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女同學說要投靠我,還帶著一個侍女,特種兵表示壓力山大!

富二代女同學說要投靠我,還帶著一個侍女,特種兵表示壓力山大!

前情提要:退役特種兵蘇凡蟄伏在一所校園裡頭,本想過安靜的日子,沒想到麻煩還是接二連三而來。經歷了君家二爺君戰天的一輪襲擊,明珠的勢力重新劃分,而太子派人邀請蘇凡吃飯,沒想到和自己鬥了大半年的太子居然是女兒身,還說要嫁給我?本來想拒絕的蘇凡得知對方有君戰天的下落,不禁也停下來腳步!

後續:

外面的客廳,南宮璟宸,君莫,楚雲三人呈三角坐著已經大半個小時了,蘇凡和南宮璟月依舊沒有出來,這讓相互沉默的三人也有些按耐不住了。

到底太子要和蘇凡商討什麼?需要這麼長時間?

「你說他們不會打起來吧?」楚雲終究是耐不住寂寞,率先開口道。

「你何時見過太子動手?」君莫冷哼了一聲。

「說的也是,可這時間也太久了吧,琳雪,要不你進去看看?」楚雲點了點頭,朝著莫琳雪說道。

「不用了,他們已經出來了!」莫琳雪還沒來得及開口,南宮璟宸已經開口道。

眾人一愣,立馬聽到了腳步聲傳來。

然後就看到蘇凡自門口走了進來。

「蘇……」南宮璟宸,楚雲,君莫幾乎同時從座位上站起來,就要問問蘇凡到底達成了什麼協議,卻忽然看到了跟在蘇凡身後的絕美女子,三人同時僵在了原地。

比天仙還要美的容貌,比女神還要美的身段,還有那無與倫比的高貴氣質,什麼時候,東宮苑,不,是整個明珠市有這麼漂亮的一個女人?

閱女無數的楚雲呆了!

對女人不怎麼感冒的南宮璟宸呆了!

自從君家破滅之後,心若磐石的君莫呆了!

他們就這麼獃獃的看著蘇凡背後的南宮璟月,看著這個彷彿自畫中走出的絕色仙子,久久無法言語。

蘇凡掃了一眼眾人,發現除了莫琳雪外,其他三人都是一臉驚訝的看著自己身後的南宮璟月,嘴角又是一陣苦笑,這女人的殺傷力果然夠強,連這三個傢伙也完全動容。

「啪!」用力的拍了拍手,南宮璟宸等人這才倏然一驚,迅速的回過神來!

「蘇凡,你上哪兒拐來了這樣一個仙子?」楚雲眼中妒忌的快要噴出火來,這個王八蛋,才來學院沒多久,就勾搭上了洛水嫣,如今去裡面轉了一圈,就帶著這麼一個大美人出來,這還要人活嗎?

「楚雲,你再說遍試試!」這個時候,跟在蘇凡身後的南宮璟月冷哼了一聲!

楚雲的身子就是一僵,雖然聲音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可是那語氣,還有那眼神絕對無法改變!

「你…你…你……」楚雲眼珠子都差一點瞪了出來,不僅是他,一旁的邪君和璟宸也是一副見鬼的模樣。

「別你你你的了,她就是你們的太子,南宮璟月!」看到楚雲三人的驚駭之色比自己剛才還要濃烈幾分,蘇凡心裡微微平衡了一些,自己的定力還是比較強嘛。

「我去……」從不爆粗口的楚雲直接翻了個白眼,連一直保持著復仇之心的君莫也是一陣白眼狂翻,如果可以暈過去,他們真希望自己能夠暈過去,這一切都是一場夢,一場恐怖無比的噩夢。

南宮璟宸同樣一臉的驚悚,那個從小和自己一起長大的堂哥,那個處處都壓自己一頭的堂哥,那個被列為南宮家族第一順位繼承人的堂哥,竟然是一個女的。

這怎麼可能?

家族的那些老傢伙怎麼沒有發現?

二十多年啊,整整二十多年啊,自己竟然也一點都沒有察覺,這不可能啊!

