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囚情:妖嬈殺手腹黑王》第015-016章 南楚魅人閣

《步步囚情:妖嬈殺手腹黑王》第015-016章 南楚魅人閣

第15章 南楚魅人閣

昔陌塵歪著腦袋圍著千幻璃轉了一圈,大有打量一個什麼物體似的意思。然後他唇角依稀上翹,黑眸中是數不盡的戲謔,「若是你進了這魅人閣,只怕四國內,所有的花魁都要靠邊站了。」

千幻璃沒理他,轉身便往回走,卻因身後的一句話不得不跟著他進了魅人閣。

一句「記住自己的身份」,千幻璃便只能乖乖的聽話。

雖是青天白日,可一走進魅人閣,裡面卻是用實不透光的特殊材質打造的窗戶與門。果然是意料之中的奢靡,玫紫色的層層紗幔在幽暗的燈光掩映下更顯得曖昧妖嬈,淡淡的熏香混合著各種味道的刺鼻脂粉味,已無法分辨究竟是什麼味道了。

千幻璃不禁皺眉,這就是傳說中的紫醉金迷?

「哎喲,昔公子啊,真是稀客,您可是有日子沒來了呢。」一個衣著華麗切,有些暴露的女子走到昔陌塵身邊,極其自然地就將整個身子都貼在昔陌塵的身上。

昔陌塵竟然也沒拒絕,反而一把摟在那個嫵媚的女子的細腰上,另一隻手捧起女子的下頜,湊近臉邪笑道:「這不是來了么,想我了?」

「可不是嘛,媚兒可是想的茶不思飯不想呢。」羅媚目光不著痕迹地掃過千幻璃,火紅的唇角微微勾起。

「真的?」

千幻璃無語,淡淡瞥了昔陌塵一眼,便獨自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那個書生在她心裡唯一的一丟丟形象都碎了一地,儒雅的外表之下……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再一次的深覺這句話相當有理。

昔陌塵和那個名叫羅媚的女子黏糊了一會兒后,昔陌塵才走到千幻璃面前,「走吧,人家已在樓上等了許久了。」

明知等了許久你不還是和人家打情罵俏么?這會兒知道著急了?千幻璃暗自腹誹,卻是目無表情的跟著昔陌塵上了三樓。

二樓同樣是奢靡一片,應是姑娘們的房間,裡面時不時的還傳來女子的嬌喘與笑聲。而三樓卻是大不相同了,沒有嘈雜的人聲,也沒有了那種熏鼻的香氣,反倒是多了一些,多一些墨香。

「這層一般是一些文人吟風弄月,談墨論詩的地方。」

昔陌塵見千幻璃對自己的解釋完全無動於衷,不由莞爾一笑,來到一處房門前推門而入。

「讓慕兄久等了,我來晚了,實在抱歉,先自罰三杯。」昔陌塵掀袍而坐,自顧連著倒了三杯,飲盡。

對於昔陌塵的自動請罰,慕川瀟看也不看他一眼,因為他早已習慣。反而注意起了昔陌塵身後的千幻璃,綠衣罩裙,輕紗拂面,最不容讓人忽視的便是她那幽密微翹的長睫之下的一雙無情冷傲的水眸,空洞而黑沒有一絲反光。

慕川瀟優雅的起身,走到千幻璃的面前,指著自己旁邊的凳子做了請的姿勢,俊逸的臉上掛著一抹天然和諧的笑意,溫和說道:「姑娘請坐。」

千幻璃沒說什麼,只是依言而坐,反正她跟著來只是命令,一切與她無關。

慕川瀟見他完全無視自己的存在,不由對這女子更有興趣了。重新坐在位置上,看著昔陌塵說道:「昔兄不介紹介紹?」

昔陌塵笑了笑,「她叫千幻璃,慕兄怎麼?對她有興趣?」

「千幻璃,好名字,昔兄何時認識的這位姑娘?我怎麼不知道呢?」

「這個嘛,說來話長,慕兄,我們還是談談正事吧。」昔陌塵岔開了慕川瀟圍著千幻璃的話題,不知怎麼,他很不想慕川瀟問那麼多關於她的問題。

慕川瀟察覺到自己的失態,抿嘴一笑,點了點頭,「昔兄說得是,昔兄要的東西我已帶來了。」說著從懷中掏出一方錦盒,繼續道:「這龍凝草的種子我可是費了好大的人力物力才從南海找來的。」

