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兩年老公對她不聞不問,而對他的繼母異常溫柔體貼(5)

結婚兩年老公對她不聞不問,而對他的繼母異常溫柔體貼(5)

點擊閱讀第一章:結婚兩年老公對她不聞不問,而對他的繼母異常溫柔體貼

前情回顧:半夜陳伊柔睡得正香,她老公竟然帶其他女人回家,還公然在客廳里亂來,這一切都被她撞見了。

第9—10章:

湯臣碩的車技著實是精湛的,在路虎以近似飛的速度,不是撞上距離最近的計程車,就是要撞上那輛大卡車的情況下,神奇的化險為夷了。

一個人的潛能究竟有多大通常都是在危險時刻體現出來,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欣賞這樣囂張精湛的車技,後面遠遠的傳來了怒罵聲,自然是那兩輛被嚇到的差點魂飛魄散的車主。

「高速車道飆車,找死呢嘛!」

「尼瑪,有你這樣開車的嘛?」

「路虎,有錢人就這麼變態!」

「……」

冷汗爬上了陳伊柔的額頭,她感覺自己像是從鬼門關里走了一回。

湯臣碩的車速終於降了下來,卻是很突然的踩住剎車,降的很急。

這真不愧是全球限量款的路虎,想飈就飈,想停就停,速度和性能頂呱呱。

陳伊柔還沒回神,湯臣碩便俯下身,暗沉著臉,伸手解開了她身上的安全帶,順帶打開了門,無情地推了她一下。

「你給我下車!」

這一聲落下,陳伊柔渾身僵硬,在他陰鷙的目光下踉蹌地被驅趕下車,兩隻腳還沒站穩,車門砰地一聲被關上,寶藍色路虎如閃電似的一瞬而逝。

陳伊柔眨了眨眼睛,感覺高速公路上飛馳而過的車子在耳邊掠過的呼嘯聲猛烈而無情,半餉反應過來,難以置信地瞪大了一雙美眸。

湯臣碩炸毛了!

瑪麗隔壁!

柔寶,你竟然把湯臣碩惹到炸毛了

,噢噢,你這回可出息了!

冷風呼呼呼的吹來,身著飄逸禮服的陳伊柔忍不住打了個噴嚏,退後到了道路旁的綠化帶,她忽然覺得委屈,小嘴冒出幾句埋怨的話來。

「湯臣碩你竟然丟下我,而且還是丟在了這種壓根打不著車的地方!嗷,忒沒品了!平時見你那麼有修養的樣子,沒想才說你兩句就炸毛了!嗷,忒小氣了!尼瑪就算不想看見我好歹也得把我手機一起丟下來啊!嗷,忒無良了!……」

冷風肆虐,陳伊柔哆嗦著跺了跺腳驅寒,環住了自己的胳膊,望著這茫茫無邊,漆黑陰森的高速公路,平日里覺得不可怕的鬼片場景忽然就在腦里浮現,俏麗白皙的臉上流露出欲哭無淚的無助。

柔寶,見著了嘛,其實這才是湯臣碩的本來面目,他將你丟下車的時候可曾替你考慮過半分?身上的衣服無法禦寒,腳上穿著細高跟,身上又沒有手機,大半夜的嬌滴滴的一個女孩子……

苦澀一笑,她將痛都吞進了肚子,抬起腳,緩步朝市區走去。

路上有車燈從她身上照過,抱著一絲希望,她伸手揮了揮,果然,自己的魅力還是可以的,咯吱一聲,一輛商務車在她面前停了下來。

然而,她這身裝扮招來的似乎不是善類,一記響亮的狼哨,商務車的車窗搖了下來,露出一張肥胖的國字臉,那臉上油膩膩的,有點讓人倒胃口,瞧著年齡大概四十歲左右,眼珠子是渾濁的,牙齒更是黑的。

商務車上還有一人,那人陳伊柔看的不清楚,只是嘴裡吐出來的話十分難聽。

「喲,哪兒來的小婊子,這生的可真水靈,老表,你看她還沒成年吧?穿的這麼漂亮出來賣,可不容易,嘿,小妞兒,你出一次台收多少錢啊?」

陳伊柔噁心了,見倆老爺們那色迷迷的眼神,渾身竄起了雞皮疙瘩。

「你倆老不修的!滾!尼瑪的我哪點像賣肉的?!滾!」

聽這話,倆男人上上下下地將陳伊柔打量了一番,要說這小妞兒看起來又水又嫩的,漂亮的過火,身上穿的禮服亦是價值不菲的,不像是在高速公路上接-客的暗-娼。

這番細細打量,倒是讓倆輪流開車的司機打起了精神,眼冒淫光,大晚上的,高速公路上又沒有安裝監控攝像頭,他們就是把這女孩子給拐賣了都行。

「小妞兒,別看我們倆年紀大,滿足你還是成的,開個價,我們一起開心開心!」

陳伊柔臉色發青,這倆口不遮攔的老不修罵不走,且看這蠢蠢欲動的架勢——她絕對相信這倆男人是能幹出作姦犯科的事兒來的!

「再不滾我可報警了!」

任誰都看到出她身上根本沒有手機,商務車上的男人皺眉,坐在駕駛位的伸手似要開車車門將她強行拽上車,陳伊柔這下總算體會到什麼是真正的恐懼了。

「別過來!走開……走開……」

她尖叫,急急忙忙地倒退,心裡又是恐懼又是驚慌,萬一被這倆老不修的給逮住,然後……

「湯臣碩,湯臣碩……」她焦急的喊著男人的名字,邊後退邊說道:「你們最好快滾,我老公就快來了,他不會丟下我不管的,要他來了看見你們,你們准得

被揍成豬頭丙!」

高速公路的周邊大多都是荒郊野嶺,陳伊柔站的這一處,身後正是一條為灌溉農田特地挖的水溝,這看著不是個能致人於死地的地方,然而,卻也有許多難以發現的危險之處。

見商務車上的男人走了下來,陳伊柔更慌,腳下一落空,凄厲地尖叫一聲,摔進了水溝。

並沒有如預料般的聽到「撲通」的聲音,由於這處荒郊善未開發利用,這條水溝也只是先挖掉了土,裡面並沒有水,只有不知道隱藏了什麼動物在裡頭的大堆雜草。

「這摔的,小妞兒,你沒事吧?」

陳伊柔疼的面容都扭曲了,也不知道傷到哪兒,眼前讓她害怕的依然是緊抓著她不放的司機。

「你別過來!」往身旁摸索,摸到了一塊大石頭,她舉起石頭,戒備地盯著司機,有視死如歸的氣勢。

「嘿,爺就喜歡帶刺的,小妞兒,爺拉你一把,坐那兒也不怕被野蛇野鼠咬著,傷到了你的白溜溜的肌膚……」

關注微信號:viyan01,並在微信中回複數字:87,即可獲得後續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結婚兩年老公對她不聞不問,而對他的繼母異常溫柔體貼(5)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