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教授穿越回南宋,開外掛擊潰蒙古騎兵6

年輕教授穿越回南宋,開外掛擊潰蒙古騎兵6(圖文無關,故事純屬虛構)

前言:石雲帆是一名擁有超能力的億萬富豪,每一次他遭遇意外身亡,都能夠重生到當天的早上。而這一次,他在鬧事中拆彈失敗六次之後,卻發生了意外……

前文鏈接:年輕教授穿越回南宋末年,第一天就遇到蒙古騎兵5

文/諸葛風行

「嗒嗒——」

剛剛奪走李磊性命的蒙古騎兵馬匹的前蹄重重落地,那在嘈雜環境中清脆的落地聲好像打開了什麼開關,石雲帆眼中緩慢的世界一下子被按了快進鍵。聲音、氣味、喊叫、嘶吼,無數的信息在一瞬間衝進了他幾乎停滯的大腦。石雲帆感覺自己想了很多,可又感覺自己什麼都沒想,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平舉著自己的斬馬刀,朝著空中斜斜一撩,從那匹馬的下腹把它開了膛。

馬兒悲鳴了一聲滾到在了地上,馬背上的騎兵被不斷掙扎哀鳴的馬兒壓住了身子,看樣子一時半會是起不來了,石雲帆上前半步一刀砍斷了他的頭顱,繼而站直了身子大略掃了一眼戰場。光頭周大童那邊已經幹掉了一個敵人,正在把他的斬馬刀從第二個騎兵的腹部拔出,那個叫做安妮惠的女人手中的刀已經深深的捅進了第二名騎兵馬匹的腹部,臉上的表情猙獰而血腥。孫物華喊叫了一聲,學著石雲帆的樣子把手中的斬馬刀插進了第二匹試圖從他們頭頂躍過的馬的腹腔。

那馬所載的騎兵在石雲帆面前失去了平衡,朝著地面砸了下去,石雲帆木然的看著他的身子在空中失去平衡,手裡的戰馬刀一送,割斷了他的脖子。

就這一會的功夫,石雲帆、孫物華、周大童和安妮惠四個人,依靠著強化後人類巔峰的體能和反應,幹掉了四名敵人。

而他們的損失,是一個叫做李磊,不知從何處來的路人。

這,就是殘酷的戰場!

更多的騎兵吸取了教訓,他們沒有再試圖越過土牆,而是繞過土牆,在石雲帆他們夠不到的地方打了個彎,帶著速度朝著他們沖了過來。

石雲帆現在已經看明白了這些人的意圖,那些馬是這些蒙古人天生的腳足,他們在馬上就好像走在地上一樣平順。這些人想依靠衝擊的速度和力量,殺死他們這些唯一還在掙扎的人。

「殺死蒙古騎兵一名,獎勵積分10!」

「殺死蒙古騎兵一名,獎勵積分10!」

兩句清冷的提示讓石雲帆意識到自己還是在一個叫做天國競技的遊戲中,而不是現實。他連想都沒想,直接無視了正在衝過來的蒙古騎兵,嘴裡還在大聲的喊著。

「殺掉這些敵人有積分獎勵!而且他們的戰鬥力也很一般,你們真的要在旁邊看著我們得分么!」

聽到石雲帆喊聲的光頭周大童笑了笑,他知道石雲帆是在刺激土坯房裡的那些人,也不介意。只是和安妮惠快走了兩步,來到了石雲帆和孫物華身邊,四個人簡單的站成一排,迎著敵人的方向。

等待著。

步兵對騎兵,這幾乎是一場不可能勝利的比斗。

然而,不論是石雲帆還是在場任何一名試煉者,能夠進入天國競技,願意用生命換一個願望的人,又有幾個人會畏懼死亡?

