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鬼故事-鏡秘

僅以此文向秦園致敬,他的每一個故事,都是我寫作路上的苦海明燈。

——題記

第一章 孔雀曇花

凌華去了雲南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他唯一留給楊明的一封郵件,也是在三天前。那是一株孔雀曇花的圖片,曇花怒放在冷月之下,帶著點點的蒼涼。

而在發了照片之後,楊明就再也沒能聯繫到凌華了。

無奈,楊明只好去找凌華。

他們認識已經很久了,從初中到大學,就一直是同學,也是兄弟。凌華是一個畫家,而楊明是一個懸疑作家,筆名秦園。

收拾好東西,楊明踏上了前往雲南的列車。到了雲南,他無暇欣賞風景,直接就奔向了一個地方——曇花學院。

曇花學院以曇花聞名,尤其是他們學校的孔雀曇花,更是別有風情。那一抹如孔雀開屏的曇花,在月光下綻放,香氣悠然,煞是迷人。

而凌華,但是就說自己想來這裡看看。

對於外來客,曇花學院的校長亦是不好拒絕的,但是當楊明問起自己好友凌華是否來過時,那校長的臉卻忽而沉了下來。

轉眼,他又說沒有來過。

他在撒謊!楊明一樣就看了出來,但是他為何要撒謊?難道凌華已經……楊明不敢再想了,只能收起思緒,跟在那校長身後,走向他要入住的房間。

門推開,裡面的布置簡單而乾淨。

「楊先生,您就請先住在這裡吧。」校長看著楊明說道:「知道您要來,我們特意收拾了一下,我們地方小,有點兒簡陋,希望您不要介意。」

「哪裡。」楊明說:「你們肯收留我,我就已經很感激了。」

轉身離開的時候,校長又特意說了一句:「楊先生,您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晚上最好不要出去。」

「為什麼?」楊明好奇的問道。

校長沒有再多說了,只是含糊的說這是他們學校的規矩。好奇怪的規矩,楊明在心中想到。

入夜,楊明躺在床上,捧著一本書在看,昏黃的燈光打在屋子裡面,有著古樸的味道。楊明是書痴,但是卻也無法靜下自己的心了。

對方不許自己晚上出去,這必然有古怪,而且,這很有可能和凌華的失蹤有關。但是自己畢竟是客,所以不能做的太明顯。

要是就這麼直接出去的話,很有可能被校長撞到,到時候就說不太清楚了。

放下書,楊明習慣性的用自己的手,拖著自己的下巴,在屋子裡面走來走去。他從這頭,走到了那頭。

雖然寫過很多懸疑小說的,但是到底只是小說,總不能拿著裡面的橋段,把自己打扮成一個怪人,偷偷潛伏在校園裡面吧。

而就在楊明惆悵於這件事的時候,他忽而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的動靜。那動靜,似乎是很多人在學校裡面走動。

他好奇的推開窗戶,卻看見在樓下,有著一群身著白衣的人,捧著一面鏡子,在校園裡面行走。

那些人的姿勢,彷彿是在進行著某種古怪的儀式,而透過打開的窗,楊明發現,別的宿舍樓的窗戶,也都是緊閉著的。

他們不好奇嗎?還是已然料到了?

楊明想,這大抵就是校長不許自己出去的原因,而且,這個原因也很有可能和凌華的失蹤有關係。

想到這裡,楊明便顧不得許多了,直接的沖了下去。可是等他到了樓下的時候,卻發現那些人已然不見了。

他們不見了,是在轉眼之間的。楊明是以很快的速度跑下來的,而且楊明確信,那些人應該沒有注意到自己。

怎麼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裡面,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難道是鬼?但是楊明雖然寫懸疑小說,卻從來不相信這些,在他看來,鬼怪都是人為杜撰出來的。

「你怎麼在這裡?」一個聲音在背後響起,此刻一個聲音忽而響起是很嚇人的,以至於楊明的身子都不自覺的抖動了一下。

回頭,是一個清秀的少女。

看著少女,楊明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說道:「我……我在房間裡面覺得很悶,所以……就出來走走。」

少女的臉冷的像掛在天上的月亮,她面無表情的說道:「校長沒有告訴過你嗎,晚上的時候是不可以在外面走動的。」

楊明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說,如果說沒有,那對方是必然不信的。忽而,楊明想到了那句話,於是反問:「那你為什麼在這裡?」

「我……我當然是有我自己的事情了。」少女似乎不願意搭理眼前的這個人,轉身就要走。

「哎……這位,這位同學。」楊明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這個女孩子了:「請問……請問你叫做什麼名字?」

「陳夢。」女子冷冷的說道,然後轉身就走了。

看著她走遠的背影,楊明嘆了口氣,只好上樓,但是上樓之後,他仍舊無法平息自己的思緒,就連看書,都不知道書講的是什麼。他在好奇,好奇那些人怎麼會忽而消失了,也在好奇那個叫做陳夢的女孩子,到底是什麼人。

楊明確信,這個陳夢的出現,絕對不是湊巧,她應該也是特意出來的,因為楊明當時看的很清楚,這個女孩子的手,是握著的。

她手中應該握著什麼東西,如果只是單純的出來,她是不必要帶著東西的,而且也不必要握在手裡,彷彿害怕被人看見一樣。

一直想到深夜,楊明實在熬不住了,才和衣而睡。

早上七點,學校準時用早餐,一旦錯過了,就要等到中午才有東西吃。楊明是客人,客隨主便。

坐在食堂,楊明發現裡面人滿為患,幾乎所有的桌子都坐滿了,唯有一張,只坐了一個人,那人正是陳夢。

他端著早餐,走到了陳夢坐著的那張桌子前,他看著陳夢說道:「為什麼你一個人坐在這裡?」

「我喜歡清凈。」陳夢頭也不抬,一邊吃著東西,一邊回答楊明。

「那我可以坐在這裡嗎?」

「你不是已經坐在這裡了嗎?這桌子又不是我買的,我哪有什麼資格,允許別人坐在這裡,不坐在這裡。」

楊明忽而覺得這個女孩子真是個怪人,說話沖,好像自己開罪過她一樣。

早餐吃的楊明很不順心,他想和這個女孩子說話,可是又張不開嘴,好不容易問了那麼一兩句,又被她一下子堵了起來。

早餐吃飯,陳夢端著碗碟直接就出去了,楊明喊了一句,她卻像是沒有聽到一樣。

就在此時,一個同學坐到了楊明身邊,他看著楊明說道:「那個……秦園是不是?」

「你好,我是秦園。」楊明微笑著說道。

那學生看了看陳夢的背影,說道:「秦園先生,我看過您很多書,我……我算是您的粉絲啊。」

「謝謝支持。」這種事情楊明也遇到過,畢竟他也是個了不起的作家,自然有很多粉絲。但是此時,他的思緒全在那個陳夢身上。

他回頭,看著眼前這個男生,忽而問道:「對了,問你個事情。」

「您說,您說。」

「那個女孩子是什麼人,為什麼她一個人坐在這裡,都沒人坐在她旁邊?」

男生的臉忽而一下子變了,白天才說道:「那個,我也不好說,畢竟我不是那種喜歡在背後說人壞話的人。」

往往這樣說的人,都是喜歡講是非的人,不到五分鐘,他就說了一堆陳夢的壞話。說陳夢自命清高,是個怪人。

這些話,楊明不盡信,但是可以判斷出來的就是,那個陳夢的確很古怪。

「那我想請問,那個陳夢是哪個系,哪個班?」

「二年級五班,工商管理系。」那男生回答道。

「謝謝。」之後楊明隨便找了個借口,轉身走了,他知道自己再不走,可能就走不了了。

之後,楊明趁著下課的間隙,特意去找了陳夢。找到陳夢的時候,她正坐在教室裡面,看著書。

見到楊明,她也不覺得吃驚,只是抬起頭,木然的問了一句:「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我……我不知道在這裡說話會不會不太方便。」

