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傷退役的特種兵應聘私家偵探,路遇女飛賊3

重傷退役的特種兵應聘私家偵探,路遇女飛賊3

【前文:會場突顯刺殺危機,特種兵保鏢臨危不亂,一秒鐘攔截嫌疑人。擔任首長保鏢的江海龍,身受重傷,身體被毒素所侵蝕,不得已選擇退役。】

江海龍會的技能很多,也很雜,找工作不是問題,但問題是沒有文憑,也沒有身份,而且他現在的身體連走幾步路都累得直喘呢,更何況是干工作?

所以他蹲在街頭吧唧煙,毫無頭緒的,茫然的看著過往人群。

從中午蹲到晚上,再從晚上蹲到了二半夜,由於沒有身份,他連正規的旅館都不能住,從中午到晚上這段時間,他抽了兩包五塊錢的煙,喝了兩瓶一塊錢的礦泉水,吃了三個麵包。

直到午夜一點左右的時候,他正要找個樓洞或公園隨便休息一晚的時候,突然間看到對面走過來幾個小青年,每個小青年手中都拿著一沓白紙和漿糊。

幾個小青年也顯然看到了他,但他們只是奇怪了多看了他幾眼之後,就直接走到了他身邊的電線杆子處,用漿糊把那白紙貼在了上面。

幾人漸漸走遠,每隔幾百米就在牆上或電線杆子上把紙貼上。

江海龍待幾人走遠后,才站起來看向了那白紙。

白紙上面寫著辦證!

下面有一堆小字,借著路燈,江海龍看到了,下面有辦理各種證件,代人追債、婚外情查詢……

看到這裡的時候,江海龍眨了眨眼,但隨即就哈哈大笑起來,因為他突然間想到了自已似乎也找到了一條生計,一條豁然開郎的徉腸小道。

興奮之餘,他說做就做,跑了兩條街,找到了一個夜間便利店,買了筆記本和筆,然後蹲在便利店外面在筆記本上,首先寫了四個字:私家偵探。

再然後:

私人保鏢,人員跟蹤監控,反偷聽、反跟蹤,婚姻忠城度調查,婚前個人品行調查,婚外情調查,債務追討等等,但凡他能幹的,他的拿手絕活,都羅列到那筆記本上面。

「什麼叫創業?這不就是創業嗎?做一個私家偵探,又自由又自在,還有高額收入,憑老子的本事,調查點別人的隱私什麼的,追個債什麼的,還不手到擒來?」江海龍嘴裡都樂開了花,終於讓他找到了一條適合於自已的生計!

第二天天一亮,他就找了一家網吧,軟磨硬泡之下,終於讓那吧台的女服務員同意他不用身份證上網半個小時。

他的私人電子郵箱里有以前照的身份證照片,然後把照片發給了老戰友,又留下的網吧地址后,又到了幾家婚戀網、各大論壇,大連市的百度貼台等,把自已私家偵探的貼子發了上去,並且留下了電話號。

再然後,整個一上午的時間,他跑了幾家打字複印社,印了兩千張的宣傳單,就等到半夜的時候,也出去四處張貼呢。

然而,就在他下午在一家麵館吃面的時候,一個陌生的電話打了進來,電話里是個女人,聽聲音大約三十到五十歲之間,而且說話很輕,有些吞吞吐吐。

「我上午在一個論壇發現了你的貼子,你能幫我查一查他的個人品行嗎?我們是二婚,他說他是軍人,但是他說他的部隊是保密部隊,我只去過他們的軍區大院,他的辦公室我都沒去過,我們下個月就要結婚了,但是我總感覺……他總是關機,有時候一關就是幾天或是半個月……我希望你能在不被他發現的情況下,幫我側面了解一下他……」

午夜的大連街頭,江海龍托著疲憊的身軀,已經連續工作了三個多小時,從半夜十一點起,他就到處張貼宣傳單,足足兩千張宣傳單,工作量非常大,而且一路都要靠步行。

由於昨天晚上沒怎麼睡,所以到了午夜兩點時,他就已經困得不行了。

數了數手中的宣傳單,發現自已連一半都沒有張貼完,而且他也知道,自已必須找地方睡上一覺了,要不然在這麼幹下去,身體肯定吃不消。

位於星海廣場西側,臨近海邊處,有多處海景別墅,其中有的別墅都是七八十年代建的小二樓,雖然很舊,但居住在這裡的卻也都是軍中退下來的高幹。

江海龍沒有再繼續工作,而是在那些獨門獨院小二樓前面的礁石堆上,找了塊乾淨又背風的小窩,然後用宣傳單做枕頭,聞著腥鹹的海風,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現在正值夏季,雖睡在海邊,但也不冷,就是蚊子多一點,知了的叫聲大一點罷了。