隨著石雲帆的喊聲,那個叫謝武勝的圓臉男子第一個走出了房間,他的身後是魚貫而出的人群,他們緊繃著臉,站在了石雲帆們的身側和身後,站成了一個歪歪扭扭的方陣,一起看著對面衝過來的蒙古人。

那些飛馳的馬兒,距離他們,只有不到五十米的距離了。

「要來了!!!!」

石雲帆大聲吼著,當先舉起了自己的斬馬刀。他用自己記憶里不多的古代戰爭影視作品的經驗,把斬馬刀的一端倚在地上,另一段斜斜朝向前方,伏低了身子,盡量減少身子的面積,讓那近兩米長的長刀,儘可能的護住自己的身影。

在他身後和身側的試煉者們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就採取了和石雲帆一樣的動作。他們一個接一個的放好了斬馬刀,伏低了身子,抬著頭,看著對面已經開始嘶吼的蒙古兵。

「蒙古騎兵被稱為沉默的死神,他們在第一輪衝鋒的時候從不喊叫。當他們喊叫的時候,說明他們已經失去了鎮定。」

孫物華的聲音在人群中低低的響起,並不響亮,卻帶給了所有人滿滿的力量。石雲帆抬起頭,死死的盯著對面衝過來的騎兵,那些馬兒踩在地面的鼓點,漸漸的變成了他的心跳。

「來吧!你們這些該死的蠻夷!」

伴隨著孫物華有些嘶啞的喊聲,疾馳的馬兒和靜止的試煉者們撞在了一起。沖在最前排的馬兒們在一瞬間就被扎馬刀開了膛,在地上滾成一團。可石雲帆們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被滾了一地的馬屍撞散了陣型,手中的斬馬刀再也把持不住,被後續的敵人嗑開了刀柄,用那寒冷而清冽的彎刀劃過脖頸,帶走了一條又一條鮮活的生命。

試煉者們和蒙古騎兵的第二次正面衝擊,來得快也去的塊。

試煉者,死三人。

蒙古騎兵,死兩人。

石雲帆順著那些敵人的移動轉了個身子,他剛剛蹲在第一排,被倒下的馬屍撞倒了,反而沒有被蒙古人的馬刀攻擊。他從屍體下爬出來,踉踉蹌蹌的起身,握緊了手中的斬馬刀,看向了對面。

最初十三人的斥候小隊,現在只剩七人。

「都給我站直了,拿起手中的刀!他們只有七個人了,沒什麼好怕的!!!」

幾乎是用吼的,石雲帆喊出了自己的想法,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喊,也許是發泄恐懼,也許是激勵士氣。他那激昂的聲音在空中裊裊回蕩,漸漸沸騰了試煉者們的血。

看著對面的蒙古人勒住了馬不再衝擊,反而開始觀望。試煉者們相信了石雲帆的判斷,他們一個個的握緊了手中的斬馬刀,站直了身子的,面朝著敵人的方向,大聲的嘶吼了起來,發泄著心中複雜的情緒。那些來自數百年之後的憤怒,伴隨著他們的嘶吼,在空氣中,漸漸蕩漾了開來。

和石雲帆們預想的不一樣,對面僅剩七人的蒙古騎兵並沒有在他們的嘶吼下頭腦發熱,和他們再來一次騎兵對步兵的正面衝撞。他們反而停在原地,把手裡的馬刀掛在馬背上,從背後拿下彎弓,搭箭欲射。

石雲帆本來有些激動的頭腦一下子涼了下來,如果對方依靠馬的機動能力拉開距離,不和他們打接觸戰,就靠射箭,能生生把他們這群試煉者耗死。

「他們要射箭了!回去,回那個屋子!」

謝武勝的聲音在石雲帆身邊響了起來,他剛剛走出屋子后就一直站在石雲帆身邊,和他一起站在第一排迎擊了敵人的騎兵衝擊,幸運的沒有死。現在正用一種死了爹娘的語氣喊叫。所有的試煉者都被他的吼聲提醒,大家沒有任何猶豫,撒開了雙腿就朝著他們來到這個世界時那間小小的土坯房跑了過去。

遠處的蒙古兵看這群剛剛還鬥志堅定的宋人突然炸了鍋,遙遙的罵了幾句,手裡的弓箭也沒停。只不過因為這幫試煉者的身體素質遠超當代,蒙古人在估算他們的移動速度時出了岔子,第一批羽箭都射到了空處,才讓石雲帆他們幸運的、沒有任何損失的沖回了土坯房。