「先生,我知道你是寫懸疑的作家,但是生活不是懸疑小說,有什麼直接說,不要搞得這麼神秘,好不好?」

楊明被她一句話嗆住了,臉頓時紅了起來。

半天,他才緩過來,然後說道:「我想問你的是,昨天晚上那是怎麼回事?」

「昨天晚上有發生什麼嗎?」陳夢抬頭問道:「我只看見一個人,鬼鬼祟祟的走在學校裡面,而那個人,就是秦園先生你。」

楊明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說了,自己可是光明正大的走在校園裡面,哪裡是鬼鬼祟祟。

「沒什麼問題的話,您可以走了,我還要看書。」陳夢很直接的下了逐客令。

見自己沒討到好處,楊明只好站起身,準備出去,可在臨走前,他還是忍不住說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我知道你來這個學校肯定是有目的的,因為你是今年才轉學過來的,如果你沒有目的,你肯定不會在晚上的時候出現在校園裡面。」

楊明一口氣說完了自己的話,然後看著陳夢,準備聽她回復。

陳夢抬起了頭:「說完了?」

「說完了。」

「那請您離開,謝謝。」

楊明一時無話,只能離開。

回到房間裡面,他左思右想,右想左思,他覺得這個女孩子肯定有秘密,而且還不止一個,但是她不說,自己也沒有辦法。第二章 陳夢

又是夜了,但是這次楊明卻沒有在房間裡面看書,而是躲在了校園的某處。他覺得,昨天晚上出現的那些人,肯定也會出現,而且陳夢應該也會在校園裡面。

他打算無論如何,也要在陳夢嘴裡問出點什麼來。

果然,等到月亮再次掛在天邊的時候,那些人就出現了,他們還是和昨晚一樣,捧著一面鏡子,在校園裡面走動。

此時,楊明的思緒全部被那些人抓住了,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身後此刻正站著一個人。

忽而,那個人伸出了自己的手,一下子捂住了楊明的嘴巴。

楊明身子一顫,卻感覺到一張唇,正貼在自己的耳邊,那張唇的主人,輕聲的說道:「不要動。」

是陳夢。

之後的一段時間,那個陳夢就這樣捂著楊明的嘴,和他一起看著那伙人的動作。

忽而,那些人走到了宿舍樓裡面去了。

宿舍樓很暗,借著月光根本看不清裡面的輪廓,而就在此時,陳夢鬆開了自己的手。

楊明猛地回頭,看著陳夢,問道:「你到底是誰,你要幹嘛?」

「這是我要問你的話才是。」陳夢仍舊是平時那副表情,目光陰冷而淡然,就這樣看著楊明,似乎準備讓楊明先開口。

「我……我說了,我叫做楊明,筆名秦園你也知道。」

「我是想問你,來這個學校的目的是什麼?是不是你也想要拿南宗秘鏡?」

「南宗秘鏡?」楊明是第一次聽說這個東西,他不禁的好奇的看著陳夢,半響才問道:「那是什麼東西?」

看著楊明的臉,陳夢似乎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她立馬改口:「沒什麼。不過我想告訴你,這個學校不是你應該來的,這裡有著太多詭異的事情,你只是一個寫小說的,不應該插手這些事情。」

「我……我知道。」楊明看著陳夢,說道:「我對這所學校的秘密,一點都不感興趣,我來這裡是為了一個朋友。」

「朋友?」陳夢好奇:「什麼朋友?」

「說了你也不認識。」楊明看著陳夢那冰冷的臉,就不想告訴她。雖然陳夢長得很漂亮,但是再漂亮的女人,冷的和冰一樣,也不會讓男人有好感。

「是不是那個叫做凌華的畫家?」

楊明身子忽而一怔,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女人竟然知道凌華,那她是不是也知道凌華的下落?

「你……你怎麼知道?」

「一個星期之前,這個人也來了我們學校,和你一樣,在半夜的時候出來窺探學校的秘密,於是便失蹤了。」

看著楊明那驚詫的臉,陳夢繼續說道:「不過我懷疑你那個朋友應該已經凶多吉少了。也是,來這個學校窺探秘密的人,都死了,現在應該只有我們兩個是活人了,不過我告訴你,你要是再不走,你也會死。」

楊明被怔住了,這真是一個反轉,比他寫的懸疑還刺激。這個普通的學校,到底有著什麼秘密?為什麼有人來窺探,而為什麼窺探的人,卻又都死了?

楊明覺得,這個秘密可能和陳夢無意說出來的南宗秘鏡有關係。

於是他追問:「是不是……和你說的那個什麼南宗秘鏡子有關係?」

陳夢的臉忽而抽搐了一下,隨即說道:「你別問。你是寫懸疑的,你應該很清楚,有時候知道太多並不好,很多人之所以被殺了,就是知道的太多了。」

「那你為什麼要來?」楊明追問。

陳夢卻不願意回答:「我來自然有我的原因,我沒有必要告訴你,我勸你還是早點回去,免得遭了殺身之禍!」

楊明很想反駁,但是那些話又說不出口,於是繼續問道:「那剛才看到的那些人,是什麼人?我記得我昨天看到他們之後,就馬上下來了,但是我下來的時候,他們卻消失了。」

「我不知道。」陳夢說道:「這是真的,不管你信不信。我只知道他們每天晚上會在學校裡面遊盪,而且每次都走進那棟宿舍樓,但是每次一進去,就會莫名的消失。我曾經偷偷去查看過,可是我沒有找到密道,就這些了。」

說完,陳夢就走了。

帶著疑惑,楊明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打開自己的手提電腦,連上網路,搜索了一下南宗秘鏡。

但是卻沒有搜索出來什麼,之後他又搜索了一次這個學校,卻也什麼都沒有發現。

這是怎麼回事?

剛才那個叫做陳夢的說過,說這個學校來窺探秘密的人,都死了,可是如果是這樣,為什麼自己搜索不出資料?

想著想著,楊明撥打了自己好友林飛的電話。

林飛是他所在的城市的警察,他想林飛應該有辦法幫到自己。而電話打過去的時候,林飛正在做夢。

接到電話他不禁咒罵:「楊明,你是不是瘋了?還是你的時間觀念是那麼與眾不同,現在是凌晨一點,正常人這個時候都睡了。」

「對不起啊,我知道打擾到你了,但是我現在遇到麻煩了。」

「怎麼了,你被人仙人跳了?」

楊明嘆了一口氣,想這個世界上面怎麼有這種警察?

