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大瓦房鬧「鬼」

以前,秦家灣村後有一片墳地,荒草野藤中布滿大大小小的墳頭,據說夜裡常有鬼火閃動,因此,除了清明節,村民們很少來這個地方。

這幾年,村裡人口越來越多,一些村民不夠住,紛紛向村委申請宅基地。村委會無奈之下,向鄉政府交了一份報告,要求把村前農田當成宅基地使用。

不料報告很快被退回,上面還有鄉長的指示:「種田為糊口,無田怎糊口?」兩天後,鄉土地管理所的所長來到村上,代表鄉政府向村委會主任宣布:「經研究決定,你村村后的那片墳地作宅基地使用,所有墳墓限半個月內拆遷平定,否則按無主處理。」村委主任一聽,難為情地說:「村民對那片墳地都廳忌諱,當成宅基地使用不太合適吧?」所長卻把臉一沉:「死人豈可跟活人爭地?就這麼定了!」說完揚長而去。

村委會主任不敢怠慢,第二天就貼出公告,第三天就帶著幾名村幹部為急需宅基地的九戶人家劃定了建房區域。村上有位秦老漢,二兒子秦二柱急缺少新房,順理成章地成為九戶之一。

可是,年近六十的秦老漢心裡卻扭了一團疙瘩,他實在不願意把二兒子的新房建在墳頭上,卻又沒辦法。半個月後,墳丘拆遷的差不多了,另外八家便開始挖地基建房,唯獨老漢的那片宅地上留著一個孤零零的小墳頭,看樣子是個孤魂游鬼。村委會主任表態說:「按無主處理。」叫來幾個小夥子掘開墳墓,把一堆白骨裝進塑料袋埋在村外的深溝里。

沒出兩個月,墳地拔地而起九座新房,數秦老漢的惹人眼。因為另外八家建的是平房,看上去較低矮,秦老漢蓋的是大瓦房,高高的屋脊,青磚綠瓦,寬敞明亮,再加一圈圍牆和一座紅門樓,引的過路行人嘖嘖稱讚。這秦老漢靠種西瓜發了大財,據說建房后剩下的錢還能建一套同樣的氣派房子哩!聽了眾人的誇讚,秦老漢自然高興,可是不只怎的,心底總有一片驅不散的陰影。

轉眼到了春節,秦二柱娶回了標誌俊俏的新娘子,小兩口歡天喜地住進嶄新的大瓦房,過起甜甜蜜蜜的小日子。新娘子叫李巧鳳,喜歡聽音樂,父母為她辦嫁妝時,她專門要了一架雙卡錄音機。偏巧秦二柱也喜歡聽音樂,沒結婚前經常抱著一台破收音機聽流行歌曲。如今有了錄音機,正合心意,於是,大瓦房裡時傳出美妙的歌聲,遠遠就能聽得見。秦老漢和老伴扔住在村中大兒子家,那是他家的老宅。見二柱、巧鳳情投意合,總算放了心。

春節過後,秦二柱又要去省城打工。他是個技術精湛的泥瓦匠,在省城一家建築對打工。很受老闆重用,每月掙七八百塊。剛度過新婚蜜月,巧鳳有點依依不捨,淌著眼淚送走了二柱。誰料,自己獨守空房的第一夜就出了事。

春寒料峭的深夜,萬籟俱寂,正熟睡的巧鳳被「嘩啦」一聲響動驚醒,他揉揉惺忪的眼睛朝窗外望去,黑漆漆一片。她伸手要開燈,驀地,房間里飄蕩起一縷滲人的的叫聲,那聲音時高時低,時尖時粗,既像寒風穿過樹林的輕嘯,又如一個落難人傷心斷腸的哭訴。巧鳳瞪大眼睛屏住呼吸,想辨清聲音來自何方,忽然一個念頭躍入腦海:難道是鬼嚎?不想則罷,一想到鬼,巧鳳的眼前浮現齣電影電視、報刊雜誌中有關鬼的描述,嚇的周身冰涼,「媽呀!」驚叫一聲翻落下床,失魂落魄、大喊大叫著朝房外爬去,那樣子彷彿一個青面獠牙的厲鬼正向他索命。第二天一大早,大瓦房間鬧「鬼」的消息傳遍全村。

秦老漢兩口問訊,心急火燎跑到大瓦房,先讓老伴把披頭散髮、面色蒼白的兒媳婦攙回大兒子家,秦老漢站在大瓦房裡陰沉著臉,一動不動,院子擠滿了看稀罕的的鄉親,他們交頭接耳、切切私語,話題都集中在「這宅基地原是一片墳地」上,似乎相信鬧「鬼」是必然的,如果不鬧「鬼」才不正常。秦老漢早先心理就有一塊疙瘩,這一來越發沉重,抬腿朝鄰村奔去,鄰村有位會看陰漾宅的風水先生,據說還會驅鬼。

