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雨夜留宿閨蜜家中,第二天發現閨蜜老公就睡在自己身邊

女子雨夜留宿閨蜜家中,第二天發現閨蜜老公就睡在自己身邊北冥夜點了頭,徐年華立即招呼著大家離開餐廳,向他們文學社走去。

一路上名可都想遠離著這個男人,可是徐年華和副社長卻是有意的讓她走在北冥夜身邊。

至於北冥夜,他雖然不說話,臉色卻也不難看,至少不像中午名可沒來的時候那麼冷。

走著走著,那隻大掌就不知道怎麼搞的,摟在名可腰上,一下把她攬在懷裡。

名可嚇得立即停了下來,北冥夜卻忽然鬆開摟緊她的長臂,在她腰間拍了拍,唇角勾起一絲笑意:「你衣服髒了。」

看樣子似乎只是真的在幫她把衣服上的髒東西拍下來,而不是要去抱她。

可是,剛才他有沒有抱,名可自己自然清楚得很。

這男人剛才分明用力抱了她一把,但他現在已經把長臂收了回去,她再糾纏這件事又的似乎太小題大做了些。

再加上徐年華他們走在她身旁,個個都樂見她和北冥夜相處愉快,誰願意為她出頭?

一路戰戰兢兢地回了社團,北冥夜在大夥的擁簇下進了休息室,沙發有點小,對於他近一米九的身高來說,坐上去就像是坐在小孩的玩具上一樣。

見他修長的腿完全沒地方放,徐年華和副社長立即把沙發前的矮几搬開些,總算給他挪出了地方,安置他那兩條黃金比例的長腿。

肖湘立即給他泡了茶,讓名可親自端給他。

北冥夜接過後只是嘗了一口便把杯子擱下,目光落在徐年華身上。

徐年華立馬陪著笑,迎了過去:「北冥先生累不累?要是先生累了,不如先在這裡歇一歇,事情等先生歇好了我們再談。」

其實,他恨不得現在就和他開始商討,但他也知道欲速則不達的道理。

招了招手,副社長和肖湘這些人立即會意,都不動聲色退了出去。

名可也想出去,徐年華卻看著她,笑著說:「北冥先生可能對劇情還不是很了解,可可你留下來,給先生好好講解。」

名可心裡打了個突,看了看他,又回頭看著北冥夜,他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接過了佚暘遞過來的劇本,又在細細翻閱了起來,看這模樣,似乎真的看得很認真。

如果不是經歷過數次他對自己的迫害,她一定也以為這男人現在所有的心思全都落在這劇本上。

可是,她心裡為什麼就是在懷疑,總覺得這男人的心思絕對不會這麼簡單?

不過,她沒有機會多想了,徐年華瞟了她一眼,給了她暗示之後,就和佚暘打著招呼離開了休息室。

當休息室的門被關上,名可才嚇了一跳,下意識往門口處走了兩步,身後卻傳來北冥夜淡然磁性的聲音:

「這劇情還是不錯的,但是從頭到尾連一場床戲都沒有,在現在這種影業風氣下,一點激情都沒有,你拿什麼去吸引觀眾?」

「我……」名可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想著他的問題,下意識回答:「我們畢竟是學生,不是很適合……」

「你們預算的觀眾也是學生嗎?」北冥夜扔下劇本,斜靠在沙發靠背上,看著她局促不安的小臉:

「東陵是個重商業輕文化的地方,整個東陵有多少學生?你的電影或許可以賣到整個東方國際去,但如果連東陵這塊都做不好,我想我也沒必要來投資。」

「不是……」

「帝國集團如果要投資影視業,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也是想藉此做點宣傳,如果你的觀眾只是學生,對我們來說完全不適合。」他的聲音更沉了,還添了一點冷漠。

當他說起正經事,而不再對她迫害的時候,名可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是真的很有魅力。