「現在怎麼辦?」

一片慌亂中,不知道是誰提出了這個問題。

「衝出去殺他丫的!」

「不行啊,我們沒有遠程武器,靠近戰又跑不過馬,怎麼追得上他們,追不上就打不過!」

「躲在屋子裡也不行啊!」

「是啊,我們也不知道這是哪,周圍什麼情況,那些蒙古兵看樣子是軍隊,萬一他們還有後援和大部隊,怎麼辦?」

「那也不能在這死等啊!」

「得想點辦法!」

嘈雜的議論聲中,石雲帆找到了自己比較熟悉的幾個人,孫物華,光頭周大童,姑娘安妮惠。那個圓臉男人謝武勝也不吭不哈的跟著石雲帆聚在了一起。

石雲帆看了他一眼,有些好奇,這人不是在試圖掌握團隊領導權么,怎麼跑到自己這撥人里來了?

謝武勝好像看明白了石雲帆的疑問,他笑笑答道:「看你們剛剛在外面殺的解氣,我覺得自己勇氣不足,跟著你們學學。」

石雲帆聞言一笑,也不再理會他,抓著孫物華開始商量下一步的計劃,這人自稱是歷史系教授,說不定就知道步兵怎麼對付騎兵。

「步兵對付騎兵一直都是被動的,依靠軍陣、堅城打防守反擊,很難佔據主動。而且我們現在只有這麼幾個人,又沒有遠程弓手,軍陣都搞不起來,只能逼著那些蒙古人衝上來肉搏,才有勝算。」

孫物華倒也坦誠,三言兩句把事情解釋清楚,決策丟給了石雲帆來做。

「我們可以羞辱他們,逼他們衝上來和我們肉搏!」

名叫安妮惠的女孩突然發聲。

石雲帆覺得這個主意有道理,但是很難說這種羞辱能起到什麼作用,畢竟他們連蒙古語都不會講,又怎麼和對方罵戰呢?

「用屍體!外面有他們士兵的屍體,我們去把他們士兵的屍體拖回來羞辱,激怒他們!然後躲在房子里,逼著他們下馬步戰!」

安妮惠繼續出主意,好像忘記了自己是個清秀的妹子。

石雲帆這下更驚訝了,他打量了安妮惠兩眼。這姑娘和他們一樣穿著軍服,髒兮兮的,手上、身上和臉上還有血跡,目光里都是堅毅。

他覺得安妮惠的想法不錯,又和謝武勝商量了一下,拉上光頭周大童,叫齊了屋子裡剩下的十一名試煉者,在這方面取得了一致。

華夏有句古語,叫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這十一個試煉者聚在一起討論,還真給他們想到了一個可能能夠解決問題的辦法。他們派了一人在門洞口盯著敵人的動向,其他人七手八腳的,用四柄斬馬刀、茅草屋的屋頂和各自的紅領巾,一起綁出了一個粗陋的大盾牌,選了周大童和另一個叫葉光輝的大個子,頂著那面茅草盾沖了出去。

外面的蒙古人早就等得不耐煩了。他們是一支負責清掃戰場的斥候小隊,職責就是清理包圍圈內的宋兵。但是因為前段時間殺的太狠,現在已經很難在這片土地上找到零散的宋人了。

他們的小隊長吉仁泰今天帶著人馬跑了半天,毛都沒見到一根,好不容易發現了一撥宋人的長刀兵,卻因為低估了敵人的戰鬥力折損了一半的手下,心裡正是懊惱的時候,卻發現那些宋人頂著一個粗糙而醜陋的茅草盾牌從那間土坯房裡沖了出來,頓時就怒了。

你們就拿茅草盾牌敷衍我們大草原的勇士?!