豐上一百元見面禮,秦老漢講明來意,風水先生爽快的隨他來到大瓦房,圍著大瓦房轉了三圈,皺眉說道:「呀,陰氣沉沉,嚎聲不絕,這裡有一個餓死鬼與你家爭地盤哩!」

「啊!」秦老漢聞言,一下子想到蓋房前的那座孤墳,忙把情況告訴風水先生。風水先生點頭道:「這就對了,這個人是百十年前路經過此地的討飯花子,被活活餓死是,幸遇好心人把他的屍骨掩埋於此,總算有了安身處。可你家蓋房有掘了他的窩,把他扔到荒野深溝內,他心中不服啊!你家二柱在家時,此鬼懼二柱身上陽氣太盛,不敢騷擾,二柱一走,此鬼就敢出來鬧騰了。恐怕以後你家還會出事哩!」聽了這話,秦老漢一把拉住風水先生,近乎哀求:「先生,你道行深厚,無論如何得幫我避過這一場災呦。」隨後,請到家中擺上酒菜,款待一番。風水先生酒足飯飽,神秘地低聲說:「其實,送鬼並不難。把當初那堆白骨挖出,買上一口上等棺木,為他重新入殮,隆重厚葬,多燒些紙錢,估計他也該知足了。不過……」他沒說完,秦老漢一拍胸脯:「就照你的話辦,儀式由你主持,花多少錢由我出。」

兩天後,風水先生為了「野鬼」主持了隆重的葬禮。鞭炮齊鳴、鼓樂震天,紙錢飄飄,方圓附近村莊的鄉親們都來看熱鬧。葬禮結束,秦老漢花了足足兩千塊,心裡一塊石頭總算落了地,又說了好多安慰話,把巧鳳勸回大瓦房住,並且讓未出嫁的女兒玉玲陪伴。可是,這天天還沒亮,姑嫂二人驚魂未定地跑回老宅說:「天啊,大瓦房照舊半夜鬧鬼,嚇死人了。」秦老漢一聽,二話沒說披件衣服就找風水先生。風水先生聞言勃然大怒:「好你個惡鬼,一個要飯花子居然如此不識抬舉,有了安樂窩還不知足,還想要個老婆,這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給你點顏色看看,諒你不知陰曹地府也有王法!」說著,扯住秦老漢的袖筒就要去大瓦房施法驅鬼。

秦老漢聽懂了風水先生的話,見他要去斗鬼,心想:既然房已經蓋了,何必與惡鬼爭來斗去呢?鬧不好家中今後難有安寧之日,與其結怨與鬼,不如花錢消災。想到這裡,伸手攔住風水先生賠笑說:「先生,既然這鬼想娶個老婆,就麻煩您給他找個陰親吧。只要今後相安無事,花多少錢,我認了!」風水先生驚愕地說:「結陰親要花很多錢的,至少得三千塊,一個小小的游鬼值得你如此破費?」秦老漢拿出三百場面錢塞給風水先生,低三下四說:「您就幫我一把吧,下輩子我變牛做馬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風水先生推辭一番,也就答應了。

第二天下午,風水先生找到秦老漢,說:「我打聽到一戶人家,幾天前閨女喝農藥死了。人家好不容易才答應結陰親,不過要兩千塊彩禮錢。」秦老漢早準備好錢遞上。風水先生滿意地說:「好,明天上午就舉行婚禮。」秦老漢連連點頭:「我馬上就去採購婚禮用品。」

次日上午,「結陰親」開始了,招來三里五村更多的鄉親看熱鬧。所謂「結陰親」,其實只不過是把一具女屍與那堆白骨葬在一起,儀式很簡單,風水先生念念有詞,然後指揮樂隊嗩吶高奏,放些鞭炮,燒些糊的傢具,最後請街坊鄰居們吃喝一頓,算為這對陰間夫妻賀喜。秦老頭屈指一算,又花了一千八,這回徹底放心了。

「婚禮」結束后,已是夜裡十點,秦老漢把巧鳳和女而玉玲送回大瓦房,可姑嫂倆心有餘悸仍不敢住。

正在這時,秦二柱披著夜色走進家門。前些天他聽到口信說家裡惱「鬼」,所以顧不得打工掙錢,星夜趕回來。巧鳳一頭撲進丈夫的懷裡,委屈地抽泣一起。「唉–」秦老漢長嘆一聲,低頭說不出話來。

忽然,牆角傳出「嘩啦」一聲響,四個人舉目望去,只見一隻老鼠從窗子跳進屋,恰好落在牆角一個硬紙箱里。

「嗚–」硬紙箱里又傳出「鬼」嚎,跟兩次鬧「鬼」的聲音一模一樣。秦二柱鬆開巧鳳,健步衝上去,老鼠嚇得「吱溜」逃竄,秦二柱伸手從硬紙箱里拿出自己沒結婚前愛聽的破收音機,「咔吧」關上開關,「鬼」嚎聲嘎然而止。秦二柱不好意思地說:「都怪我,這隻收音機接觸不良,我沒關上就仍進紙箱里。」巧鳳恍然大悟:「原來是它發出的怪聲音啊!二柱,你真壞–」她嬌嗔地罵了丈夫一句,臉羞得通紅。

秦老漢像是看傻了,目瞪口呆地盯著那隻老鼠一碰就會發出怪叫的收音機,半天才擠出一句話:「我的五千塊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民間故事:大瓦房鬧「鬼」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