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地攤貨的我,被拽上了頂級蘭博基尼,車裡的香水味好熟悉

尋找地攤貨的我,被拽上了頂級蘭博基尼,車裡的香水味好熟悉

下一刻,她覺得指尖一涼,身子跟著旋轉一百八十度,再反應過來時,他已經抱住她雙肩「你……」話未出口,他已經捧起她的臉,吻住了她的紅唇。

梁夏夏瞳孔睜大,望著他近在咫尺的臉,特么的,還是該死的好看啊!

一下子,很多人圍了過來,倒不是因為接吻,而是因為這女人和這男人也太不搭了吧?一個像王子,一個像貧民窟里走出來的灰姑娘。

梁夏夏的臉瞬間就紅了,傅司晨也沒加深這個吻,「小可愛,你睜著眼睛,是想看著混蛋是怎麼吻你的嗎?」他無視周圍的人,語氣惡劣地說。

他是故意的,故意在這裡吻她,讓她難堪的!惡魔!梁夏夏氣得直哆嗦!

忽然有人尖叫:「這不是傅氏皇朝的總裁嗎?」

緊接著,又是一陣驚呼,可傅司晨卻在眾人圍攏上來之前,將梁夏夏一起拽進車子里。

「你把我拉進來幹什麼?」梁夏夏怒喝,但他已經發動引擎,逃離了人潮擁擠的廣場,「放我下去,傅司晨你個混蛋放我下去!」

傅司晨繼續開車。

「你這是綁架!傅司晨,我要告你綁架!」梁夏夏手腳並用,踢向他,這簡直就是變態行為啊有木有!「難道你每每遇見一個女人,都和她們上演一場激情戲嗎?傅司晨,我和你睡的那些女人不一樣,你放我下去!」她憤怒,她委屈,她不想和他呆在一起,前天晚上的恥辱是如此刻骨銘心,她不要再經歷一次!

「你怎麼知道?」他忽然看向她。

「知道什麼?」

「知道我每遇見一個女人,都要和她們睡一睡啊。」他毫不臉紅地說:「我現在就想睡你!」

梁夏夏一口氣喘不上來,「流氓!」

「流氓?小可愛,你可是唯一一個這麼說我的人呢,看來我不對你做出點流氓的事情來,就太對不起你了……」他壞笑著,騰出一隻手來捏住她的下巴,冰涼的唇瞬間湊上去 「唔……唔……」梁夏夏捶他的胸,他卻不管不顧;拿腳踢他,卻被他的大腿給攔住,不僅攔住,而且還不斷地磨蹭她的大腿,好在她穿的是長褲。

「噓——」見她掙扎得太厲害,他終於停下來,「別鬧!」他眼眸帶笑,是最惑人心的那種笑,但是梁夏夏卻看見了他眸底的那一抹堅冰。

梁夏夏的心跳有些不受控制,「我不想……」

「不想什麼?」他倒是給她時間。

她的臉紅紅的,「我不喜歡你,所以我不想和你接吻,你彆強迫我!」

聞言,他又湊上來,「把你剛才說的話再說一遍!」別?她有什麼權利說別?

「……」梁夏夏心中恐懼,「你……你你你……我……你放我走吧!」

傅司晨眉頭微蹙,向來都只有女人主動爬到他床上來,他何曾這樣對待過一個女人?「欲拒還迎?」攀上他,就等於攀上了無盡的富貴榮華,這樣的誘惑,應該沒有哪個女人抵擋得住吧?

「我只希望你放過我,我以後絕對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她信誓旦旦地說。

傅司晨的瞳孔縮了縮。夏夏緊張兮兮地觀察著他的表情,大氣也不敢出。

「傅先生,麻煩你將我放下來!」她再次乞求,這個男人到底是要鬧哪樣?

「把你放下來會耽誤我很多時間!」他說。

「……」那您把我拉上來,就不浪費時間了?這傢伙是在逗她呢!「傅先生,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睡你!」理所當然的語氣。

「……」

梁夏夏盯著他的側臉看了好半晌,鼓足了勇氣,才問道:「傅先生,我想問你個問題!」

他說:「問!」

「那個……」她十隻手指互絞,說不出口。

「十八禁的問題?」

「……不是!」被他這麼一問,梁夏夏的勇氣就回來了,「我就想問前天晚上我和你真的發生什麼了嗎?」話說,她回去查了一下那種事情發生後會身體會有什麼不同,網上都說會很疼。中途她醉了,沒感覺很正常,可是畢竟那是她的第一次,就算是事後,也應該會有點疼的。可是她完全感受不到那裡的疼痛,她開始懷疑,他是不是騙了自己。

「發生什麼?」他明知故問。

「就是你們公司舉辦晚宴的前天晚上,我們之間沒發生什麼事情吧?」梁夏夏壓低聲音說:「我什麼感覺都沒有,所以你一定騙了我,是不是?」反正已經說出來了,膽子也跟著大了。

「沒感覺?」他說:「小可愛,第一次沒有感覺是很正常的!你要是想要感覺,等會兒再來一次!」

我去!這傢伙為什麼總是能想到那方面去?她索性沉默不語了。

車子在繁華的商業街停下,但是傅司晨卻不打開車門。

「我要回去工作!」她沒好氣地說。

「不著急。」他忽然抓住她的手。

「放手!」小手被他的大手緊緊包裹著,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梁夏夏不喜歡那種感覺。

「放手?還怎麼給我孩子的媽驚喜?」

孩子的媽?他有孩子了?資料上不是說他未婚嗎?難道隱婚?

