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到殯儀館做抬屍工,抬第一具屍體就撞了邪

大學生到殯儀館做抬屍工,抬第一具屍體就撞了邪

【引言】:大學畢業后,我接父親班,到殯儀館當了一名抬屍工,我接的第一個屍體很詭異,卡在洞里怎麼都拉不出來,我師父對屍體說了一句話,屍體竟然就能動了···········

(本故事根據民間傳聞改編,請勿對號入座)

———-正文分割線———

我今年二十八歲。父親去世后,我就頂替他,去了市殯儀館,做了一名抬屍工,至今已經快三年了。

當初接父親班的時候,親戚們都勸我,因為這工作不太好聽,以後女朋友也不好找,不過那會我剛失戀,談了四年的女朋友分手了,感覺生無可戀,沒怎麼猶豫就接了父親的班。

父親是個老會計,在財務科上班,我只是高中畢業的學歷,當然也就進不了財務科,人事就把我安排在了火化班。

到了火化班報道,班長老耿看了我一眼,就說:「讓他先從抬屍工做起吧。

於是,我就這麼著,成了一名市殯儀館的抬屍工,而且,一做就是近三年。

很多人對殯儀館感覺很神秘,其實殯儀館就是送去世的人最後一程的地方。

我孤身一人住在離殯儀館不算太遠的家裡,沒有朋友,也不再怎麼跟親戚來往。自從做了抬屍工,不管哪個親戚家有人結婚或者生孩子過生日,都不會再邀請我,我也自覺,不去惹人家眼煩。

人家是喜事,我一個天天跟屍體打交道的人出現在那種場合,太晦氣。

2013年的夏天,外面天氣很熱,殯儀館里卻很冷,也不知道是冷氣開的太足了,還是心理作用。

殯儀館里有很多忌諱,比如不能大喊大叫,說個話都跟地下黨接頭一樣,最重要的是,這裡的人,不會笑。

雖然才上了三天班,可是我感覺自己壓抑的快要瘋了!甚至有點後悔,覺得自己不該來上這個班。

這三天沒什麼事,我也不敢亂跑,班長老耿早就提醒過我,說這裡不能亂串,沒事就待在班上待到下班。

就在我以為今天又沒事的時候,老耿進來說,有活了,現在就去接。

於是,我跟大頭就坐上車,司機一腳油門,車子就出了殯儀館。

大頭叫何大成,當然,在殯儀館里,沒人叫真名,都是外號。我的外號,叫「菠菜」,我最討厭的一種蔬菜!

出事的地點,是在市郊的一個鄉間小河裡。路邊一輛警車閃爍著警燈靠在路邊,警戒線也攔起來了,不過奇怪的是,警察躲的遠遠的,外面圍了好些看熱鬧的群眾。

我跟大頭抬著擔架下了車,沒見到屍體,就問一個警察,屍體在哪?

那個警察對著河裡努努嘴,卻不肯帶我們過去。

我跟大頭對視一眼,兩人放下擔架,就往河邊走去。

到了河邊,只見一個人下半身漂在河面上,上半身堵在涵洞里。

這是個小涵洞,本來只是從河裡過水到田邊的水溝,用來澆灌農田的。

河堤上歪躺著一隻半舊的自行車,屍體穿著青色的西裝褲,鞋子已經不見了,光著腳。

我第一次抬屍,沒什麼經驗,這次是大頭帶著我,以他為主。

大頭咽了口吐沫,對我使了個眼色,兩個人就湊了上去。

離的近了,就能聞到一股怪味。什麼怪味呢?就是酒味夾雜著臭味,那種肉泡水裡時間長了,那種餿臭的味道,難怪味淺的人幹不了我們這職業,聞這味真能吐出來。

我勉強壓抑了一下要吐的衝動,就看到大頭蹲下身子,用戴著白手套的手,去拉了一下那個屍體。

沒拉動,看來是卡住了。

大頭又試了一下,還是不行。

他就回頭看了看我,我連忙過去,兩個人各蹲一邊,一起使勁。

不行,拉不出來。

大頭頭上的汗就出來了。

其實這涵洞雖然小,但是一個人的空檔還是有的,按理說,不應該卡住人才是。

但是屍體卻卡在這了,兩個成年人都拉不動,這不合常理。

大頭不拉了,一臉的嚴肅,對著屍體說:「對不住了,我們這是接你回去,不能讓你就這麼泡在這,得罪之處,請多包涵。」

我一聽就想笑,可是沒敢笑出聲。大頭的樣子太正經,我怕笑出聲來,大頭回去打我小報告,畢竟,我才來三天,跟大頭也不熟。

奇怪的是,大頭這番話說完,輕輕一拉,屍體就順著他的力氣,漂了出來。

這條小河長滿了水藻,屍體上也纏了不少。

屍體漂出來了,只見上半身光著膀子,穿著一件白色的背心。

也許是水裡泡的久了,白背心有些泛黃,還有很多的污漬,上半身的肉泡的發白,已經有浮腫的現象。

屍體是趴在水裡的,後腦的頭髮隨著水一漂一漂的。

大頭對我說:來,我們一起抬他上去。

我點點頭,就伸出兩隻手。

一隻手提住他的褲帶,一隻手提住他的膀子。

這是我第一次摸屍體,而且是在水裡,摸一個不知道泡了多久的屍體。

大頭輕喝:起!

我倆一起用力,屍體就這麼被我們抬了上來。

水淋淋的屍體並不好抬,大頭走前面,倒退著走,我在後面,那股惡臭味直撲鼻子。

我咬著牙,努力的跟隨大頭的腳步。

河堤上很濕滑,走在上面要很小心,屍體身上的水滴到我的褲子跟鞋子上。褲子濕漉漉的粘在腿上,很不舒服。

我強忍著各種不適感,終於和大頭把這屍體抬了上來。

到了擔架跟前,我們小心的把屍體放上擔架,然後輕輕的給他翻了個身。

屍體最忌諱趴著放擔架抬上車,我不知道為什麼,大頭也沒說。

這下子看清屍體的樣子了,看著四十來歲,男性,臉上被水泡的浮腫,但還是能看清五官。

年輕的法醫也過來了,蹲下來檢查屍體。

這時從圍觀的人群里傳來哭聲,然後一個穿著素白襯衣的女子撲了過來……

(後續內容請關注微信公眾號weiyitong888,關注后回復「抬屍」即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大學生到殯儀館做抬屍工,抬第一具屍體就撞了邪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