然而,就在他迷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的時候,突然間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響了起來。

憑藉他多年養成的高度警惕性,他第一時間起身側蹲,貼在礁石下面,仔細辨別上面的動靜。

沒錯,上面的腳步聲非常輕,如果換做別人的話,在這種海浪拍打的海邊,可能根本聽不到。

江海龍悄悄移動了一下身體,慢慢起身向著上面看了過去。

一個身穿黑色運動服,黑色球鞋,戴著鴨舌帽和黑色口罩,留著馬尾辮的女子此時正貼在一處獨門獨院小二樓的牆根處,她的動作非常輕,而且隱藏起來時也非常專業。

當然,她並沒有發現下面的江海龍,而是在仔細聽了片刻之後,輕輕後退五步,然後猛的一個助跑。

嗖嗖嗖~~

兩米多高的院牆,她竟然靠著助跑直接跳了上去。

躲在下面的江海龍看得是目瞪口呆,同時他也突然想起一個詞,那就是女飛賊!

沒錯,這女人的這身裝束,這種打扮,還有她的動作,她的鬼崇,不是飛賊又是什麼?

別墅內漆黑一片,現在天還沒有亮,正是人體生物鐘最放鬆的時刻,所以即便這女飛賊上了牆,裡面也沒有半點動靜。

安靜片刻,女飛賊繼續仔細聽了一會之後,才悄悄跳下,片刻后,又看到她漆黑的身影,順著下水管道,竟然麻利的爬上了二樓。

江海龍則一直沒有動,只是安安靜靜的看著。

當然,他也沒想出手擒賊,畢竟做賊也不容易,而且還是個女賊。

偷和搶,以及殺人的性質是完全不同的,況且這女賊偷的還是這種大富大貴之家,他也曾經無數次的聽說過,即便有些大官家裡丟了東西,卻也從來不報案,只會不聲不響的掩蓋過去。

他現在也是一窮人,雖然談不上仇富,但被賊偷了有警察,只要那女賊不在他面前殺人放火,一切就得過且過吧。

況且讓一個女人做賊,她也不容易啊。

女賊的速度很快,大約十幾分鐘后就從牆上跳了下來,後背的黑色旅行包里已經塞滿了東西,顯然她這一次收穫頗豐。

然而,似乎她也並沒有打算收手的意思,從這棟樓里出來后,繼續觀察第二棟小樓,然後依次照做,繼續潛入。

從女賊的動作和效率來看,似乎她是一個慣犯,膽子也出奇的大。

成功偷了兩個富貴之家后,女賊終於打道回府,依舊腳步非常輕的快速後退,然後就向著江海龍的方向奔跑過來。

江海龍把頭一縮,他可不想和這女賊高手碰上,憑他現在的身體,應該不是這女賊的對手,所以在女賊跑過來時,他就緊貼在礁石后,一動不動,呼吸也非常勻稱。

然而,就在他剛剛潛伏起來時,突然間兩棟別墅中其中一棟的燈突然間亮了起來,並且一個上了年紀的老者拿著手電筒站在窗口向下照。

本來正在奔跑的女飛賊似乎也嚇了一跳,雙腳剛剛站在礁石上的時候,身體就向下一滑。

「撲嗵!~」

女飛賊實打實的掉進了江海龍的懷裡,砸了個正著,而且二人一個不穩,就是女上男下的姿勢,非常旖旎,非常荒唐的姿勢,甚至他江海龍的手,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抓住了那一對嬌人的雙峰。