心裡不服輸的那點小性子也竄了起來,她回到茶几跟前,在椅子上坐下,解釋著:「這部片子不僅適合學生,也適合其他人,尤其是情侶。」

「但我沒看到劇本裡頭有任何吸引眼球的地方。」他挑眉,落在沙發扶手上的長指無意識地輕敲著。

名可有注意到他這細微的動作,想起他最喜歡拿這兩根長指夾著雪茄,不知道這男人是不是煙癮犯了。

她遲疑了片刻,終於還是起身到一旁的柜子前,找了一隻平時從來招待賓客市所用的煙灰缸,恭敬放在沙發一旁的矮几上。

北冥夜的目光從煙灰缸上掃過,最終又落回到她身上,玫瑰色的唇瓣微揚:「你不怕被我嗆到?」

她搖了搖頭,坐得足夠的遠,不怕。

但北冥夜卻沒有點亮雪茄,只是看著她,眼底意味不明。

不說話的時候,名可總感覺這男人極度危險,所以,她寧願選擇和他繼續交談:「那麼,北冥先生覺得劇本需要怎麼修改,才能做到你想要的效果?」

「你在誘我入局么?」原來這丫頭不光長得好看,也不光會怕他,有時候說話也有幾分技巧的。

名可抿了抿薄唇,被他看穿心思,只能紅著巴掌大的小臉,硬著頭皮繼續說:「加一點激情戲也是可以的,就是不知道北冥先生有沒有什麼好建議?我記得先生剛才說了,這個故事本身還不錯。」

「是不錯。」他又把劇本拿了起來,翻開其中某一頁:「在這裡,如果可以讓公主和將軍做點什麼,宣傳的時候弄幾張唯美的畫面打廣告,效果應該會更好。」

他只說「這裡」,卻沒有說第幾段,名可忍不住微微探了探腦袋,無頭無尾的,她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一場戲。

北冥夜的目光依然在劇本上掃過:「你看,這一段戲,天時、地利、人和,男女主如果不做點什麼,是不是太對不起觀眾了些?」

名可忍不住站了起來,向他靠近兩步:「先生指的是……」

「我指的,是這樣。」

名可對上他的視線,還沒來得及想明白他眼底一閃而逝的笑意代表的是什麼,他已經大掌一扣抓上她的手腕,將她整個人拉了過去,讓她狠狠跌趴在他的腿上。

「啊!」她嚇得低聲驚呼了起來,慌忙想要從他腿上爬起來,可他一條長臂落在她后腰上,儘管什麼都沒做,卻已經將她鎖在自己腿上,鎖得死死的。

「放開……」

「你想讓他們進來,看看我們現在的模樣么?」這麼好騙的小傢伙,真讓人心情愉悅,他目光晶亮晶亮的,修長的指在她纖細的柳腰上輕輕劃過,竟從她的上衣下擺往裡頭探去……

「不要……」名可咬著唇,知道這個男人說得出就一定做得到,她如果大叫驚動了外頭的人,他們進來的時候看到兩個人現在這模樣,能不誤會么?

他是大老闆,和個女學生在這裡做點什麼出格的事,對他不會有什麼影響,頂多添一筆花邊新聞。

但,這事要是傳出去,以後她還怎麼在同學面前抬起頭做人?

「北冥先生,這裡是學校。」她咬著唇,只希望他可以看在外頭人多,房門又沒有被鎖上的份上,別亂來:「不要……」

「你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在學校,就可以『要』了?」他故意歪解她的意思,長腿往茶几上一架,將她整個人架了起來。

名可想趁機逃開,才發現他的大掌還摁在她腰上,只要他不放手,她根本逃不過他的鉗制。

「你究竟想怎麼樣?」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負她,真的這麼好玩嗎?

「和你研究劇本。」他另一隻手將劇本翻開,放在她面前,「是你自己投懷送抱的,你以為我想做什麼?」

「我沒有,你……你別亂來。」如果他的左手不是已經探入她的衣角,在她后腰上揉了起來,她或許還會相信他的話。

「只要你乖,我保證不亂來。」當他長腿將她整個人帶起來之後,現在這個高度,讓兩個人說話的時候更為方便。

他低頭,薄唇湊到她耳際,聲音放輕:「你也知道這裡是學校,門都沒鎖,你覺得我能做什麼?」

她咬著唇,心想他知道就好,但,北冥夜接下來的話又讓她剛松下來的那顆心立即又提了起來:「最多就是抱一抱親一親,外加……偶爾摸一把。」

這麼說著,左手忽然往上頭一探,竟又一把扣上她軟軟的地方。

名可低呼了一聲,正要掙扎,他卻已經放了手,大掌又回到她腰間,沒有再做任何過分的舉動。

她眼底蓄了一層薄薄的霧氣,心裡萬分委屈,但在他面前的時候,人總是特別無力。

她敵不過他,在他面前她弱小得如同一隻螻蟻,他隨隨便便一個捏指的動作,都可以將她捏個粉身碎骨。

這該死的男人,究竟要欺負她到什麼時候?

