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從來不知道寶寶的存在,沒想到一次聚會,卻被他撞見我和寶寶

徐默默做了傅明徽三年的情人,當有天你發現自己有了孩子,她就怕了,傅明徽不會留下這個孩子的。

為了寶寶,她選擇逃離,逃離傅明徽的身邊。

她沒有想到,傅明徽這四年來從來沒有放棄過找她。

她生下寶寶小葡萄之後,就一直在國外,這次悄悄回國也是為了父母,她以為自己悄悄的回來他一定不會發現。

卻沒想到……

「總裁,我找到徐小姐了!」心裡太激動,傅明徽的助手辛庄直接就宣布了這個喜訊。

傅明徽正在看項目計劃書,一聽辛庄這話,腦子一下就懵了,隨後手上一松,文件夾落在桌上,他人也猛地站了起來,甚至還撞翻了椅子。

「你說什麼!」幾步就走到辛庄面前,傅明徽沉著臉,雙手下意識揪住了他的衣領,「你找到誰了?是默默嗎?你確定是她嗎?她就在那趟航班上是不是!」

衣領被傅明徽緊攥著,辛庄完全能體諒傅明徽激動的心情,可他快要透不過氣了,只能憋紅了一張臉,兩手拍著傅明徽的手。

看著辛庄那難受的神情,傅明徽也意識到自己太衝動,忙鬆開手,放了辛庄。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快點跟我說清楚!」把辛庄按到椅子上,傅明徽倚著桌邊站在他身側,兩眼直勾勾盯著他看。

辛庄被傅明徽的眼神看得渾身發麻,剛一喘上氣就把今天見到徐默默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顧不上欣喜,傅明徽用力拍著辛庄的肩膀,「你說你拍了她的照片,趕緊找出來!」

傅明徽大力一拍,辛庄一口唾沫嗆住,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他怕傅明徽嫌棄,還特意別過頭去咳嗽,但想著傅明徽的激動,他手腳麻利的把照片翻了出來。

「總裁,你看這是徐小姐嗎?」

因為角度的問題,辛庄拍了好幾張側臉,只有兩張正臉照片,只是其中一張還因為他怕被發現,所以拍的有些模糊。

儘管如此,但傅明徽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徐默默。

那是他朝思暮想的女人,在無數個夜晚里,都會出現在他夢裡的女人!

無論她變成了什麼樣子,他都能在人群中一眼認出她,因為他愛她!

深深愛著,深入骨髓的愛戀,讓他這輩子都無法忘記她的音頻笑貌!

哪怕分隔了四年,她稚氣全脫,卻仍然是他心裡那個最珍視的女人,是他惦念四年的愛人!

「是她!是她!」握著手機的手輕輕顫抖起來,傅明徽眼底毫不掩飾地綻放出愉悅的光芒。

感覺得到傅明徽的激動和興奮,辛庄心裡鬆了口氣的同時,又感慨自己今天是走了狗屎運,吃個午飯就碰到了徐小姐。

當然,辛庄最慶幸的就是他跟了徐默默一下午,知道了徐默默想要做什麼,以及她現在住在哪裡。

「她在哪?你不是一直跟著她嗎?告訴我,她現在住在哪?我要去找她!」傅明徽控制不住地想要現在就出現在徐默默面前。

四年的時間,他身體里每個細胞都在叫囂著對她的想念,他恨不得現在就把她抱進懷裡,狠狠地親吻著她每寸肌膚!

「總裁,你先冷靜下來!」看著瘋狂的傅明徽,辛庄忙站起來安撫著他的情緒,「你這樣子,會嚇到徐小姐的。」

一聽到辛庄後面那句話,傅明徽立馬深呼吸,強制自己冷靜下來。

可他實在是太激動了,時隔四年,他終於又有了她的消息,不是那些讓人失望的假消息,而是真真切切的事實,這怎麼能讓他不激動呢!

但辛庄說的話沒錯,當年徐默默生氣離開,他現在貿貿然出現,搞不好會把徐默默再逼走,到時候就得不償失了。

這樣想著,傅明徽來回踱著步子,心裡漸漸冷卻了些。

「你剛說,她要買房子?」想到辛庄先前的話,傅明徽皺著眉看向辛庄。

辛庄忙把合同拿給了傅明徽,「徐小姐看中了這套房子,我已經買下來了,也跟地產經紀說好了,回頭等過戶手續辦妥了,就跟徐小姐約時間面談。」

看了眼合同,傅明徽挑高了眉毛,「這什麼房子?地角有我給她的那棟好嗎?」

傅明徽臉上的嫌棄十分明顯,辛庄默默擦了把汗,心想著總裁給徐小姐準備的房子再好,徐小姐也不知道,那不是白搭嘛!

更何況,辛庄一路都跟著徐默默,也躲在樓道里聽了她跟地產經紀說的話,很顯然徐默默就是看好了這棟房子,而且似乎是盯上了那附近的幼兒園和小學。

想到這裡,辛庄才意識到,他居然沒跟傅明徽說,徐默默去買了兒童裝的事情。

辛庄正打算要開口說這事,傅明徽卻突然拿著車鑰匙往外走。

「總裁,你去哪?」辛庄急著要追上去。

傅明徽回頭看了他一眼,「去徐家,你下班吧!明天早點去辦好手續。」

說完,那疊合同被傅明徽扔給了辛庄。

拿著合同,辛庄嘴角抽抽,心想總裁也太著急了,他還有話沒說完呢!

