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女子深夜在廢棄醫院玩通靈遊戲導致喪命

詭異:女子深夜在廢棄醫院玩通靈遊戲導致喪命

特案組坐上了警車駛向案發地點,我對著開車的市局偵查員說道:「講講這件案子的情況!」

他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幾天前市局分配了任務,其中一隊負責尋找被害人駕駛的汽車,汽車被進行了外觀上的改裝,所以尋找汽車的這條線一直到昨天才有了突破性的進展,直到今天夜裡,我們了解了這輛車的方位,可是等我們的人趕到的時候,卻發現這輛汽車停在一家廢棄的醫院外面,而搜索廢棄醫院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了一具女性的屍體……」

一路來到了這家廢棄的醫院,就看到市局的人已經將現場封鎖,法醫以及偵查員正在現場忙碌。這件廢棄的醫院在該市西北郊區,因規劃問題已經廢棄了一年之久,四周同樣的沒有監控,不說晚上,就是白天也鮮有人跡。

那輛我們從在直播視頻中看到的柒姐駕駛的汽車,此刻正車門大開的停在廢棄醫院住院部的樓門口,顏色上已經做了改變,外觀上也有了改動。這名兇手思維縝密,反偵察意識很高,汽車棄而不用,這條線索就此中斷,而且恐怕車上也不能有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娟娟已經提著自己的大箱子走到了汽車旁邊,開始了檢驗工作。我則是圍繞著汽車轉了一圈,車體外面沒有絲毫的碰撞痕迹,車門沒有撬動的痕迹,車鑰匙還在鑰匙扣里,這就說明這輛車是兇手開走的無疑,不會出現偷車一類的案中案的情況。

不一會兒后,娟娟就跟我們說道:「我檢測了車上最容易留下痕迹的方向盤,檔位以及剎車油門等,可惜的是,沒有發現指紋腳印,兇手開車的時候帶著手套,甚至腳下也穿著腳套,並且事後將其帶走。」

「犯案的不會是我們系統里的人吧!」現場的一名偵查員聽到娟娟的話后,忍不住說道:「這也太專業了,我看我們隊員中,也不一定能做到如此滴水不漏,之前市裡的法醫也說過,整條路上都沒見一個腳印指紋……」

「事情大條了!」瑪麗悄悄的對我們說道:「我聽說另一組的案子已經快接近尾聲了,而我們現在連兇手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如果這樣的話,這個案子結束后,我們也該從哪兒來的回到哪兒去了!」

瑪麗的話音剛落,我就看娟娟和閆俊德的臉色有些變化,這兩位哪個不是各自領域裡數一數二的專家以及高手,要是就這樣灰頭土臉的回去,還不得羞愧致死,我趕緊說道:「現在可不是說這些事情的時候,進樓里看看屍體怎麼樣了!」

外面還有警用燈光照明,可這樓里,就顯得是漆黑無比,幾個人用手電筒照明,一步步的往樓上走去。來到三樓,就見一病房裡面透出燈光來,毋庸置疑,這就是發現屍體的地方了。病房不大,裡面已經有幾名忙碌著的法醫了,四人進入,小小的病房頓時顯得擁擠起來。

我站在後面看去,屍體趴在地面上,裙子被提在了腰間,裸露著下身。單從外形看起來是個身體纖瘦的女性,一個凹洞在頭顱之上,和之前兩名被害人的傷痕如出一轍,看起來,這也是為什麼法醫斷定這兩起案子是一個兇手所為的證據了。

法醫見我們到來,尤其是看到了娟娟,立刻讓出了一個位置,看起來,娟娟在法醫們的眼裡那威望還是挺高的。其中一名法醫說道:「死者頭部有打擊傷,初步斷定是鎚子一類的金屬器械,顱骨斷裂,兇手用的力量極大,一擊斃命,其下腦組織出血,挫傷,死亡時間應該在昨天凌晨一點半左右!」

昨天凌晨,也就是兩名民警看到「怪物」的時候,誰也沒有想到,於此同時,一名女子慘遭兇手殺害,死在了廢棄的醫院之內。四處觀察,我發現一個細節,那就是屋子的四角分別放置了四根蠟燭,已經燃燒了一半,東倒西歪的。