「你說,在這裡加一點激情戲碼會不會好些?」北冥夜又把劇本放在她面前,距離這麼近,她終於看到他所說的那場戲。

崖底,洞中,夜晚,孤男寡女,怪不得他說是天時、地利、人和。

其實她早就有想過在這裡加點男女主角的互動,只不過自己麵皮薄,不好意思加上去。

吃飯之前他匆匆掃了一眼劇本,大家都以為他只是隨意掃了幾眼,連故事說的是什麼都不清楚,卻沒有想到,他居然看得這麼仔細。

這男人做事的能力,真的很強大。

她咬了咬唇,極力忽略掉那隻依然在自己腰上揉著的大掌,聲音有幾分不安,但聽得出已經在努力表現出自己的平靜:「今晚我回去會在這裡加一段,不知道北冥先生什麼時候有空,到時候我們拿去給先生過目。」

「你們?」長指在她光滑的肌膚上慢慢劃過,他笑得不屑:「我的時候很寶貴,如果是你來找我,應該可以抽出點空,但如果是那些不相干的人……」

名可明白他的意思,但,她根本沒想過自己去找他。

「還有……」他又湊近她,炙熱又冰冷的矛盾氣息一股又一股灑落在她小臉上:「今晚估計是不成了,今晚,我和你都會『很忙』,改天再修改吧,不急。」

今晚,他和她都會……很忙!

名可倒吸了一口涼氣,忽然就想起來他今天在假山邊跟她說的話,他說,今晚,他要她……

「記性好是好事,以後我說過的每句話,你都要好好記住。」剛才握了一把的手感挺不錯,如果不是不想把她嚇得真的大聲叫喚起來,他還想再握幾下。

不過,今天有的是時間好好陪她玩,她喜歡叫,今晚,他會給她機會叫個徹底。

名可好幾次試著從他腿上爬起來,可他始終不願意放開,兩個人的力量太懸殊,掙扎無果,只能暫時先默默忍受。

只要他別再亂來,她可以暫時忍一忍,不過,以後所有他來學校的日子,她一定要提前躲了去。

但依他這種大老闆大人物,時間一定寶貴得很,他哪來那麼多時間往他們學校跑?

最好一輩子都不要來,也最好,就算大家真的有機會合作,來和他們洽談的也是他的秘書助理一類的。

動輒上億生意的大老闆,根本不需要自己親自處理這種小事情。

「北冥先生。」她喚了聲,試著和他講道理:「剛吃過飯,我這樣趴著有點不舒服,我……先讓我起來好不好?」

「哪裡不舒服?」他今天耐性絕對是一等一的好,連聲音也少了幾分寒意。

聽得出他話語里的強硬少了幾分,她眨了眨眸子,小心翼翼地說:「我……我胃不舒服,再這樣趴著,我……我會想吐。」

「好。」這個「好」字才剛出口,他居然真的鬆了手,放開她。

名可深吸了一口氣,心裡一喜,忙從他腿上爬了起來就要逃開。

但沒想到她才剛站起,他的長臂又已經落在她腰間,將她拉了回去。

邪魅的聲音在她頭頂上方傳來,如同來自地獄一般恐怖而令人不安:「你胃不舒服,我給你揉揉。」

那隻大掌在她猝不及防的時候,已經從上衣下擺探入,落在她胸口下方胃部所在的地方揉了起來。

名可被他弄得一驚一乍的,想要把他推開,卻根本無能為力。

一抬頭就對上他染著愉悅光芒的眼眸,她一急,胸臆間頓時燃起來一團怒火。

他是故意的,根本就是在故意捉弄她!

「別用這種眼神看我。」他挑了挑眉,好心提醒:「雖然這裡是學校,但我助手在外頭,信不信我還是可以有辦法讓任何人不敢進來打攪我們的好事?」

她信!她能不信嗎?

他的大掌本來是冰涼的,這會已經滾燙了起來,連帶著也燙得她的身體一陣說不出的痛楚滋味。

但他只是給她揉著胃部,除此之外真的沒做其他了。

名可心裡一直不安,這個男人的劣根性她看得透徹,他……真的不會再欺負她嗎?

喜歡別忘記點下下面的小紅心本書會被更多人看到,訂閱本號會持續更新,關注微信:guixiaoshuo9 回複數字 100 可以直接全部看完整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女子雨夜留宿閨蜜家中,第二天發現閨蜜老公就睡在自己身邊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