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節 旱雷擊木,古鎮起屍

第四節 旱雷擊木,古鎮起屍

姜暮兮幫鬼漁在她在讀的大學附近租了一間房子,之後鬼漁給姜暮兮連著施了八次針,姜暮兮就痊癒了。

為了糊口,在姜暮兮的傾力建議加蠱惑下,鬼漁決定做些治病救人,驅邪捉鬼的營生。鬼漁並不知道小時候在島上學到的東西有沒有用處,可是總不能餓死在這個世界,所以只能硬著頭皮做了。

不過姜暮兮這丫頭倒是對鬼漁充滿了信心,說憑這氣質、這逆天顏值,嗯,主要還是技術好,想不發財都難。

鬼漁沒想發財這事,只求溫飽,這樣才能分出精力去找到伏羲八卦所對應的那八個人。世界那麼大,又不是神仙,沒有那通天的本事,能找到伏羲八卦的坎主姜暮兮已是機緣巧合了,後面的事前途未卜,休咎難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這些天姜暮兮忙著介紹生意,熱情地拖著她那些發燒感冒、頭疼腦熱正準備去診所的同學、室友過來,鬼漁只能苦笑著接診了。

自從幫姜暮兮施針治病之後,鬼漁的身體一天天虛弱了起來,鬼漁知道世俗世界不是島上,世間的靈氣已經稀薄了,不足以維持消耗。

可看著這些女女男男,鬼漁就會不由地想到姐姐來,所以總是來者而不拒。

「嘻嘻,鬼漁哥,今天給你介紹個大美女哦,我們外院的校花,我室友衛明媗,她最近總是全身發冷做惡夢的,你看看是怎麼回事?是不是得了我那種病?」

衛明媗無愧校花之名,正是:

明眸皓齒已襲人,嬌花映月更無雙。

長發飄飄香凝玉,姿態輕盈舞雲裳。

鬼漁並沒有理會衛明媗漂不漂亮,因為自衛明媗一進屋裡,鬼漁心中就出現一絲悸動,一種晦暝幽暗的感覺,彷彿有一個去處,古老而神秘,那去處裡面的東西彷彿很熟悉,鬼漁極想去一探究竟,可是裡面瀰漫的恐怖讓鬼漁不敢邁足。進,與不進,最艱難的便是選擇。

衛明媗看著鬼漁若有所思地發愣,看他的眼神,她知道不是驚艷於她的容貌才如此這般。也許是個獃子吧。

要不是室友加閨蜜生拖硬拉著過來,姜暮兮又說得如此離奇,衛明媗才不會過來瞧一下呢。又看到鬼漁這樣,就嗔怒道:

「不讓人進去嗎?」

鬼漁方反應過來,哦了一聲,側過身道:「請進!」

姜暮兮蹭過來,拉著鬼漁的胳膊,說:「你這樣,我會吃醋哦!」

鬼漁看著姜暮兮一笑,就對衛明媗說道:「你不是得病,而是陰氣侵體,而你身上的氣息我很熟悉,你是不是遇到殭屍了?」

衛明媗驚訝了一會,才曉著遇見高人了,就擺正之前的心態認真地對鬼漁說起了那發生在自己家鄉,一個千年古鎮,諸般離奇的詭事:

那是三年前的夏天,乾旱焦灼,樹被太陽曬得彷彿一點就著。村民們都聚攏在村口的那株遍布古老與滄桑的千年老槐下乘涼。那老槐枝葉繁茂,如此災旱絲毫沒有影響它向極處伸展。無論世界怎麼炎熱,天地怎麼焦灼,凡是樹蔭遮蔽的地方,通體陰涼,如入爽秋。

這一天的正午,家家已經上飯入桌,要吃飯了。村裡有一位孤寡老人捧了碗麵條坐在老樹下納涼。突然,天空響起了旱天雷,在樹梢上轟鳴著躍躍欲下。村裡人聽到這密集的雷聲,都走到村口去看。村民們看到老人安坐在樹下,就都拚命地喊著老人過來,覺得恐怕要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老人的耳朵已經聾了,眼睛也看不清楚。寧休甯的父親寧為民是村裡公認的好人,善良而熱心。眼見著老槐樹上雷聲轟鳴,

寧為民義而為先,跑到老人跟前,攙扶起老人,要把他拉過去。等寧為民和老人一邁開腳,雷就直轟轟壓得更低了,就在他們落腳就要走出槐樹蔭的那一刻,積攢了一中午力量的天雷,粗滾滾地劈將了下去,恰恰就在這時,老人突然摔了一跤把寧為民也拖到了地上,旱天雷滾滾地打了下來,將環抱之木連同老槐樹遮擋著的樹蔭俱都化作了焦土。寧為民跟老人沒能倖免。

村裡人為寧為民和老人辦了隆重的葬禮,就在辦著葬禮的同時,村裡的幾個潑皮無賴,都聚到那顆老槐樹旁,竟然在樹根處找到一個墓洞。他們偷偷地下到墓里,想發筆橫財。

墓道里滿是金玉鑲嵌的牆壁,潑皮們一路剮蹭,直到兜滿袋盈卻不見收斂,毫不知足地深入墓穴深處。墓道盡頭是巨大的墓室,裡面流金溢彩,奇珍異寶琳琅滿目。幾人發費了很久的時間將財寶都聚攏到一塊,看到墓室中央按奇怪的方式擺放著八具棺槨,就要去撬開它們,好將財寶一網掠盡。

等到幾天之後村民們發現墓穴,看到它們時,三人俱已變成了乾屍。其中一具棺槨已經被撬開,棺材里卻是空的。

村裡有見識的老人,商量著把這三具屍體燒了。並把墓穴的入口封了。

可是,很多怪異的事從這時發生了。

開始是村子里死得到處都是雞,脖子被撕咬得到處都是碎末,後來羊也開始死了,再後來牛也死了,最後村裡連天狂吠的狗跟村裡的村民也死了。

有人說晚上看見被雷打死的寧為民攙扶著老人,僵硬地在村裡一蹦一跳。於是,村民就掘開他們的墳墓,棺材里確實是空的。

恐懼在那裡蔓延,直到那一天,天比平常格外地熱,置身火爐一樣,天也被燒得通紅。到了中午,人們就看見後山燒起來熊熊大火,而火的顏色竟然泛著

妖艷的藍色。後來膽大的村民跑到後山,就看到有個陰暗潮濕的山洞,已經被燒得洞外的岩石都碎裂了。

之後,死人死物的事就再也沒有發生了。

而衛明媗的病卻是在此之前放假回家,經過老槐樹時,突然感覺身體一冷,昏倒在老樹旁后落下的。

鬼漁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可以肯定的是那墓穴里的八具棺槨里的屍體都已經屍變,而寧為民與那個老人也變成了殭屍。

吸雞血、吸羊血、吸牛血而後吸狗血人血,都證明這些殭屍已經非常強大了。一旦吸了人血,嗜血的本性根本停不下來,可是它們怎麼會消失呢?那漫天的藍色火焰又是什麼東西呢?

鬼漁決定要去一探究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第四節 旱雷擊木,古鎮起屍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