這個時候,法醫將屍體反轉了過來,借著警用燈光,我看清楚了這名女子的樣貌。這名女子長的倒是眉清目秀的,只是沾滿了血液,真可謂是倒在了血泊之中。然後,眾人就見到,楊小娟緩緩的從這女子的下體處掏出了一個東西,竟然是一根還沒有燃燒的蠟燭,蠟燭很長,足足有二十厘米。

閆俊德見狀,吃了一驚說道:「這麼長的東西,竟然都沒入了,沒入了那啥裡面?」

我還是第一次見閆俊德這害羞的樣子,上次屍檢的時候他並沒有觀看,這次可是直觀面對屍體,有這樣的感慨倒也不為過,只不過在場一種的法醫都向其投去了鄙視的眼神,楊小娟說道:「你所說的那啥裡面有很多的橫壁,富有伸縮性和彈性,況且這蠟燭並不粗,你不用大驚小怪的!」

閆俊德聞言,老臉一紅,不敢說話了,我心中暗想,小夥子你這還是經驗太低了啊,尤其是當著這麼多法醫面前,你這不是自找苦吃么?我伸出一根手指對著閆俊德搖了搖,開口說道:「致命傷幾乎一致,同時下體也被塞了東西,兇手是同一人無疑!」

眾人都看向了我,我繼續說道:「這不是最後一起命案,如果我們不能儘快的抓住兇手,還會發生下一起命案,就目前的情況看來,兇手有著一定的變態癖好,喜歡將東西塞入女子下體,有著嚴重的性心理疾病。」

娟娟接著我的話頭說道:「根據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來看,此人很可能遭受過這方面的一些折磨或者是虐待,但意識和無意識之間的對抗應該還沒有到了一種爆發的地步,否則,這種病人不可能還能開車,還能做到如此縝密的殺人作案,不留下一絲痕迹……」

「閆俊德,通知市局的人將重點放在尋找有著性心理疾病的人的身上!」我對著閆俊德說道:「這類人表面上應該有著不錯的工作,有著不低的社會地位,為人冷漠,一個人生活,不喜歡說話。」

娟娟看了看我,對我說道:「心理畫像挺到位的,只不過應該加上一點,這個人可能經常出入風月場所,在全市範圍內,查查有著特殊癖好的客人,他有著強烈的SM傾向,這應該是一個重要的突破口!案發現場留下的證據也就這些,她身上沒有能證明身份的東西,看樣子得等人來認屍了!」

眾人都點了點頭,這個時候,瑪麗弱弱的說道:「你們知道這些蠟燭是用來幹什麼的么?」

我率先說道:「如果不錯的話,這應該又是所謂的什麼探靈之類的遊戲吧。」

瑪麗點了點頭,說道:「可是你們知道這個遊戲要五個人才能玩的嘛?」

一名法醫說道:「我們檢測了蠟燭上的指紋,只有死者一個人的指紋而已,況且五個人,人多腳亂的,你們看地上,這裡只有死者的腳印啊。這有點說不過去了吧,依我看,這地方只有死者一人來過而已。」

說到了這裡,這名法醫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有些驚訝的看著我們。我說道:「這裡肯定不止一個人來過,否則兇手是如何殺人的,總不能是飛著來到的吧,兇手走的時候,細緻的將所有的腳印都清除了!我原以為只有兇手和被害者兩個人而已,沒想到這個所謂的靈異遊戲竟然有這麼多的參加者!對了瑪麗,你能講講這個遊戲究竟是怎麼玩的么?」

瑪麗點了點頭,然後對我們說道:「這種遊戲屬於通靈的一種,據說晚上十二點的時候,玩這個遊戲就能召喚出鬼魂來,是見鬼的一種方法,具體的操作是這樣的……」

這個通靈遊戲的名字叫做四角蠟燭遊戲,據說是西方的一種玩法,國內知道這種玩法的人並不是很多。玩這個遊戲的準備條件很是簡單,找一個不會有光線照射進來的地方,準備五根規格一樣的白色蠟燭,找四個願意和你一起作死的小夥伴,就可以開始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遊戲能看到鬼的只有一個人,其餘人是看不到的。

玩法是這樣的,當五個人來到這個不透光的房間里的時候,選擇出一名小夥伴,也就是要通靈的這一位,站在屋子的中間,其餘的四人分別站在屋子的四個角落,要面對著拐角,閉上眼睛,遊戲期間這四人千萬不能睜開眼睛,否則會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直到中間的那人將所有的蠟燭都吹滅,送走鬼魂后,四人才能睜眼。

