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叔跟嫂子要「報答」,嫂子含怒將其推入河中,險些喪命

小叔跟嫂子要「報答」,嫂子含怒將其推入河中,險些喪命【前文提要:吳小海負責看守村裡的水房,嫂子趙桂香前來求他放水,吳小海以不能徇私為由拒絕了趙桂香的請求……】

本來正盯著趙桂香胸口的吳小海一聽這話,頓時眼神一閃,一個咕嚕爬了起來,湊到趙桂香的身邊,嘿嘿一笑,問道:「嫂子,我要是幫了你,你要咋的報答我?!」

趙桂香見此,笑意更濃了幾分,她咯咯一笑,湊到吳小海的耳邊喝著暖氣,直把吳小海給弄得渾身發軟,忽然,她臉色一變,斥道:「老娘就這樣報答你!」

不等吳小海回過神來,趙桂香使勁兒的將吳小海往章河裡一推,「噗通」一聲,便將吳小海從機房的邊上給推進了章河裡。

見自己成功了,趙桂香冷哼一聲,看也不看吳小海一眼,不屑地說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一個懶漢也想要佔老娘的便宜,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了!」說完,她轉身便走,打算去找文書找吳小海的霉頭。

趙桂香之所以看也不看落水的吳小海是因為她知道整個章河村就算是小娃娃都會游水,可是她卻並不知道,自己走了好一會兒之後吳小海都沒有從水裡冒出頭來。

吳小海在被推入水的一剎那便驚醒了過來,他知道自己被趙桂香那娘們給算計了,心中有氣,便要游上來找那娘們算賬,可是當他想要用腳踩水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彷彿被什麼東西給死死地拽住了一般,根本沒辦法掙脫出來。

幾口水之後,吳小海便再也沒有了聲響。

吳小海只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夢,在夢裡,他進入到了一個龍宮之中,他夢到自己可以幸運不語,可以掌管水族的性命,可以掌控植物的生長。

在夢裡,他夢到一個垂垂朽矣的青色老龍說要讓吳小海繼承他的衣缽,成為水族龍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吳小海才緩緩地睜開眼睛,他只覺得自己的腦袋一陣疼痛,他想要用手摸一下,可是還沒有摸便被一個聲音給呵斥住了,「別碰,剛給你包紮沒有多久。」

吳小海一愣,緩緩地睜開眼睛,只見一個身穿白色大褂,燙染著小波浪卷的靚麗女子正站在自己的身旁。在女子的身邊還有自己的爹媽。

「海子,你咋樣?有沒有感覺好些了?」劉曉梅見到兒子醒了立刻沖了過來問長問短。

從吳小海他娘口中吳小海知道,是村裡人去章河邊淘米洗菜的時候見到吳小海浮在岸邊,任憑大家怎麼叫喚都不行這才送到了村診所里來了。

「哼,老子就說讓你小心點兒,別自個淹死了自個,現在不嘴硬了吧?」

吳長江抽著煙,嘴上埋怨著,不過眼中的關切之意卻很是明顯。畢竟吳小海是他老吳家的獨苗苗,吳長江嘴上對兒子狠,可是心裡卻疼的要命。

吳小海聽父親這麼說,也沒有反駁,可是心裡卻已經將趙桂香那娘們給恨透了。

趙桂香啊趙桂香,你這娘們可真的是狠毒啊,這是想要了老子的命啊!行,以後你可別犯在老子的手裡,否則老子捅不死你!

「好啦,長江叔,小海沒什麼問題了,可以回家了。」張夢瞧見這一家子在診所里吵了起來,眉頭微蹙,下起了逐客令,這本來就已經有些晚了,她本來都已經洗完澡了,經過這麼一折騰,回頭還得重新洗澡。

聽到張夢這麼說,吳長江和劉曉梅也不在說啥,吳長江呵呵一笑,問道:「小夢,小海這醫藥費是多少錢啊?」

「叔,你給個三十塊錢就行了。」張夢回答。

「……」

吳長江和劉曉梅一聽,相視一眼,吳長江尷尬一笑,說道:「小夢,這個,叔身上現在就二十塊錢,你看,叔先給你二十,回頭讓小海把剩下的錢送到你家去,成么?」

張夢笑了笑,點頭答應,她知道吳小海家是村裡典型的貧困戶,本來她想說算了的,可是看到吳小海的時候,心中又有些來氣,村裡的年輕人都外出打工了,雖然不多,可是卻也能夠讓一個家庭過上不錯的日子,但是這吳小海卻賴在村裡不出去,這讓張夢心中有些鄙夷,也覺得吳小海年紀輕輕不爭氣,想了想,還是決定讓吳小海難堪,希望可以刺激一下這個年輕人。

父母窘迫的模樣全都被吳小海看在了眼中,這讓他心中有些酸痛,他留在村裡一直都想要靠著種田改變家裡的條件,但是剛才父母的窘迫卻深深地刺激了吳小海的心。

他高中是在城裡上的,城裡的那些學生全部都欺負他,瞧不起他是農村來的,那些城裡的孩子更是鄙視農村人,那時候吳小海便立志給農村人長臉,他高中畢業買了很多有關於種植和養殖方面的書籍學習,但是這些年來卻因為種種原因都以失敗而告終。

回家的路上,吳小海爹媽走在前頭一聲不吭,可是吳小海卻知道,父母心中有些心疼,平日里家裡就靠著莊稼來維持整個家的生計,要知道,平日里賣糧食一百斤的稻子也就賣個幾百塊錢啊!

三十塊錢在別人家可能不算太多,但是對於吳小海家來說,卻著實是不小的支出。

特別是看著父親那有些佝僂的背影,吳小海的心更是一陣揪心的痛,他知道,沒有給父母省心,村裡的同齡人很少有人上到高中,可是唯獨自己的父親還還是咬著牙讓自己上了高中!

吳小海也一直想要賺錢養家,可是這兩年來,他給這個家帶來的只有負擔。

「小海,爹知道你心高氣傲,可是,可是有時候咱也要學會面對現實,爹這輩子是沒啥指望了,爹也知道你腦瓜子聰明的緊。你不屑去做農民工,但是……但是……」

走到家門口,吳長江忽然開口,但是話說到一半他最終還是停了下來,他知道兒子自尊心強,怕傷害了兒子。

吳小海的腳步也是一頓,沉默了許久,他抬起頭來看著四十來歲卻彷彿五十多歲的父親,緊了緊拳頭,說道:「爹,娘,我知道你們的意思,容我想想,我先去機房那邊了。」

說完,吳小海轉身便朝離家相反的方向走去。

吳小海知道,他已經到了必須要做決斷的時候了,如今在他面前的路只有一條,可是,他卻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

【小說節選,請勿當真。如想閱讀更多,請關注微信公眾號:睡前偷偷看,在其中回複數字:20194,即可獲得全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小叔跟嫂子要「報答」,嫂子含怒將其推入河中,險些喪命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