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馬特當眾羞辱農婦,農婦兒子氣極一巴拍飛殺馬特,眾人拍手叫好

殺馬特當眾羞辱農婦,農婦兒子氣極一巴拍飛殺馬特,眾人拍手叫好

李落六歲時遭遇滅門之災,被一個寡婦張香雲救起,從此認她為娘,不久,遇到一位道士,發現李落天資稟賦,決定收他為徒,待他修鍊到14歲時,師父讓他帶他娘去到首都,首都 軍人因為李落師父的大名決定讓李落擔任精英部隊的教官,還每月給他高額工資,拿到錢的李落決定讓娘過上好日子……

看著有了錢,李落不禁想到,來這裡三個月了,自己和娘親連一次東西也沒有買過,只有娘親在附近的小市場買個菜什麼的,連一次街也沒有上過,自己和張香雲也該去買幾套像

樣點的衣服和給自己娘親買些補品只類。

想到這,李落把錢全部都揣進那腿了色的夾克衫中,拉上張香雲就要去上街,張香雲擰不過李落,無奈讓李落少帶點錢上街,簡單的買點實用物品回來就好,李落滿口答應,卻在張香雲轉身之及把掏出去的錢又揣了幾沓在自己寬大的迷彩夾克衫中。他還準備買兩個叫手機的高科技東西呢!

說來很是慚愧,李落現在已經十四歲了,自己一次沒有出過門,也沒有花過錢,只知道錢是好東西,但卻不知道物價的行情,第一次帶錢上街,李落感覺還是很好的,看著和自己走在一起,滿臉幸福的娘親,心理更是滿足。

李落對這裡還是陌生的很,根本不知道該去什麼地方買東西,但好在李落現在的身份特殊,在他家的巷口總會有一個軍車等候他,算是他的專車了!

現在正是中午時間,七月的天氣是最熱的季節,等在這裡的是一個年輕的老兵,十分的機靈,見李落和張香雲一起走來,馬上下車想李落敬禮;「教官好,您這是帶伯母上街嗎?快上車,天這麼熱,車內有空調!」

李落現在在那個軍區大院是個特殊的存在,沒有軍銜更沒有軍籍,但在李落把那百名特種精英打敗后,在那個區可算出了名了,看現在那群精英的戰鬥力是有羨慕有嫉妒,雖然訓練有點恐怖,但效果卻是很明顯的。現在很多特種兵都在苦練,準備三個月後下一批天刺選人自己有幸入闈!

現在在那個軍區,只要認識李落的都會恭敬的叫上李落一聲教官。

車上,李落問司機;『王哥,我想帶我娘去買點象樣的衣服和營養品,你知道什麼地方吧?還有我想買兩部手機,一會你幫我參考一下。」

那姓王的老兵,聽李落的話,馬上道;「教官還是叫我王強吧,那樣我舒服點,讓您叫我哥還真有點不自然,那我帶您和伯母去商業街吧,那裡東西齊全而且熱鬧,就當和伯母散心了,您看怎麼樣?」

李落自然沒有意見,他今天就是準備帶自己娘親好好的逛逛大都市的繁華,自然熱鬧點好,「那就去你說的地方吧,一會還要有勞你做嚮導了。」

「沒問題!給教官您做嚮導那可是咱的榮幸,你都不知道現在我給你開車這工作都有好多人眼紅呢!呵呵」王強感覺李落並不是像在部隊里那麼的冷血,有些輕鬆的說笑了一句,不過也算實話。

車子熟練的在大街小巷穿越著,李落母子也真正的見識到了大都市的繁華,還好不是上下班時期,車子很順利的來到一片叫東港的繁華商業區。

王強帶著母子二人挨個時裝店商店逛了起來,三人的形象引起了很多人的注目,李落一身寬大的迷彩服腳上一雙迷彩布鞋,一張英俊的臉卻因為那道疤痕讓很多注意他的女孩避而遠之。

張 香雲一身土氣的農家裝扮,王強還好一身得體的墨綠軍裝,三人走在一起很像是一個兵蛋子帶著鄉下老娘看熱鬧的,所以進了幾個高檔點的商店除了鄙夷就是愛搭不 理,雖然最後沒有什麼合適的東西,但李落還是有些生氣那些人的態度,臉色多少有點難看,不過一想陪娘出來,是讓她開心的,何必在乎別人怎麼看呢。