等四個人都站好后,通靈者首先對著房門,然後順時針的將蠟燭點燃,分別放在四個小夥伴的背後,就是放蠟燭的時候,也有規矩,要拿著點燃的蠟燭在站在角落裡的人的後背逆時針的轉一圈,接著才能將蠟燭放下。

蠟燭的照射下,四人的影子就會投到他們頭上的天花板上,做完這一切后,通靈者將最後一根蠟燭舉在手上,並不點燃,口裡不停的默念:「DEMON(惡魔)」,接著,通靈者就會看到牆上的影子慢慢的變化,最終一個惡魔或者鬼魂就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這個時候,不論發生了什麼事情,無論出現了什麼響動,都不能慌張害怕,角落上的四人也不能睜眼或者轉身。通靈者見到鬼魂后,只要心中再次默念:「DAEMON(守護神)。」過一段時間,那根沒有點燃的蠟燭會自動點燃,這就說明,守護神來到,惡魔已經離開。

直到這個時候,通靈者就可以按照逆時針的方向,拿起四角的蠟燭,在小夥伴身後順時針轉一圈,然後吹滅。最後,通靈者吹滅自己的那根蠟燭,守護神離開,遊戲就此結束。

眾人聽完后,看看四周的環境,都有些感到不寒而慄,娟娟說道:「看起來這個遊戲他們是沒有順利的完成了,也不知道這個小姑娘有沒有見到惡魔。」

我說道:「這個遇害的姑娘看到了惡魔,那個殺人兇手就是惡魔。世界上還有什麼東西比奪取別人生命的兇手更像是惡魔的東西!」

這個時候,瑪麗伸出了手掌,說道:「我想嘗試一下這個通靈的遊戲!」說著,怯生生的看著大家,水汪汪的眼睛不停的眨呀眨呀的,就像是一個待人啃食的水蜜桃般可愛,真是讓人不忍心拒絕。

見沒有人說話,瑪麗扯著我的衣袖說道:「邵哥哥,你不玩嘛?」

這話聽的我是一陣酥軟,趕緊說道:「這個,這個瑪麗的提議不錯啊,刑偵犯罪模擬是一種很有效的方法,能夠逼真的構建案發現場,如果想要玩,咳咳,想要體驗一把的人就舉手……」

話音剛落,瑪麗就舉起了自己的兩隻手,在空中不停的揮舞,而我也慢慢的伸出了手,閆俊德說道:「我就不信這個世界有鬼魂惡魔什麼的!」說著也舉起了手。娟娟見狀,也伸出了手,還少一個人,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微胖的男法醫也舉起了手說道:「隊里的人都說我膽小,這次我就證明給大家看看!」

我們找了一間寬敞的屋子,拉上了破舊無比的窗帘,托偵查員找來五根規格一樣的蠟燭,便開始進行通靈遊戲,胖法醫怯生生的說道:「惡魔不會來的是吧,畢竟是國外的惡魔,這路程有點長,來一趟也不方便……」

瑪麗作為通靈人正在進行一系列的動作,我面對著牆壁閉著眼睛,心裡想著這個案子的情況,被害人都是女性,下體被塞了東西,兇手是如何知道被害人動向的呢?網路!沒錯,柒姐是直播,這名被害人指定也是通過網路率先的將自己晚上要探險通靈的消息散播了出去,如果是這樣的話,兇手才能夠率先來到這裡進行蹲點,藏在暗處殺害被害人。

那天晚上,柒姐開始直播要探險的時候,兇手就已經在觀看了,緊接著,他比柒姐快一步來到了這個地方,藏在了暗處,伺機殺害柒姐和笑笑,如此說來,只要找到一開始就觀看柒姐直播,並且是本市能夠快速到達現場的人,想必兇手就是其中的這一人!

不錯!瑪麗作為一名電腦高手,想要找到這些人,應該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如此一來,案件很可能得到突破性的進展,說不準比起另一隊來,我們能率先破獲自己負責的案子,正式成為特案組的一員。

想到此處,我準備在通靈遊戲結束后,著重進行兩點的調查,其一,尋找觀看柒姐直播以及能通過網路得知這名死者行動的人,其二,調查全市洗浴中心,洗頭房等等,尋找有著特殊癖好的人,如果這三者能對上號的話,兇手定然是這些人中的一人無疑了!