江海龍傻眼了,那女飛賊也傻眼了,甚至江海龍握在她雙峰上的手,她都忘了打下去……

二人四目相對,一瞬間冷場。

當然,那手電筒的電光還在照啊照的……

「放手!~」女飛賊終於傳出一聲低喝,同時膝蓋向前一頂,直接頂在了江海龍了脖子上,使江海龍動彈不得。

江海龍麻溜的收回了手,尷尬的咧開嘴笑了笑,但心裡此時卻也美滋滋的,因為這女飛賊的雙峰白兔非常有肉感,非常堅挺,雖然不那麼大,但摸起來舒服極了。

手電筒照了幾圈后,緩緩的收了回去,別墅的燈光也被媳滅,而此時江海龍和那女飛賊都沒有進一步動作,也沒敢在出聲。

發現別墅燈滅之後,女飛賊附下身,貼在江海龍耳邊厲聲問道:「你剛才看到了什麼?」

「大海!」江海龍眨眨眼。

「啥?」女飛賊眉頭一皺:「告訴你,老實點,奶奶我是黑社會,如果今晚的事情你說出去,小心我把你填海喂鯊魚!」

「那我和朋友顯擺,說我摸了女飛賊的奶子算不算?」江海龍本來就是個無賴,色棍。在警衛局這麼多年也沒改過來的毛病,突然間又犯了。

「你找死……」女飛賊似乎並不想和江海龍多說什麼,也並不想真要了江海龍的命,只是右肘一彎,帶起呼嘯的風聲,向著江海龍的太陽穴猛砸下去。

江海龍目光一凝,凌厲的眼神中突然暴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冷酷寒芒,就在女飛賊的右肘即將擊打在他的太陽穴時,他的右手突然間從女飛賊的腋下穿過,速度奇快無比直接反轉著手腕捏住了女飛賊的脖子,然後向下一推,女飛賊的身體就直接四仰八叉的倒了下去。她的那一記肘擊也完全落了空。

這就是他江老四的技巧攻擊,出奇制勝,凌厲快捷,一招制敵!

「呼!~」江海龍翻身農奴把歌唱,這一次輪到他把女飛賊騎在了身下。

女飛賊反應非常快,就在江海龍把她壓在身下時,她再次暴怒一聲,膝蓋猛頂。

不過已經得逞的江海龍怎麼能輕易讓女飛賊翻盤,五指輕輕一扣,直接捏在了女飛賊脖子上的穴位之上,並且他低下身,附在女飛賊耳邊道:「如果你不怕吵醒那兩棟樓里的人,那咱們就繼續過招如何?」

「嗚~,好香!」一縷香氣在女飛賊的粉頸之間悠悠飄蕩出來,江海龍使勁聳了聳鼻子,發現這女飛賊的身體上好香,這種香味並不是洗髮水或香水的味道,也不是那種化妝品的濃香,只是一種淡淡的清雅之香,像是清茶一般,聞上一口清晰怡人。

「流氓!」女飛賊又嬌又怒,這個臟乞丐竟然是個高手?而且還是個流氓高手?

當然,她此時已經不像剛才反抗得那麼激烈了,畢竟她真怕吵醒兩棟樓裡面的人,所以她只是怒視著江海龍。

「是你流氓好不好?剛才是你先騎的我,我在這裡睡得好好的,是你把我吵醒的,都怪你,我要報復!」江海龍佯裝一怒,惡狠狠的說道。

「你……你要怎麼報復?」女飛賊被江海龍的眼神嚇了一大跳,說話也開始結巴起來。

江海龍嘻嘻一笑,流氓道:「讓我再摸一下吧,就一下,然後咱們各走各路啊……」一邊說著的同時,他根本不管女飛賊同不同意,兩隻惡魔一般的臟手,就再次抓向了女飛賊的雙峰。

「呼!~」肉感再次襲來,江海龍舒服的深吸一口氣。

「老娘和你拼了……」女飛賊終於怒了,也不管會不會吵醒兩棟樓裡面的人了,張牙舞爪的要拚命了。

江海龍並沒有得寸近尺,他是好色不假,但趁人之危時摸兩下就得了,他還沒有變態道做一個強姦犯的地步,所以女人瘋了一樣向他打擊時,他就主動的跳了起來,然後撒丫子就跑,甚至連那傳單枕頭都忘了拿。

「我一定要殺了你。」女飛賊似乎被氣瘋了,她偷的那一包好東西,似乎也忘了拿,二人一前一後,就在星海公園的沙灘上追打起來。

江海龍體弱,跑不了太長時間,所以五百米沒到,就被女飛賊追上,並且二人又打了起來,這一次女飛賊下手極重,招招不是下陰就是後腦,招招想把江海龍干殘。

江海龍雖然現在干不過女飛賊,但閃避的能力還是有的,所以往往女飛賊就要踢到他的卵蛋或是打到他的後腦時,他就會立即躲開。

就這樣,二人打打停停,小半個時辰才結束戰鬥,而且最後以女飛賊的勝利而告終。

再一次的,江海龍被女飛賊騎在了身下,而女飛賊似乎也得意妄形起來,騎在江海龍身上的那一刻,竟然滑稽的哈哈大笑起來。

【女飛賊究竟是什麼人,私家偵探的任務是否能成功?請訂閱頭條號,等待明日更新】

【等不及的小夥伴也可以關注微信公眾號:白日宣吟,回復32 , 立即獲得後續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重傷退役的特種兵應聘私家偵探,路遇女飛賊3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