還有,這買房子的錢,給不給報銷啊!

*

徐默默剛到家,一進門就看到一個粉色的小糰子朝自己撲過來,她想都沒想就蹲下身子接住撲過來的小葡萄。

「麻麻——」軟糯糯的嗓音,甜到人心坎里。

在女兒臉上親了一口后,徐默默抱起了小葡萄,「小葡萄有沒有想麻麻啊?」

「有。」小葡萄鄭重其事地點點頭,鼓著小臉在徐默默脖頸處蹭來蹭去,「小葡萄好想好想麻麻哦!」

軟萌萌的撒嬌方式,徐默默一顆心都要化了。

徐媽媽看著她們母女的相處方式,會心一笑,忙走過來從徐默默手中接下購物袋。

「剛剛小葡萄還在念叨你什麼時候回來呢!」想到徐默默今天出去的目的,徐媽媽忙問她:「出去還順利嗎?找到想要的房子了嗎?」

捏了捏小葡萄的肉肉臉,徐默默回答著徐媽媽的話,「挺順利的,房子是雲騰幫忙看的,他選的幾個地方都不錯,我看中了一套,等房東回國,地產經紀會幫忙約出來見面談。」

看到小葡萄那張臉,徐默默就覺得就算那房子不降價也沒關係,反正是為了女兒,她手頭上的錢也足夠能應付。

「雲騰叔叔嗎?」歪著腦袋,小葡萄眨著大眼睛,「麻麻,你有沒有告訴雲騰叔叔,小葡萄好想他哦!」

雖然雲騰沒有帥叔叔帥,但對她也好好,是她爸爸的第二人選哦!

徐默默被小葡萄撒嬌的模樣逗笑,捏住她的小手晃了晃。

「那小葡萄想不想磊爸爸?」見小葡萄煞有介事地點頭,徐默默撲哧一聲,捏了一把她的小鼻子,「小葡萄要想這麼多人,麻麻會不會排不上號啊?」

「才不會。」小葡萄氣哼哼地鼓了鼓腮幫子,頭一歪,小胖手環住了徐默默的脖子,討好的在她臉上吧嗒親了一口。

「小葡萄最喜歡麻麻了,麻麻在小葡萄心裡排第一位哦!」

眨眨眼,小葡萄覺得帥叔叔應該排第二位,因為她想帥叔叔做她的爸爸,說不定麻麻也會很喜歡帥叔叔。

徐媽媽在一旁打趣,「麻麻排第一位,那姥姥呢?」

小葡萄明顯愣了一下,細眉微皺,大眼睛撲閃撲閃盯著自己的小手,像是在數數。

一見她糾結的表情,以及她數手指的動作,徐媽媽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這小丫頭,虧我陪著她玩了幾天,我這都不知道被排在了第幾位。」

