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鄉長投稿

李鄉長沒當鄉長之前,是鄉里的秘書;沒當秘書之前,是鄉中學的教師;沒當教師之前,家裡幾代都是背朝黃土面朝天的農民。當教師的時候,就喜歡舞文弄墨,時不時寫點雜文、故事、小小說等作品,居然發表了不少,他能當上鄉長,全憑著一支筆杆子。自打當了鄉長,會議、酒席、考察旅遊多了,再加上有秘書代筆,早把寫東西的興趣拋到九霄雲外。

這天上午,李鄉長硬著頭皮在家休息。昨天晚上,因為酒醉,走路時扭傷了腳,醫生說必須在家靜養三天。

李鄉長溜達慣了,躺在家裡有點寂寞,就翻來翻去找書看,無意中發現了自己以前發表作品的剪貼本,掀了幾頁,不覺眉頭一皺,一篇兩千字左右的故事作品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篇作品的題目是《鄉長喝酒》,是李鄉長當教師的時候創作的。那時候,鄉里有個鄉長,喜歡大吃大喝,而且每喝必醉,出了不少洋相,群眾意見很大,這個作品就是以那個鄉長為原型寫的,不過,那時候的李老師不敢署真名,而是用了筆名「李劍」,意思是把自己比作反腐敗的「利劍」。隔了好幾年,李鄉長再次看自己的作品,細細琢磨了一番,感到內容有點不對頭:自從當了鄉長,才真正知道了喝酒的對工作的重要性,可以說,酒是化解一切矛盾、擺平一切麻煩、攻克一切困難的「催化劑」,至於有些同志因此染上了有事沒事就吃吃喝喝的毛病,純粹是工作引起的「慣性」,對此應該給予充分的理解,甚至應該對喝醉傷了身體的同志給予同情、支持和援助。想到這裡,李鄉長連連埋怨那時自己思想太單純,不應該把立場和感情的天平放在了老百姓那一端,而應該放在為工作「辛辛苦苦」喝酒的幹部們身上,

考慮了一陣兒,李鄉長決定修改一下稿件,先把題目從《鄉長喝酒》改成了《鄉長戒酒》,接著,開始修改內容和情節上。畢竟當幾年鄉長了,已經習慣了「動口不動手」,猛地拿起筆還真有點吃力,躲在家裡「吭哧吭哧」修改了三天,原來舊稿子總算煥然一新。

修改以後的內容是:一個鄉長為了工作,整天領著一幫鄉幹部東吃西喝,全鄉群眾通過領導的喝酒走上了富裕道路,可是,由於身體欠佳,鄉長突然戒酒了,沒多長時間,富裕的農民又開始貧窮,於是,集體上門、含淚跪在鄉長面前請求:「鄉長,為了讓我們早日奔向小康,你還是帶領鄉幹部繼續吃吃喝喝吧,就是每天搞攤派、收集資款,我們也負擔得起呀——」,在群眾信任和急切的目光中,鄉長決定不再戒酒,重新領著一幫鄉幹部出入各村的酒攤和飯店,全鄉群眾終於走上了致富道路。

稿子修改完畢,李鄉長換掉了「利劍」的筆名,用了另一個名字:「李茅台」。他吩咐秘書把稿子精心列印后,用特快專遞寄給以前那家雜誌社。

那家刊物的編輯接到稿子,吃了一驚,因為特快專遞的郵費很貴,很少有作者為投一兩千字的稿件使用它,所以,對稿子看得很仔細。最後,回了一封長長的退稿信:「李茅台同志,稿件已拜讀,鄉長的事迹非常感人,他真是人民的好乾部。不過,鑒於你的稿子太真實,建議你投寄到新聞報刊,而我刊以發表文藝故事為主,故事都是虛構的,如果您的大作在我刊發表,本來真實的東西反倒讓讀者認為是胡編亂造的,所以退回您處理,請以後多賜大作——」

其實,編輯的心裡話是說稿子是胡編亂造的,為了照顧作者情緒,退稿信寫得很委婉。李鄉長收到退稿,「騰」地來了火,真想命令派出所長把鄉里賣的那本刊物全部收繳查封,轉念一想,也許小編輯不識貨,跟一個小編輯計較沒什麼意思,就給主編寫了一封意見信,把稿子重新「特快專遞」到主編受上。

李鄉長給主編的信很不客氣,信是這樣寫的:「主編同志,我發現你們刊物每期都有關於鄉長的故事,而且,鄉長在作品里的形象很糟糕,簡直就象舊社會的『南霸天』,你們完全是在誤導讀者嘛!再說,你們遠在大城市,根本不了解鄉長的工作如何辛苦,這是典型的官僚主義!我的作品被你們刊物的一個小編輯退回來了,我不生氣,可是,他要我投寄給新聞報刊的說法很令我生氣!你知道,這年頭老百姓有幾個看報紙新聞的?有幾個相信報紙上那些新聞的?而老百姓就是喜歡看故事,就是瞎編的也認為比報紙上的新聞真實。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如果你們能發表我這篇故事,我可以給你們三個優惠條件,一是不要你們一分錢稿費;二是包銷當期刊物若干本,並且不要回扣;三是適當時候給你們拉點廣告、搞點贊助。我的意見請考慮……」

很快,主編來了親筆回信:「大作很典型,我刊將儘快發表。另外,本刊即將舉辦一項評獎活動,刊物五年來發表的作品都可以參加評選,您的大作恰巧趕上好機會,若獲獎,將邀請你出席頒獎大會。至於你的三個優惠條件,就免了吧。」

這一回,李鄉長高興得差點蹦起來,心想:主編就是主編,跟一般的小編輯就是不一樣水平,就象自己當鄉長,跟一般老百姓的思想覺悟就是不一樣嘛!