昔陌塵接過錦盒打開,拿出裡面的一粒黑色的種子放在鼻前聞了聞,然後笑意漾開,「慕兄果然神通,如此稀珍的奇草都被你找到,我自然也不會讓慕兄白忙,」昔陌塵從袖中取出一份羊皮卷,「禮尚往來,還請慕兄不要嫌棄。」

慕川瀟看到昔陌塵手裡的那份羊皮卷時,眼中瞬間放出光芒,唇角輕揚,眼睛彎的像是一隻狐狸,一把搶過羊皮卷,「你怎麼知道我一直在尋這張棋譜?」

「慕兄愛棋如命,我怎會不知,機緣巧合下得此棋譜,正好贈與慕兄。」

慕川瀟連連點頭,仔細地看了起來,全然忘了還有人在旁邊。昔陌塵笑了笑,「慕兄回去再研究吧。」

慕川瀟聞言訕訕一笑,將羊皮卷小心翼翼的疊好,再小心的放入懷裡。這可是失傳了很久的七式棋譜了,本共有七式,他搜集天下已找到了六份,最後一份卻是怎麼都找不到,沒想到竟然被昔陌塵弄去了。

千幻璃在一旁看著這兩人,無聲嘆息。一顆什麼種子,一張什麼棋譜,竟被這兩人寶貝的跟什麼似的。昔陌塵大老遠的從東陵趕到南楚,就是為了這顆種子?

「你看我,都忘了招呼二位了。」

慕川瀟說著拍了拍手,幾個女子推入門而入,衣著妝容香艷,酥胸香肩半露,芬香撲鼻。一個個將昔陌塵圍了起來,倒酒的倒酒,捏肩的捏肩,喂菜的喂菜。

而昔陌塵,同樣毫無拒絕之意,一手攬過一個女子,反倒是很享受似的。

也有兩個女子想靠近到千幻璃這邊給她倒上一杯酒,卻被千幻璃冷眸中的寒光生生驚得僵在了原地,回神之後只好繼續伺候昔陌塵了。

慕川瀟將千幻璃的反應看在眼裡,昔陌塵那邊怎麼樣她似乎完全看不到,更別提會有什麼反應了。原本以為這丫頭或許和昔陌塵的關係不一般,可從二人之間的眼神卻絲毫看不出有什麼異樣。

一個玩世不恭放蕩形骸,一個冰冷若霜讓人無法靠近。

不過從千幻璃進來的一霎那,慕川瀟便看出來了。她有武功,而且還不低,不過似乎唇色略顯蒼白了些,而且從她進來,右臂便不曾動過,難道受傷了?