聽徐媽媽這麼說,小葡萄急了,趕緊從徐默默身上爬下來,然後往徐媽媽腿上一撲,兩手抱住了她的腿,腦袋也貼在她的膝蓋上。

小葡萄拱蹭了半天,撒著嬌說:「姥姥,小葡萄也喜歡你啦!」

徐媽媽再次被小葡萄的舉動逗笑,伸手將她抱到了沙發上,就讓她坐在她跟徐默默之間。

笑鬧夠了,徐媽媽看向徐默默,「雲騰就是騰宇的老總吧?是你先前那份工作的老闆?」

「嗯,之前在法國碰到了,也算是一直都有聯繫,挺不錯的一個人,還想著讓我進騰宇幫他的忙。」徐默默點點頭,把買的小孩衣服拿出來對著小葡萄比劃。

小葡萄見到新衣服,笑得眼睛都彎了,乖巧地往徐默默面前湊了湊,聽話的讓她擺弄。

徐媽媽皺了下眉,「那個雲騰對你是不是……」

她話沒說完,小葡萄就接過口,「雲騰叔叔喜歡麻麻哦!」

徐默默無奈地看著小葡萄,輕輕彈了下她的額頭,「你又知道?別造你雲騰叔叔的謠!」

小葡萄噘著嘴,捂著額頭在沙發上哼哼,一臉「我委屈我無辜你欺負人」的表情。

徐默默拿小葡萄沒轍,抬頭瞥見徐媽媽若有所思的神情,她怕徐媽媽多想,趕緊跟她解釋。

「媽,你別聽小葡萄的,雲騰沒那個心思,以前我們一起工作過,大家都是朋友。」

有了徐默默的解釋,徐媽媽點點頭,「既然這樣,他好歹幫了你,你不如考慮看看去他的公司,畢竟是以前的老東家,同事間的關係也沒那麼複雜。」

徐默默看了眼小葡萄,眼底有些猶豫,「其實騰宇是最適合我的去處,但如果真的去了騰宇,以後我陪小葡萄的時間恐怕就少了,免不了要出差什麼的。」

小葡萄聽得似懂非懂,但也明白徐默默的主要意思,一聽麻麻以後陪自己的時間少,她癟了癟嘴,也不裝疼了,忙滾到徐默默身邊,兩隻手抱住徐默默的胳膊,一副乖乖女的模樣。

看著小葡萄的反應,徐媽媽人俊不俊,嘴上勸道:「你去哪工作,不都得少陪小葡萄嗎?等小葡萄上了幼兒園,你也去上班了,也就晚上你們娘倆能湊在一塊。」

想了下,徐媽媽又說:「你要是出差不在家,我跟你爸也能幫你照顧小葡萄,不用擔心這個問題,我們還能動呢!」

「媽!」徐默默看了徐媽媽一眼,「這事我再想想,先忙完房子的事情吧!」

徐默默有主意,徐媽媽也沒多說,陪著她一塊給小葡萄試衣服起來。

晚飯後,徐默默幫徐媽媽收拾碗筷,徐爸爸下樓去溜達了,小葡萄一個人在客廳里玩玩具。

突然的,歪坐在地毯上的小葡萄,猛地坐直了身子,然後看了眼廚房,見沒人注意到她,她連滾帶爬的到了陽台邊,探出腦袋偷摸著往下張望。

當小葡萄看到樓下停著那輛熟悉的車后,她立馬咧開嘴笑了。

是帥叔叔的車!

她那天看見了,帥叔叔就是開那輛車的!

這時候,正好車內燈亮了起來,傅明徽的模樣透了出來,看得小葡萄笑得更歡了。

她想著,怎麼會這麼巧呢?她正好在想帥叔叔,帥叔叔就出現了,他們之間真是太有緣分啦!

扒拉著欄杆,小葡萄伸出小手,正要朝傅明徽招手的時候,她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陣腳步聲,於是趕緊縮回手,然後跑回了客廳,乖乖坐在地毯上。

「小葡萄,你幹嘛呢?」徐默默擦著手從廚房裡出來,看到小葡萄一臉傻兮兮的笑,就問了一句。

「在玩娃娃呀!」小葡萄低著頭,手裡還拿著一個芭比娃娃。

趁著徐默默不注意,小葡萄的眼角偷偷往陽台瞄,心裡想著幸好沒有朝帥叔叔招手,不然被麻麻發現就不好了。

看到陽台的門還開著,徐默默走了過去,想著把門關上,卻不小心碰到了陽台的花盆。

砰地一聲,花盆落地,摔在徐默默腳邊。

徐默默心裡慶幸,幸好沒有摔出去,不然怪危險的。

「麻麻,怎麼啦?」小葡萄聞聲要跑過來。

徐默默趕緊阻止,「你別過來,花盆碎了,這兒臟,我收拾就行。」

屋裡的小葡萄鬆了口氣,小肉手拍了拍胸脯。

嚇死寶寶了!她還以為帥叔叔被發現了呢!看來她得跟帥叔叔說說,不能讓他晚上跑來樓下溜達了!

蹲在陽台上收拾著花盆的徐默默,根本就沒注意到,樓下一輛亮著燈的車上,一雙深情的眸子正緊緊盯著她。

這些年,傅明徽來這裡不止一兩回,很多時候,他都是半夜過來看看,也不進門,就這麼呆在樓下,一呆就是一整宿。

先前小葡萄露頭的時候,傅明徽正走神,他想會不會就這麼遇上了徐默默,如果遇到了,她會對他說什麼。

當花盆落地的悶響傳來,傅明徽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

一剎那,那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印入他的眼帘,讓他再也挪不開視線。

彷彿在這一刻,世界上只剩下他和她兩個人,安靜到他能清楚聽見自己心跳加快的聲音。

視線中只剩下她一個人,看著她一點點清掃,他多麼希望她能往樓下看一眼,哪怕看不到他,讓他看看她也好!

然而,她聽不到他心裡的期盼,就像她不知道他這四年來的煎熬和苦難一樣。

直到她收拾好東西進屋裡,傅明徽都沒有等到她往這個方向看一眼。

眼見著窗帘都被拉上了,她印在窗帘上的影子漸漸淡去,傅明徽才感覺自己能動了,但隨之而來的激動和喜悅,讓他不得不埋頭在方向盤中。

她回來了!

她真的回來了!

四年了,她終於回來了!

無法抑制的興奮,充斥著傅明徽整個心房,要不是辛庄的勸告還在耳邊徘徊,他早就衝上樓了。

「默默,默默……」一遍遍叫著她的名字,傅明徽感覺到眼角似乎有些濕漉漉的感覺。

可即使如此,他還是滿心喜悅地說:「你回來了!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嗎?你知道這四年來,我有多想你嗎?」

抬起頭,兩眼緊緊盯著徐默默身影消失的那扇窗戶,傅明徽深吸了一口氣。

「默默,我真的好想你,你知道嗎?」

【精彩小說節選,想要閱讀全本,請關注V信公種號:read9wus,回複數字35,即可獲得全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前夫從來不知道寶寶的存在,沒想到一次聚會,卻被他撞見我和寶寶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