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工作是幫她們解決麻煩,沒想到她們成了他最大的麻煩...

他的工作是幫她們解決麻煩,沒想到她們成了他最大的麻煩...「陸天龍,你知不知道,你上班才半個月,已經遲到了十三次!」

辦公室內,王瑩狠狠訓斥著面前的陸天龍。

她真是氣壞了,做了這麼長時間人力資源部經理,還是第一次碰到這麼不靠譜的員工。

上班遲到也就算了,一共上了十四天班,遲到了十三次,五次是上午九點鐘才來,六次是下午兩點鐘才來。

這次更離譜,六點鐘下班,你五點六十才來?

「你知不知道,像你這樣的員工,就算開除一百遍都不為過!」

王瑩很生氣,這個陸天龍是鳳凰集團車隊的司機,跟車隊裡面其他五六個司機一樣,平常負責一些客人的接送和貨物的運輸工作。

今天她親自帶隊突擊檢查工作紀律,才揪出這個劣跡斑斑的傢伙!

要不是現在公司正處於高速發展期,司機暫時不夠用,她今天非把這個混蛋給開除掉。

穿著一件普通白色T恤,淺色牛仔褲的陸天龍老老實實站在王瑩對面,他也很委屈,他現在不是來上班,只是來拿點東西,怎麼能算遲到,最多是曠工。

不過他根本沒把王瑩的批評放在心上,甚至連王瑩後面說什麼他都沒聽清,現在他的全部心思都放在王瑩身上。

二十五六歲的王瑩,臉蛋兒並不算特別出眾,算是那種很耐看型美女,可她這身材,絕對頂呱呱。

前大后翹楊柳腰,尤其她今天穿著一身緊身的黑色工作裝,套著一件白襯衫。

她坐著在陸天龍對面,從這個角度,更加震撼人心!

「養眼啊!」陸天龍情不自禁的讚歎道!

「你說什麼?」王瑩先是一愣,隨即怒不可赦!「陸天龍,你在幹什麼!」

「沒幹什麼啊,就是隨便看看!」陸天龍毫不掩飾道。

「看什麼看?不許看!」

「不讓看多浪費!」陸天龍嘟囔道:「再說看幾眼又不會變小!」

「你,你混賬!」王瑩氣的滿臉通紅渾身亂顫。

她是公司公認的鐵面女閻王,員工見了她大氣都不敢喘,現在這個混蛋竟然敢公然評論她的身材!

「陸天龍,你被開除了!」

「開除?不是吧?我就是看了你幾眼而已,就被開除了?還有沒有天理?」陸天龍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

眼睛可始終盯在王瑩身上,真要是被開除,以後再看的機會就少了,多看一眼是一眼。

「你給我出去!」王瑩快要氣瘋了。

「出去就出去!反正看的也差不多了。」陸天龍朝著王瑩吹了個口哨,笑嘻嘻轉身。

王瑩的電話突然響起。

「總裁你好,我是王瑩。什麼,您要用車?現在?好!」

「陸天龍,你給我回來!」掛掉電話的王瑩看了眼已經走到門口的陸天龍,猶豫了一下道。

「讓我出去就出去,讓我回來就回來?職位高就可以欺負人啊!」陸天龍回頭道。

王瑩真想衝上去殺了這個混蛋。

「總裁司機臨時請假,總裁現在要用車,其他司機都下班了不在,你去!」

「不去!我已經被開除了!」陸天龍直接搖頭。

王瑩深吸一口氣,道:「我現在收回開除令!」

「朝令夕改是公司大忌,你這樣視命令如兒戲,對得起公司嗎?」陸天龍很嚴肅道。

王瑩七竅生煙,真想一頭撞過去跟這個混蛋同歸於盡。

「怎麼樣才肯去?」

「很簡單!」陸天龍視線又回到王瑩身體上,笑嘻嘻道:「告訴我實話,你是天然的還是人工的?」

「我宰了你這個混蛋!別跑,你丫給我站住!」王瑩生平第一次爆了粗口。

鳳凰集團辦公樓前,蘇凌月已經到了抓狂的邊緣。

「瑩姐,車怎麼還沒到?電話打不通?陸天龍?你把他的電話給我,我自己找他!」

蘇凌月焦急的撥打著電話,卻始終傳來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她今天親自去見客戶,這可是一個上百億的大單子,如果能夠拿下來,鳳凰集團就會飛躍到一個新的高度!

王瑩安排的司機卻一直沒到,電話打不通,距離她和客戶約好的時間,只剩了十五分鐘!