「不是仙人跳,我是想問你一件事情。」「好吧,好吧,你說吧。」林飛打著哈欠問道。

「你能不能幫我差一個地方,用你們警察局的網路來查,那個地方是雲南的曇花學院,我想你幫我查查,看看這所學校曾經發生過什麼。」

「好好好。」林飛說道:「我馬上幫你查,查好了,發你郵箱。」

「你不睡覺嗎?」楊明好奇的問道。

「你還好意思說?你不知道我有失眠的毛病,一旦醒來就再也睡不著了。」

楊明怕林飛啰嗦,於是立馬扯開了話題,然後關掉了電話。

不一會兒,林飛就把關於曇花學院的資料,發到了楊明的郵箱裡面,打開郵箱,楊明發現那是三年前的資料。

講述的,是一宗命案!

死者是一名女性,屍體被人發現在學校的宿舍樓,沒錯,就是他現在呆的這棟!那死者以詭異的姿勢,被人殺死在了宿舍樓裡面。

她的臉,支離破碎的插著無數的碎玻璃,而胸口有一個大洞,甚至可以看見裡面的內臟,而更可怖的是,她的心臟被人挖走了!

而且……她的手上,還捧著一面鏡子,就那樣捧著,然後搭在腹部。

楊明忽而感到脊背一陣發寒,因為林飛發來了死者生前面貌的還原照片!那照片上笑顏如花的女子,和陳夢竟然長得一模一樣!

她是誰?是陳夢的姐姐嗎?楊明心中頓時有了無數的疑惑。

之後,根據林飛的話,楊明得知,那件事情曾經在這裡鬧的沸沸揚揚,卻被學校的領導用一些手段壓了下來,很自然,是一些不怎麼乾淨的手段。

但是很遺憾,林飛給楊明的資料,就只有這些,其它的,就都沒有了。

事情畢竟過去三年了,現在查,也查不到什麼了。而唯一的知情者,大抵就只有陳夢一個人了。

楊明決定,無論如何都要找到陳夢,讓她把一切都告訴自己。就算楊明不是打算為死者討一個公道,也要查出事情的經過,因為這件事情,很有可能和凌華的失蹤有關係。

但是要怎樣,才可以讓這個陳夢開口呢?

或許是因為昨天晚上說的太多了,所以陳夢第二天直接沒有出現在食堂,就算去她教室找她,她的同學也說她不在。

他們說陳夢是個古怪的人,在這個學校沒有朋友,所以她去了哪裡,也沒有辦法找到。

於是,楊明只好等到晚上,看看這個叫做陳夢的女孩子,會不會出現了。

到了晚上,冷月再次掛在天上的時候,那一伙人,又一次的出現了,而在他們進入宿舍樓之後,楊明就飛快的跑了下來。

可是,卻沒有發現陳夢的影子。

忽而,楊明看到不遠處的花叢中,似乎有著人影閃動,他不顧其它,喊了一句:「誰?」

那人影似乎聽到了,轉眼就跑,楊明立馬跟了上去。他發現那應該是個男人,因為他的肩膀上面,還扛著一個麻袋。

麻袋裡面,似乎有人,那人可能就是陳夢!

一直到了一株孔雀曇花面前,那人才停頓了下來,他把麻袋放在了地上,然後從自己的口袋裡面,掏了一把刀子出來。

那人回過頭,臉上帶著一張詭異的面具,面具青面獠牙,似要殺人的小鬼。

楊明身子不禁一顫,畢竟對方有刀子,要是隨便捅了自己哪裡,自己都不會好過。而且很有可能,會在第二天,變成屍體被人發現。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畢竟還是男子漢,所以強行壓住恐怖,對那人喊道。

那人沒有回答,只是舉著刀子就沖了過來。

而就在那人即將衝到楊明面前的時候,一顆石子,卻從遠處飛了過來,直直的打在了那人的手上。

石子力道很大,以至於那人手中的刀子都掉到了地上。

見自己刀子掉了,那人立馬轉身就跑,而楊明也沒有勇氣去追,只能等自己鎮定了一點之後,走到那個麻布袋面前,解開那個麻布袋口,用繩子綁住的死結。

麻布袋被解開后,一張清秀的臉露了出來,果然是陳夢。

楊明學著小說裡面的橋段,把自己的手放在了陳夢的鼻子下面,一抹,還有氣息,看來應該沒有死。

但是她很顯然是因為窒息,而暈了過去。

楊明只好把她抱起來,準備帶回自己的房間再看看。而在準備回去的時候,楊明看到了地上的那顆石子。

那石子應該是有人用彈弓發射的,但是那人是誰?難道是凌華?因為楊明記得,凌華的彈弓打的非常準確,如果是他,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但是如果是凌華,他為什麼不現身?

算了,不想了,先把陳夢弄醒吧。

楊明把陳夢放在自己的床上,然後喊了一口茶,一下子噴在了陳夢的臉上。這方法果然有效,陳夢真的醒來了。

一看到是楊明,她的臉不禁一下子紅了,半天沒有說出一句話,而楊明,也不好說什麼。

半響,陳夢開口了:「謝謝你。」

「不客氣。」楊明回答。他想問陳夢這是怎麼回事,卻又不知道該不該開口。

或許是楊明救了自己的原因,陳夢也不在隱瞞了,她看著楊明,說道:「你不是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嗎?那我就告訴你好了。」

「好。」楊明說道。

於是陳夢講起了關於南宗秘鏡的故事……第三章 南宗秘鏡

南宗秘鏡是南詔國的一件寶物,據說也是一把鑰匙。傳說,南詔國在國破家亡的時候,他們的領袖把一批寶藏藏在了一個地方,而南宗秘鏡,就是唯一可以打開那個寶藏入口的鑰匙了。

