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產科男醫生:聊聊我混在婦產科的日子(十二)

婦產科男醫生:聊聊我混在婦產科的日子(十二)

(本故事改編自原作者經歷,請勿對號入座,圖文無關)

前文鏈接:婦產科男醫生:聊聊我混在婦產科的日子(十一)

「小楚醫生,我心情有點緊張,你說我懷的這孩子能順利生下來嗎。」

「林姐,你應該放鬆心情,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擔憂呢。」

「我這個孩子好不容易才懷上,我很怕失去他。楚醫生,要是你在我的身邊就好了,有你在我就什麼都不擔心。」

「我在你身邊你就不緊張啦,哪有這種道理呢,是你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林姐,你就放心吧,有我在給你調理身體,你只需注意一些日常細節就行了,不用過於緊張。」

「小楚醫生,上次你叮囑我的事情,難道一點都不可以嗎?」

「上次叮囑的什麼事情啊?」

「你這小壞蛋,明知故問,當然是男女之間的事情啊。你提醒我,在懷孕期間不要做這種運動,真的就一點都不能做啊。」

楚北一下子明白過來了,心裡暗笑。他想,這個林美娟,你還真是耐不住寂寞啊,才懷孕沒多久的時間,就開始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需求了。

真要是衝動了,做了一些劇烈運動,肯定會影響到胎兒的正常坐床,必須得嚴肅的提醒林美娟才行,千萬不要讓林美娟抱著僥倖的心理。

楚北給林美娟回簡訊過去,逗著。

「林姐,你不會是有想法了吧,你可要給我憋住了,千萬不要在這個時候衝動,再渴望也得等幾個月再說。」

「小壞蛋,林姐也只是問問,你以為林姐真憋不住啊。」

「能憋住就好,我是認真的,現在這個時候千萬不要去做壞事,自己一個人也不能做。只要你處於興奮狀態的情況下,自宮會收縮,容易造成胎兒窒息。」

「小壞蛋,你別嚇林姐,自己幻想一下都不可以嗎?」

「你幻想的時候不興奮嗎,肯定會興奮,既然會,那身子會不會產生反應。林姐,我給你一個最好的建議吧,這段時間你就多看書,多聽音樂,可以幫助你分散注意力,少去想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那點好事。」

「早知道這麼受罪,我就不懷孕了。」

「林姐,你精力太旺盛了。」

「你呢,你平時一點都不想啊,莫非……難怪上次你給林姐檢查身體的時候,林姐那麼逗你,你都沒有做出過激的反應。」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過激的反應啊,其實,當時的反應大著呢。」

「小壞蛋,我還以為你對林姐一點想法都沒有呢,原來你也是正常男子漢啊。」

「林姐,你別逗我啊,我怕一會兒有了想法,自個要去沖冷水澡了。你也一樣,別再胡思亂想了,記住我給你的提醒,前四個月不能有任何的過激動作,一定要記住,除非你不想要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了。」

「小壞蛋,林姐記住呢,如果我有什麼情況,就給你打電話,你必須得儘快的過來幫我檢查。」

「你只要牢記我的叮囑,按時吃我給你配的葯,就不會有什麼意外。我可再提醒你一次,在這關鍵時期,你千萬不要去給我想壞事,否則我也救不了你。」

「那就憋著,大不了這幾個月就讓你的林姐辛苦一點。」

「知道就好,要是你實在無聊,就找朋友聊聊天,看看書,適當的出去活動一下。只要有事情讓你分散精力,你就不會去想那種好事了。」

「好吧,我聽你的。」

「你當然要聽我的,我是醫生,你必須聽我的。還有林姐以後別叫我小壞蛋,行嗎,聽著好像我對你做過什麼壞事似的。」

「我就喜歡叫你小壞蛋,你上次給我檢查身體的時候,別以為我沒看見啊,你的眼神就不對勁,心裡肯定在想不該想的事情。」

「林姐,你誤會我了,我是醫生,對每個女人都是一樣的檢查。通常情況下,醫生在給女病人做檢查的時候,女人身上的任何一個部位在醫生的眼中都是一樣的。」

「是嗎,那下次你來給林姐檢查身體的時候,林姐要好好的考驗一下你。好了,林姐也不逗你了,和你聊聊天林姐心情不錯,改天林姐來休隆的時候獎勵你。」

「林姐,保重身體,多注意休息。只要你想著自己特別渴望一個孩子,這段時間的什麼困難你都能克服過去的。」

「謝謝小壞蛋的關心,晚安!」

一句一句的喊楚北小壞蛋,這明顯就是對楚北的一種調戲,剛才那些露骨的簡訊,差點就讓楚北要衝去衛生間了。

被林美娟在簡訊上一陣子的調侃,搞得楚北一點睡意都沒有,他抓過枕邊的一本醫書看了起來,一直看到深夜一點半鐘。

早上醒來,楚北在陽台上鍛煉了半個小時的身體,洗澡之後才趕去了郝佳佳住的酒店。楚北原以為郝佳佳在這陌生的地方會不適應,她在睡不著覺的時候會找他聊天,結果沒有收到郝佳佳一個電話,楚北明白這是自己多想了。