鳳凰集團,海陽市新興貿易企業,創立兩年時間,凈利潤已經好幾億,連續兩年被評為海陽市最有發展前景的企業之一。

更為津津樂道的是,一手創建了鳳凰集團神話的總裁蘇凌月,身材臉蛋都是絕品,是整個海陽市名副其實的女神級市花,外號冰山美人,追求者無數。

不過對於任何追求者,她都是毫不留情面,直接拒絕,也卻從沒跟任何人傳出過緋聞。

這也讓更多的人蠢蠢欲動,希望能夠征服這一隻高傲的鳳凰,財色雙收。

此時,遠處傳出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轟鳴聲,在周圍路人的驚嘆中,二十幾輛最新款的法拉利轎跑呼嘯而至,在距離蘇凌月不遠的地方整齊的排成一行。

幾十個工作人員迅速下車,每人手捧大把的玫瑰,片刻功夫,就在蘇凌月面前擺出了一個大大的心形圖案!

用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擺成的心!

人群之中,一個穿著白色西裝文質彬彬風度翩翩的男人緩緩走出,和蘇凌月隔著玫瑰心遙遙相望。

他做出一個自認為最有魅力的笑容,單膝緩緩跪下。

「凌月,遇見你,是我一生的幸運;愛上你,是我一生的快樂;沒有你,是我一生的遺憾!現在我要大聲的告訴你:我愛你!凌月,答應我,做我女朋友,好嗎?」

盛大的告白場面!

在場所有女性幾乎同時忍不住尖叫起來,要是有一個男人也肯為她們擺出這樣的陣勢,別說投懷送抱,就連菊花也一起奉獻!

「天吶,那是海龍集團董事長的獨生子!海陽四少之一的鄭少楓!」

有人認出了這個男人,馬上引起一片驚呼。

海龍集團,海陽市最頂尖的集團之一,總資產上千億,名副其實的巨無霸。

鄭少楓人長的帥,有點兒歐洲范,年輕有為,現在已經是海龍集團下屬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

周圍的尖叫和驚嘆,讓鄭少楓的笑容更加自信起來,他不相信哪一個女人能夠拒絕這樣的浪漫,哪怕號稱冰山女神的蘇凌月也肯定不行。

這次,他對蘇凌月勢在必得!

可就在此時,一輛保時捷卡宴穿過人群呼嘯而至,徑直從那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上碾壓而過,在上面留下幾道大大的車輪印。

又是一個瀟洒到極致的剎車甩尾,直接停在了蘇凌月的面前。

陸天龍從車上竄下來,看都沒看跪著的鄭少楓和被他糟蹋的不像樣的玫瑰心,一邊擦汗一邊解釋:「抱歉啊老闆,吃了頓飯撒了泡尿,耽擱了點兒時間,沒遲到吧?」

保時捷卡宴來去一陣風,等所有人反應過來,面前只剩被碾壓的七零八落的玫瑰心,和單膝跪地目瞪口呆的鄭少楓。

「阿福!查查這個小子是什麼來頭!」

好容易反應過來的鄭少楓站起身,望著卡宴的屁股咬牙,對著身邊的小弟冷聲道。

坐在後排的蘇凌月想笑又不能笑,憋的心口疼,那一片被無情碾壓的玫瑰花啊。

鄭少楓追求了她很久,也被她拒絕了無數次,她沒想到今天他會弄出這麼大的場面向自己告白。

她正在考慮用什麼方式拒絕的時候,這個傢伙神兵天降,救她於水火之中。

雖然有些魯莽,可還算是個比較可愛的傢伙。

看著一邊擦汗一邊開車的陸天龍,蘇凌月的嘴角不自覺的彎起了一個弧度。

她準備原諒這個傢伙遲到的事兒。

可是隨後,她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

「老闆,什麼事兒笑的這麼開心,說出來讓我也高興一下。」陸天龍對著後視鏡咧嘴一笑,視線在蘇凌月臉上停留了一秒兩秒好幾秒,果真尤物啊。

「沒有,專心開車!」蘇凌月恢復冷漠本性,淡淡道。

「哈哈!那我最近看了一個特好笑的笑話,要不我講給你聽吧!」陸天龍興緻盎然道。

蘇凌月一陣無語,看他興高采烈的樣子,沒忍心拒絕,「好!」

「可是,可是我這笑話有點兒黃,你不會介意吧?」陸天龍有些為難道。

後排的蘇凌月再次無語,狠狠心道:「那就把黃的跳過!」

「好!那我開始講了哈!跳過跳過跳過跳過,跳過跳過,講完了!」

「……」

「要不我再給你講一個更好笑的?」陸天龍眉飛色舞道。

「做好你分內的事兒!十分鐘之內,把車開到玲瓏會所!」蘇凌月冷冷道,要是讓別人知道她聽一個司機講這種段子,那還了得。

「十分鐘?你確定?我身體強壯倒是沒問題,就怕你不行!」陸天龍撓著腦袋道。

「你說什麼?」蘇凌月冷聲道,這個司機太不像話,什麼叫你身體強壯沒問題就怕我不行?