只是很可惜,一直沒有人知道那寶藏到底埋在什麼地方。而南宗秘鏡,也在一次內戰中下落不明。

那次內戰,比亡國更可怖,內戰導致大部分的余民死去,讓南詔一族幾乎滅族。而最後存留下來的,也寥寥無幾了。

「我是南詔人,我的父母是我們南詔一族的祭祀,他們窮盡一生的目標就是找到南宗秘鏡子,但是很可惜,他們到死都沒有找到。」陳夢的眼中,寫滿了悲倉。

楊明想要安慰陳夢,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了。

而陳夢則繼續說起了她的故事。她說,她父母在臨死前,要自己和自己的姐姐無論如何都要找到南宗秘鏡。

其實對於找鏡子,陳夢是不怎麼在意了,她覺得那東西沒有一點兒的實質意義,就算找到了,也沒用。

但是畢竟是自己父母的遺願,所以只好遵從。

而她姐姐,之後經過辛苦,終於在這個學校發現了鏡子的下落。之後,她扮成學生,潛入了這個學校。

而她卻也發現了一件事情——原來來找鏡子的,不止自己一個人,別的同胞也來了,只是他們全部失蹤了,看來也是凶多吉少。

「後來我姐姐也死了,被人殺死在了宿舍樓裡面,我想,她應該是查到了什麼,被人滅口。」陳夢說自己姐姐死的很慘,臉上全是碎玻璃,而心臟也被人挖走了。

這些楊明都知道,所以便要陳夢不要再說下去了。

「然後你就來了,對嗎?」楊明看著陳夢說道。

陳夢點了點頭,說:「是,我是為了完成我姐姐和父母的遺願才來的,但是沒想到……」她忽而冷笑:「就在我窺探秘密的時候,卻差點遭了毒手。」

「那個人你知道他是誰嗎?」楊明問道。

陳夢搖頭:「我並不知道那個人是誰,我在準備跟著那些怪人的時候,一雙手就忽而從後面掐住了我的脖子,之後我就暈了。我想,如果不是你及時出現,我應該也死了。」

「看來我出現的還很及時。」楊明說。

陳夢看著楊明,忽而苦笑一下:「你知道這些了,你可以走了吧。我們都被盯上了,如果你不走,你也會死。」

「那你呢?」楊明問道。

「這是我的宿命。」

「不,我不走。」楊明說:「把你一個女孩子留在這裡,我一個大男人先走,這樣不太好。而且我覺得我那個朋友應該還活著。」

「還活著?」陳夢好奇,她似乎覺得失蹤了,就是死了。

楊明點了點頭,說道:「是的,在剛才我們遇到危險的時候,有人用石子救了我們,我那個朋友擅長彈弓,我想,救我們的應該就是他了。」

楊明說自己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不肯現身,但是他相信,他一定有自己的苦衷。楊明表示,自己會留在這裡,而且他還說,如果陳夢不介意,可以和自己一起行動,也算是有個伴。

陳夢沒有拒絕。

「那……你知道那些奇怪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陳夢搖了搖頭,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聽說這個學校鬧鬼,說每到晚上,就會有鬼在學校裡面,端著鏡子走動,我想就是那些人吧。」

但是陳夢不相信鬼,她覺得那些人應該和自己姐姐的死有著分不開的關係,而這種傳說,應該只是一種煙霧。

也就是說,對方應該也沒有找到南宗秘鏡,所以放出煙霧,不許別的學生在晚上出動,免得被人捷足先登。

之後的一個晚上,兩個人都就那樣的坐在房間裡面,一句話也不說,第二天他們也沒有去吃早餐,甚至陳夢也沒有去上課。

不過好在大學管的比較松,所以也沒有人在乎這些。

到了下午,楊明忽而想到了一個辦法,只是這個辦法實在冒險,可卻也是唯一的辦法了。楊明告訴陳夢,說要想破解那些人的秘密,就只能在晚上跟蹤他們。

之前因為是一個人,所以很難做到,現在有了兩個人,應該也就可以有些保證了。

陳夢想了想,覺得也是。

於是,兩人便立馬離開了學校,去附近的一個市場,購買了兩把彈簧刀,他們覺得,有刀子在手中,至少也是一種保證。

晚上,兩個人就貓在花叢後面,他們看見,那群人果然又一次出現了。

他們是從學校的另外一面走過來的,然後直直的走進了宿舍樓。楊明和陳夢對視了一眼,於是便立馬跟了上去。

他們跟在後面,那些人並沒有在意,很顯然,他們已經沒有自己的意識了,如果不是他們有影子,估計真的會被看做是鬼。

進了宿舍樓以後,在前面走著的那個人,停了下來,他獃獃的站在一面整容鏡面前,然後停在了那裡。

而另外一個人,則走到了樓梯下面,蹲在一個地方,像是找尋著什麼。

忽而,那面大鏡子,竟然就這麼翻了過去,然後露出了一條密道。原來密道是在鏡子後面,所以才沒那麼容易找到。

而開啟密道的機關,也是在隱匿的角落裡面。

看著那些人走了進去,楊明和陳夢也跟了上去。借著陳夢手電筒的光,發現那是一條很大的密道,看起來應該存在了很久。

而那些人,進入密道之後,就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也不動了。

「他們……怎麼了?」楊明看著那些人,不禁說道。

「他們應該是服用了某種藥物,所以被控制了。」陳夢一邊說著,一邊把手電筒的光,打在那些人臉上。

她發現,每一個人都是那麼的面無表情,獃獃的,而他們的臉,陳夢也都是認識的。「他們就是之前來找南宗秘鏡的人,原來都被控制了,成為了對方的障眼法。」陳夢嘆了一口氣,然後便不再管他們了。

「你不管他們嗎?」楊明好奇的問道:「他們是你的族人耶。」

「只有找到鏡子,才能救他們。」陳夢冷然的說道。

之後,陳夢在密道裡面,又找到了一條密道,那密道似乎是通往一個地方的,她和楊明一前一後的走在密道裡面。

不多時,就走了出去,而走出去之後,他們發現那竟然是學校的最後面。

這個地方一般沒有人來,所以也沒有人發現密道。

「原來他們就是利用這個密道出來的。」陳夢出來之後看著夜空說道。

但是很可惜,他們沒有找到南宗秘鏡。

楊明嘆了一口氣:「你確定那面鏡子真的在這個學校嗎?我現在有些懷疑,怎麼你們那麼多人,都沒有找到這面鏡子。」

陳夢聳了聳肩,說道:「應該在這裡,我想那些情報是不會錯的。」

她左右都看了一遍,確定沒有什麼特殊的情況,便拉著楊明,回到了宿舍。

因為害怕有危險,所以兩個人睡在一個房間裡面,楊明睡在地上,陳夢睡在床上。

睡得迷魂,一陣鬼叫把他們驚醒,仔細一聽,好像是某個女生的叫聲,而除了女生的叫聲之後,還出現了很多嘈雜的人聲。

聲音是從下面傳來的,兩個人顧不得許多,立馬衝到了樓下。

而一下樓,他們就見到了駭人的一幕——地上橫七豎八,躺了好幾具屍體,數一數,至少八具。

而這八具屍體——竟然是那八個白衣人的!

他們躺在地上,一地都是鮮血,他們的胸口有一個大洞,心臟已然被挖走了,甚至可以看見內臟。

而臉上,還插滿了玻璃,甚至眼睛裡面,也被插入了玻璃,就那麼立著,一張臉像是刺蝟的身子,詭異可怖。

而他們的雙手,還捧著那面鏡子,就這樣搭在腹部。

「他們……他們……」陳夢的臉刷的一下就白了,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而楊明也沒好多少。

恐懼,愧疚包圍著兩個人。他們覺得這都是自己的錯,如果自己不那麼多事,可能他們不會死。如果昨天報警,他們可能也不會死。

「我想……昨天那個人,應該看到我們了,如果不是,他們也不會被人殺死滅口。」

陳夢說的很對,楊明點了點頭:「他應該沒有把握殺死我們,所以才……」

「那我們現在無論什麼時候都要在一起,一旦被分開,我們可能就會遭到對方的毒手!」

「恩。」楊明點了點頭。

而之後,警方把那些屍體也帶走了,至於發現屍體的女生,也因為這件事情而休學了。

一時之間輿論嘩然,而讓楊明更加痛苦的,是那些同學的目光,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的目光似乎帶著敵意。

好像是覺得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果不其然,他們學校的校長找到了楊明,他看著楊明說道:「楊先生,您知道我們學校現在……我覺得為您的安全考慮,您應該離開我們學校。」