楚北到了郝佳佳房間的時候,郝佳佳正在化妝,打扮得十分的漂亮。

「楚北,你昨天晚上沒睡好覺嗎,眼圈都有點黑,要不我給你畫畫妝。」

「男人畫什麼妝啊,一會兒到醫院不被同事們笑死才怪呢。」

「好了,出發吧,別因為我耽誤了你上班的時間,你現在可是你們醫院的技術骨幹呢。」

「我算什麼技術骨幹啊,就是一個小醫生。」

「謙虛是美德,但過於謙虛了就是裝啊,我都聽你們院長說了,說楚北的醫術在休隆縣醫院是很出色的,你們的院長很重視你呢。」

「院長對我很好,可能是我聽話吧。」楚北說完,嬉笑了一下,也把郝佳佳給逗樂了。

在郝佳佳的眼裡,楚北是那麼的開朗和陽光,好像在楚北的身上看到的就是一種力量,他那種積極向上,對生活充滿樂觀的力量。

郝佳佳開車把楚北送到了醫院門口,楚北從車上下來,吸引了不少同事們羨慕的目光,同事們的心裡都覺得楚北和這位美女有特殊的關係,不僅僅是一個記者和採訪對象這麼簡單。

楚北下車之後,轉身去叮囑著。

「佳佳,路上注意安全,方便的話,到了東州給我來一個信息,我也好放心你已經安全到達了。」

郝佳佳露出甜美的微笑,說「我會給你簡訊的,謝謝你對我的關心,你要是什麼時候回了東州,記得給我聯繫,我還是很希望和你成為朋友的。」

楚北心裡暖暖的,以燦爛的微笑回報著郝佳佳的心意,他揮手著,目送著郝佳佳的車裡慢慢離開縣醫院門口……

郝佳佳走了,此刻,楚北的心裡彷彿有些空落落的,就像是自己的生命中失去了什麼。短短半天時間的接觸,郝佳佳的一言一笑都在楚北的心靈深處烙印。

郝佳佳回去的第二天,楚北上報了,東州晚報第二版,正版都是對楚北的報道。這下子,不光是休隆縣,就連東州市都有不少人知道了楚北的名字。

楚北成了東州醫療系統的半個名人,他的恩師都打來電話祝賀楚北,說自己看到楚北的成長他心裡很自豪,有這麼優秀的學生他也很驕傲。

如果不是遇到那件尷尬的事情,顧青青一定是第一個打電話過來祝賀楚北的人,可因為楚北不小心撞見了顧青青的好事,兩人之間似乎有了一些隔閡。從楚北來到休隆縣醫院之後,顧青青就沒有給楚北打過電話。

這位師母以前是最喜歡楚北的,比恩師還要喜歡楚北,師母甚至還想過,等他們的女兒從美國畢業回國之後,還打算撮合女兒和楚北交往呢。

楚北也很想念師母,有幾次都想給師母打一個電話,問候一下這位曾今對他十分關愛的長輩。可是,每次顧被翻出電話號碼之後,他都沒有勇氣,因為他不知道接通了電話時候應該和師母說些什麼,那件事情始終是他心裡的一個結。

楚北怕師母怨恨他,也怕師母還在為那件事情難堪。

所以,當恩師在給楚北打來祝賀電話的時候,楚北就讓恩師代替他給師母問好。

楚北知道,他和師母之間的這場尷尬,只能依靠時間來慢慢的忘記,彼此都一樣。時間久了,這件事情也就過去,楚北是真的希望他和恩師一家人還像之前那樣,把他們當成是之間的半個親人,時常的去恩師家裡竄竄門,看望這下這兩位關心著他的長輩。

人怕出名豬怕壯,楚北被東州晚報給報道之後,休隆縣的媒體也覺得這是一個可以宣傳的話題,電視台,縣宣傳部門也都派出了工作人員,希望加強對楚北的事迹進行報道,這可把楚北給難住了。

他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種局面,在這兩天的時間裡,完全的打擾了他的生活,楚北只好找院長求助,希望拒絕這些媒體對他的採訪。

【因為撞破領導姦情,他被下放村鎮,又會遭遇怎樣的磨難?後續內容,歡迎訂閱,我會一直持續更新。】

【等不及的親們,可以加薇信:dpj222 回復:醫生 就可以搶先看後續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婦產科男醫生:聊聊我混在婦產科的日子(十二)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