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深夜撞見一個女人被混混欺負,她挺身而出,沒想到他們盯上她6

她深夜撞見一個女人被混混欺負,她挺身而出,沒想到他們盯上她6

點擊閱讀第一章:她深夜撞見一個女人被小混混欺負,她挺身而出,沒想到他們盯上她

簡介:本以為父親早逝,母親拋棄,身世可憐,又身患絕症的自己已經是個徹頭徹尾的大悲劇,更悲劇的是還懷孕了,孩子的親爹還不愛自己,既然如此,她只好帶球跑!

第11-12章

門外傳來鑰匙的聲響,然後是扭動門柄的聲音,門旋即被打開。

甄陽見到屋中的人,臉色當下陰沉了下來,蹙眉冷道:「我不是叫你不要再來找我嗎?」

張巧曉站起來,淚眼盈盈看著他,「我能跟你談談嗎?」

甄陽看了明朗一眼,又對張巧曉道:「該說的我們已經說完了,還有什麼可說的?」

「我不想嫁給他,陽,我們結婚好嗎?我們把孩子生下來,我不願意去墮胎!」張巧曉的眼淚又掉了下來,哭得好生凄慘。鑒於自己這個電燈泡的度數過於亮堂,明朗自動自覺地回了房間,不妨礙他們說話。

張巧曉懷了他的孩子?那他們為什麼不結婚?張巧曉為什麼要嫁給江東的總裁?她不想管人家的閑事,躺在甄陽的大床上發獃。

房間的門忽然被撞開,明朗坐起身,愕然地看著怒氣騰騰衝進來的張巧曉,還沒反應過來,臉上就遭了一記狠狠的耳光。

「真不要臉,為了嫁入豪門,竟然用這種方式強迫他娶你,還妄想在我這裡拿五百萬?你馬上給我滾!」張巧曉鄙夷地啐了她一口,憤怒地道。

「你是不是瘋了你?你怎能打人?」緊跟而來的甄陽一把拉開張巧曉,怒道:「你馬上走,這裡不歡迎你!」

明朗神色不變,起身拿起床頭櫃的紙巾擦了擦臉,對上張巧曉憤怒的眸光,她揚起手一個耳光打在張巧曉的臉上,張巧曉伸手捂臉,愕然而震怒地看著她,「你敢打我?」

明朗邪氣一笑,斂住眸光的薄怒,「一般情況下,人家打我左臉,我會奉送右臉過去,不過,僅限于帥哥!」說罷,轉身走出客廳,拖起她的行李箱,喊道:「金角大王,我們走了!」

好久,沒有被人吐過口水了,九歲那年,她第一次跟人家打架,打得頭破血流,就是因為有人沖阿公吐口水。

甄陽追出去,拉著明朗的手臂,懊惱而焦灼地道:「對不起,你不要怪她,不要跟她計較,她就是那樣瘋瘋癲癲的一個人!」

明朗的眼底一片漠然,甩開他的手,諷刺地道:「她可以是瘋狗,但是我不能讓瘋狗咬了還不逃,莫非留在這裡等她多咬一口嗎?」

「你說誰是瘋狗呢?」張巧曉一改之前的楚楚可憐,變得像個瘋婦一般沖明朗和甄陽吼叫,「你要滾還不趕緊滾?在這裡裝什麼可憐?甄陽,你沒看到她打我嗎?你竟然還要留著她?」

甄陽沉下臉,「張巧曉,你夠了,這是我跟她的事情,你插什麼手?我再說一遍,無論我是因為什麼原因要娶她,都和你無關,我跟你早就分手了,你不必為了我悔婚,我不可能會娶你!」

張巧曉眼底有深深的不忿,「八年的感情,難道就因為我一次犯錯就無法回頭了嗎?你分明是可以幫我的,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還眼睜睜地看著另外的女人打我而不出手幫我,你以前說過,你會保護我的。」她的聲音,有歇斯底里的撕裂。

