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辦公室走出面色緋紅的女老師,正好被我碰見(忠義民間記6)

接上篇七十歲的爺爺被流氓當街打頭,我卻慫了

我帶著石頭爺來到校長辦公室。十點鐘的光景,辦公室卻房門緊鎖。敲了下,沒人應。趴到窗戶上看,窗帘拉得緊緊的。約好的日子,校長莫非忘了?

我把耳朵貼到門上,微弱的聲音傳來,像是年輕女子的嬉笑聲。有人!我興奮地招呼著石頭爺:來吧來吧,在呢!

喊聲一起,嬉笑聲驟停,傳來一陣窸窸窣窣似乎是穿衣服的聲音。門「啪嗒」開了,走出一個天藍色連衣裙的姑娘,說姑娘也不是姑娘了,應該有三十多歲,不過皮膚白白光光的,身材纖瘦,看起來很年輕。

她臉紅撲撲的,頭髮散亂,幾縷頭髮低到嘴邊,很是嫵媚。我和石頭爺慌忙閃身,她低頭一路小跑下了樓梯。我從門縫裡看到了校長,他一手把皮帶塞進褲子,一手拉開門,看見是我,劈頭就罵:今天他娘的不上課,你幹啥?

門完全拉開后,他看到了石頭爺,這時才一拍腦瓜子:哎呀,老叔!對不起,對不起,我把正事都給忘了!

校長辦公室走出面色緋紅的女老師,正好被我碰見(忠義民間記6)

校長把我們讓到辦公室,雖然是十月份,但空調開的很足,凍的人起雞皮疙瘩。這是我第一次進校長辦公室,在我眼裡,這裡就是皇宮,像我這種差生沒資格進來的。

校長察覺到了我們的尷尬,主動說道:那是……葉老師,想調到咱們這,剛才是來……談一談工作。

石頭爺看看牆上的表,面無表情地坐下。

校長話鋒一轉,對石頭爺說:操場那地兒實在太邪,怎麼放鞭上貢都不管用,老叔你覺得是怎麼回事?

石頭爺說:那孩子正年輕氣盛,死的不服氣,小鞭小炮肯定是嚇不走的,這類怨種得下猛葯狠治。

校長說:老叔,全靠你了!家長們整天來煩,鎮領導也老是找我,咱一定得把事辦利索啊。

正說著,走廊傳來一陣高喊:爸!爸!快給我找點人……

辦公室門隨即被用力推開,闖進一個小青年。這小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剛才被石頭爺教訓的那個。

小青年也看到了我們,跳著腳對校長說:爸,就是這個老鱉孫,剛才打我……

校長連踢他兩腳,罵道:作死吧你,這是你三爺!

小青年還是不服氣,跳的三尺高。

石頭爺搖搖頭起身對校長說:宜早不宜遲,你先忙。我們得辦事了。

校長辦公室走出面色緋紅的女老師,正好被我碰見(忠義民間記6)

走到操場時,日頭已經正當中,風很大。不過宿舍門口一絲風都吹不到,死氣沉沉的,多看一看就覺得悶。石頭爺看了眼手錶,說:十二點了,幹活吧孩子。

他抽出銅劍夾到腋下,銅劍已經銹跡斑斑,陽光下閃出晶晶綠芒。右手拿著羅盤,慢慢往宿舍走近。這時候我才發現這羅盤和普通羅盤不一樣,沒有指針,裡面只有一根彎彎曲曲的紅繩。

紅繩像個蚯蚓一樣,頭往哪歪,石頭爺就往哪邁。離宿舍門口還有十幾步時,紅繩突然捲成一盤。石頭爺朝我努了努嘴,我快速刨了一個小坑,把銅豆埋進去,上面扎了個樹枝做記號。

石頭爺踩著樹枝,往東邁了一步半,往北又走三步,後退半步,然後從懷裡拿出一張亢龍平陽符放到地上,再用桃木釘釘住。這符是綠色,只有巴掌大,一接觸土地瞬間變成紅色。

這紅色不是棗紅,不是粉紅,也不是梅紅,像是少女害羞時臉上的淺紅,帶一點血色,紅的發甜。紅色在地上洇開來,像一朵野花綻放,野花越長越高,越長越大,不一會兒變成一個少女,一個只穿了件純白色男士襯衫的少女。襯衫僅僅遮到大腿。本來沒有風,此刻不知哪來的風,襯衫似揚非揚,在大腿上面摩挲,大腿修長而結實。我渴望著風再大一點。

風確實大了,吹開了少女胸前的扣子,一對飽滿的,青春的,令人血脈噴張的雙峰呼之欲出。風越來越大,襯衫橫飛,少女的髮絲隨風起舞,潔白如玉身體在風中畢露無疑。世界只剩下了我們兩個人,我隨著風不由自主地走近少女。

少女越來越近,襯衫薄如蟬翼,我聽到自己血流的聲音,如漲潮一樣瘋狂地沖向心臟。我的手不受控制,不由自主地伸向她的脖間,那震人心魄的雙峰讓人神往不已。

校長辦公室走出面色緋紅的女老師,正好被我碰見(忠義民間記6)

少女的手蛇一樣爬上我的身體,撫摸在我的脖間,我呼氣急促,上不來氣,卻很享受這種窒息。漸漸地,少女離我越來越近,那高聳的雙峰貼到我身上,綿柔的像是童年記憶深處里的某種物質。窒息的痛苦和誘人的衝動交織在一起。我感覺身體里有種很輕,很純的物質冉冉飄出,飄出的時候通體舒泰,前所未有的自由與解放。

突然一把銅劍橫了過來,橫在我和少女之間,那飄出的物質瞬間回到身體,眼前一陣耀眼的白光閃過,再睜開眼時,什麼也沒了,我抱著一顆桐樹,石頭爺的劍橫在我和桐樹之間。我十分痛苦,像是一個美妙無比的夢被吵醒,失落像大雨一樣撲面而來。

校長辦公室走出面色緋紅的女老師,正好被我碰見(忠義民間記6)

石頭爺問我:你是不是看見髒東西了?

我沒說話,我覺得那是我見過最美好最動人的場面,那麼真實,觸手可及,美輪美奐的讓人願意付出生命。

石頭爺有點著急,罵著我:憨子,別發獃了,未時前得把事辦了,過了未時陰氣上來,事不但辦不好,咱倆也走不了了。

我立刻跟上,在羅盤紅繩的指引下又種下兩顆銅豆。這時身後傳來一陣吵吵聲,回頭望去,是校長兒子,他帶著一群地痞流氓跑來,個個都拿著西瓜刀。校長兒子指著石頭爺喊:就是他!砍死他!砍死他!

石頭爺牙齒緊咬,罵道:媽了個×的,這是天要絕老子!

(待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校長辦公室走出面色緋紅的女老師,正好被我碰見(忠義民間記6)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