而且,在進行通靈遊戲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了最後一招,如果另一隊特案組調查接近尾聲的時候,我就用出這最後一招,到時候,一定能趕在對方破案前破案,只不過這招有很大的危險性,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還是不能輕易的下決定。

看起來,瑪麗做的這個玩通靈遊戲的決定還真是對的,寂靜無聲,沒有光的空間,能讓整個人身心都放鬆下來,才得以能想到這麼幾點。可就在這個時候,瑪麗卻是突然的喊了一聲,我下意識的睜開了眼睛,這才想起遊戲中不能睜眼的設定,心想難道真遇到惡魔了?

可事已至此,我趕緊轉身,就見閆俊德已經一個箭步衝到了瑪麗的身前,幾根蠟燭都被這勁風吹熄。黑暗中,就聽到胖法醫喊道:「別啊,我不歸你們系統管,我是東邊閻王爺管的,西方的惡魔管不著我的生死……」

我是又好氣又好笑,側著幾步,護住了在牆角的楊小娟,感受到楊小娟的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我心裡才鬆了一口氣,然後彎腰一摸,撿起了她面前地上的一根蠟燭,掏出打火機來點燃,微弱的蠟燭發出微光,屋子裡的情形這才能看個清楚。

胖法醫蜷縮在牆一角,抱著頭瑟瑟發抖,瑪麗被閆俊德護在了身後,而此刻的閆俊德半蹲在地上,正壓著一個東西,兩人的身體阻擋,我也看不清楚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楊小娟則緊緊的抓著我的胳膊。

胖法醫感受到了光線,抬起頭睜開眼對著閆俊德說道:「你這是連惡魔都抓住了?」

閆俊德卻是放開了手,然後說道:「這個世界上本就沒有惡魔!」

地上的東西也站了起來,我們仔細看去,這哪裡是什麼惡魔,分明是之前帶我們來的市局裡的偵查員,鬧了這麼大一個烏龍,眾人是尷尬無比,偵查員打趣的說道:「我這次算是領略到武術比賽冠軍的身手了……」

我趕緊問道:「怎麼個情況?你怎麼突然進來了?」

娟娟見沒有什麼惡魔,鬆開了緊握著我胳膊的手,我也沒有在意,聽著偵查員說的話:「剛才嶺東派出所的人給我們來了一通電話,有人報案,她們的朋友失蹤兩天了,派出所的人做筆錄的時候,覺得有點蹊蹺,就給市局裡打了電話,他們失蹤的朋友,應該就是死在醫院裡的這個女子!」

我點了點頭,對瑪麗說道:「你所說的那四個人找到了!」

「我們下一步怎麼做?」偵查員問我到。

我略微思考了一番,然後說道:「這四個人很有可能聽到或者看到了什麼事情,明天都讓他們來市局錄口供,通過派出所的口供,查清楚死者的基本信息,接著,瑪麗你負責調查清楚當天晚上最早觀看柒姐直播的一幫人以及能夠了解這名死者網路動態的人,進行一個覆蓋!」

「只要有信息,這不是問題!」瑪麗拍了拍自己後面背著的書包說道。

我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閆俊德,你帶著人手,到各場洗浴中心等等場所中,尋找有著性變態心理的人,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出這個人來。」

閆俊德點了點頭,偵查員說道:「看來我市要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掃黃行動了。」

案發現場已經探查完畢,將屍體包好裝車,留下看守的幾名警察,剩下的人就要打道回府了,留下了幾名警察,正好空處來一輛警車,於是我便充當司機,沒想到娟娟也坐上了我的車,發動汽車,車裡就只剩下了我和娟娟二人。

我跟著前面的警車往市局開回去,就見娟娟一直盯著我,我說道:「你有什麼事情就說出來吧,憋在心裡幹啥啊……」

娟娟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剛才在屋子裡的時候,我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閆俊德率先沖了過去,你最應該做的動作是第一時間點燃蠟燭,而不是跑到我身邊來,這種事情你個刑警應該比我更懂,可為什麼你還是第一時間過來保護我,然後才點燃蠟燭呢?」

平時我說個肉麻的情話啥的那完全沒有心裡壓力,簡直是信口拈來,可我這人就是這樣,別人越是認真,到讓我反而說不出話來了,尤其是看著娟娟含情脈脈的眼睛,更是讓我有些惶恐,我趕緊撒謊到:「嗨,這不是我腳下的那根蠟燭被我不知道一腳踢到哪裡去了,所以我才去你那裡找蠟燭啊……」