最後幾人轉進一個大型的服飾商場,在轉了幾圈后終於在一家品牌店給張香雲買了兩套合適的衣服,雖然有點貴但李落還是很開心,正結完賬準備去給自己也買兩套衣服時,自己身後傳來「啪」的一聲和一陣漫罵;

「那裡來的山溝婆娘,跑這裡丟人,刮到我的衣服沒有看見嗎?連個對不起都不會說嗎?死老太婆!不好好在山溝養豬生孩子跑到這裡來,這也是你這土老冒老的地方嗎?」

李落聽到聲音,轉身一看,兩眼當時就紅了起來,他看見自己的娘親,一手捂臉有些茫然的看著面前打了自己還依然漫罵的女孩,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李落知道自己娘親絕對不會去招惹別人,一看自己的娘親被打,兩眼當時就紅了起來,沒有絲毫的猶豫也不想知道是怎麼回事,一個箭步串了過去,拽起女孩那五顏六色的長發就是左右兩個耳光,在和她同來的一個小青年驚呼下,把那女孩順手扔了出去,噼里啪啦的撞到了幾排衣架!

李落看也不看馬上轉身,看自己的娘親,心疼道;「娘你沒事吧?」

張香雲現在還迷惑呢,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惹到別人了,看自己兒子把別人也打了,那關切的眼神,多少有點委屈道;「我到是沒什麼事,落兒別擔心,可我都不知道怎麼惹到那姑娘了啊?」

這時旁邊那個和女孩同來的小青年插嘴道;「你個死老太婆,明明是你剛才轉身刮到彩兒了,一身土氣還叫一個這樣野種來傷人,你們……」

「閉嘴!你說誰是野種……」李落聽到這個詞語,稍息的怒火再次旺盛的燒了起來!

這時,剛剛去了趟洗手間的王強慌忙的跑了回來,因為他在遠處就聽見李落憤怒的聲音,讓教官發火那拆了這商場都是有可能的!

「對不起教官,先消一下火氣,怎麼回事?「王強想盡量把李落的火氣降下去在說。

可沒等李落有話,那個打人的女孩起身跑了回來,張牙舞爪的就想李落沖了過來,也是李落剛才只想教訓沒想傷他,否則就她這樣的小雞體格,都不夠李落使勁吹口氣的!

王強一看,這不是找死嗎?馬上上前一步,把那女孩推到一邊,那女孩看自己沖不上去,馬上對旁邊的小青年哭了起來;「老公,你看他們幾個混蛋,把彩兒都打了,你快叫伯父叫人把那個死老太婆和她的丑鬼兒子抓起來!」

李落的怒火只是被王強阻擋了一小下,現在見那女孩還茺涌著要叫人,李落怕過誰來,不過現在他也不準備讓這倆人好過,不顧自己娘親的阻攔,一個箭步上去,「你看老子是不是野種,老子就給先野給你看」

李落邊說著話邊對著小青年和那女孩「啪……啪」又是幾耳光,這次他可用了一絲力氣,倆人的嘴角瞬間就流出了鮮血,還夾帶著幾顆牙齒!

王強想阻止也是心有餘力不足,眼睜著看李落把人都打到在地,一時也不知道怎麼收場。

鬧出這麼大動靜,商場經理自然要出面,看了一下兩方的情況,首先來到受傷的一方,對那小青年道;「先生您沒事吧?需要叫救護車嗎。」

「叫列……嘛的扯(叫你媽的車),給窩報警,勞資要弄撕那野……王八但」那小青年一點也不給經理面子,因為嘴被李落打破,說話都有些不清楚!

經理還是聽明白了,以商場的角度出發,經理是不想報警的,還想在勸一下,可旁邊的女孩躺在地上罵了起來;「哪來的狗腿子,知道我們是誰嗎?滾一邊去,」說完還在地上蹬了那經理一腳,由於穿的是超短裙…………

經理一看,就知道是家裡有點勢力的二世祖,這樣的事情最麻煩,這方不好相與只好轉相另一方,看是否能讓對方道個欠,在給點賠償了事。

可李落會有那好脾氣?別說他沒感覺自己有錯,就算有,打了自己的娘親還想讓自己道歉?那句話怎麼說來著?門都沒有!