他說的很委婉,但是實際意思就是:你這個掃把星,一來我們學校就死人。

楊明不好說什麼,只能打著太極:「我的朋友也在這裡失蹤了,但是沒有看到屍體,我想……我找到他就會回去。」

「可是這樣很危險。」

「我知道,可是不找到他,他也很危險。」

校長的臉皮子不住的抽動,他大抵是覺得這個楊明太不識抬舉了。但是又不好發作,畢竟對方說的也對。

如果對方現在來找自己要人,自己也沒有辦法。

「那……楊明先生就再待一個星期吧。這件事情也交給警方處理了,如果一個星期之後,楊明先生還沒有找到你那位朋友的話,我覺得……」

「就一個星期,謝謝校長。」沒等校長說完,楊明就轉身離開了。

回到宿舍,陳夢問他校長找他是什麼事情,他把剛才校長說的話,重複了一遍。陳夢冷笑一聲,她說:「就算不是校長給我們一個星期,我想對方也只會給我們一個星期。」

「恩。」楊明知道陳夢的意思,如果說之前只是暗鬥,那現在就等於撕破臉了,所以拖得越久,其實就越危險。第四章 凌華

中午,楊明去食堂買飯,把陳夢留在了宿舍裡面,他端著飯路過孔雀曇花準備回去的時候,卻忽而停住了腳步。

他走到那株曇花面前,痴獃的注視著那株曇花。

楊明忽而覺得很好奇,為什麼當時凌華髮來的郵件,是這株曇花,而凌華要是還活著,為什麼不肯現身?

忽而,楊明看到了,曇花的土壤似乎有被鬆動過的痕迹。他仔細的盯著那裡,然後蹲了下來,試著用手輕輕的刨開那些泥土。

他發現,在那層泥土下面,似乎有一個盒子。

他趁著沒人,挖出了那個盒子,然後快速的回到了宿舍。

陳夢好奇的注視著他手中的盒子,問道:「這是什麼?」

「不知道。」楊明說:「我在那株孔雀曇花的泥土裡面發現的。」說著,他打開了盒子,盒子裡面,是一張紙條。

紙條上面寫著:「晚上十二點到十二點半,我在學校後山等你,不見不散。」沒有留下日期,也沒有留下落款。

但是那端正的字跡,正是凌華留下來的。

「這是誰留的,都沒有日期。」陳夢拿起紙條,好奇的說道。

楊明看著紙條,蹙眉道:「是凌華,他大抵每個晚上都會在那裡等我,肯定是有什麼事情要告訴我。」

陳夢一怔:「你怎麼知道?」

「因為沒有留日期,那麼意思肯定是每個晚上都會在那裡等我了。」楊明很肯定凌華的意思,因為這是他們以前偷偷約著出去上網的暗示。

他們當時不住在一個宿舍,所以很難約一個確定的時間,於是便不留日期的約對方,留一張紙條,意思是每個晚上都會在那裡等著對方。

「那你今晚上要去嗎?」陳夢問道。

楊明點頭:「要去的。他肯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我。」

「我和你一起去,也算是有個照應了。」陳夢說道。

楊明打算拒絕,因為他覺得這太危險了,可是看到陳夢那張臉,他卻又不好拒絕了,只能說道:「那到時候小心一點,見機行事。」

「恩。」陳夢回應。

夜晚十二點,整個學校的人也都睡了,陳夢和楊明一前一後的摸著走出了宿舍,為了防止有什麼危險,他們特意帶上了那把彈簧刀。

剛好,十二點十分到了後山那裡,可是那裡卻空無一人。

「你確定他今天會在這裡出現嗎?」

「應該會得。」楊明回答,然後仔細的看著四周,確定一下凌華是不是在某個角落裡面。

忽而,一個聲音從他身後傳來:「你來了。」

回頭,正是凌華。

好友相見,格外激動,楊明喊道:「你這臭小子,想嚇死我啊。」

「沒辦法,我怕有危險嘛。」凌華告訴楊明,其實自己每個晚上都會躲在後山某處窺探半個小時,確定楊明是不是來了。

剛剛,他就是看到楊明了,所以才出現的。

凌華看了一眼陳夢,問道:「這個女孩子是?」

「是我朋友,叫做陳夢,那些事情說來話長,暫時不說。」楊明不願意在這裡浪費時間,於是便要求凌華和他一起回到宿舍。

但是凌華拒絕了:「他們都以為我失蹤了,我徒然的出現,我覺得不好,而且如果他們用這個理由讓我們離開呢?」

看凌華的樣子,楊明就知道了,凌華肯定是知道校園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不禁說道:「看來你對學校的事情很清楚啊,那麼我想問你,你為什麼要躲起來,還有,你那封郵件是什麼意思?」

凌華笑了笑,說道:「在回答你的問題之前,我想先問問你,知不知道一個東西。」

「什麼?」楊明問道。

「南詔秘鏡!」

這四個字怔住了陳夢,她忽而說道:「你果然是為了南詔秘鏡而來的。」她不覺警惕了幾分,目光也不似那麼淡然了。

凌華看了出來,卻不在意:「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來這裡的目的,應該也是為了南詔秘鏡。楊明是我的朋友,他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間,不應該有所隱瞞,你們應該可以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吧。」

楊明和陳夢對視了一眼,隨即開口:「好吧,我把一切告訴你吧。」

他把那些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凌華。

說完,他繼而問道:「那麼我很好奇,你怎麼知道南詔秘鏡,你來這裡的目的又是什麼?」他看著凌華,想他告訴自己。

「一切,還得從一封郵件說起。」凌華說起了原委。

在他動身的前三天,他莫名收到了一封郵件,郵件的內容就是希望他可以來這曇花學院一次,當時凌華本身是不想來的,但是那株孔雀曇花卻吸引了他的注意。

孔雀曇花很特殊,是曇花中的極品,對於一個愛好繪畫的人,自然是不願意錯過它的風采,所以凌華最終還是來了。

其實當時凌華並不知道這後面有什麼陰謀,只是單純為了那株曇花。

可是,他來的第一個晚上,就聽說了那詭異的事情——校長告訴凌華,說晚上不能出去,而他在晚上的時候,也見到了那詭異的一幕。「那是什麼人給你發的郵件?」楊明問道。

凌華聳了聳肩部,說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發來的郵件,但是我很清楚,發郵件的人,應該就是幕後操縱一切的人。」

凌華告訴楊明,說他看到那些人的時候,也很好奇,但是卻也無論如何都查探不出個所以然來。

可就在那個時候,他卻又收到了一個暗示,有人在他的房間裡面放了一面鏡子,而在鏡子下面,壓了一張紙條——妄圖染指南詔秘鏡的人,都得死。

說著,凌華拿出了紙條,遞到了楊明的面前。

楊明接過紙條,看了看,然後說道:「對方給你這個紙條,一定是想讓你知道南詔秘鏡。」

「聰明。」凌華說道:「不愧是懸疑世界知名大咖。對方表面是希望我走,實際上是希望我來調查南詔秘鏡,不,準確的說,是希望我把你引來。」

凌華說,他懷疑對方一開始並不是打算讓自己來染指這件事情,對方一開始要找的人,就是楊明。

但是楊明必然是不願意插手這件事情的,所以就想到利用自己,來引楊明上鉤。

他之所以這麼肯定,其原因就是在自己調查南詔秘鏡的時候,遭到了毒手!不過好在他夠機靈,在關鍵時刻,刺了那人一刀子,才得以逃脫。

「如果他真的不願意讓我知道南詔秘鏡,就不會千辛萬苦把我誘惑來,他之所以把我誘惑來,就是為了殺了我,然後把你引來。」凌華看著天上的星子,說道。

「那為什麼你逃脫了之後,卻不願意回來,而要順著人家的心意,發一封郵件給我。」楊明已然猜到了,但是還是打算讓凌華自己先說。

凌華聳了聳肩膀,說道:「對方既然那麼想你來,我不妨隨了他的心愿,再說了,其實我自己也很好奇,那南詔秘鏡到底是什麼東西。」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在我來了之後,你卻又不肯現身?」楊明問道。

