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老闆拖欠工資還打人,員工發飆暴揍對方

第二天早上八點,秦少虎鎖上房門下樓向著醫館走去。

走在小區破陋的街道上,秦少虎心中一陣感慨。這個地方雖然破,但好歹也是一個住處,總比沒有強!如果他今天再要不到屬於他的五千工資,交不上下一季度的房費,今晚就無家可歸了。

那個房東大媽是絕對不允許他在這裡多住一晚上的。

空有一身醫術和功夫,卻無用武之地啊!

「秦少虎,又去要工資啊?別說我沒提醒你,今天就到了交下一季度的房租的時候了,別忘了咱們房租合同上怎麼寫的,到時候你可千萬別怪我心狠!」這個時候,一個中年女人從一個相對豪華的房子里走出來,滿臉都是誰欠她一百萬似的表情,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善類,而且還是在更年期的毒婦。

此時她正眼神中滿是不屑的看著秦少虎,似乎很不情願和秦少虎說話。

「放心吧,我一定會要來錢的,咱們的合同還有三個月才到期,我會在到期的時候在退房的,您就放心吧!」秦少虎冷笑看著眼前的房東大媽,他知道從他剛入住第一個月之後,這個房東大媽無時無刻不想著趕他走,其他的房子都漲價了,只有他的沒漲,因為有合同在手,對方也不敢做什麼。

不過自己這次的潦倒讓那個房東大媽看到了希望,房租合同上清清楚楚寫著,交不上房租房東可以立刻收回房子!所以,他今天要是要不到錢就會立刻滾蛋!

「我覺著你還是別去要了,那傢伙是不會給你的,他都不知道坑了多少人了,你去也是白搭,這都第六天了,你也該死心了吧!年輕人就該看清事實,今天趕緊把我房子騰出來,說不定還能再去找個好地方那個住呢,你說是吧?」房東大媽看似語重心長,苦口婆心的說道,其實言下之意就是讓秦少虎趕緊滾蛋。

「我覺得這個地方就挺好,有一個這麼關心的房東,我怎麼會捨得走呢?我還是留在這吧,今天我一定會按時交上房租的,也不枉您對我的關心。」說著,秦少虎轉身就離開了,他實在不想多看這房東大媽的一秒鐘,看著噁心。

按時交上房租?你做夢呢吧!

房東大媽沖著秦少虎的背影嘲笑一聲,然後也快步離開了。

她確定秦少虎要不到錢,今天秦少虎走了房子也不能空著,她現在要趕緊找個下家,最好今天晚上就住上,這樣又多了一天的房費!

拐過一個街角,秦少虎來到了一家醫館面前,醫館並不大,只有一個主治醫師,但是這裡來往的病人很多,很是賺錢。

秦少虎正準備進去,就看到館主走了出來,手裡拿著一張招工啟事。

「招醫護人員,男女不限,月工資兩千元,月底有分紅,有工作經驗者優先。」看到這個招工啟事,秦少虎心頭一陣火起。

自己就是被這一則招工啟事給騙過來的!

什麼狗屁月底分紅,從來就沒見過!而且兩千元的月工資還經常被扣這扣那,三個月本來有六千,最後一算還剩下五千!

最重要的是三個月試用期結賬的時候根本不給錢!

奸商!

還醫者仁心的,真給當醫生的丟人!

秦少虎強壓住內心的怒火,心中狠狠的鄙視了館主一番,而後快步走了上去。

館主也看到了秦少虎,眼神中閃過一絲不耐煩,這小子已經連續堵在他門口五天了,他也躲了五天。本來他打算今天也出去躲躲,沒想到竟然被這小子碰了個正著,真是晦氣!

不過這小子是他見過最肯幹活的人,三個月竟然沒出一點錯,要不是請了一天假他還真不好攆他走!想想他都有些捨不得秦少虎走。

「你又來幹什麼?合同上寫的清清楚楚,你無故不來上班,工資自然沒有了,你來多少次這錢我都不會給你的!」館主直截了當的說道,語氣甚至堅決。

「館主,好歹我也幫您幹了三個月的活,您多少給我點也行啊,五千塊錢對您是九牛一毛,對我可是救命的錢啊!那天我真的請假了,請您發給我吧。」秦少虎不得不換上了請求人的語氣,心裡其實恨不能幾個大耳刮子扇死他!