也不用經理為難了,那邊的女孩已經把電話打了出去,「方叔叔嗎?我是彩兒,我剛剛和旭哥逛商場,竟然有一對野蠻母子和一個大兵把我倆打了……恩……恩,在東港服裝商場六樓,恩……再見方叔叔」

經理一聽那女孩叫對方方叔叔,在腦中迅速的過了一便在這一片有實力的方姓人物,突然一怔,急忙轉身回了自己的辦公室,應該是給領導打電話去了!

李落本打算轉身走人的,不是他怕事,而是因為有張香雲在場,他怕張香雲有什麼閃失回驚嚇,那可是他無法忍受的。

他這要走,那小青年和女孩自然不幹了,女孩連喊帶叫的喊經理,讓保安把人留住,這時候她想起經理有用了。

不過不用她喊,一群保安已經趕了過來,把李落幾人攔了下來,經理再次出現,「幾位你們可不能這樣就走了吧?怎麼說也要等警察來了把事情說清楚啊,這樣我們商場才好有解釋,否則您看……」

意 思很明顯,事情沒解決你們這樣走了,那商場是有責任的,李落一想也是,自己怎麼樣也不能讓人家商場負責吧,看了一眼滿臉擔心的張香雲,對王強到:「王哥, 麻煩你把我娘送回家中,我在這裡處理事情,我就不相信他們還能把我怎麼樣!如果我明天沒有去部隊,給我想張司令請幾天假!」

王強現在可是為難了,雖然自己只是負責接送李落,但出來這樣的事,不在場幫忙有點說不過去,可李落說的也對,不應該讓李落的母親卷進去,想了想道;「那教官我先把伯母送回去,我會聯繫司令,如果事情鬧大了,您千萬壓住火氣,等司令出面幫您解決!」

王強到是不怎麼擔心李落的安全,他是擔心李落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氣把事情鬧的更大,看對方的樣子也像有一定勢力的人。

李落點了一下頭算是答應,對張香雲道:「娘,您先和王哥回家,我晚點就回去,真是對不起娘,本來想讓你開心一下,沒想到出了這樣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有事,有張司令他們你該放心的!」

張香雲自然明白自己在這裡也幫不上什麼忙,可她還是擔心李落,無奈下叮囑了幾句李落一定要小心,才帶著擔心和王強離去,保安本想阻止,但一看經理沒表示,也就放二人出了商場。

李落看二人順利的離開商場,也就沒有什麼顧忌了,轉身來到被打的小青年身邊,表情更顯獰猙:「剛才我娘在這裡,我不想讓她太擔心,現在我在來細給你算一下,還有你,小妖怪,打了我娘不要以為你是女人我就下不了手!」

那小青年看著李落那獰猙的面孔近在咫尺,本就嚴重的嘴巴,更是緊張的說不出話來,只能憤怒的指著李落:「你……你……」半天也你不出半個屁來。

「罵我是雜種就等於罵了我爹娘,這樣太便宜你了」李落語氣陰森的說完,伸手抓住那指著自己的手指,「喀吧」一聲,聽的周圍看熱鬧的都一陣悚然。

那經理可沒想過李落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會動手,現在想阻止跟本無濟於事,馬上有打電話開始叫救護車,這一會還不知道有什麼事情發生,預防為主。

吩咐完人打電話,馬上上前勸解李落,「解放軍小同志,有話好好說,你這樣可真的是違法了,軍人可不能……」

「滾一邊去,小爺我不是軍人,迂腐是借來的,在說話連你一起打!」李落沒等那經理說完,一句話就把那經理擂了回去!

正當李落要在修理那女孩的時候,電梯口處傳來一陣嘲雜,「警察來了,讓讓,警察來了」

隨著一些人的話聲,五名警察趕了過來,首先就看到躺在地上的小青年,正捂著手指滿地滾叫著!