凌華不好意思的笑了:「這個……那個……如果我出來了,誰會在暗處保護你們啊。」

「其實是因為你怕我找到你之後,強行要把你帶走吧。如果我沒有猜錯,那紙條應該是在你第一次現身之後,你才放進去的吧。」楊明冷著臉說道。

凌華沒有回答,只是一個勁的傻笑,因為楊明說對了,他就是故意躲起來,想借楊明的手,去找到那個人以及那個南詔秘鏡的。

「那現在呢?」凌華看著楊明說道,意思是問他會不會帶自己回去。

楊明不想搭理他,只說到:「隨了你的心愿。」

之後,三個人便找了個一個地方,待了下來,打算仔細的研究一下這件事情。

首先,是陳夢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你在這裡待了那麼久,請問你有沒有發現什麼?」她是看著凌華說的,很明顯是在問凌華。

凌華想了想,說道:「我懷疑南詔秘鏡不在這個學校!」

「什麼?」這句話怔住了陳夢和楊明兩個人,以至於他們異口同聲的發問。

「其實你們不用那麼震驚。」凌華說:「來了這麼多人,花了這麼多時間,如果真的在這裡,不是應該早就找到了嗎?而且那個地道不知道你們進去了沒有?」

看樣子凌華應該早就進入過地道了,對於他的大膽,楊明著實佩服。

「你也不怕被人殺了在裡面。」楊明沒好氣的說道。

凌華沒有回復,只是說道:「我發現那個地道似乎是很久以前就修葺了的,也就是說,修葺地道的人,絕對不是幕後黑手。」

「然後呢?」楊明問道。

「也就是說,如果南詔秘鏡真的要找個地方放置的話,可以直接放在地道裡面,但是我找遍了地道,都沒有找到南詔秘鏡,或許我們壓根不知道到底什麼是南詔秘鏡,但是應該是面古老的鏡子。」

凌華很大膽的做了一個假設,那就是南詔秘鏡其實並不是放在這個學校的,但是這個學校,肯定有找到南詔秘鏡的線索!

「那你覺得線索會在什麼地方?」陳夢問道。

凌華和楊明一併思考了一會,然後異口同聲的說道:「地道!」第四章 地道

如果直接從宿舍樓那裡進去,一定是不保險的,但是他們都知道,其實地道還有一個入口。於是,他們三個人便從地道的另一端走了進去。

但是走了好多次,都沒有發現有關的線索。

「難道是我們猜錯了?」陳夢問道。

凌華搖了搖頭,說道:「我們應該沒有猜錯,可能……線索是在很隱匿的地方。」

「隱匿的地方。」陳夢說道:「我們把地道都看遍了,都沒有找到線索,能在哪裡?」

楊明沉思了片刻,忽而說道:「其實……我們好像還有一個地方沒有看過。」

一下子,兩個人都看向了他,還一併把手電筒打向了他,以至於楊明不得不皺著眉頭說話:「別照著我。其實我們一直有個地方沒有看過,那就是頂上。」

「頂上?」陳夢順著楊明說的,抬起了頭,也一併把電筒的光照在了上面,可是上面卻什麼都沒有。

「未必在這個位置,我們再走一遍。」說著楊明就向著剛才的入口走去了。

他們走到了入口處,然後在入口處重新走了一遍,仔仔細細的看著牆頂,終於,他們在一個地方,發現了端倪。

那上面有一幅畫!

那好似是一幅地圖,只是沒人看得懂。楊明把那地圖拍了下來,準備回去仔細研究。

之後三人走出了地道,隨便找了個地方,準備好好研究一下那幅地圖。可是三人看了半天,都不知道那地圖到底從哪裡開始,到哪裡結束。

而且那地圖畫的很亂,壓根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你確定這就是線索嗎?」凌華拿著地圖,橫看豎看,都不明白地圖的意思,而楊明則用手托著下巴,做沉思狀。

忽而,楊明說道:「這地圖會不會本身是沒有錯的,只是畫地圖的人,故意使了個心眼?」

凌華和陳夢同時看著楊明,意思是要他繼續說下去。楊明頓了頓,然後試著把地圖倒了過來,果然,一反過來,地圖就看的清楚多了。

但是,即便如此,還是不知道哪裡是入口,哪裡是出口。

「恩,這樣的確看的清楚多了,可是我想問,這地圖要怎麼走?」凌華問道。

「這我還沒有想出來。」楊明收起了地圖,然後看了看天空,說道:「時間不早了,陳夢我們先回去休息吧。」

說著看了一眼凌華,意思是他打算怎麼辦。

凌華說道:「我住在附近的賓館,那我也先回去了。」說著,他也起身準備走了。

回到房間,已經是六點了,楊明還拿著那張地圖在看,可橫看豎看,也不知道那地圖到底講的是什麼東西。

「好了,不要看了,準備去吃早餐吧。」陳夢喊道,可楊明卻一動不動,無奈,陳夢只能自己想出去,準備把早餐端進來,給楊明吃。

而等到陳夢端著早餐進來的時候,楊明卻表現的很興奮,他說自己終於想到了。

陳夢大喜,立馬問楊明想到什麼了,可楊明卻暫時不說,要賣個關子。他說,要把凌華叫來再說。

但是凌華是暫時不願意露面在學校了,無奈兩個只好去他住的旅館找他。

來到旅館,凌華也沒有說什麼別的,只是問楊明,他發現了什麼。

楊明頓了頓,說道:「我做了一個大膽的推測。地圖上面不是沒有寫明,到底是哪裡到哪裡么?於是我在想,會不會發現地圖的地方,就是起點?」

他說,地圖應該是在地道修葺好的時候,就雕刻在上面的,而對方之所以沒有一開始就標明起點,那必然是有他的打算的。

那人不願意那麼輕易的讓世人找到南詔秘鏡,所以便把地圖刻的含糊不清,但是他為什麼要刻在密道裡面?那麼很有可能,密道就是起點。

「那也就是說,我們只要在密道那裡順著走,就可以找到南詔秘鏡?」陳夢看著楊明說道。

楊明點頭:「或許是吧。」

之後,楊明看著凌華說道:「但是就這樣借著手機去找,也是不方便的,這樣,你把地圖畫在紙上,我們拿著紙去找。」

凌華點頭答允,這對於他而言,並不是什麼難辦的事情。於是他便把地圖描摹到了紙張上面。

他們決定,在晚上的時候,再去一次地道,然後試著從地道走,找到所在地。

夜晚十二點,三個人再次潛入了地道,進到了之前的那個位置,而他們卻都忽略了,此時一直有個人在跟蹤著他們!

「現在我們就開始吧。」凌華吸了一口氣,對著楊明說道。

楊明點了點頭,然後拿起了地圖,按照地圖開始走動。

他們一步一步,發現都是對的,並沒有遭受到什麼阻礙。而走到最後,他們發現自己來到了一處深山。

而到了那裡,地圖戛然而止!