這也不科學啊!

腦海中不斷的浮現出從小到大的一切,他竟然驚駭的發現,南宮璟月從來沒有當著他的面脫過衣服,也從來沒有人見過他上洗手間,更談不上洗澡,哪怕有時一起去泡溫泉的時候,他也是單獨一人。

那時候,大家還以為是他的潔癖,可是現在看來,他是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啊。

不,是她!

「好了,現在,我要宣布一件事情!」也不管眾人是否消化了這個事實,南宮璟月朝著蘇凡看了一眼,然後淡淡開口道:「從今天起,蘇凡就是東宮之主,東宮所屬,全部聽他差遣!」

一直垂著頭的莫琳雪瞬間抬起頭來,眼中閃過了一抹喜色,太子終究還是服軟了,太子和凡少終於不用再斗下去了。

可是除了她之外,其他的幾人,卻是毫無反應,他們都還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楚雲,君莫!」南宮璟月冷哼了一聲。

「在!」楚雲身子一顫,應了一聲。

君莫也是身子一挺,本能的看向了南宮璟月。

「聽清楚了,從今天起,蘇凡就是東宮之主!」看著兩人投來的目光,南宮璟月再一次冷冷道。

「噢 ,好的,啊,什麼?東宮之主?太子,不,璟月,不……」楚雲本能的點頭,卻忽然覺得不對勁,然後想要再詢問一遍,呼出了太子的名號,又覺得不對勁,叫她的名字,又覺得太冒犯了,一時之間竟然結巴了起來。

「我贊成!」好在君莫及時開口道。

自從君家覆滅之後,他一門心思的想要復仇,如今太子讓出了東宮之主的位置,說明再也不用和蘇凡鬥了,有了太子的幫助,那麼要找出君戰天應該更容易一些。

畢竟,跟隨太子的這些年裡,他深深的明白太子的能量。

「我也贊成!」楚雲終於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原本還擔心太子和蘇凡和解后東宮該何去何從,如今蘇凡成為了東宮之主,那麼不就說明太子已經服軟了嗎?

再想到太子竟然是一個女的,又和蘇凡在裡面呆了那麼久?難道說……

想到這裡,楚雲迅速的掃了一眼蘇凡和太子,可惜兩人的臉上一如既往的平靜,什麼都看不出來。

而聽到這個消息的南宮璟宸則是心頭一喜,眼中也閃過一抹興奮之色,蘇凡收服了龍煞會,學生會會長梁正義也快畢業,推薦蘇凡成為會長,而仙隱樓的洛水嫣早就是蘇凡的人,如今東宮也投靠了蘇凡,整個明珠學院豈不是完全在蘇凡的掌控之中。

蘇凡,也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明珠之王!

只是,一看到南宮璟月那絕美的容顏,他心裡卻總覺得有些彆扭,她是女的,按照家族祖訓,女人是沒有繼承權的,整個南宮家到了這一代就只有自己一個男丁,豈不是說不管怎樣,自己都是繼承人,既然如此,為什麼南宮璟月要女扮男裝這麼多年?

家族的那些人之前為什麼要認定她為繼承人?

南宮璟宸不會知道,南宮璟月的真實身份,就算是南宮家的很多人都不知道,當年南宮璟月出生的時候南宮長風還不是南宮家的家主,只是家族的繼承人,因為擔心女兒身的南宮璟月影響自己家族繼承人的地位,就瞞過了所有人,從小就將她當成男孩子來培養,這一養就是二十多年。

看到南宮璟宸眼中的疑惑,蘇凡輕輕的笑了笑,不管怎樣,這些都已經過去,恢復了女兒身的南宮璟月再也沒有資格繼承南宮家的產業,以後,南宮璟宸可以放心的接管南宮家族了。

「好了,知道你們有很多疑惑,不過今晚我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蘇凡淡淡開口道。

「重要的事情?什麼事?」眾人都是一愣!