「原來是這樣啊。」娟娟說道。

第二天一大早,市局刑警隊大隊長就將一份資料遞給了我,我簡單的看了幾眼,發現是死者的資料。原來這名死者名叫Megan,今年二十五歲,是一家外貿公司的員工,並不是本市人,因為工作的緣故,一個人在該市租房居住。

我看了幾眼,然後將這份資料交給了瑪麗,說道:「死者的基本信息就在這裡了,抓緊時間找出那個人!」瑪麗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網域看似很隱蔽隱私,其實在網路高手面前,每個人幾乎沒有絲毫的隱私。」

「大概能幾天找到這個人!」瑪麗的言語中透露出了她的自信,可現在是爭分奪秒,我於是追問道。

瑪麗皺了皺眉頭,用手捏著自己的臉蛋說道:「這個就不好說了,基數很大。」說著,瑪麗翻動了幾頁文件,然後接著說道:「柒姐是主播,關注她的人不少,現在看來,這個Megan也是社交達人啊,我儘力,爭取在三天內確定出個位數的嫌疑人!」

說罷,瑪麗從背後拿出了筆記本,忙碌了起來。

刑警隊長對瑪麗說道:「能用到我們的地方,儘管開口,市局的技術員都歸你調遣!」瑪麗點了點頭,刑警隊長轉身對我說道:「報案人和當晚與Megan一起做通靈遊戲的人都找到了市局來,現在我們的人正在裡面錄口供,我們去看看吧。」

來到市局的有五人,兩男三女,除了玩遊戲的四人,另外一名女子是報案人。

審訊的過程不必贅述,通過對四人證詞的分析和整理,基本可以判定四人都沒有撒謊,也不會是兇手。他們五個人是在網路上認識的,由於有著相同的愛好走到了一起,這個愛好就是通靈冒險。

刑警大隊長根據四人的供述,加了一個通靈群,裡面的人正在大肆的討論晚上要去的地方,要進行的探險,要看的鬼魂,聊的是不亦樂乎,完全沒有意識到,他們群里的一個人已經成了屍體,一個現象很有趣,這個群里幾乎一半多都是女性,看起來女性對於這通靈遊戲的興趣很是濃厚。

由死者Megan搭線,群里的四個人參加,一個通靈遊戲開始了。這五個人互不了解,他們的認識僅僅停留在最基本的信息層面,甚至報案人並不是這四人,而是該群的群主,群主聽聞當晚的情景,接連給Megan打了幾個電話,發送了幾次QQ信息,兩天時間都沒有回應,這才報了警。

四人根本不敢相信Megan被人殘忍殺害在了廢棄的醫院中,當天晚上的情景是這樣的:

星期五下班后,群里又熱鬧了起來,群里聊的火熱,群里的Megan說道:「終於下班了,終於又能休息兩天了!好累啊,我都要『屎』了!」

話頭打開,有人讓Megan爆照,有人說要去Megan家「伺候」她,還有人問Megan到底是做什麼工作的。Megan回答道:「我啊,一家外貿公司的職員,公司成立不久,什麼事情都要做,實在是太累了!對了,說起來,今天一個外國人交給了我一種通靈方法呢,晚上組隊,有沒有人要去的?再來四個人哦!」

群里人紛紛應和,最終確定了要參與遊戲的幾人。Megan將廢棄醫院的地址傳到了群里,約定好了見面的時間。當天晚上眾人約好在廢棄醫院見面,他們來到了住院部的三樓,找到了一間病房,開始了通靈遊戲。

遊戲進行的很是順利,當遊戲進行到呼喚惡魔的時候,眾人都聽到了Megan發出的驚呼聲,在那種氣氛下,就連我們這些警察都感覺氣氛遊戲陰森恐怖,更別說這些人了,其中兩名女子當場也跟著喊叫了起來,奪門而出,兩名男子不明就裡,也著實感到了恐懼,不由分說的跑了出去。

遊戲就此中斷,慌亂中,大家是自顧自的逃命,誰也沒有注意到身邊少了一個人,直到今天被接到通知的他們才知道,Megan當晚死在了醫院之中。由於是星期五,第二天不用上班,所以Megan的同事等還不知情。

筆錄做完后,我將群主單獨留了下來,之前也說過,這群主是一名女子,年紀二十五歲左右,眉清目秀的,很是好看,笑起來有兩個淺淺的酒窩,名字叫做初雪。我簡單的詢問了一些關於通靈遊戲以及群里人員的信息。