幾乎是看到那個猥瑣而可笑的盾牌的第一時間,吉仁泰就下令自己的手下又射出了一輪羽箭。蒙古勇士的箭技精湛異常,他們這一波射出的七隻箭全部命中了目標,然而那茅草盾牌卻也出乎意料的好用,七隻箭全部卡在了上面。

吉仁泰這下感覺自己的權威被挑釁了,他觀察著那個有著黑乎乎門洞的土坯房,想著要不要衝進去和那些漢人廝殺一陣發泄心中的不爽。卻發現那面盾牌一挪一挪的,挪到了他們一位死去的同胞屍體旁,停了下來。

「阿爾班,他們在羞辱土爾合的屍體!」

騎馬站在吉仁泰身邊的戰士憤憤不平的說道。那面茅草盾牌雖大,可也不能完全遮住盾牌後面的宋人。吉仁泰能從縫隙中看到他們剝去了土爾合、一位只有十七歲的勇士的衣服,砍下了他的頭顱,用一柄宋人的斬馬刀頂在了盾牌上方,開始緩慢的往回挪。

「勇士們,他們在羞辱長生天的勇士,我們不能就這麼看著,這些宋人都是軟弱無力的綿羊,鬥不過大草原的狼,我們去給他們點顏色看看!」

吉仁泰知道自己不能等了。作為一個剛剛被任命為十夫長(阿爾班)的小小指揮官,他手下的勇士竟然被一貫看不起的宋人如此羞辱,這件事傳到扎溫耳朵里,他好不容易得到的榮耀就完了。吉仁泰目測了一下那面粗陋的可笑的盾牌和土坯房之間的距離,覺得自己應該能衝過去,大吼了一聲,當即踢動馬腹,殺將了出去。

僅有七人的小小隊伍,在衝鋒的時候卻帶起了千軍萬馬的氣勢,這些蒙古士兵揮舞著彎刀,在馬背上高高站起,嘶吼著,殺向了那面盾牌。

而就在他們跑起來的同時,從土坯房裡開始也衝出了宋人的殘兵,那些紅衣褐甲的宋人同樣大吼著,從側面沖向了盾牌的方向。吉仁泰第一時間看到了那些衝出來的宋人,不過他們的隊伍已經發起了衝鋒,要是因為自己心裡的怯懦不戰而退,肯定會吃一頓皮鞭,還不如仗著衝鋒的速度和手中馬刀的犀利,給對方一個教訓。

賓士的馬隊和狂奔的宋人幾乎是前後腳衝到了盾牌附近,躲在盾牌後面的兩位大漢周大童和葉光輝,早就擺好了斬馬刀等著敵人往上撞。而那些被羞辱了的蒙古人果然沒有猶豫,他們操縱著馬兒直直的撞上了茅草盾牌,繼而被盾牌後面一排四柄斬馬刀捅進了馬的胸膛。那由快速到靜止的巨大慣性,讓馬背上的蒙古士兵大頭朝下栽了下來。

然而試煉者們的敵人畢竟不是一兩個,剩下的騎兵在吉仁泰的指揮下繞過了地上的馬屍和人屍,揮舞著彎刀從來不及躲閃的周大童和葉光輝身邊略過,飛起的刀光在陽光下綻起了血色的光。

葉光輝的脖子被蒙古人的巧手借著馬兒的衝擊力一把斬斷,頭顱隨著敵人身後的煙塵躍到了空中。周大童的運氣稍微好一些,他在敵人衝過來的第一瞬間就蹲的幾乎趴到了地上,攻擊他的蒙古士兵盡量的下彎身子,卻還是被這個怕死的大個躲過了要害,只是在他背上的甲胃上劃出了刺耳的摩擦聲。

「就是現在,干他!」

石雲帆大吼著,用最快的速度沖向了因為和兩位壯漢交戰,而失去了速度的騎兵。他那來自現代社會最優秀的身體飛馳著,在敵人還沒有完成脫離的時候,揮舞著手中的斬馬刀,狠狠的砍斷了跑在後面的一隻馬腿。

而在他的身側,剩下的八位試煉者一擁而上,他們沒有任何章法的揮舞著手中的斬馬刀,巨大的力量和敏捷粗暴而直接的轉化成了破壞力,把那個馬腿被斬斷的蒙古人切成了七八塊,繼而奔跑了起來,沖著停在不遠處的殘餘敵人沖了過去。

盾牌戰術的一輪交鋒之後,試煉者死一人,蒙古騎兵死兩人。

而現在,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和停頓,本應處於弱勢的九位試煉者們,高舉著手中的斬馬刀,靠著一雙拚命邁動的肉腿,向對面剩下的五位蒙古騎兵發起了反衝鋒。