「老闆你別誤會,我說的不是你想的那點事兒!真要是那事兒,我最起碼能一個小時的!」陸天龍認真解釋道。

色胚!

蘇凌月推翻了之前對這傢伙的所有好印象,強壓怒火,道:「十分鐘,如果能到,工資加倍,如果到不了,以後不用再來上班!」

她是故意刁難陸天龍,作為他不安分的教訓。從這裡到玲瓏會所,就算路上不堵車,起碼也得半個小時。

「嗖!砰!」

話音剛落,陸天龍動了,車子油門直接踩到底,卡宴像是火箭一樣猛的竄了出去,毫無防備的蘇凌月腦袋砰一聲撞在後面的座椅上又反彈回去,撞了個七葷八素。

然後,卡宴以極限速度賓士在海陽市的大街上,急剎,甩尾,超車,甚至在一個十字路口還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漂移。

蘇凌月是捂著嘴從車上下來的,跑到旁邊垃圾桶開始狂吐。

「九分半鐘!老闆,我技術還行吧?別忘了給我加工資!」

陸天龍屁顛屁顛從車上跑下來,饒了個圈跑到了蘇凌月前面,彎下腰獻媚道。

這個角度是他之前就計劃好的,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嘖嘖,陸天龍就感覺一股熱流直奔鼻孔。

絕對是個尤物哈!女神級臉蛋,魔鬼級身材,不愧為海陽市花!

非要挑個瑕疵,就是那裡規模要是能再大那麼一點點,可就真正完美了!

這不是問題,還有開發空間嘛!

這樣的女人要是不泡,會遭天譴的!陸天龍在心裡吶喊道。

「好!很好!」蘇凌月沒注意到陸天龍火辣辣的目光,好容易吐的好受了一點兒,眼看已經到了和客戶約定的時間,她不打算再跟陸天龍計較,明天一定把這個傢伙直接開除!

必須開除!

心裡想著,她邁步走向玲瓏會所大門。

「老闆,等一下!」

陸天龍又屁顛屁顛追了上來,「你頭髮亂了,衣服髒了,還有,你的罩罩也歪了!哎,老闆,要不要我幫你整理一下!別走那麼快,等等我啊!」

玲瓏會所天字型大小大包廂,裝修的富麗堂皇彷彿宮殿。

「張楚?怎麼是你!」

推門進去,蘇凌月一眼就認出了坐在寬大沙發上的男子。

二十多歲,身材消瘦,長得挺帥,眼神中帶著掩飾不住的張狂。

和鄭少楓一樣,海陽四少之一的張楚,家世與鄭少楓相當,海陽另一巨無霸騰飛集團總裁的長子。

同樣也是蘇凌月的追求者之一。

唯一不同的是,相對剛才擺出玫瑰花告白的鄭少楓,蘇凌月對這個張楚的印象更差,這是個典型的花花公子衣冠禽獸,據說他的愛好就是玩女人,尤其是學生妹兒,大把鈔票砸上床,玩兒完就甩,去年還有一個女學生懷孕被甩跳樓自殺。

「凌月你來了!坐!」瞅一眼蘇凌月,張楚狠狠咽一口唾沫,笑道。

「長宏集團的王總呢?」蘇凌月皺眉問道,她這次就是約了長宏集團的王總見面,商談百億的代理出口項目。

「呵呵,王總臨時有事,不過他已經交代過,這筆生意由我全權負責。」張楚笑道。

「那這筆生意我不做了!」蘇凌月轉身就走。

「凌月,感情歸感情,生意歸生意,百億的大單子,不要因為感情用事放棄,你可要為鳳凰集團上千員工負責!好了,先過來坐下吧,我們今天只談生意不談感情。」坐在沙發上的張楚笑呵呵道。