其中一個稍微肥胖的警察馬上上前;「小方,你沒事吧?不是說不需要救護車的嗎?怎麼會?……誰是兇犯,先給我抓起來,還有馬上叫救護車!」

明眼人一看就是警察和那挨打的校慶年關係不淺,但卻是李落故意傷人,那警察這樣做也在情理當中。李落也清楚自己的過錯大些,看警察來了,也就不在出聲,只是靜立在那裡等他們施為。

他知道打人不算什麼大事,最多治安拘留幾天而已,至於後來又傷人,有張司令他們出面也不會有大麻煩,他也不想和警察鬧僵,而且還有一點很重要,自己才十四歲,法律還是懂一些的,未成年!

所以就配合的讓警察把自己拷上,可那小青年和那女孩看自己一方來了人,頓時來了精神,叫嚷著這就要讓李落好看。

還好那胖警察見到有不少好事的微觀群眾,用手機或DV在拍攝,連忙攔住二人,在小青年耳邊說了幾句什麼,那小青年聽了之後才安靜下來,有點陰森的看著李落,咬牙切齒到:「小子,先讓你在舒服一會,等下讓你好看。」

說完拉起女孩和幾名警察,一道向外走去,而李落也被兩名警察左右押扶著向外跟去。

都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群眾也開始疏散,可哪成想,那個被打的女孩因為臉上被李落大種,青紅交替,一個群眾只是多看了一眼,這小娘們,竟然大發雷霆,趁那人不注意,又是一個嘴巴刪了過去:「看什麼看,愛看回家看你媽去」

那人反應不慢,向後一退到沒打著,可那人身後卻突然穿來一人的驚呼聲,緊接著是一個人的倒地聲!

眾人對那叫彩兒的女孩惡感大增,同時看向那個摔倒的倒霉人!

本都以為事情結束了,群眾也開始疏散,沒想到出了這樣一個插曲,如果那倒霉的人簡單的摔一下也沒什麼大問題,可好巧不巧的,摔倒的卻是一個挺著大肚子的孕婦,這下可麻煩了!

一個結實的屁墩摔在地上,那孕婦片開始痛呼,胯下瞬間開始滲出血跡,而在其身旁的一個中年男人,臉色蒼白的驚呼著:「老婆,老婆,你沒事吧,快叫救護車,拜託快叫救護車,我老婆懷的是高危產婦,弄不好是要…………老婆,你堅持住啊!!」

圍觀群眾這下都傻眼了,也有心裡合計的;「你一個高危待產的,不老實在醫院待產,跑這逛什麼商場啊!」

不管眾人怎麼想,事已經發生了,總不能就這樣看著熱鬧啊,馬上開始呼籲有沒有大夫之流,過來暫時幫個忙。

而李落幾人也被暫時的耽擱下來,畢竟警察不能眼看著友人送命吧,也都開始想辦法幫忙。

李落很是有心上前幫個忙,他剛要動,那一直看這他的兩名警察,便喝到;「你老實點,關你什麼事,你還會幫人生孩子不成」

李落剛要反口說話,那邊一個自稱正好是婦產大夫的女人跑了過來,見到地上的孕婦,驚呼道;「藍夫人,藍先生?怎麼你們?哎……都告訴你們多少遍了,不要大意不要大意……」

那個藍先生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原來是梅醫生,您在就太好了,求求你,救救我老婆孩子,今天若雲說悶就是想來熱鬧的地方……我」

「唉……好了別說了,這裡是鬧市區,救護車人員最快也要十分鐘才能趕到,壞了……是要生了,這下可真麻煩了……我也無能為力,現在我們只能求老天爺保佑她們母子了……但是……哎!」

那梅醫生快速的檢查了一下孕婦,她知道,現在就算是救護車來了,也無濟於事,孕婦難產,胎兒的胎位因為剛剛的震蕩更是偏離原位,幾分鐘內沒有到醫院,胎兒就會被鱉死,大人也同樣難保性命。

很多有點常識的人也都聽出這醫生的意思,基本上這個孕婦是沒救了,那可真是一死兩命了,所有人不禁都感覺有些悲哀,整個商場突然都靜了下來,只有那男子的呼叫聲和那孕婦越來越微弱的痛吟聲。