館主大手一揮,臉上顯得更加不耐煩了,說道:「規矩是我定的再由我破壞那算是什麼話,你也不是第一個了,你前面的有好幾個都沒拿到錢,你哪來的滾哪去,別打擾我做生意!」

「我……」

秦少虎聞言立刻感覺到自己胸口一陣憤怒翻騰,看來這個奸商已經坑了不少像他這麼善良的人了。

「我什麼我,我要是你就趕緊花點錢培訓個本事,這麼大的人了還干醫工,真不知道什麼是丟人!」館主拿過另外一張招工啟事,指著上面說道:「你看看這張,招醫師的,月工資一萬,人家一個月工資頂你五個月的,我要是你直接一頭撞死去,還在這丟人現眼,你害臊不害臊?趕緊滾蛋!」

一個月一萬?秦少虎冷哼一聲,嘲諷道:「是不是試用期三個月,然後再來一個請假,或者打破個瓶瓶罐罐,錢就不給了吧!」

秦少虎不想再受這個鳥氣了,不就是五千塊錢嗎?不值得給這王八蛋裝孫子!沒地方住就沒地方住,老子哪裡不能過一夜啊!明天就去建築工地找活干!他已經想好了,今天晚上直接用板磚伺候這丫的!

「你說什麼?」館主憤怒的看向秦少虎。

黑心老闆拖欠工資還打人,員工發飆暴揍對方

「怎麼?我說實話戳中你的軟肋了,惱羞成怒了?」秦少虎冷笑著看著館主氣急敗壞的樣子。

「我看你是不想要到錢了!」一個小毛蛋孩子竟然在他面前撒野,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秦少虎反唇相譏道:「你打算給了嗎?」

一句話立刻把館主給噎住了,他還真沒打算給。但是這個時候他不能弱了氣勢,冷哼一聲說道:「我原來打算給你的,但是看你現在這樣我一分錢都不給你,你給我趕緊滾蛋,要不滾我叫保安了!」

「你覺得我信嗎?你從三個月前就沒打算給我錢!」

「喲~變聰明了,我的確沒打算給你。我實話告訴你吧,你那個請假條我剛看見了,直接扔到了垃圾桶里,你即使知道了又能拿我怎麼樣?想打我?往西走一百米就是公安局,想打我,來啊!來啊!我等著呢!哈哈哈哈……不敢了吧?」

秦少虎眼神冰冷的看著放聲大笑的館主,雙拳緊握,手上青筋暴起,牙關緊咬。

他秦少虎何曾受過這樣的氣!

難道在這個社會上想靠著自己雙手賺養活自己的錢就這麼難嗎?他拼死拼活幹了三個月拿回屬於自己的工資不行嗎?

不行!

一股難以遏制的怒火在秦少虎胸膛里肆意翻滾,聽著館主的嘲諷聲,忍無可忍的秦少虎沖了上去,緊接著啪地一聲脆響!就只見館主白白凈凈的臉上多了五個血紅的手指印,人也被打了個踉蹌!

驚呼聲中,周圍的人都圍了上來看熱鬧,這館主可是芙蓉街有頭有臉的有錢人,誰見了他不給面子?沒想到今天這麼吃癟,還沒動手就讓人賞了個大嘴巴子,還是脆的!

館主呆若木雞!

過了半天才反應過來,他勃然大怒:「你這個B養的畜生竟然敢打老子!」

他暴喝一聲,朝著秦少虎撲了上去!

秦少虎往館主的膝蓋窩踢了一腳,人當場一個狗啃屎栽倒在地,又被拽了起來。

秦少虎知道既然打了人,這事兒就沒法善了了,對方有錢有勢有人,過了今天明兒指不定找人砍他,所以他抱著打殘打服館主的念頭,從醫藥館里拽出一根粗短的鐵棍,掄圓了砸在館主的胳膊上,慘叫在街道上回蕩著久久不能平息。

「媽了個13的,讓你橫!」

秦少虎還不解氣,伸手揪住館主的衣領,提起膝蓋一個兇猛的膝撞頂在館主肚皮上,疼的館主痛不欲生,然而秦少虎可沒打算就這麼放過他,伸手啪啪啪……十幾個耳刮子扇得館主滿臉是血,兩片肥厚的嘴唇都成豬肝色了:「把老子的工資拿出來!要不然把你另一條胳膊也弄斷!」

館主一隻沒受傷的手在半空中亂舞,哇哇怪叫:「哥哥,爺爺,求求你了,千萬別!要啥都給你,工資我給,事後絕不報復,騙你我是王八蛋!」

「拿吧!」秦少虎一腳踹倒館主,館主哆嗦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真皮錢包,正要點出五千塊錢,秦少虎劈手搶了過來,數了數裡面的百元大鈔,少說有上萬塊!

秦少虎心滿意足的把錢揣入口袋裡,伸手拎起地上滿臉是血的館主,劈頭蓋臉又是幾個大耳光:「給爺爺聽好了,做人別這麼缺德!知道嗎?下次老子可不會這麼客氣!」

館主點頭如同啄米。

秦少虎這才心滿意足的走了。

館主的臉色立馬陰沉起來,他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望著秦少虎離去的背影陰毒道:「彪子!是我!老子今天被人打了,快!你帶兄弟過來截人!」

(本故事連載未完,欲看後續精彩內容,請用微信公眾號搜索磨劍少爺,回復1,即可閱讀後面更多精彩故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黑心老闆拖欠工資還打人,員工發飆暴揍對方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