「這裡……就是藏著秘鏡的地方么?」凌華顯然不相信,因為這裡實在太荒蕪了,荒蕪的只剩下了大樹的和泥土。

楊明也懷疑,會不會是自己的推斷錯誤了,可是看樣子應該也沒錯,如果錯了,為什麼可以一直順著地圖走到這裡呢?

「應該……在這裡吧。」楊明又一次的用手托著自己的下巴,每次只要楊明思考問題,都會這樣。

「會不會……」陳夢忽而說道:「這裡有一條地道,對方把地道修葺在這裡的某個地方,然後把秘鏡安置在了地道裡面?」

這的確是一種可能,但是就算是修葺了地道在這裡,這裡這麼大,要找到地道也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我們怎麼找啊,趴在地上像狗一樣的找啊?」凌華顯然對這個結論不滿,因為就算是趴在地上找,估計也不是一下兩下可以找到的。

搞不好還沒有找到地道,三個人就累死在了這裡。

「應該不會。」楊明說道:「既然有了地圖,那麼地道就應該很好找才是,也就是說,很有可能在地圖上面,就標註了地道的所在。」但是,地圖上面並沒有詳細的標註了地道的所在。

楊明想了想,忽而問道:「我們剛才是在哪裡停住的?」

陳夢怔住了,但是隨即又反應了過來:「你的意思是……」

「恩。」楊明點頭:「很有可能我們剛才停住的地方,就是地道的所在了。」說著,他仔細的窺探了一起。

「那應該是在這裡。」陳夢走到了一個地方,然後說道。

楊明看了看凌華,而凌華則故意把自己的頭扭向了一邊,因為他很明白楊明的意思,楊明是打算要他和自己趴在地上,一寸一寸的找!

「凌華!」

「好了,我幫你找好了。」凌華果然和楊明趴在了地上,仔細的找著地道的痕迹,終於,他們發現某處似乎是空心的。

掃開那些落葉,他們看到在那個位置,出現了一塊石板,也就是說,那就是地道的入口了。

「然後呢?我們可以打開石板嗎?」凌華似乎是不打算出力了,而楊明見凌華那麼說,於是說道:「如果你不認為自己是男人,你可以不這樣做。」

說著,楊明便自己用力,試著打開石板。

凌華受不到激,也蹲了下來。

「其實……」看著兩個賣力的男人,陳夢忽而開口了:「也許石板上面有機關。」

此話一出,凌華不禁瞪著楊明,而楊明則假裝沒有看到。

之後,陳夢也蹲了下來,然後在石板上面摸索了起來,忽而,她停了一下,然後說道:「這應該是機關了。」

按了一下,石板便自己分開了!而分開之後,是一道樓梯,看樣子,應該是通往某處的!

「下去吧。」楊明看也不看的就走了下去。

那地道似乎很長,不知延伸到了何處,一直走了好久,才終於走到了底部,而在底部,果然擺放了一片鏡子!

「那就是南詔秘鏡嗎?」凌華好奇的看著那面鏡子,只見那鏡子是古銅鏡面,而鏡邊,則雕刻著遠古的僂花。

而陳夢則走了過去,捧起了那面鏡子,仔細的放在了自己的手中,然後幽然地說道:「這就是南詔秘鏡,呵呵,為了一面這樣的鏡子,犧牲了那麼多生命!」

「終於找到鏡子了,那你打算怎麼處理?」楊明看著陳夢問道。

陳夢嘆氣:「我想,我會把鏡子埋在我爸媽和我姐姐的墳墓旁邊,用來給他們陪葬吧。」

「那你還不如直接給我!」一個聲音,忽而從後面響起了,那個帶著面具的人,出現在了他們身後。

聽到那個聲音,楊明怔住了,凌華也怔住了,而陳夢,更是怔住了!

他們震驚的不是那個人出現在了他們身後,而是……那個人是個女人!

「怎麼……怎麼是你!」陳夢一哆嗦,鏡子都差點掉在了地上,而出現的那個人,手中竟然還握著一把左輪手槍!

「三年不見了吧。」那人一面說著,一面取下了自己的面具,而面具下,是一張清秀的臉,而那張臉……竟然和陳夢長得一模一樣!

「你……」楊明驚詫的說不出一句話來,那人竟然和陳夢長得一模一樣,難道她是……

「你不用震驚,秦園,你想的沒錯,我就是陳雪,也就是陳夢的姐姐!」說著,陳雪趁著幾個人驚詫的瞬間,奪走了鏡子,還挾持了陳夢!

楊明回過神來,怒目瞪著陳雪,說道:「你想幹嘛?」

「想幹嘛?我想殺你們滅口,因為你們活著,南詔秘鏡的秘密,就會流傳出去。」此時的陳夢已然痴獃了,她沒有想到,自己的姐姐,竟然就是幕後黑手!

一時之間,氣氛僵持住了,誰也不敢亂動,因為他們都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會射出自己手中的子彈!

「這是怎麼回事?那個死去的女孩子又是怎麼回事?」楊明看著陳雪說道。

陳雪忽而一笑:「你不是被稱為最有天賦的懸疑作家之一嗎?用你的天賦來推斷一下啊,看看是怎麼回事?」

楊明沒有說話,他在盤算著要如何才能救下陳夢,而他手中的彈簧刀,也在悄然間打開了。

「不要亂動,不然她就沒命了!」陳雪似乎看出了楊明的舉動,冷然說道。

「姐姐。」陳夢忽而開口了:「南詔秘鏡真的那麼重要麼?重要的,可以讓你變成這樣的一個人!」

「當然重要!」陳雪說道:「因為這是找到南詔國寶藏的唯一線索,也是打開寶藏的鑰匙,那些寶藏,是南詔國國君所有的財富,有了那些寶藏,我就是這個世界上面最有錢的女人了!」

陳雪幽然的說起了關於南詔秘鏡的故事……第六章 鏡碎

那是她從她父母那裡聽來的,當年,南詔國殘民為了爭奪寶藏,展開了內戰,而南詔國的祭祀,不願意讓所有同胞覆滅,便在內戰的時候盜走了秘鏡,把秘鏡藏到了一個地方。

之後,他又在另外一個地方雕刻了那幅地圖,期待後人可以根據地道找到秘鏡。

他害怕有人對秘鏡不軌,於是便沒有告訴別人,如何破解地圖,只是告訴了他們地圖的所在。

他就是希望有一天,能有人秉承先祖遺志,破解地圖,找到秘鏡。

「你知道嗎?南詔國君希望我們拿著那些財寶為他復國,他真蠢,有了那些富可敵國的寶藏,誰還希望幫他復國?」陳雪冷然說道。

她說,本來知道這個秘密的人,是只有他們一家了,因為他們是那個祭司的後人!但是很可惜,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破解地圖。

而在她父母死後,她便秉承遺志作為幌子,潛入了曇花學院,可是她仍舊沒有辦法破解地圖的奧秘。

所以,她只能放出消息,希望借用那些人的手,來為她找到線索。但是她並沒有告訴別人,那裡有的只是地圖,她故意假傳消息,說南詔秘鏡就在那所學院。

但是那些人太沒用了,所以她只能用南詔國特有的幻葯,把他們變成自己的傀儡。可是這樣仍舊沒用。

於是,她找了一個和自己長相酷似的少女,把她殺害,在她臉上鑲滿玻璃,偽造成自己的屍體,她就是打算用這個辦法,把自己妹妹也捲入,希望自己妹妹可以破解地圖。

因為她知道,陳夢對於南詔秘鏡其實是一點興趣都沒有了,只有自己死了,自己妹妹才會前來曇花學院。

果然,她妹妹真的來了,可是這麼久,她妹妹都沒有辦法幫她實現願望,以至於讓她不得不尋找外援。

而她要尋找的外援,就是楊明!