主編說話還真算數,以最快的速度發表了《鄉長戒酒》,李鄉長立刻讓秘書通知全鄉各村各戶、各中小學校,積極閱讀《鄉長戒酒》,有條件的單位還要組織討論、寫出讀後感。這一來,當期刊物在鄉里成了搶手貨,誰也不知道究竟賣出了多少本。當然,除了秘書,誰也不知道「李茅台」就是李鄉長。

兩個月後,更大的好事降臨到李鄉長頭上,先是秘書送來刊物的一封來信,《鄉長戒酒》被評上了獎,邀請作者參加頒獎典禮;接著,鄉中學的老校長也來送信,原來,李鄉長當老師時寫的那篇《鄉長喝酒》也獲了獎,老校長打聽了半天,才知道作者「利劍」就是如今的李鄉長,就急忙來送通道喜,還一個勁的邀請李鄉長獲獎歸來,一定到學校給學生們做一場報告。

過了幾天,李鄉長去出席頒獎典禮,他這次的出差費用本來是由刊物負擔的,可是,他還是悄悄在鄉會計那裡領了一大筆出差費,說是外出考察。

頒獎會現場很熱鬧,全國各地來了幾十個獲獎作者,還有一批特邀的讀者代表,多家報社、電視台也派出記者採訪。頒獎大會開始了,按照會議程序,主編先做了熱情洋溢的發言,接著,邀請讀者代表上台發言,最後才是重頭戲:頒獎。

上台發言的讀者代表是個中年婦女,看樣子來自農村,只聽她激動地說:「作為一個普通讀者,能參加今天這個頒獎會,我的心情非常激動。因為,刊物上的一篇小故事挽救了我的丈夫和我的全家……」

原來,幾年前,中年婦女的丈夫是一名鄉長,也有喝酒的毛病,經常領著手下大吃大喝,妻子非常傷心,無意中讀了刊物上一篇《鄉長喝酒》,就推薦給丈夫看。丈夫看后,感觸很大,漸漸改掉了壞毛病,開始腳踏實地為老百姓服務,三年後,丈夫榮升副縣長,老百姓敲鑼打鼓為他送行,丈夫流著眼淚對妻子說:「老婆呀,是那篇《鄉長喝酒》改變了我的命運,咱們全家要感謝那家刊物和那個名叫『利劍』的作者呀……」這次評獎,兩口子一致投票認為:《鄉長喝酒》應該獲得「最受讀者歡迎的作品」獎。

中年婦女越說越激動,竟然在台上熱淚盈眶。主編也非常感動,索性打破會議程序,起身說:「同志們,我要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鄉長喝酒》的作者『利劍』同志也來到了我們會議現場,大家鼓掌歡迎——」

李鄉長在熱烈的掌聲中站起身,一台台攝象機對準了他。就在這時,台上的中年婦女突然大聲說:「最近,我又在刊物上看到了一篇《鄉長戒酒》,許多讀者對這篇作品意見很大,所以,在這次評選中,我毫不猶豫地把它評為『最不受讀者歡迎的作品』獎。同時,我也要在這裡告訴那位名叫『李茅台』的作者,再不要寫那些拖幹部下水、害老百姓遭殃的作品……」

「嘩……」台下又是一陣熱烈的掌聲。

李鄉長台下的驚呆了,一屁股蹲在椅子上,心亂如麻:天啊,難道《鄉長戒酒》真的被評為最不受讀者歡迎的作品?這個主編怎麼不提前告訴我一聲喲!如果是來領這個獎,自己還不如外出考察呢!

這時候,台上開始宣讀獲獎名單,李鄉長哪裡有心思上台領獎,偏巧,衣袋裡的手機響了,他急忙找借口溜出了會場接電話,只聽秘書在電話里急促地說:「李鄉長,不好啦,鄉里有兩個幹部喝酒喝死了,縣裡的調查組已經到鄉里啦,你快回來吧——」

「什麼?」李鄉長嚇得差點尿褲子,鄉里出了這麼大的事,他哪裡還呆得下去,立刻買了一張火車票往回趕。

一路上,他發現不少旅客都在看那本刊物上的故事,心裡開始想:幾年前的那個作品和幾年後的這個作品,同出於自己之手,一個最受讀者歡迎,另一個卻最令讀者討厭,究竟是那方面出了問題呢?

直到回到鄉里,李鄉長還沒有把只隔著一層窗戶紙的簡單道理想明白。

突然有一天,一張紅頭文件免去了他的鄉長職務,他對著文件上的內容看了半天,失聲叫道:「老天,原來問題出在這裡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民間故事:鄉長投稿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