「張楚,你要是敢耍花樣,別怪我跟你翻臉!」蘇凌月猶豫了一下,冷聲道,最終還是坐到了沙發上。

她現在的確需要這筆訂單,為了鳳凰集團,也為了她自己。

「不會不會!來來來,談生意之前先干一杯,預祝我們的合作能夠成功!對了,這可是我好容易從法國摩當豪傑酒庄弄來的,這一瓶就要十萬美元!」

張楚笑著打開了面前一瓶包裝精緻的紅酒。

「砰!」

大門被打開,滿頭大汗的陸天龍闖了進來。

「丫的這會所跟迷宮似地,轉悠了五圈終於找到老闆你了!累死我了,先來點兒喝的潤潤口!哈,有紅酒?好香啊!我的最愛!喝一口不介意吧?」

看到張楚面前的酒瓶,陸天龍做陶醉狀呼吸了一下,嗖一聲竄過去,抓起來咕咚咕咚就往嘴裡灌。

張楚和蘇凌月看的目瞪口呆。

後面跟進兩個張楚的保鏢,摸不透陸天龍的身份,沒敢輕舉妄動。

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一瓶酒已經進了陸天龍的肚子。

「嘖嘖,味道還行,老闆,還有沒有,再來一瓶嘗嘗?」一瓶紅酒進了肚,陸天龍意猶未盡。

「你他媽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張楚要瘋了,十萬美元的紅酒,他都還沒來得及嘗一口,就全被這傢伙喝水似地灌進了肚子?竟然還想要一瓶!你以為這是長城干紅啊!

「嘴巴乾淨點兒,這是我的司機,不就是一瓶酒,大不了我賠你!」蘇凌月冷聲道。

她雖然也被陸天龍弄的哭笑不得,心裡卻暗暗鬆了一口氣,她不想跟張楚單獨呆在一起,更不想跟他一起喝酒,現在陸天龍來了,有他在場,心裡多少有些底氣。

「好了,我要和張少談生意,你先去一邊隨便吃點兒東西。」蘇凌月命令道。

「談生意?那你們談,你們談,我不打擾你們,我就隨便唱兩首歌給你們助興!」看到旁邊有麥克風,陸天龍歡天喜地的跑了過去。

「你們先出去吧!凌月,你從哪找來的這麼個極品司機?」張楚強壓怒火揮手趕走兩個不盡職的保鏢。

要不是想在蘇凌月面前表現的好一點兒,他早就發飆了,現在只能在心裡強迫陸天龍撿一百遍肥皂。

等擺平了蘇凌月,必須要收拾他。

「不說他了,先談長宏集團的代理生意吧。」看了一眼正在擺弄麥克風的陸天龍,蘇凌月冷冷道。

張楚擺擺手,「那怎麼行,怎麼也得先喝一杯再說!我們得先搞好氣氛,這樣才能更好的談生意。」

說著,他重新打開另一瓶紅酒倒了兩杯,自己拿一杯遞給了蘇凌月一杯。

「我不會喝酒。」蘇凌月拒絕道。

「那你隨意喝一口就行,我先干為敬!」張楚笑道。

蘇凌月無奈,只能端起杯子跟他砰了砰,小口嘬了一下。

「嗷,妹妹你大膽的往前走哇,往前走,莫回呀頭!」

優雅安靜的包廂里,陸天龍冷不丁一嗓子吼出來,驚天地泣鬼神,張楚被嚇得渾身一哆嗦,一杯紅酒直接倒進了脖子里。

蘇凌月更直接,剛進嘴的紅酒直接噴了張楚一臉。

「你到底要幹什麼!」

張楚要瘋了,蘇凌月帶來的這小子絕對不是司機,丫的就一神經病!

「好像有點兒跑調,要不我再給你重新唱一遍!」陸天龍撓撓頭,有些歉意道。

「不要唱了!」蘇凌月想笑,憋的小臉兒通紅,她現在又覺得陸天龍可愛了。

轉頭看向狼狽無比的張楚,道:「不好意思張少,我看今天這情況,也不適合再談下去了,我們約時間再談吧。」

張楚不願意也沒辦法,所有好心情都被這極品神經病給弄沒了,就算把蘇凌月弄到手,也不一定能雄起。

「那好吧,我們改天再約!對了,能不能讓他稍微留一下,我覺得他挺有趣,有幾句話想跟他說。」

他伸手指了指陸天龍。

蘇凌月本能的想搖頭,那邊的陸天龍卻咧嘴一笑,道:「張少想跟我談心?沒問題!我也覺得跟張少一見如故!老闆,你出去等我一下,我很快就過去。」

「你……那好,我在外面等你,快點出來。」蘇凌月狠狠瞪他一眼,可他已經答應,蘇凌月也不好再多說,轉身離開。

「嘖嘖!賞心悅目呀!找機會一定要試試手感!」

看著蘇凌月一扭一扭出去,陸天龍嘖嘖稱讚道。

張楚徹底抓狂。

這個混蛋真以為自己留他下來,是要跟他談心的?難道他就沒感覺到,自己的滔天怒火?