她知道楊明就是秦園,她看了他的所有書,那巧妙的懸疑和推理,吸引了她,她希望可以借用楊明的手,幫自己找到秘鏡。

但是楊明未必會為她所用,所以她只能從凌華下手了。

她故意把郵件發送給這個畫家,因為她知道,凌華一定會因為這個而來到曇花學院。而她也想好了,只要殺了凌華,那麼楊明就會來到這裡。

只是她收手了,但是凌華卻也不知所蹤了,不過好在這些,也把楊明給她引來了。

但是她怕這些還無法吸引楊明去為自己找南詔秘鏡,所以她便狠心殺死了自己的傀儡——那些傀儡本來存在的目的,是為了嚇唬別人,不讓別人找到密道所在。

但是在現在,卻成為吸引楊明最好的誘餌。

殺死那些人之後,楊明果然對秘鏡產生了興趣,而那個時候,她就一直躲在暗處,等待著時機!

「所以,你之前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吸引我上鉤,對嗎?比如抓走你妹妹!」楊明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問道。

陳雪一笑:「沒錯。」

她說,她是故意抓走陳夢的,其目的就是為了讓楊明救她,好讓陳夢把南詔秘鏡告訴楊明,讓他捲入其中。

她說自己要是真的想要殺死陳夢,那麼陳夢早就死了。她還告訴楊明,其實上次被石子打中,也是故意為之的,因為她早就發現了凌華躲在暗處。

「我一步一步的把你引入密道,就是為了讓你們發現那張藏寶圖,也是為了利用你們幫我破解藏寶圖,你們做的很好,果然沒有讓我失望!」陳雪說,她從剛才就一直跟著他們了,因為他們已然沉溺在了破解地圖的喜悅中,所以根本沒有發現她。

「現在你們幫我找到了秘鏡,所以你們也沒有活下去的必要了。妹妹,不要怪姐姐,要怪就怪這寶藏實在太誘人了,所以你只能死了。」眼看陳雪就要扣動扳機了,楊明卻忽而大喊:「住手。」

陳雪怔住了,她沒有想到楊明會在這個時候開口,她看著楊明說道:「你還想說什麼?」

「你放了陳夢,我幫你找到寶藏,這個交易你覺得如何?」

陳雪一笑:「我是祭司的後人,我自然知道怎麼利用秘鏡找到寶藏,好吧,反正你們就要死了,那我不妨告訴你們好了。我們家族流傳下了一封藏寶圖,只要把那張藏寶圖,和秘鏡後面的花紋重疊,就可以找到寶藏的所在,所以你們對我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我知道對你沒有意義!」楊明忽而說了:「其實,我要做的也不是為你找寶藏的所在,只是我在等一個人!」

「等人?什麼人?」陳雪怔住了,她不知道楊明到底在等什麼人。

而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卻忽而從後面傳來:「是在等我。」

一個男人出現在了密道裡面,那男人眉目俊俏剛毅,正是林飛!

見林飛來了,楊明的身子一下子就軟了,差點跌在了地上,而這時,一個清秀優雅的女子,卻從後面一把扶住了楊明。

「師傅真是的,有這樣的好事也不讓我參與。」說話的,正是他的弟子,也是林飛的女朋友陳愛玲。

原來,老早楊明就聯繫了林飛和陳愛玲,要他們趕過來,做自己外圍。而在他們走之前,他也把線索留下了,他相信陳愛玲可以憑藉線索找到他們的。

而剛才,他也是一直在拖延時間,等著他們出現,直到聽到了腳步聲,楊明才送了一口氣。

林飛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也舉起了自己的配槍,他說:「外面已經被我們同事包圍了,你最好放下武器,不然可有苦頭要吃。」「是嗎?」陳雪還在做著垂死的掙扎,她說道:「你要是敢亂來,這個女人就要死!」

「那是你妹妹!」陳愛玲說道,「你連自己妹妹都要殺么?」

「在金錢面前,沒有妹妹!」她冷然一笑,皆是貪婪。

「就為了那面破鏡子嗎?」陳愛玲說道,然後看了一眼林飛,似乎是在對著某種暗號。

林飛會意,忽而開槍了,而他開槍所打的地方,竟然就是那面鏡子!

一時間,所有人都詫異了,而陳雪竟然一個下意識的動作,用手去擋住那顆子彈!子彈打進了陳雪的肉裡面,她一聲大喊,抓著自己妹妹的手,鬆了一下。

林飛又是一槍,打中了她的手!

陳雪怪叫一聲,倒在了地上,林飛急忙上前制服了她!

看著被押送出去的陳雪,陳愛玲得意的諷刺道:「你太看重那些虛偽的東西了,以至於失去了太多——你剛才要是不用手去擋子彈,我們也奈何不了你的。」

原來,陳愛玲早就料到,這個女人會用自己的手去保護那面鏡子,所以才暗示林飛開槍的,果然,她猜對了。

當陳雪被押送出去之後,楊明問陳夢,那面鏡子打算怎麼處理。她冷然說道:「交給國家,或許是最好的吧。」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那面鏡子在被帶出去之後,竟然會自己裂開了!

看著一地的碎片,陳夢說道:鏡子在這裡被藏了太久,所以不適合外面的環境,以至於被風華了。但是也可能,是南詔國的寶藏,不願意重現人間,打算就這樣成為一個永遠的秘密吧。」

她拾起了那些碎片,準備埋在自己父母的墳邊。

一切結束之後,楊明他們踏上了準備回去的火車,楊明問陳夢以後打算怎麼辦,而陳夢告訴他,自己會回到自己兒時的村子,陪伴著自己父母的孤墳,至於南詔國的種種,她都不想知道了。

楊明會意,只好失落的離開。

在火車上面,陳愛玲看著楊明問道:「師傅為什麼不告訴她,說你自己喜歡她,那樣的話,說不定她會和你走?」

「也許留在那裡,才是對她最好的依託吧。」楊明看著窗外飛逝而過的景緻,略帶失落的說道。

然而,就在楊明回到家的時候,卻發現一個女人站在自己家門口,那女子眉目俊秀,正是陳夢!

「你……你怎麼在這裡?」楊明好奇問道。

而陳夢則是淡然回應:「我老家太孤獨了,所以打算來南通看看,只是——我暫時沒有地方住,可以住在你家嗎?」

「可以,可以。」楊明說道。

其實楊明一直不知道,早在離開之前,陳愛玲就把他家的地址告訴了陳夢,暗示了楊明的說法,但是對於楊明而言,他不用知道。

打開門的瞬間,他也打開了未來的每一天!

每日鬼故事-鏡秘

編后語:以上言論均來自空間網友精華,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每日鬼故事-鏡秘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