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女人們來夜場都是怎麼瘋玩的

看女人們來夜場都是怎麼瘋玩的

上接:她莫名其妙竟成了緋聞女主角

沐然安排完姑娘們上班之後,心理擔憂著小新的傷,便去到一樓大堂的酒吧去找小新。

不過,小新卻沒有在吧台的崗位上,沐然找另一位調酒師阿尋一問才知道,就在剛才,有一個姑娘來找他,兩人往樓梯口的方向去了。

「那我等一下再來找他吧!」

沐然說完便要離開,阿尋急忙說:「唉唉唉……小新正找你有事呢,他讓你去找他,他就在二樓樓梯口。」

「好吧。」沐然不疑有他。

「樓梯路燈壞了,小心黑啊!」

沐然並沒有注意到阿尋眼底劃過的狡黠笑容。

樓梯里果然很黑,沐然剛踩上幾級樓梯,便在三樓路燈的微光下,看到吻得難分難捨的一男一女。

沐然頓覺自己被阿尋整蠱了,皺了皺眉,想悄然離開。

小新放開女孩,幾步下樓,抓-住沐然的手臂,「你找我?幹嘛又要走?」

「你們先忙。」沐然促狹一笑說。

「忙完了,陪我坐一會兒吧!」

沐然打量了一下站在那裡,滿眼無辜地看著他們的女孩兒。她擁有一雙乾淨的眼睛,讓沐然想起大學時候,為了愛情義無反顧的自己。

女孩一身名牌,一看就是個單純的富家女。

「我還有事,你先走吧!」小新對女孩說。

女孩一臉無辜,眉頭緊蹙,淚凝於睫,泫然欲泣,卻還是聽話地離開了。

小新拉了拉沐然的衣角,讓她和自己一同坐在地上,然後頭往沐然肩上一靠,盡顯疲憊。

沐然無奈道:「你這張完美的臉啊,不知道迷惑了多少無辜的女性,不過,這女孩看著挺純的,和你那些女客人不一樣,你如果給不了人家承諾,就不要去招惹人家了。」

小新輕描淡寫道:「小時候喜歡追我後面的鄰家小妹,甩都甩不掉,我澄清一下,剛才我可是被強吻的,我禍害過很多人,可沒想過要鍋害這麼熟的人。」

「得了便宜還賣乖!」

沐然習慣性地去擰小新身上的肉,沒想到手被他抓到手裡,將一瓶葯塞到她手裡,略帶撒嬌地說:「我的傷還沒好呢,你就會欺負我。她剛才是給我送葯的,她要給我搽藥,我害羞,沒給搽,現在你來給我搽吧!」

沐然無奈一笑:「就知道耍貧,人家女孩可純潔著呢,你就不怕被我這種熟-女給非禮了?」

「來吧,我不介意!」沐然剛接過小新手裡的藥瓶,小新就刷地脫掉上衣,露出健壯的上身。

由於小新的舉動太過突然,沐然愣在當場,臉上竟然也染上紅暈。

「想什麼呢?趕緊給我搽藥啊!」

沐然赧然,在小新背上的傷口上重重地按了一下,弄得他「嗷嗷」直叫。

小新忍不住揶揄沐然,「別看你現在做公關,也經歷了不少事情,可很多時候比小女孩還要好騙。」你還是你,在我心裡,你一直都沒有變。

沐然在大堂正和同事小悅聊著天,小悅突然將視線投向門口的方向,然後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沐然。沐然一臉狐疑地回頭一看,才發現幾個身穿名牌服飾,手提名牌包包的女人正走進來。

走在最前面的女人,沐然卻怎麼都忘不了的。

「真是稀客啊!」小悅擔心地看著沐然說,「不會是來找事兒的吧?」

沐然冷笑,想不到她的速度挺快的,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比她想象中還要沉不住氣。

幾位名媛要了個貴賓房,有的還叫了牛郎相陪,也是想找點樂子的。沐然手下只有姑娘,所以就輪不到她來伺候了。

趙哥伺候好名媛們之後,和沐然在大堂嘮起閑話來,「別看這些名媛淑女們,私生活也是亂得很,結了婚的,老公在外面亂搞,她們自個兒也不閑著,各玩各的,倒是都瀟洒自在。所以說,豪門難見真情啊,一家人戴著面具生活,私生子女到處可見,其中的精彩程度是我們難以想象的……」

沐然淡淡一笑,對趙哥的一番話不置一詞,但她心裡不是沒有感觸的。

她很慶幸自己已經逃離了豪門生活,曾經,那些豪門貴婦名媛們的虛假面容早已讓她疲憊不堪。每說一句話,都要講究技巧,生怕一不小心被人抓了話柄。加上婆婆並不待見她,對她也是各種折騰。她如今仍難以想象,自己竟能忍受了三年,也就是因為心中的愛人給她面對的勇氣。

沐然少女時候是個非常叛逆的女孩,豪門本身並不適合她,現在想想,她為了愛犧牲了很多。可惜,到頭來,只得到了當頭棒喝。

開頭第一篇:她是一個離異女人,日子過得艱苦

未完待續,書名《霸道總裁:女人別想逃》,作者:出竅的靈魂,首發二層樓書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看女人們來夜場都是怎麼瘋玩的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