吉仁泰和宋人打了這麼久,從來沒見過主動向騎兵衝擊的散兵。據他的那顏說,這樣的情景還是二十年前南下時才會遇到的現實。大宋和蒙古打了這麼久,宋人的膽子早就被打沒了,現在的宋兵,雖然裝備比二十年前好了很多,但是膽子和血氣,確實大大不如了。

然而今天註定是吉仁泰不斷受到震撼的一天,這些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宋兵竟然吃掉了他一大半的手下,現在還主動向他們發起了衝鋒。這簡直是對他最大的羞辱,雖然吉仁泰知道只要自己拉開距離,就可以重新用騎射磨死這群敵人,但是他和他身邊的勇士們都已經被敵人的悍勇激發了血性。

來自大草原的勇士從不懼怕任何挑戰!

吉仁泰大吼了一聲,迎著試煉者們的衝鋒帶起了馬速,他身後剩下的四位勇士,非常默契的把彎刀順到身後,伏低了身子,操縱著馬兒再次衝鋒了起來。

「他們距離不夠,速度起不來,我們直接砍馬腿!」

石雲帆的聲音因為興奮變得嘶啞,但是他的內心卻仍然保留著理智。敵人和他們之間的距離太近了,那些馬沖不起來,就沒有太大的威脅。而自己這邊的強大身體素質,一定能讓那些蒙古人知道什麼叫強化后的恐懼。

兩撥人嘶吼著,在土坯房門前的場地上再次撞到了一起。這次試煉者們終於在力量上達成了和敵人的均勢,他們手中的斬馬刀和敵人手中的彎刀在空氣中竟相起伏,不時有人和馬倒下,用鮮血染紅了土地。

這場最後的交戰簡單直接,也非常迅速。當石雲帆從激動中緩過神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左臂被不知道哪個敵人劃開了一條長長的血口子,正歡快的向四周噴涌著血液,敵人的屍體和馬的屍體在他們周圍倒了一地,試煉者們紅衣褐甲的屍體夾雜其中,像絕美的點綴,和遠處的碧空構成了一幅名為死亡的油畫。

「大家怎麼樣!還好么!」

石雲帆喊了一聲,把剩下的試煉者們歸集了起來,殺掉這最後的五名敵人,讓試煉者再次損失了三人,現在能活著站在石雲帆面前和他們打招呼的,算是石雲帆自己,也只有七個人了,而且幾乎個個帶傷。他們簡單收拾了一下戰場,檢查了一下還有沒有活著的同伴,從那些蒙古士兵身上翻出些零碎的小物件,包括不多的銀角子和一些奶干,互相攙扶著回到了土坯房的門口,倚著那坑坑窪窪的外牆坐成了一排,安靜了下來。

帶著些涼意的風吹過剛剛還熱血沸騰的戰場,吹過試煉者們的臉頰,帶走了他們胸中殘留的情緒和激動,所有人都安靜著,呼吸著,感覺著身上的傷口和激動之後的疲憊。

「新手試煉任務結束,第二張生物側強化卡激活,獲得任務獎勵500積分。」

系統冰冷的提示音並沒有給試煉者們帶來太多興奮。石雲帆順著語音提示點開了自己的第二張強化卡,發現那是一張對他現在的狀態非常有用的卡牌。

【快速恢復】

卡片等級:F

卡片強化方向:生物側

卡片介紹:本卡牌能為你的身體提供遠超常人的回復速度,不論是脫力后恢復體力,還是受傷后傷口的癒合,都會得到極大的加速和改善,同時也能較好的降低傷口感染的風險。如果你恰好在一片戰場之上生存,那麼這張卡簡直就是為你量身定做的最佳搭檔,還猶豫什麼,裝載它吧!

注意:快速恢復需要充足的能量供應,當你的傷口快速癒合的同時,請儘可能補充足夠的能量和水分。

【我現在一晚上可以來七次!】

(未完待續……)

【閱讀全文,請關注薇信公眾號:book637(←長按複製),回複數字:31,即可獲得後續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年輕教授穿越回南宋,開外掛擊潰蒙古騎兵6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