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馬堵路還叫人暴打保安,當兵兄弟仗義出頭

從部隊退役下來后,秦少虎在龍騰小區找了個保安的工作,沒辦法,像他這種大頭兵沒編製沒人脈只能幹這行,辛苦不說,還他媽的天天被業主膈應。

今天秦少虎剛到小區門口,就見堵了一長串的汽車,其中幾輛車還在不耐煩的按著喇叭,秦少虎將自行車停在路邊,走到大門口一看,一輛黑色寶馬正車頭向外盤踞在大門裡,車門落鎖,司機不知去向。

要知道這可是小區的入口,只進不出的,這輛寶馬橫在門口,外面十幾輛車都進不來,又是下班高峰期,眼瞅著車輛還在增加,可把另一個保安趙大傳給急壞了。

「少虎哥,你可來了,壞事了。」看見秦少虎,滿頭大汗的趙大傳顛顛跑來向他訴苦。

秦少虎眼睛一眯:「咋回事?」

「寶馬車逆行要出門,正好碰到有車進來,雙方都是硬茬子,不願意退,就頂起來了,我勸了半天也沒用,寶馬車主幹脆下車走了,這下可糟了,咱倆的獎金泡湯了。」

秦少虎怒道:「逆行出門本來就不對,還敢玩這套,反了他了!報警拖他的車。」

趙大傳苦著臉說:「打過電話了,人家交警說小區內的道路不歸他們管。」

秦少虎不爽道:「那你報告經理了么?」

趙大傳擺手道:「剛不說了么,鬧到經理那裡,咱倆獎金就完了。」

「這樣啊……」秦少虎托著腮幫想了想,此時外面汽車堵的更多了,鳴笛此起彼伏,進進出出的居民也為之側目,秦少虎覺得這樣子不是個事兒,順手搶過趙大傳手裡的對講機,按下通話鍵道:「車庫的夥計,出口的夥計過來支援一下。」

不一會兒,兩個保安小跑著過來,見到這幅景象也是大吃一驚,秦少虎道:「夥計們幫個忙,把這輛車抬到一邊去。」

趙大傳有些畏懼道:「開寶馬的傢伙好像不太好惹,臨走放話說誰敢動他的車就讓誰難看!」

秦少虎嗤之以鼻:「鳥毛,違反社會公德還有禮了,抬!出了事算我的。」

既然秦少虎大包大攬,眾人便合力將寶馬強行抬到一邊,外面堵成長串的車流緩緩地開進小區,每個經過保安們身旁的司機都鳴笛致意,四個保安互相對視一眼,一種職業榮譽感油然而生。

正在此時,一聲怒罵響起:「他媽了的13的,誰動老子的車?」一個穿著一身名牌的富二代青年從小區外面氣沖沖的走過來,直奔這幾個保安而來。

秦少虎眉毛倒豎,這就要上去揍人,卻被趙大傳一把拉住。

「秦哥,別衝動,打了業主鐵定下崗,讓我來。」

說著趙大傳便陪著笑臉迎上去,先敬禮,后道歉,慢聲細語的解釋,可是那富二代卻更加囂張起來,捲起袖子,露出刺龍畫虎的細胳膊,一把掀掉趙大傳的大檐帽,又拽住他的領子叫罵:「不就是個看門狗么,敢動老子的車,打不死你的13養的!」

高大健壯的趙大傳就這樣被這個一米六高的小青年推搡謾罵著,憨厚的臉上賠著笑,連圍觀居民都看不下去了,但鑒於青年的那輛寶馬和身上的紋身,大家只敢小聲嘀咕著。

此時秦少虎倒是樂了,抱著膀子看熱鬧,他倒想看看趙大傳能忍到什麼時候。要知道這些保安都是二十來歲的青年人,誰也不是天生就該被欺負的,果不其然,趙大傳的耐性到了臨界點,一把推開富二代,指著地上的東西厲喝道:「給我撿起來!」

瘦小的富二代被推了個踉蹌,差點栽倒,惱羞成怒之下,不但不撿,還狠狠踩向地上的東西,趙大傳一看,眼睛都紅了,抓起富二代的胳膊,一個漂亮的擒拿動作就將其放倒在地,富二代被摔懵了,半天才爬起來,一瘸一拐的跑了。

周圍一陣噼里啪啦的掌聲響起,居民們見沒熱鬧看了,便四散而去,秦少虎嘴角浮起一絲笑意,看著趙大傳從地上撿起一枚小小的徽章,認真的擦去上面的灰塵。

夕陽映照下,那枚金色傘翼徽章熠熠生輝!

