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 聘》

《解 聘》

二寶是當著眾多親友的面撕掉那張解聘書的。

被解聘的不是一個人,是一條小狗。它叫小灰灰,年齡二個半月。

二寶是唯一住在祖屋的一個人了。這棟房子是閩東農村典型的大厝,四周用土築的院牆,整座房子只有一個大門能進出,據說有兩三百年歷史了。二寶小的時候,房子里與他年齡相仿孩童有二三十個。現在,他們都不同程度地發財了,有的當了老闆,有的當了官、有的出國。漸漸地,這個老房子的人都搬走了。

房子空蕩蕩的。二寶怕白天幹活沒有人看家,晚上睡得過死不能防賊,臨近過年的時候就向人要了一條小狗,叫做「小灰灰」。小灰灰滿月那天,二寶還送給狗主人兩袋葡萄糖作為答謝。

二寶用幾根稻草搓成繩子,草繩織成網狀穿過小狗的肚皮,四隻腳懸在空中就像坐轎子一樣舒服。到了家門口,二寶用棍子颳了它的屁股,人說這樣小狗就不會在家拉屎。放進家裡后,小狗兒鑽進地板下的黑角里,不停叫喚。老屋的木地板底下為了防潮,都挖了兩尺來深。小灰灰躲到裡面,二寶花了老大的勁,才將它弄出來。

二寶早晚都是喝稀飯。小灰灰剛到家,陌生,膽小,不敢出來吃食,二寶將它抱在膝上,一邊自己吃,一邊用食指蘸著碗里的米湯給小灰灰吮吸。小狗全身灰色,毛絨絨的蠻惹人喜愛,二寶把它當孩子看待。沒幾天,只要二寶喊上一句「小灰灰」,不管它在哪個角落或呼呼大睡,就會立馬跑到二寶面前搖尾巴。尾巴很短,搖的頻率很高,憨態可掬。平時,二寶總是自己吃一半,小灰灰吃一半。閑暇的時候,二寶總是逗著小灰灰玩。他隨便撿一條小木棍,扔得遠遠的,它總是會找到,叼著送到二寶面前。二寶覺得它很有靈性。

今年是大伯公100歲大壽。大伯公是全族最高齡的人,很有權威。他被孫子接到城裡都好幾年了。兒孫輩覺得祖屋風水好,約好全族男女老幼都得回祖屋慶壽。於是,本來空蕩的屋子人又多了起來,今天祖屋分外熱鬧。小轎車、麵包車排到了村口,摩托車把村裡的小弄都擠滿了。當老闆的堂兄堂弟都回來了。他們穿著打扮都很入時,西裝革履,風度翩翩。二寶自是無法比擬,就劈材燒火挑擔子幹活。

二弟在上海做房地產發財了,大腹便便的,帶著老婆、兒子一家回來,風光極了。大家對他是恭恭敬敬。他從手提包里拿出一條煙,解開,一支一支地分給村裡的老少。他見大夥接了煙沒吭聲,咳嗽了一下,說:「這是軟中華煙,少見吧?特意買來請大家品嘗。一盒70多。」眾人「哇」了一聲,拿到了煙的像接到了寶貝,沒拿到煙的繼續向前擠。100歲的大伯公,他的爺爺,坐在廳堂上。開始,三叔公還護著老人家,後來見到二弟被人擠得越來越遠,扔下老人,也擠到前面去了。

人群好不容易平靜下來,沒幾個人真的把煙點上。三叔公說:「這煙貴哦,一支煙抵得上一餐飯啊。這麼好的煙抽了可惜,放在口袋裡聞著過癮。」他拿著煙在鼻孔邊聞邊不停地讚歎叫好。

二寶擔著兩筐碗筷從廳堂去廚房。廳堂里的熱鬧剛剛止住,大家坐在兩邊的長凳上,聽二弟講還有更貴的煙。他沒有停步,他不抽煙,根本不在意煙的好壞。二弟隨手扔過來一支,煙像一隻箭飛了過來,二寶沒接住,掉在了地上。小灰灰跟在二寶腳邊,一下子把煙叼在嘴裡鑽進了地板底下。二寶沒有在意,只是不好意思地朝二弟笑了笑,挑著擔子繼續往前走。小灰灰嘴裡銜著煙,趴在樓板與地上的一尺來高介面處,眼睛盯著二寶,想得到主人的讚賞。

三叔公指著二寶,大聲說:「快捉住那條小狗,別把好煙給糟蹋了!」有好事的幾個跟著附和。小灰灰被這大聲吆喝嚇得跑到了地板深處。二寶呆住了挑著膽子,走不是,不走也不是。三叔公平時腿腳顫巍巍的,這時候卻很麻利,他到下廊的角落找了條「豆芊」,趴在地上要把小狗打出來。小灰灰汪汪直叫,逃到得更深處去了。一下子,客廳的人議論紛紛,有人說這小狗真不是狗,骨頭不搶搶煙抽;也有人說煙太香了,狗都被誘惑了;還有人說是二寶自己命不好,狗的命卻很好。「這狗的素質與二寶叔差不多!」二寶硬著脖子轉過頭看,記不得是哪個堂兄弟的兒子,顯然是念過大學的。