「你他媽就是個司機!十萬美元的紅酒也是你喝的?你他媽還想染指蘇凌月?」張楚握拳怒吼道!

「司機怎麼了?不想當將軍的廚子不是好司機!」陸天龍回頭瞥了他一眼,笑呵呵道:「再說了,你一個雜碎都能喝紅酒泡妹妹,我這個司機為什麼不能?」

「你說我是雜碎?」張楚瞪大眼。

「眼睛瞪的再大也是雜碎,最多算大眼睛雜碎!」陸天龍眯著眼睛淡淡道。

「你他媽找死!」張楚怒極反笑,伸手拍兩下巴掌,早就在門口候著的兩個保鏢快速進入了包廂。

「給我打,打死這個混蛋!一切後果我負責!」

張楚終於爆發了,把滿腔怒火都撒在了陸天龍身上。

兩個身高馬大的黑衣保鏢毫不猶豫直接奔陸天龍而來。

陸天龍笑了笑,轉身看了他們一眼。

就這一眼,兩個保鏢身子一僵,沒有來由的打了一個寒戰。

笑容很邪惡,邪惡的讓他們兩個打心底里冒出一股涼氣。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司機應該有的眼神!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給老子上!」張楚又在後面怒喊一句。

倆保鏢一咬牙,到底還是一左一右衝上來,左邊一人先動手,一記勾拳打向陸天龍的腦袋,右邊那個踢出一腳,橫掃他的腰部。

一看就是受過專業訓練的,速度力量堪稱完美,配合起來更是天衣無縫。

陸天龍臉上的笑容在擴散,他甚至還抽空整理了一下髮型,隨即出手。

拳頭后發先至,擊在出拳保鏢的腋窩下,右腿緊跟著踢出,幾乎同時踹在出腳保鏢的小腿上。

「咔吧咔吧!」

兩聲清脆的骨折聲在包廂內格外刺耳,兩個保鏢同時慘叫倒退出去,陸天龍卻如鬼魅一般欺身而上,啪啪兩記標準手刀劈在了兩人的脖子上,連慘叫都沒有,倆保鏢軟綿綿倒下。

「啊?」

後面張楚傻了,好半會兒沒反應過來。

這倆保鏢可是他花重金從專業的保鏢機構聘請過來的,據說都還在西伯利亞訓練營呆過,都是以一敵十的高手!

怎麼就是眼前一花,倆人就全趴了?

「張少,你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請這麼倆廢物保鏢,不覺得丟面子?你看這樣好不好,你管吃管住,我來給你做保鏢,如何?」

陸天龍眼中寒芒消散,重新恢復弔兒郎當的模樣,笑嘻嘻走到張楚面前。

「啊,好,好!」張楚還沒完全從震撼中清醒,本能的點頭。

陸天龍一巴掌拍在他的腦袋上,笑罵道:「好你媽個頭,管吃管住就想拉攏我,把我當成什麼人了!龍哥我可是有原則的!不過,要是管吃管住還管妹子的話,我可以考慮考慮!」

「你敢玩兒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張楚終於反應過來,陸天龍這是在耍他!

「我管你是誰,玩兒的就是你!不服?信不信老子現在就算拿這拳頭打你臉。」

陸天龍揮舞了一下拳頭道。

張楚馬上慫了,連倆職業保鏢都不是這個陸天龍的對手,他要不服說不定真被打了。

「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想找好了人再來找我算賬?沒問題!」

陸天龍眯著眼睛,突然一拳狠狠砸在了旁邊大理石茶几上。

「想找麻煩,我隨時奉陪,不過,如果下次再用這種在紅酒里下藥的下三濫手段對付我看上的女人,就別怪龍哥不客氣!還有,別拿司機不當乾糧!」

那堅硬大理石製成的茶几,此刻毫無徵兆轟然倒塌。

複製鏈接地址:http://wap.manyuedu.cn/index.php?c=index&a=chapterShow&bookId=1244&chapterId=425520到瀏覽器即可查看全部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他的工作是幫她們解決麻煩,沒想到她們成了他最大的麻煩...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