一會兒后,有個身著黑色西裝的男人走了過來,手裡提著一個袋子,傅司晨將車窗放下,男人走過來,「總裁,好了。」

傅司晨說:「拿給她。」

男人將袋子遞給梁夏夏,梁夏夏疑惑地接下了。

傅司晨將車窗搖上去,發動引擎直接離開。

「裡面是什麼東西?」梁夏夏問:「為什麼給我?」

「打開!」他說。

梁夏夏不服氣地打開,一秒鐘后,她的臉瞬間紅到了脖子根,這……這……這是情!趣!內!衣!該遮住的沒遮住,不該遮住的全遮住了,而且該遮住的地方還屬於肉隱肉現的那種類型!

「傅!司!晨!」梁夏夏的臉紅得像番茄,一字一頓地大吼,「你這是什麼意思?」

車道上正在行駛的車輛都因為這一大吼顫了顫,但是傅司晨卻穩坐如山。

「為我孩子的媽找感覺!」他淡淡地說:「不喜歡嗎?」

梁夏夏聞言,嚇了一跳,下意識想要跳開,奈何這是在車上。「傅司晨,你……」孩子的媽?是指自己嗎?自己有孩子了?她怎麼不知道?

他對她驚慌失措的反應很滿意,彎腰,唇瓣抵到她的耳根處,「那晚有點激烈了,所以有可能會懷孕。」

梁夏夏的臉一下子就白了,整個人訥訥的,完全沒了反應,懷孕?她剛剛大學畢業,才二十一歲,就懷孕?這不是開玩笑嗎?

她用盡全力,將傅司晨推開,轉身就要去錘車門。傅司晨愣了一下,難道嚇壞她了? 「怎麼了?」

「你放我下去,你這個混蛋,妖孽,惡魔,放我下去!」她仍然劇烈地砸門。

傅司晨一把扯住她,阻止她的動作,皺眉問:「怎麼回事?」

「我……我……」梁夏夏先是掙扎,半晌后茫然四顧,「我……害怕。」

「害怕什麼?」他沉聲問。

「害怕懷孕,害怕生孩子,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她抬起水蒙蒙的眼睛看著他,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就是這樣的眼神,使得傅司晨的心忽然軟了,「就因為這個?」他不禁覺得好笑。

「你不知道,你不會知道的!」她開始用力地呢喃,「生孩子要流好多好多血,而且還會死……」

「……」難道她曾經撞見過哪個女人流產?所以給她造成了陰影?他抓住她的雙肩,「看著我!」

梁夏夏抬頭看他,他堅定的眼神給了她力量,那一瞬間,她有種安定的感覺。

「有我在,你不會流血,也不會死!」

他的話像一枚鎮定丸,她傻傻地點頭,又問:「真的?」

「真的!」他忽然有種將她生吞入腹的衝動,真是好可愛的小女人呵!既然不能將她生吞入腹,那便只能緊緊地抱住她了。

梁夏夏的臉貼在他的胸前,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她迷糊的神智忽然變得清醒起來,半晌后,她呢喃:「可是,我為什麼要給你生孩子?」

傅司晨:「……」

「那你去把孩子打掉吧,反正我不介意!」他鬆開她,繼續開車。

梁夏夏瞠圓了雙目,眼裡寫滿不可置信,剛剛還說自己是他孩子的媽的男人,這會兒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很好,傅司晨,姑娘我就算是死了,也不會找你的,就算有了孩子,那也是我一個人的,不需要你管!」

「額……」這樣就又生氣了? 「不是你說的為什麼要給我生孩子嗎?」

「是啊,我為什麼要給你生孩子?」混蛋!「再說了,懷孕的人就算錯了,那也是對的!一句話就是,孕婦永遠不會犯錯!你憑什麼指責我?」梁夏夏繼續瞪他,心情很糟糕。她居然和一個不愛的人上了床,而且還……有了身孕!

「呵呵!」他笑,「對,孕婦永遠是正確的。那麼現在孩子的媽,陪我去吃飯,餓了!」隨便說那麼一句她都相信,實在是……太可愛了!他傅司晨是那種隨隨便便就給人留下種子的人嗎?很明顯不是!

搶先繼續閱讀,請添加微信,rxduwu,關注后,輸入1627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尋找地攤貨的我,被拽上了頂級蘭博基尼,車裡的香水味好熟悉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