三叔公趴在地上老半天了,站起來,突然睜大眼睛說:「那底下都是狗屎!太臭了。」

二寶沒辦法,放下擔子,趴下來朝地板底下看,三粒狗屎,鵪鶉蛋那麼大,就在鼻尖的一尺來遠,的確有點臭。二寶站起來,說:「就三粒。小灰灰平時很乖,自己都會跑到門外拉屎的。可能是前幾天做衛生,人多……」二寶吶吶地,還想解釋下去。

「就三粒?你進去數一數?!」可能是三叔公人老眼花,一時沒有發現,聞的時間長了點,此時的聲音有點氣急敗壞的樣子。不知是三叔公奚落的語言還是那吹鬍子瞪的神態,在座的人哄然大笑起來。二寶像這樣無端被人訓斥的事遇多了,不放在心上,蹲下身子準備挑擔。本來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就在這時,二弟站了起來,走到了二寶面前。二寶只好木然地慢慢站起來,半直著身子,一手扶著扁擔,不敢面對二弟。

「二寶,」二寶比他的年齡大了好幾年,小的時候還是叫他「二哥」。「雖然說現在這房子是你在使用,不過,這還是大家共有的財產,是吧?你怎麼能隨便養狗,破壞公共衛生呢?」

「是啊,狗不懂事,人怎麼也不懂事呢?」

「怎麼能讓狗屎拉在大伯公的房間底下呢!?」

「這是會影響老人家健康的!」

「把這狗趕出去。」

「扔河裡算了……」

眾人議論紛紛,嗓門一個比一個大。二寶還是半直著身子,人像被霜打過的茄子,蔫了。

「嗯,」二弟輕咳了一聲,大夥都靜下來了。「煙嘛,是個小事。不過,環境衛生是很重要的嘛!」大伯公不知什麼時候被人扶到房間里去了。二弟坐在廳堂上方爺爺的位置,居高臨下,像平時對下屬開會一樣,「你們說怎麼辦呢?嗯,還是先把當事人叫來,當面處理吧!」

「是叫你先把小狗找出來再說呢!快去!」有人聽懂了二弟的話,搡了一把,二寶才如夢初醒,急忙蹲下去,對著黑洞洞的地板底下,喊道:「小灰灰!小灰灰,出來。」要是平時,小灰灰早就衝出,撲進二寶的懷裡了。可是,今天小灰灰受到了有生以來的第一次的棍棒驚嚇,聽到二寶的叫喚,遠遠地搖著尾巴,腳步像是不聽使喚似的,一步一步往前挪。餘光下,那兩隻眼睛,發出了祈求的光亮。無奈,小灰灰還是順從地爬到了二寶伸出的手臂上。二寶抱著小灰灰,看到二弟已經從公文包里拿出一張紙,在寫著什麼。

二寶悻悻地走過去。小灰灰嚇得縮成一堆,耷拉著耳朵,驚恐地看著四周,二寶明顯的感覺到,小灰灰身上在發抖。

「這樣吧,經研究你被解聘了!」二寶伸頭一看,是一張解聘離職表。

「二寶,你讀書不多,我幫你填吧。」二寶心裡清楚,他念的書並不比自己多多少。

「名字?」

「小灰灰」。

「性別?」

「母。」

「年齡?」

「二個半月」。

「職務?」

「看家!」

「月薪?就算300元吧」。 他表填好后,一邊讀,一邊寫的繼續寫解僱原因:損壞貴重物品,破壞公共衛生,造成環境污染。試用一個月不合格。」

「簽個字吧!」二弟四個指頭按住表格,往前一推,說。二寶不知道為什麼要簽字。但是還是規規矩矩地在「被辭退人在辦完財物交接后,到財務室領完剩餘工資,立即離開。」的列印字後面簽了自己的名字。二弟隨即從包里拿了三張100元鈔票遞給二寶。

「三百!?」三叔公嚇了一跳,追到幾桌旁說。「那小狗才值15塊錢呢!」二弟頭都沒抬,夾著筆,擺了擺手:「就這樣處理吧!」

這時,二寶像是突然清醒了似的,把三張鈔票扔到桌上,一手搶過解聘書,一點一點把它撕得粉碎。他一把抱起小灰灰大聲說:「它是牲畜,不是員工!」說完,他抱著小灰灰朝自己新建的豬棚走去。

……………………………………………………………………………………….

(圖片來自網路,與本文內容無關)

——————————————

作者:福建雪花

責編:煙雨縹緲

——————————————《解 聘》

用心推薦的優秀作品,關注我,每天就來讀一讀,中國文學網歡迊您投稿。

http://www.zgwxbbs.org/

◎◎(中國文學論壇推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解 聘》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