這個昔陌塵也太不懂憐香惜玉了吧。

酒足飯飽,昔陌塵欲要起身,略帶醉意的步伐無法站穩,一個踉蹌便要摔倒。千幻璃緊皺眉,卻終是沒上前扶他,想著他要是摔一跤也不錯。

昔陌塵一把扶住桌角,控制住搖晃的身子,一雙醉眼迷離地看著旁邊的千幻璃,笑道:「還不過來扶我。」

千幻璃袖中的拳頭緊握,雙眸中是毫不掩飾的厭惡,卻終究還是無聲的走了過去,因她的右肩有傷,所以只能用左手扶著他。

昔陌塵趁著醉意完全不理會千幻璃的意願,愣是將全身的重量都靠在千幻璃的身上,小小的身軀還受著傷,扶著他的同時又扯得傷口作痛。

千幻璃在心底將昔陌塵罵了個十七八遍,最好別落在她手裡,不然絕對有他好看。

慕川瀟不動聲色地看著二人的舉動,在看到千幻璃額角的汗珠緩緩滲出時,連忙上前將昔陌塵的身體扶住,「既然昔兄都喝成這樣了,不然就在此住上一晚吧。」

慕川瀟獨自扶著昔陌塵朝另一間房走了過去,千幻璃習慣性的跟在身後,慕川瀟把昔陌塵朝床上一扔,拍了拍手,回頭看著千幻璃笑,「怎麼?怕我傷他?」

「方才多謝。」

千幻璃突如其來的道謝讓慕川瀟微微有些愣怔,隨即便想到了,她是謝他搭一把手。「璃姑娘客氣了,再說昔兄可是我好友呢。」

千幻璃點了點頭,轉身往外走,慕川瀟也跟了上來,道:「璃姑娘的房間的在旁邊,我的便在對面,有什麼事大可叫我。」

「多謝。」沒有多餘的話語,在外面她從來不會多話,更不會和不認識的男子說話。

看著千幻璃進了房間,慕川瀟淡淡一笑。這個女子給他的感覺好冷,像是一塊冰,那種不管你怎麼捂都不會化的冰。稍走近些觸碰的話,不是自己也跟著凝結了,便是將她碰碎一地。

慕川瀟無奈搖頭,轉身回到昔陌塵的房間,坐在桌邊悠然的喝著茶,「人已經回房了。」

昔陌塵騰地從床上起身,走到桌前,拍了拍慕川瀟的肩膀,「配合的不錯,默契。」

「就因為她受傷了,你想讓她多休息一晚?」

昔陌塵淺笑不語,自顧也倒了一杯茶把玩在手中。

慕川瀟卻有些不解,問道:「那你為何不直接說呢?非要做這些?」

「你不懂她,若是直接說了,她定不會同意的,逞強慣了。」昔陌塵說完自己也驚著了,自己在說什麼,難道他懂她?

慕川瀟笑看著昔陌塵良久沒說話,然後點頭示意明白了,又長舒一口氣,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昔陌塵,狐狸般眼睛眯起,「以後想讓我配合的時候最好事先打個招呼,不然我可不保證每次都這麼默契。」

昔陌塵也跟著笑了,可心裡卻是在隱隱擔心著什麼,手中杯盞越握越緊……

———————————-

一條簡訊,

支付寶中的借唄花唄未開通的

可以查找薇信 文火煮豆子 開通

支付分500上還可貸款30萬。

———————————

第16章 順利回陵城

翌日,天已大亮,千幻璃卻仍是在睡夢之中。

原因無他,昨晚昔陌塵趁千幻璃和慕川瀟在門口交談之際,從窗口躍出,潛入千幻璃的房間,將裡面的熏香換成了安神香。不然依她這幾夜的情況,他知道她從不會讓自己睡得過於深沉,當然除了那晚受傷的她意識模糊。

受傷更需要足夠的睡眠來恢復,不然今日又要趕路,更不能好好休息了。不過想來已經第三天了,也用了最好的創傷葯,應該開始癒合了吧。

當千幻璃睜眼的時候已經近乎晌午了,猛地起身,心下微微惱怒,自己怎會睡得如此死沉?

下了樓,正看到昔陌塵和慕川瀟兩人在下棋,千幻璃走了過去,聲音毫無波瀾,「今日可以上路了么?」

昔陌塵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眸光緊緊盯在棋盤之上,微蹙著眉,似是在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

千幻璃也跟著看了眼那盤棋,黑白二子團在一塊,她對這些可謂是一竅不通,看不出誰多誰少,更看不出誰佔上風,只好靜靜地坐在旁邊等著他們下完。

「睡得可還好?」

昔陌塵的突然詢問讓千幻璃愣了一下,然後從喉嚨里發出一個字,「嗯。」她也沒想到自己昨晚睡得那麼安穩死沉,除了在冷魂門裡能夠安心的睡覺之外,但凡執行任務的時候從不會睡得那樣死。

對此,正在下棋的二人彼此心照不宣,相視一笑。千幻璃也沒有多想,只當是自己受傷之後又有些累了才會這樣的。

「慕兄果然好棋藝,我甘敗下風。」

慕川瀟滿意的大笑起來,連連拍手,「終於勝你一回了,而且是最重要的一回,哈哈,昔陌塵,別忘了這局棋的賭注。」

昔陌塵點了點頭,起身拱手,笑得雲淡風輕,「放心,自然不會忘。我們就先走了,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慕川瀟也拱手,目光不經意掃過千幻璃,狐狸眸子詭異一笑,千幻璃頓時覺得周身有一種涼氣襲來。