解決了這檔子事兒,秦少虎回到保安室繼續上班,到了午飯時間,才騎著自行車回家,只是他剛剛換了鞋子,放在飯桌上的手機就響了,拿起來一接,話筒里傳來同事焦急的喊聲:「秦哥,趕緊到公司來,出大事了!」

連拖鞋也沒來得及換,秦少虎跑下來驅車來到龍騰小區,立馬看見小區門口被幾輛車圍堵住,交通已經癱瘓,另有五六個橫眉冷目的漢子圍著保安室,嘴裡不乾不淨的罵著。

秦少虎走到門口,眼球差點瞪出來,幾個保安同事抱著頭一字排開蹲在地上,大氣也不敢出,漢子們手裡掄著棒球棍,鍍鋅鋼管,剃的溜光的頭皮泛著青色,眼神兇悍,透著濃濃的江湖氣,一看就不是街頭詐騙那種低級小混子能比擬的。

秦少虎眉頭一皺,點燃一支煙慢悠悠的走過去,鎮定自若的問道:「怎麼回事?」

那幾個漢子被他從容的氣勢弄暈了,還以為秦少虎是保安的頭頭,一個黑胖子從黑色奧迪里下來,道:「我弟弟今天上午被你們的保安打傷了,你要是不給個說法,這門就別想再開了。」

「你想要什麼說法?」

「誰動的手,卸誰的胳膊。另外賠三萬塊錢醫藥費!」

寶馬堵路還叫人暴打保安,當兵兄弟仗義出頭

正說著,六個穿著牛仔褲旅遊鞋的赤膊禿頭漢子拖著一個血淋淋的人從旁邊綠化帶里出來,被打的那人穿著保安制服,一個胳膊以奇怪的角度扭曲著,雖然滿臉滿頭的血,但仍能認出是趙大傳!

秦少虎拿著煙的手忽然僵住了,心底有一團火急劇的燃燒起來,今天上午的事情本來就是那個開寶馬的富二代不對,保安們只是履行職責而已,即使趙大傳出手打人,也只是皮外傷而已,現在這幫流氓居然把人打成這樣!

一股殺機以勢不可擋的速度從秦少虎心裡湧上來,但表面上依然不動聲色。

此時,物業保安部的同事們在一個大背頭的帶領下趕了過來,龍騰小區是個很大的小區,門衛、車庫、巡邏等崗位三班輪換,也有好幾十人,大背頭是保安隊長,他帶了七八個機動人員跑過來,一看這架勢也懵了。

「陳哥,有話好說,好說嘛。」劉隊長戰戰兢兢的說。

黑胖子不耐煩道:「你是誰?認識我?」

「我是龍騰小區的保安隊長,聽說過陳哥的名頭。」劉隊長誠惶誠恐。

黑胖子鳥都不帶鳥他,六個手下持槍帶棒氣勢洶洶和保安對峙,說是對峙也不合適,因為保安們手無寸鐵,他們的隊長又是如此的低三下四,所以只能看著被打成重傷的同事敢怒不敢言。

「陳哥,實在對不起了,我馬上把這小子開除,活該他倒霉,瞎了眼了,連陳哥的弟弟都敢動,嘿嘿,那什麼,能不能把車稍微挪一下,您的車停在這,咱們小區的業主都不方便進出了。」劉隊長小心翼翼道。

黑胖子鼻子一哼,兩股煙氣冒出來:「拿錢說話,沒有三萬塊,車就擱這兒了。」

保安們怒火中燒,欺負人也不興這麼狠的,把人都打成重傷了還要勒索,還有天理么,可劉隊長依然賠著小話,屁都不敢放一個,更讓大家心寒。

「願意擱這就擱這吧,人也別走了。」站在一旁半天沒說話的秦少虎吸了一口煙,一臉不在乎的神情。

「你他媽的算哪根蔥!輪得到你插嘴……」黑胖子還沒說完,秦少虎把煙往他臉上一彈,趁他分神的一瞬間抬腳就踹了過來,一記正踢命中黑胖子的小肚子,把他重達一百八十斤的身軀踢的向後飛了出去,當場砸倒後面三四個漢子。

秦少虎跟豹子似的撲了上去,張開雙手圈住兩個人,使勁一收,那兩傻鳥「嘭」的撞在了一起,都捂著鼻子蹲了下去,側面一個黃毛小子衝過來,秦少虎一拳打在黃毛小子的眼窩上,血水都飈出來了。

其他人反應過來,紛紛拿出長刀和鍍鋅鋼管衝上來:「剁死他!」

秦少虎順手抄了一把大號扳手猛衝過去,他知道此時不拚命,就沒有命可拼了!

猛然撲過去,秦少虎手中的大號扳手跟神兵利器似的舞動的寒光閃閃,徑直往人頭上劈,手段簡單但極度殘忍,遇上一個打殘一個,打的對方十幾個彪形大漢哭爹喊娘,丟了傢伙抱頭鼠竄。

龍騰小區入口處十幾米的道路出現了極為壯觀的一幕,一個穿著拖鞋的邋遢男人追著十幾個大漢砍,道路上血花四濺,人仰馬翻,慘烈的慘叫聲回蕩在龍騰小區久久不曾平息。

其他保安們全呆立在路邊,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一個十七八歲的小保安都看傻了,青澀的眼神里寫滿了熱血沸騰:「少虎哥真牛逼呀,太狠了!」

只是這時,遠處飈來五輛麵包車,一個急剎車全部呈一字停住,推拉門打開,從裡面跳出四十多條漢子來,全都赤-裸著上身,穿著牛仔褲和運動鞋,手裡鐵棍、鏈條、西瓜刀都有。

「陳哥,他媽的誰砍你了!」

一名長發飄飄的大漢見躺在地上黑胖子渾身是血,勃然大怒。

黑胖子放下手機,伸手指向殺意正濃的秦少虎,陰毒道:「剁死他!出事算我的!」

(本故事連載未完,欲看後續精彩內容,請用微信公眾號搜索磨劍少爺,回復1,即可閱讀後面更多精彩故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寶馬堵路還叫人暴打保安,當兵兄弟仗義出頭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