初雪告訴我,雖然Megan只是將信息發在了群里,但是想必Megan有著很多社交工具,信息很可能被上萬人看過,我點了點頭,Megan悄悄的問我道:「那天的女主播是不是真的死了?」

「這個消息你都知道?」我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可是一個靈異群的群主,而且這個柒姐,我也是長期關注的。況且現在網上傳的這麼厲害,誰不知道啊!其實我的願望也是做一名那樣的女主播,只是我長的不是很好看……」初雪說道。

比起柒姐那種性感妖艷型的女子,清純的初雪當然是比不過了。初雪離開之後,就只剩下了我和刑警大隊長兩個人。

「當晚的Megan一定是看到了什麼東西!」刑警隊長扭頭看著我,然後說道:「很可能她看到了兇手的樣子!」

我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有一個疑點,當時我們去的時候,汽車就那樣停在住院部的門口,可是他們幾個人中,沒有一個提到看到了汽車,這就說明,汽車是在他們離開后才出現的,那麼,兇手到底是什麼時候行兇的呢?如果兇手事先將車停在了別的地方,殺人後再將車停在這裡的話,那麼兇手的膽量和心裡素質真的不是一般的高啊。」

「這能說明什麼問題呢?」刑警大隊的大隊長說道:「兇手能接連犯下幾樁命案,膽子能小么?」

我不置可否的搖了搖頭,大隊長說的不錯,可我總覺的兇手如此做法,很是不符合一般人的常理啊,就算是要將汽車廢棄,隨便找個地方一停也就算了,何必要多此一舉將車停在門口呢?而且如果這樣做,不是更能分散警方警力,減少壓力么?

刑警大隊長見我沉默,接著說道:「兇手窮凶極惡,什麼事情做不出來?而且我猜測,兇手不可能就此停手的,媽的,這種無差別殺人案件實在是讓人頭疼,被害人唯一的共同點就只有都是女性。」

「一個城市那麼大,有那麼多的女性,我們總不可能都保護起來吧!」大隊長有些懊惱的說道。

我咬了咬嘴唇,然後說道:「你說的不錯,距離上一起的命案不到一個星期就再次發生了命案,我想,下一件命案也很快就會發生,兇手的反偵察意識非常強,我們從正面幾乎很難找到兇手的蛛絲馬跡,昨天夜裡,我想到了一個點子,只是這項工作有些危險!」

這是我想到的最快速的一點,正是做通靈遊戲時想到的絕招。

「危險?」大隊長聞言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說道:「有什麼危險的任務我第一個上!我當隊長這麼多年,還沒有遇到過我執行不了的任務。」

我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任務恐怕你還真執行不了。」

聽從我的安排,大隊長將局裡的女隊員通通找了過來,即便是調動了全市的女刑偵隊員,加起來的人也不過是五個人而已。令我感到有些意外的是,娟娟和瑪麗竟然加入了此行列,看著七個姑娘坐在我們和大隊長的面前,大隊長有些臉紅,然後湊到我的耳邊小聲的問我:「這是要幹什麼啊?」

大隊長年紀和我相當,至今都沒有女朋友,我發現這當刑警的人還真有點可愛,面對歹徒,面對兇手,面對死亡他們可從來都沒有害怕過,可是這面對起姑娘們來,往往有些素手無策,真是鐵漢柔情啊。

我正色說道:「我找你們來,是有任務交給你們,最近局裡的這個案子,你們也知道,兇手有著極高的反偵察意識,我想他不是我們內部的人,就是一個刑偵迷。據我和大隊長的估計,兇手很可能會再次作案,而且時間只會更快不會慢。」

聽到我的話,面前的女刑警們都點了點頭。我繼續說道:「兇手作案的目標很明確,女性,並且會侮辱屍體。兇手作案的時候,通常會選擇荒郊野外,廢棄工廠醫院等等,這些地方沒有監控,通常白天晚上都不會有人出現,利於兇手作案。而正是因為這樣,直到現在,我們也沒有明確兇手的具體信息。」

「所以!這個任務就是,你們扮演探險或者是通靈的女學生,將這個隱藏在暗處的兇手勾出來!」我說道。

(未完待續,由於字數限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書海小說」后發送24獲取後續,後續內容很精彩)

第一章:小孩掉入井中引出一宗命案,整個案件充滿詭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詭異:女子深夜在廢棄醫院玩通靈遊戲導致喪命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