「每個人都該為自己做的事情負責任!」甄陽冷著臉下逐客令,「你以後不要再來!」

「你真這麼絕情?」張巧曉傷心地看著他,「還是你壓根不是為了幫真真而娶她?是你早就跟她有一腿是不是?你為了她,所以不惜拋棄我,對不對?」

「你真是瘋了你,我不想跟你廢話,立刻走!」甄陽放開明朗,拉著張巧曉往門外推,砰的一聲關上門,把她的聲音隔絕在門外。

張巧曉在門外瘋狂地敲門摁門鈴,吵得隔壁的鄰居都紛紛出來看。甄陽一怒之下打了電話到管理處,管理處派了保安上來勸說了一番,才把張巧曉弄走。

明朗原本很生氣,但是冷靜了一下,又覺得沒有什麼可生氣的。反正她都已經打了回來,而且出手比她重很多。

「她似乎很愛你!」明朗眸光落在茶几上的支票上,輕聲道。

甄陽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多事了!」他坐回沙發上,有些疲憊地道:「剛才的事,我代她跟你道歉!」

「你憑什麼代她道歉?你是她哪位?」明朗反問。

甄陽把茶几上的支票撕掉,「你是一個很難纏的女人!」

明朗若有所思地道:「確實,很多人都這樣說!」

甄陽抬頭看她,「是不是我答應跟你結婚,你就會救真真?」

明朗沉默了一下,才緩緩地道:「她是張子菁的命根子,我救她,應該會從她身上得到好處的!」

「你所謂的好處指的是什麼呢?」甄陽有些輕蔑地道,「錢?還是權?」

明朗粲然一笑,「不管是什麼好處,只要是好處,我都卻之不恭!」

「我真是看不透你,但是不管如何,既然你願意救真真,你要什麼,只要在我能力範圍之內,我都會給你!」甄陽把背靠在沙發上,雙腳交叉,只這麼坐著,依舊讓人覺得氣勢凜然。

明朗笑了笑,「我說過,我要一個盛大的婚禮!」

「我會如你所願,但是你必須給我一個準話!」他快速地道,然後起身,「今晚我約了人吃飯,你想吃什麼自己下樓去吃吧,這附近很多餐廳飯館!」

明朗微微頜首,「你去吧,不用管我!」

今日,是真真的生日,張子菁特意為真真請了幾小時的假,讓她回家過生日。醫生本來是不同意的,但是見她這兩天情況略穩定,所以批了她回去,但是走的時候,也千叮萬囑甄陽,一旦發現她有不舒服,即刻要回醫院。

真真顯得很興奮,吐舌頭保證,「放心,我不舒服馬上歸隊!」

甄陽摸著她的腦袋,道:「說好了,今晚吃完飯要回醫院的!」

「放心,我不會讓你和媽媽擔心的!」真真帶上一頂帽子,顯得俏皮而楚楚可憐。

甄陽扶著她出去,上了車,真真喋喋不休地說過不停,其實也不是什麼有趣的事情,都是她在醫院和其他病友交流的一些瑣碎事,但是她說得興高采烈,而甄陽也聽得津津有味。

張子菁和張老爺子在門口等著,車子使勁張家大院,傭人就在那放花炮,活像娶新娘般喜慶。

「外公,媽媽!」真真跳下來,一把抱住張子菁,又抱住張老爺子,使勁地親了一下。

張子菁哎呀地跺腳,「你給我安分點,活蹦亂跳這是做什麼啊?」

「媽媽,醫生都說我現在穩定了很多,估計很快就能出院了!」真真笑著道,瘦削的臉滿是興奮的神色,大口大口地呼吸著,「還是外面的空氣好啊,以後等我還了,天天陪外公散步!」