魅人閣門口,一輛已然備好,千幻璃上車自然的坐在了趕車位置。卻不料昔陌塵也坐在了她的旁邊,拿過她手中馬鞭,扭頭沖她笑,「你坐裡邊。」

雖然不是命令的語氣,千幻璃卻是無法拒絕,不由自主地點了點頭,低著頭進了車廂,馬車緩緩駛動。

千幻璃還在納悶昔陌塵怎麼突然如此反常竟然自己要趕車?就聽見外面傳來昔陌塵的聲音,「那個食盒裡有吃的,你沒吃飯,多吃點吧。」

打開食盒,裡面竟然是一碗玉米清粥,而且還冒著騰騰熱氣,旁邊還有兩個小菜,難道是臨走前他讓人放進車裡的?

不知為何,千幻璃只覺得心頭莫名的一暖。

他一定是覺得自己為保護他受傷有點過意不去,才會這麼反常的。確定了心中所想,千幻璃拿下面紗,心安理得地吃了起來。

而車外,聽到裡面動靜的昔陌塵,微微勾起唇角,眸里閃過一抹連他自己都未察覺的滿足。和千幻璃同樣的想法,是因為她為他受傷,他心裡才會有種種奇怪的感覺,不然還能為何?

回東陵的一路上很是平靜,什麼都沒發生,基本都是昔陌塵趕車。

有時候他借口自己累了,在客棧一停就是一天,而且千幻璃想換她來駕車卻都被他一口回絕。有時候他借口想看看風景,在野外一駐便是一個時辰。

而千幻璃,她覺得唯一不對勁的地方便是自己的睡眠變了,變得一睡就能睡到天大亮,而且中途都特別死。她一度懷疑是因為受傷讓自己留下了後遺症,回去一定要讓洛師兄好好瞧瞧。

當有一天她知道所有的真相時,她不知該怎麼去面對他,更不知道早在一切的開始便是毫無預兆的深陷。當然這都是后話。

回到陵城,原本坐馬車最多用五日時間便可到達,他們卻用了整整八日,這樣算來來回用了十多日,這是千幻璃執行任務以來用時最久的一次了。

將昔陌塵送回了住處,千幻璃立刻趕回了冷魂門復命,一踏進後庭,便被迎面而來的花無心大力抱住了。

「璃兒你終於回來了。」

「花師兄,我回來晚了,師父沒著急吧?」千幻璃感覺到傷口有些隱隱疼痛,眉頭稍皺了下,然後笑著拍了拍花無心的後背,示意他放心。

花無心感覺到剛抱上去的時候,千幻璃的身子明顯顫了一下,立刻鬆開她,上下打量一番,見她一切完好,這才放下心來,「師父不在冷魂門,前幾天去了江南,好像是有什麼重要的事。」

「哦,那葉師兄呢?」

「他呀,在韻舞樓,你要復命是吧,大師兄交代了,讓你晚點再去主子那復命。」花無心邊說著邊和千幻璃一齊往裡走著,那把摺扇在指尖輕轉著。

千幻璃停下了腳步,扭頭看著花無心,想問什麼又沒開口,繼續朝前走著。

花無心不解,他看得出這次千幻璃回來似乎不一樣了,可具體是哪不對他也說不上來。莫非是遇到什麼危險事了?