更有一些人把目光集中在了那罪魁禍首的身上,而那個女孩被人看了,竟然還沒有一絲的愧疚,嚷嚷起來;「都他嗎的看什麼看,有不是我推倒的!那是她……」

下面的話她也有些不敢說下去了,因為她好象才發現,那個藍性男子突然怒睜著雙眼狠狠的盯著她,只聽那男子狠聲道;「如果我老婆有事,你,絕對活不過明天!」

眾人都以為是那男子神智不清,極度憤怒的氣話,可那個藍醫生卻開始為那個女孩悲哀起來……別人不清楚,她可是清楚,在現在的社會上有些大能力的人,想讓一個人消失,絕對不是件難事,而眼前這個藍先生,絕對有這樣猖狂的資本……

就在所有人都已經絕望時,一個冷靜卻帶著一絲清稚聲音響起;「或許,我可以救她」

這樣的一個聲音,在現在的場合響起,不遞於一道驚雷,所有人同時把目光轉向聲音的來處。

可當一看到聲音的主人,一半以上的人都把剛升起的希望再次打滅,只見那說話的人正是,剛剛被警察抓起的少年,一身寬大的迷彩服,英俊的臉上一道恐怖的長疤,怎麼看都不像能救人的樣子。

不過一多半,不代表全部,尤其是那藍姓男子,他可不關李落是什麼人,老瘦胖扁,他只知道他說能救自己的老婆每那就足夠了。

飛快的跑到李落身邊,激動道;「小兄弟,你真的可以嗎,謝謝,謝謝,快、快、我老婆要不行了」這個看似平時應該是個溫重沉穩的男子已經有些崩潰了!

李落看了一眼兩邊的警察,把帶著手銬雙手舉了起來,意思很明顯,帶著這東西,自己怎麼救人?

警察有些為難,猶豫著是不是要相信李落,他憂鬱那藍先生可不幹了;「媽的,你們還猶豫什麼?還不快給小兄弟把手銬打開?我老婆要有事,你們一個也別想好」

這藍先生現在還真是囂張到可以,那警察本是想反駁,但一看到那藍先生的眼神,竟然不知覺的服從了,反正自己等人都在這看著,如果這小子救不活人,那更有好戲看了。

他們故意忽略了那藍先生的眼神。

不知道是該說無巧不成書,還是該好事多磨,或是火澆油(貌似都不恰當)這時一隊急救隊員也趕了過來。

「傷者在那裡?讓一下,不要阻礙醫生救人」

眾人都感覺突然多了一絲,希望,可那大夫來到人群當中卻看了一眼孕婦,奇怪道;「電話里不是說只是被打傷了嘴巴,和一根手指嗎?怎麼變成孕婦了,我們沒有帶相關的急救人員,而且……看這孕婦基本已經沒有了呼吸,抬上車也挺不到醫院了……啊」

他還在那絮叨個沒完,就被那藍先生憤怒的一腳揣到了一旁,也許是平時椰油鍛煉,這一腳把那大夫踹出好幾米遠,要不是有人扶了一把……

「滾,不需要你們這群敗類,幾個嘴巴一根手指就喊著救人,我老婆這樣你卻說沒辦法,要你們什麼用,滾……」

罵了兩句解了解氣,轉身對李落客氣道;「小兄弟,你需要什麼東西嗎?正好來了著群東西,他們那……」

李落擺手制止了他道;『東西我不需要,不過你還是讓他們在這裡等一下,我現在只能把你的孩子和老婆救過來,後續的事你還是去醫院吧,你也看到了……我沒有時間。」

說完對著那藍先生苦笑了一下,沒等他在有表示,已經來到了孕婦身旁。

此時的孕婦幾乎已經沒有了呼吸,臉色已經烏青發紫,胯下的鮮血也逐漸的停止。

那醫生說的也不全是廢話,這樣的人基本上已經沒救了,除非現在已經在醫院的手術床上!

【小說節選,請勿當真】

*後續可關注睡前偷偷看微信號:sqttk2016(←長按複製),輸入5位數代號:19117即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殺馬特當眾羞辱農婦,農婦兒子氣極一巴拍飛殺馬特,眾人拍手叫好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