張老爺子含笑道:「好,好,外公就等著你趕緊好起來。」說罷,他臉有驚嘆之色:「真想不到那姑娘,救了我,如今又救真真,她真是咱們家的大恩人啊!」

張子菁朝他使了個眼色,輕聲道:「先別說,真真還不知道呢!」

而真真並未聽清楚張老爺子的話,只拉著甄陽往裡屋走去。

張老爺子微微錯愕,「還沒告訴她嗎?」

張子菁嘆息一聲,「那姑娘也不是什麼好對付的人,只怕她臨時反悔,而且也不知道她提了什麼要求,甄陽那孩子也沒說,那時候我去找她談,她張口就是要整個集團,胃口不小!」

「錢財身外物,咱們家只要齊齊整整就好,」張老爺子嘆息一聲,「蓁蓁走得早,這些年幸虧有真真陪著你,否則真不知道你怎熬過來的!」

張子菁淚光閃動,聲音微微哽咽,「我這輩子做得最錯的事情,就是當日不顧而去,等我回去找她的時候,她已經……」她深呼吸一口,淚水從臉上滑落,縱然已經過去多年,但是每逢想起蓁蓁,她的心就如同被刀割一般的疼。

「算了,不要再想,都過去了,蓁蓁在天國也一定會過得很好的!」張老爺子勸慰了幾句,自己面容上卻流露了黯然之色。

張子菁抹去淚水,道:「是啊,今天是真真的生日,我們要開心一點。當日我愧對了蓁蓁,現在無論用什麼代價,我都要救真真!」

頓了一下,她又道:「我手頭上只有一張蓁蓁的照片,卻不知道怎地竟不見了,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見那項鏈值錢偷了去,過幾日我想回去一趟老家,看看能不能找到蓁蓁的照片!」

「老房子都被火燒了,那些剩餘的物品你也點算過,都沒有蓁蓁的遺物,再回去也是徒勞,罷了,也許是蓁蓁的意思,她想你好好生活,不要再惦記她了!」

「可我……」張子菁的眼淚又再度溢出,「怎能放得下?這輩子都放不下!」

「快別掉淚了,一會叫真真看見,指不定又要猜疑她的病情了!」張老爺子道。

張子菁急忙抹去眼淚,道:「好,好,趕緊進去吧,估計甄陽都被她纏得煩了!」

「才不會呢?甄陽可寵她了,哎,真希望她能好起來,嫁給甄陽,這個孫女婿,我可是亟盼著呢!」張老爺子緩和氣氛說著笑。

「可不是,只是真真喜歡甄陽,甄陽也不過是當她妹妹看待!」張子菁頗有遺憾地道。

「感情的事,誰說得定?許以後會有呢?我就覺得這小子跟咱家有緣,他一定會成為你女婿的,別操心了!」張老爺子說著便往裡屋走去,張子菁聞言,心底也暗自期盼著這一日的到來。