「殺人!」

「殺人?殺誰?」

「君戰天!」蘇凡的嘴裡,吐出了幾個字,一聽到這幾個字的君莫眼中瞬間爆射出了奪目的光芒,那是嗜血的光芒。

沒有多問什麼,直接跟在蘇凡的身後離開了東宮。

南宮璟宸自然也跟了上去,楚雲看了看太子,又看了看離去的蘇凡,也是轉身跟了上去,這個時候,蘇凡已經是東宮之主,作為東宮的一員,他自然也要跟去,更何況,這一次是為君莫報仇。

很快,本來就清靜的大廳只剩下莫琳雪和南宮璟月兩人。

「太子……」看到明艷動人的南宮璟月,莫琳雪剛剛呼出,就被南宮璟月打斷。

「以後,我不再是太子,叫我小姐吧!」

「小姐,您……您已經和凡少談好了嗎?」看到嘴角浮現出淡淡笑容的南宮璟月,莫琳雪有些緊張地說道,她真擔心南宮璟月將她當做和談的籌碼送給蘇凡。

「恩,談好了!」看到莫琳雪有些緊張急促的模樣,南宮璟月微微一笑。

「能告……告訴我談得什麼嗎?」莫琳雪鼓起勇氣問道。

「呵呵,放心吧,以後你還是跟著我……」看到莫琳雪略顯緊張的樣子,南宮璟月自然知道她擔心什麼,微微一笑道。

莫琳雪心頭一松,正要鬆一口氣,卻聽到南宮璟月的聲音繼續響起:「一起嫁給蘇凡!」

「噗通!」莫琳雪差一點一pp坐倒在地,那一直以來都恬靜典雅的臉上露出了極度驚駭的表情。

南宮璟月要將自己送給蘇凡,心裡雖然不願意,但也不是不能夠接受,對於南宮璟月的命令,她只會全力的接受,而從來不考慮自己的想法,所以她也做好了成為蘇凡女人的準備,可是她怎麼都沒有想到,南宮璟月也要嫁給蘇凡?

她原本只是普通一個普通家庭的少女,在很小的時候就被南宮璟月的母親看中,稱為了她身邊的貼身助理,她們是一起上小學,一起上中學,一起進入明珠學院。

所有人都以為她是南宮璟月貼身侍女,也沒有人敢打她的主意。

她更是見證了南宮璟月怎樣以男人的身份傲視群雄,笑傲天下。

她清楚的明白南宮璟月是一個怎樣高傲的人,更是清楚南宮璟月最大的野心就是將天下男人踐踏在腳下。

這一切也因為她的身世有關,正因為她的父親迫切希望要一個兒子,卻生下了她這樣的一個女兒。

很小的時候,她就暗暗發誓,她一定要比所有男人都做得很好。

正是因為這樣的執念,讓她比別的同齡人更加的勤奮,更加的努力,當別的同齡人每天都在想著怎麼玩怎麼樂的時候,她在學習,當別的同齡人開始談情說愛的時候,她還是在學習。

很多人都覺得她能夠成為東宮的太子是因為她的身份,但莫琳雪知道,那是因為她的執著。

極高的天賦,超卓的智商,雄厚的家世,再加上強大的心智,這才鑄就了一個太子,唯一的太子。

可是如今,這個高傲的如同宇宙之王的女人竟然說她要嫁人了。

這怎不讓莫琳雪吃驚?

哪怕要嫁的對象是蘇凡,是這個連續數次挫敗她的強大男人。

「太……小姐,您是說真的嗎?」莫琳雪已經震驚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很白痴的問了一句。

「當然是真的,以我的家世, 我的容貌,我的才智,配上他不正好嗎?」南宮璟月輕笑道。

莫琳雪愣了愣,是啊,若說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夠配得上南宮璟月的話,那麼或許也只有一個蘇凡了。

只是……

「小姐,您想清楚了?」莫琳雪總覺得事情不該發展成這樣,南宮璟月可以和蘇凡講和,可以和蘇凡成為朋友,但怎麼也不該嫁給蘇凡啊?難道說,太子真的已經心灰意冷?

