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山村裡荒唐的情愛故事2

荒野山村裡荒唐的情愛故事2

碧花嫂子比我想象中要寬容。嘆了嘆氣,起身穿上衣服,頭髮紛亂,看了我一眼,默默走了。

這件事不知怎的卻被靈子發覺了。

靈子開始躲著我,真不知道一個人要克意避開你的時候,即使同在一個小小的村莊里,也能像空氣一樣。而我,因為做了虧心事,也不象以前去找她時的那種理直氣壯,安於現狀起來。然而,更重要的一個原因――天啊,我深深陷入了猖狂的肉慾之中,無法自拔。

初嘗禁果的人,自持力特別脆弱。連著很多天,我都特別敏感,加上腦子裡一一遍一遍回放那時的情景,成天凈想著與碧花嫂重試那般滋味,做什麼事都心不在焉,就盼著那一刻――――在村莊無人的角落,在密密遮蔽的竹林,在黑黑的夜裡,在碧花嫂子被我逮著的時刻。

碧花嫂子開始顯得不情願似得,但在多次糾纏中,我卻知道了她根本無法抗拒我的誘惑,她留戀我清秀的臉龐,留戀我瘦削柔滑的身子,我柔嫩的手只要一碰著她,她的身子就會變軟,沒有抵抗力。而以前我們那種近似姐弟般的關係,年紀的差距,又使我們在一起的時刻,有種令人時空錯亂的感覺,比純粹的偷情,更多了一份禁忌的狂亂和快感。

我以前留戀的少女的純情,在我眼中掉色了很多。相反碧花嫂變得說不出的動人,有時遠遠看到她的身影,聽到她脆脆的聲音,就心癢難搔。

每次看見碧花嫂子丈夫那張憨憨的臉,我就會產生很多奇怪的聯想,很不自然。幸好她丈夫一貫害怕文化人,不敢跟我多說話。而我,是什麼樣的一個文化人呀!

我常蹲在田埂上,看她們幹活。陽光照在碧花嫂的身上,有種火辣辣的性感,動起來的時刻加倍充斥誘惑力。我就當著她丈夫的面,想象著與她糾纏的情景。

十分難得抓住碧花嫂挨近我,我就趕緊地在她耳邊說:「今天去找我!」那時我是多麼無恥的放肆啊。碧花嫂象根本沒聽見,但往往卻會抽空到我住的處所,然後再無聲的離去。也許就是這段時光的哪一次給靈子看到了,我卻顧不得了,深深陷進色慾世界,猖狂地索取著。

一天晚上,也弄不清是幾點了,我看書累了,亮著燈,和衣躺在床上。醒來的時刻,碧花嫂子在窗戶旁,背朝著我,從塑料袋裡一件一件往出拿衣物,放在桌上。我小睡了一會,精氣實足,叫了聲:「碧花―――姐!」有了這種關係后,我一向遲疑著不知叫什麼好些。

我扯了一下她垂著的手指。她退坐在我床沿,照樣背朝著我。

一撥她的肩頭,那身子順著就倒在床上,不費一絲力量。我湊近她,熱熱的鼻息噴在她臉上,說:「摸我。」靜等了一會,一隻手慢慢伸進我的衣服摸起來,她開始喘氣,那隻手到處遊走。

她的手很乾練,常使我想起她幹活時的麻利勁,不知她日常是不是也如許摸她丈夫?碧花嫂就不由得兩隻腿纏上來,嘴裡亂叫:「你跟他真的不一樣!你跟他真的不一樣!」

碧花嫂爬了上去,顛顛的起伏。她的上衣沒脫,薄衣下,高高的聳著一團,上揚下甩的,我就伸手抓住她使勁一扯,碧花嫂「啊」的一叫,俯低了腦袋,幾縷亂髮垂下,兩手撐在我腿邊,下邊卻不肯停下,竟比剛才加倍有力。碧花嫂動了幾下,可能感到我已經結束了,就停了下來,坐著不動。頭髮披垂下來,遮住了大半的臉,過了一會,那團黑黑的頭髮簌簌的動,聽到了她的哭聲。

她趴伏在我身上,一邊哭著一邊用手抽打我的臉和身子。哭得越厲害,打得越重。我靜躺著,一任碧花嫂發泄著,心中哀哀地想,是我把碧花嫂毀了呀,我使她欲罷不能。碧花嫂如今就像吸毒上了癮,比我還要猖狂的碧花嫂啊!

過了好一會,她才靜下來,一聲不吭,半站起來, 忽然向前一下跨坐在我臉上,我想掙扎,卻被她悶住。她哭叫著,身子一抖一抖。碧花嫂子最後哭叫了一聲,歪倒在旁邊。我抱起她的一條腿,臉貼在她的臂彎,沒有動彈,靜地步躺著。兩人這個樣子呆了良久,我沉浸在一種安於現狀、腐化放任的感覺中,什麼也不想,我與碧花嫂就像被世間倫理拋棄在角落的兩隻肉蟲,獨一要做的事就是抱緊彼此。

碧花嫂背朝上伏在床上,久久的沒有聲氣。沒像以前那樣完過後立刻離去,我怕她睡著了,於是推了推她,叫:「碧花姐!」她的頭動了一下,頭髮半遮的眼看了我一下,卻沒有動彈。我將身子趴在她背上,輕聲說:「姐,該走了。」她不吭聲,歪著腦袋,在我身上狂吻,沒完沒了,直至筋疲力盡。

(未完待續,加關注,看更多精彩內容)

本文為頭條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荒野山村裡荒唐的情愛故事2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