甄陽的母親和奶奶也來了,這婆媳兩人感情不和,但是為了真真的生日,兩人也都放下成見,打鬧成一團。

「陽哥哥,你給我們拍錄像,我今天可高興了!」真真換了一襲粉紫色的裙子,頭上戴著公主的寶冠,像個粉蝴蝶般飄來飄去。

甄陽笑著取出手機,「好,好,我用手機給你拍,一會發到你手機去!」

「阿寶,阿寶!」真真喊著司機,「你來拍,陽哥哥也要上鏡的!」

司機阿寶奔過來,笑道:「好,我一定會把小姐拍得跟公主一樣好看!」

「有公主,也得有王子啊,陽哥哥是王子!」真真笑得跟花朵一樣,然後斂住笑容,嬌羞地問道:「陽哥哥,我要是好起來,一定要嫁給你做你的新娘子!」

甄陽面容微微一怔,隨即笑開了,揉揉她的頭髮,「好,不過到時候你就要嫌棄我嘮叨你了!」

「你嘮叨我也是為了我好,我怎會不知道?」真真抱著他的脖子,含情脈脈地道:「反正說好了,我要是好起來,你就一定要娶我!」

「好!」甄陽敷衍了一句,拉著她道:「走,我們去切蛋糕,你今天是壽星女,要許願!」

「嫁給你就是我的願望!」真真撇嘴,「這個願望我每年都許,只不知道明年還有沒有機會再許願!」

甄陽面容微變,「胡說,怎會沒有機會許願?」

真真笑了笑,「我哄你們呢,我一定會好好的!」說著,她走上去抱著張老爺子,「外公,您去求醫生,讓我在家裡住一晚吧!」

甄陽凝視著真真,微微嘆息了一聲,她大概也知道自己的病情,今日大家都在讓她高興,而她也掩住心底的難過,哄大家開心。

「阿陽!」張子菁走過來,淺聲道:「我們出去說兩句!」

甄陽微微點頭,兩人走到花園的泳池旁邊。

「她開了什麼條件?」張子菁問道。

甄陽沉默了一下,「她開的條件,我可以做到!」

「是很難為你的嗎?她要錢還是要公司?」張子菁急問道。

甄陽搖搖頭,眸光落在泳池上,藍色的水在燈光的映照下,蕩漾著波光粼粼!

「她要我娶她!」甄陽最後深呼吸一口道。

張子菁臉色陡變,聲音揚高了道:「什麼?她竟要你娶她?」

「娶她是第一個條件,第二個條件是要你親自給她做一頓飯!」甄陽不明白她為何要提這個要求,他看著張子菁,興許她知道。

張子菁冷著臉道:「她是要羞辱我,因為當初我解僱了她,現在她要我給她做飯,為她做傭人,這種人心理變態!」

甄陽不置可否,只淡淡地道:「不管她提什麼要求,只要她願意捐獻骨髓給真真,我都會如她所願!」

張子菁難過地看著他,「哎,只是委屈了你,真真知道了也會很難過的,先別跟她說,否則她肯定不會接受手術!」

「到時候就跟她說中華骨髓庫找到了配對的骨髓,千萬不要告知她真相!」甄陽叮囑道。

「嗯,」張子菁看著甄陽,嘆息道:「阿陽,難為你了!」

甄陽不語,確實他是不願意娶明朗的,可這個時候,也無從選擇,頂多等真真的手術完成之後,再謀求跟她離婚,給她一些補償就是了。

送真真回醫院的途中,真真已經累得睡著了。他抱著她下車,真真微微睜開眼睛,含糊地說了句:「陽哥哥,我以後一定要嫁給你!」說完,尋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在他懷裡再度入睡!

甄陽心頭百感交集,微微喟嘆一聲,抱著她上了病房。

明朗一直在看電視,她沒有下去吃飯,沒有胃口,從冰箱里找到一瓶牛奶,她倒給金角大王喝了。金角大王是不滿足這些流質食物的,明朗只好翻箱倒櫃,終於從儲物櫃里找到兩塊發毛的牛肉乾,她煲了一壺開水,打算把牛肉乾沖洗一下再給金角大王吃。

她拿起水壺,正想倒在碗里,忽然腦袋一陣疼痛,提著水壺的手也跟著抽筋起來,手一松,水壺落下,她下意識地抬腿去踢,整壺的開水瞬間傾瀉在她大腿上。

她顧不得燙,伸手捂住頭,尖銳的疼痛叫她全身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她心底有模糊的認知,是她的末日終於來了嗎?以前從沒試過這樣的痛,但是,送快遞醫生說過,她腦子的瘤會有一年半的壽命,現在才過去了兩個多月啊!

意識漸漸散去,疼痛彷彿也遠離了,她企圖想抓住些什麼東西,但是兩眼一黑之前,什麼都抓不住,雙手只碰觸到地上依舊滾燙的開水!

這一切來得是這樣的迅捷!

關注微信號:viyan01,並在微信中回複數字:160,閱讀後續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她深夜撞見一個女人被混混欺負,她挺身而出,沒想到他們盯上她6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