「呵呵……」看到莫琳雪眼中的擔心之色,南宮璟月微微笑了笑,潔白的貝齒在燈光的照耀下那般亮麗,紅潤的嘴唇同樣充滿了迷離的光芒,不要說男人,就連莫琳雪,看得也有些痴了,一個女人,竟然能夠美到這種程度?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不過你放心,我南宮璟月,又 怎會這麼容易認輸,我要徹底的征服他,讓他死心塌地的愛上我,我要讓他輸得一塌糊塗!」南宮璟月的眼中,閃過了一抹瘋狂!

聽到南宮璟月那冰冷的話語,看到她眼中的瘋狂,莫琳雪的心臟微微顫了顫,她有些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卻怎麼都說不出來,心裡只是閃過了一個念頭,感情的世界,會有輸贏嗎?

或許,當她想在感情上俘獲蘇凡,擊敗蘇凡的時候,她,已經輸了!

「蘇凡,南宮璟月到底對你說了什麼?」離開了東宮苑,璟宸湊到了蘇凡的跟前,好奇的問道。

「她說她要嫁給我!」蘇凡也不隱瞞,直接道。

「啥?」南宮璟宸,包括跟在身後的君莫楚雲差一點一頭栽在地上,南宮璟月竟然真的把自己給了蘇凡?

那豈不是以後她就成為了自己等人的嫂子了?

從老大到嫂子?這怎麼看怎麼彆扭呢?

「不過被我拒絕了!」誰料到蘇凡卻是繼續道。

眾人一陣錯愕……

「你腦子不會有病吧?」性格最為活跳的楚雲當場就罵了出來,也不管蘇凡現在是東宮之主的身份,和蘇凡一起的時候,他可不會感受到太子的那股壓力,開玩笑什麼的也隨意了很多。

南宮璟宸和君莫雖然沒有開口說話,但那眼神是一個意思。

那可是美動人家的絕色女子,只是看一眼都讓人難以呼吸的女神,不知道多少男人想要見她一面都難,如今人家主動要嫁給你了,你竟然拒絕了?這不是有病是什麼?

「她叫南宮璟月!」面對眾人的眼神,蘇凡只是冷冷的道出了這幾個字,楚雲立馬閉上了嘴巴,君莫立馬垂下了腦袋,南宮璟宸立馬望向了一邊,彷彿之前沒有鄙夷過蘇凡一樣。

是啊,她是誰?她是南宮璟月,她是曾經的東宮之主,太子!

她是何等高傲,她怎會輕易的嫁給一個男人,哪怕這個男人也是足夠的強大,足夠的優秀,甚至好幾次挫敗了她!

陰謀,這裡面一定有天大的陰謀!

不過就算是陰謀,這麼漂亮的女人,是陰謀也認了啊?

三人的心裡,幾乎同時閃過這樣的念頭。

看向蘇凡的背影更彷彿看怪物一樣,這混蛋果然可怕,連這樣的絕色也能夠忍心拒絕,僅此一點,自己等人怕是一輩子也沒辦法追上他。

對於幾人的想法,蘇凡卻是暗自苦笑,別說當時差一點就答應了南宮璟月,就算是現在,他的心臟也噗通噗通跳個不停,那真的是一個讓人美到窒息的女人。

如果她不是南宮璟月,或許,自己早已經從了吧?為了這樣的一個漂亮的女人,就算是死,也是值得的。

很自然的,蘇凡的腦海中想到了剛才的一切……

「那加上君戰天的消息呢?」南宮璟月的這一句話,讓蘇凡停住了腳步,緩緩的轉過身子,看向了她那絕美的容顏。

「你知道他的下落?」蘇凡皺眉道。

「當然,只要是在明珠市,就沒有我不知道的!」南宮璟月在說這一句話的時候,充滿了自信。

「告訴我!」蘇凡道,君戰天,是這些日子他心中的一根刺,不將這根刺除去,他是寢食難安。

「可以,不過條件還是那樣,娶我!」南宮璟月的神色,出奇的執著。

蘇凡一陣苦笑,若是南宮璟月是真心真意的嫁給他,他不介意拋棄以前的成見娶這麼一個漂亮的女人,可問題是,他相信她絕對不會真的想要嫁給他。

「我現在還這麼年輕,可不想結婚!」蘇凡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下去,索性說道。

「我沒要你馬上娶我,只要你答應娶我就行!」南宮璟月依然堅持。

「也許我一輩子都不會結婚!」蘇凡只能夠繼續找借口!

