呢?900度,摘掉眼鏡,也跟瞎子差不多了。

顏色,分的也不是太清楚。

視力,這倆字對我來說,最敏感。

就像我之前說的一個事情:

有一回,我說,是個礦工。

我媳婦突然怒氣沖沖地對我說,礦工咋啦?人家礦工招你惹你了?你有啥牛的,你不就是農村出來的土鱉嗎?

我的意思是,每個人心裡都有幾個敏感詞,這些詞,不能碰,一碰就炸。

我為啥越來越在乎視力了?

說高雅點,真怕哪天視力不行了,看不了書了,寫不了字了……

我這麼說,可能很多人理解不了。

沒關係,總有一天會理解的。

這感覺就好像,一個特別熱愛跑步的人,突然雙腿殘疾了,更像是一個整天喜歡死在女人堆里的男人,突然有一天,塵根斷了,直不起來了……

那種痛苦,無以言表。

老岳父的話音剛落,場面變得特別尷尬。丈母娘說,二子跟恁爸都喝多了,丫丫,你趕緊去給倒杯水。

媳婦從冰箱里端來了一小盆檸檬水。

PS,檸檬水,是我們家夏天的常用飲料。把新鮮的檸檬,切片,放點糖,用開水沖泡。

雖說營養成分流失了很多,但至少是原汁原味的,比瓶裝的可樂,橙汁喝起來放心多了。

老岳父一飲而盡,看來老爺子是真喝多了,俺還沒喝呢……

丈母娘跟媳婦說,當初,見二子第一眼的時候,我有一種感覺,就跟當年我第一次看到恁爸的感覺一模一樣。老實,但不呆。聰明,但不滑頭。

我說,媳婦,趕緊把這段錄下來。

她說,我媽就是誇你幾句,看把你嘚瑟的。

我說,我覺得說的比較中肯。

丈母娘說,丫丫,你也別太氣盛,你們兩口子吵架,99.9%都是你的錯。從小你就是這麼個脾氣。

媳婦說,我有啥錯?

我說,剪我的網線,撕我的書,這可都是你乾的事?

她說,我賠你錢!

我說,你知道你撕的那本書值多錢嗎?

她說,不就是一本破簽名書嗎?

我說,那是陳忠實的《白鹿原》!陳忠實,已經死了,那是絕版了!現在網上都炒到1萬塊錢一本了,關鍵是還缺貨,你知道不?

她說,不就是一萬塊錢嗎?我給你!

我說,我不要錢,我就要書。

我媳婦不說話了。

後來,想想,算了,反正書都已經撕了,說啥也白搭了。為啥撕我書?剪我網線?

嫌我不知道陪陪她『娘倆』了。

其實,這個事情,我也有錯。的確,忙的時候,忽略的東西太多了,特別是家庭。

丈母娘對媳婦說,自打你們結婚,你一天班都沒上過,家裡不都是二子一個人扛起來的嗎?像你的消費,二子要真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還真養不起你。

這話,太讓俺感動了。

還是那句話,有時候覺得,男人,真難。在外面忙吧,人家嫌咱沒時間陪家裡,在家裡呆著吧,人家又嫌咱不掙錢。

問題是,每一個人,每一天都只有24小時,一小時不多,一小時不少。

顧此失彼,是常態。協調,最重要~~

丈母娘問我今年有啥打算?

我說,小寶出生,斷奶之前,沒啥打算。

她說,你那個小壺(紫砂壺)還做嗎?

我說,年前就不做了。

她說,不做也罷,你看看天天忙得,連放屁的時間都沒有。

………

PS,我發紫砂壺的時候,日發1000單以上,實在是太忙了,就差動員全家來給幫忙了。

多說一句,一個人一天打包的極限是200單,產品不同,速度有差異。

我說的是,正常的工作時間,早上9點開始,到下午三四點,快遞發貨走之前這段時間。

特別是紫砂壺這種易碎品的打包,更是繁瑣。基本上,一個人每天也就能打包100單左右。

到頂了。

丈母娘讓我做實體店。我說,我做不了,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要是做實體店的話,去年早就做了。

去年,我爹讓我做五金或者汽車配件這塊。

我覺得,我就適合耍點小聰明,做點『投機倒把』的事兒。用我娘的話說,就是整天飄在空中,腳不沾地。

大多數在互聯網上混的,是落不了地的。更多的時候,不是不想落地,而是沒有落地的本事。為啥?

地面行走和空中飛行的法則不一樣。

互聯網講究,短平快。而實體店,講究細水長流。

而且,我的形象,一個青年大叔的邋遢形象,也幹不了啥像樣的實體店。請營業員?

有啥樣的老闆,就有啥樣的營業員。

就跟老黑要做古玩店一樣,我直接否定了,他做不了。

為啥?

夏天剛到,丫的就開始光著膀子,趿個拖鞋,滿大街地晃蕩了。一看就是LEVEL比較low的。

做古玩店,首先要把自己打扮地像一個收藏家,才能吸引別人。整天把自己捯飭地像個打燒餅的,咋可能吸引別人呢?

當有顧客來你店裡時,你給對方推薦古玩,對方感受不到你的氣場,反倒覺得你是個癟三,你覺得人家會買你的東西嗎?

多說一句,單從這一點來說,安利做的,真是榜樣。不管有錢沒錢,人家的頭髮永遠都跟抹了豬油似的。

亮的一米。

一句話,一個人的層次,決定了生意的高度。咱們永遠只能做咱層次之內的生意。

像我這樣的,最適合賣個茶葉蛋啦,攤個雞蛋餅啦,卷個麵皮啦,砸個牆啦,改個門啦,修修水管啦,掏掏馬桶啦……

可是,我們偏偏喜歡追求,高大上!

(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尿的高,不如站的高!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