「璃兒啊,給我說說這次的任務怎麼樣唄?有沒有碰到危險?」

千幻璃知道花無心是故作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也知道他是在擔心她。若是被他知道自己受傷了,還差點沒命,還不得跳腳啊。反正也好的差不多了,還是不要告訴他了吧。

「沒什麼,有幾個小毛賊而已……」說到小毛賊的時候,連千幻璃自己都心虛了,聲音如蚊蟻越來越小,只好連忙打岔,「花師兄你呢?那個什麼花魁好看嗎?」

「花魁?你是說那個花滿樓的啊,本來去的時候我還期待很高呢,見到了之後我真後悔接了這個任務。」花無心一臉後悔莫及的樣子直搖頭。

「哦,反正對付女人花師兄最有辦法了。」

千幻璃巧笑嫣然,讓只看到她雙眸的花無心頓時失了心神,低喃道:「可是對你,我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什麼?花師兄你說什麼?」

花無心回神,無害的笑了笑,用扇子輕敲了一下千幻璃的頭,寵溺說道:「沒什麼,十多天你也累了,快去休息吧。」

「嗯,你幫我告訴一下葉師兄和洛師兄,晚點我過去找他們。」

花無心點頭,看著千幻璃的背影走遠,心頭突然生起一絲異樣的感覺,似乎他的璃兒離他又遠了些。看來今後不能讓她亂跑了,得好好陪在她身邊才行。

回到房裡,千幻璃終於可以卸下所有的防備和偽裝,躺在床上深吸一口氣,頓時覺得輕鬆了不少。冷魂門這是她長大的地方,她也把這兒當她的家,師兄他們便是她的親人,她自然無條件的信任他們。

這一覺,睡得倒是踏實,卻不知怎麼覺得沒回來的那幾晚睡得死寂。千幻璃納悶,難道真是有什麼不對勁?千幻璃起身朝著洛祈景的房間而去,讓洛師兄看看也就放心了。

洛祈景對於千幻璃的到來並沒有意外,因為即使花無心不告訴他,在她回來的第一時間他就知道了,畢竟冷魂門最不缺的便是眼線。

「洛師兄,還在研究么?」

洛祈景頭也沒抬,繼續鼓搗他的一堆寶貝,「不然呢,你洛師兄就這麼一個愛好。」

「嗯,洛師兄醫術那麼好……」千幻璃走到洛祈景旁邊,漫無目的地伸手拿起一顆赤紅色的草,「龍凝草是什麼?」

千幻璃的話引起了洛祈景的注意,抬頭目光深邃又帶著些冷凝,「你從何聽來的?」

「我只是隨口一問。」

洛祈景知道千幻璃定是在哪聽來的,不過也沒什麼好瞞她的,繼續拾掇草藥,悠然回道:「龍凝草是一種毒草,劇毒無比,用得好的話也是救命良藥。生長在南海之南的海底,長年以海水滋潤,形狀似龍角,故稱龍凝草,不過可是極其罕見的。」

千幻璃暗忖,昔陌塵要這東西做什麼?救人還是害人?生長在海底,還真是難得,怪不得昔陌塵說慕川瀟神通廣大。

「怎麼了璃兒?你見過?」

「我怎麼會見過龍凝草呢?那麼稀有。」她見的只是種子而已。千幻璃討好的一笑,一雙大眼直眨巴,抓著洛祈景的胳膊,怯聲問道:「洛師兄,你說一個人的睡眠有問題會不會和受傷有關?」

洛祈景就知道千幻璃來找他沒什麼好事,這丫頭一定是受傷了不敢告訴花無心就偷偷來問他。她只要想求他的時候就會這個樣子,又獻媚又賣乖。

「你受傷了?」洛祈景單刀直入,他可沒空和她打什麼啞謎。

千幻璃微微點了點頭,又連忙說道:「不過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只是這幾天睡覺變得太死,經常一睜眼天就亮了,夜裡發生的一切也渾然無覺。」

洛祈景也是第一次聽這種情況,受傷后通常會因為傷口疼痛而失眠,她怎麼反而嗜睡。而且他了解他的小師妹,從來不是那種睡覺死沉之人,即使在冷魂門,只要門口稍一有動靜她便會察覺。

「你坐下,我給你把把脈。」

————-

希望大家加群哦!指兮書屋讀者交流QQ群:29651335

V信號:xixishuwu1314

原文首發QQ閱讀,鏈接:http://yunqi.qq.com/bk/gdyq/432101.html

《步步囚情:妖嬈殺手腹黑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步步囚情:妖嬈殺手腹黑王》第015-016章 南楚魅人閣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