南宮璟月沉默了片刻,那雙皓月般的眸子仔仔細細的打量了蘇凡一遍,最後卻是嘆息了一聲:「蘇凡,娶我,真的就這麼難嗎?」

她的聲音婉轉輕柔,那一聲「嗎」更是嘆得人的心都差一點碎了,意志再堅定的男人怕是也難以拒絕,蘇凡甚至差一點脫口道「不難!」

「你應該知道,不是這樣的問題!」也不知道鼓起了多大的勇氣,蘇凡苦笑道。

「我明白了,你終究還是不相信我,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先從朋友做起吧,從今天起,你就是東宮之主,以後,東宮所有的資源任由你調配,這是君戰天的如今落腳的地方!」南宮璟月嘆息了一聲,然後取出了一張紙條,遞給了蘇凡。

看著她那白凈的手掌,看著她那動人的臉龐,看著她那迷人的身軀,蘇凡心裡也是輕嘆了一聲,上前接過了那張記錄著君戰天地點的紙條。

「謝謝!」說完了這一句,蘇凡轉身就準備離開!

「等等,我和你一起出去!」誰料到南宮璟月竟然這麼說道,然後跟上了蘇凡的步伐!

這就是之前在小苑發生的一切,這就是兩人達成的最終協議。

朋友,這就是蘇凡和南宮璟月如今的關係。

只是,這是真的嗎?

想到了她那潔白的貝齒,紅潤的雙唇,吐納幽幽的體香,蘇凡就覺得一股莫名的躁動。

這個女人,實在太過的可怕!

哪怕是娜麗絲和她比起來,也根本不是一個層次!

娜麗絲的誘惑,是身體的誘惑,而南宮璟月的誘惑,卻是來自靈魂深處的誘惑,蘇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夠抵擋多久!

一邊朝著校外走去,一邊開始打電話通知眾人行動,這一次,只要能夠將君戰天斬殺,明珠,就再也沒有後顧之憂了!

天色已經逐漸昏暗了下來,明珠市某處公寓樓內,君戰天靜靜的站在窗口的位置,看著夕陽一點一點的落下山頭。

「天哥,時間不早了,來吃點東西吧!」這個時候,曾經道上讓人聞風變色的黑蜘蛛竟然穿著一套居家服飾自廚房裡走了出來,手裡還端著兩碗香噴噴的麵條。

「白狼和狂豹呢?」君戰天轉過身子,開口道。

「你不是讓他們去機場接人了嗎?」黑蜘蛛詫異道。

君戰天這才想到,的確是自己讓他們去機場接人了。

這才下午的事情,自己竟然就忘記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自己怎會犯這樣的錯誤?

還是說自己內心深處一直心緒不寧?

「咚咚咚!」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了敲門的聲音,君戰天微微挑了挑眉。

黑蜘蛛也是一愣,手中還捧著兩碗麵條。

「天哥,是白狼他們回來了!」一愣之後,黑蜘蛛放下了手中的麵條,就要上前開門,卻被君戰天一把拉住。

「不是,他們不可能這麼快回來!」君戰天說著,已經掏出了一把巨大的沙漠之鷹,對準了房門。

黑蜘蛛心領神會,也是掏出了一把精緻的手槍,然後一步一步的朝著門口走去。

「誰啊?」走到門口,黑蜘蛛開口問道。

可是門口並沒有傳來任何的聲音,黑蜘蛛朝著君戰天看了一眼,然後猛地一把拉開了房門,君戰天的一隻手指更是放在了扳機上,正準備扣動扳機的時候,卻發現門口空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兩人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

(來的是蘇凡嗎?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打開薇信,查工眾號,名字就叫:睡前偷偷看。在裡面回復8,就可以獲取全本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富二代女同學說要投靠我,還帶著一個侍女,特種兵表示壓力山大!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