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幾個人將她拖進車裡,那一晚她失去了珍貴的清白(6)

黑暗中幾個人將她拖進車裡,那一晚她失去了珍貴的清白(6)

點擊閱讀第一章:黑暗中幾個人將她拖進車裡,那一晚她失去了珍貴的清白

前情回顧:安沁在一片黑暗的房間里醒來,發現自己正在被一個男人無情的佔有,整整三天,這個男人才放她離開…

第11—12章:

拘留所的門被打開,昏暗的屋子透入了陽光,她在黑暗中呆了三天,已經不適應這樣的光芒,她眯著眼,努力去看清逆光進來的高大身影。

「寶貝兒,可想我?」

邪魅的嗓音,帶著來自地獄的陰鷙,又自有一股子無人可比擬的尊貴。

那張毫無瑕疵,不管從任何角度看去,都是絕美的臉,此刻閃爍著戲謔的光,那黑沉如曜石的眸惡意盯著她。

安沁一個寒顫,生生退後數步。

狹小的空間,被他修長的身體佔據,顯得十分擁擠,連空氣都被剝奪幾分,她大口呼吸著空氣,卻越覺得身體發虛。

在拘留所整兩天兩夜,除了水,沒有人給她送食物,這間屋子永遠的黑,她就縮在角落裡,恐懼升騰到雲端,那夜的噩夢一直襲擾著,沒完沒了,她幾乎崩潰。

此刻,男人霸道的氣息充斥了屋子,她感覺一種窒息的壓迫感。

南門尊並沒有急著上前,而是立在一邊,欣賞著她的狼狽,最終如救世主般吐道:「我帶你出去!」

是他一手將她推入地獄,他還要扮演成救世主,來解救她於水火當中,她這次惹上的,真的不是一般的男人,安沁苦澀一笑,「好!」

那希夷感,還是被這句話勾起了,這個鬼地方她一刻也呆不下去!

「做我的女人!」他輕笑,似嘲諷她的妥協,邪惡的話如家常便飯一樣吐出,在黑暗的牢獄里,沒有絲毫的彆扭。

「休想!」與那句『好』一樣,沒有猶豫,她甚至咬牙切齒,她可以妥協可以服軟,但是不能觸到她人生的底線!

「嗯?」南門尊沒有怒,而是冷笑著靠近了她,手一推將她狠狠壓制在牆上,另一隻手捏住了她的嘴唇。

力道,很大。

安沁吃痛,低呼一聲,用力掙紮起來。

「你這嘴摸著挺軟的,」他那樣說,安沁愣了一會,聽見他後面那話,又掙紮起來,他說:「怎麼說出來的話,又臭又硬呢?」

他忽然貼近她耳畔,她臉瞬間紅了,往後退去,他卻壓得更近。

她嚇得全身僵硬,卻聽他笑道:「關了兩天,你還是挺香,都不用洗了!」

露骨的話,讓安沁心神凌亂,她用力將他推開,飛快往旁邊縮,「啊!」一隻大手將她後背一拍,她腳下一軟,倒在地上。

那手,像是黏在了她後背一樣,她哪怕趴在了地上,那手還在那,散發著懾人的熱度,她扭頭就對上他深邃的眸,那裡面洶湧著狂潮,她嚇得不敢看,「你走開,我不會跟你走的!」

「你確定?」南門尊自傲的問。他在懷疑,這女人是不是故意在吸引他?這種欲擒故縱的把戲,她好像玩得有點過了。

「我確定肯定以及一定!」她斬釘截鐵,最後苦笑一聲,帶了妥協,「南門尊,我惹不起你,請你離開吧!」

他驟然轉冷的臉,因後面那句而和緩了些,他大手用力,在後背處一壓,她咬牙要反抗,他冷鷙一哼,「再動,我不保證,不直接壓正面!」

無恥!安沁狠狠咒罵,卻反抗不得,只是咬牙道:「請你離開!」

「讓我離開是嗎?信不信我讓你離不開這兒?」他修長的手,惡意地扭轉過她的臉。

安沁眸光一閃,急急抬頭,卻看見了他眼裡的勢在必得,她驚了一跳,難道這個男人真的如田欣所說,勢力大到連市長都要看他的臉色?

「看來,你不信!」南門尊冷笑,甩開了她,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用的是命令的口吻,「聽著,把安沁給我弄到所里,為期三年!」

「你說什麼?」安沁跳起來,臉色白如宣紙,劈手就去奪他的手機,他輕輕一推,她再次跌倒在地,眼淚一下子落下。

「不可以,你憑什麼陷害我!」她聲音尖銳。

他嘲弄似的看她,出口狂傲上天,「就憑我是南門尊!」

無賴的理由,令人無奈,她咬著唇,將手死死握成了拳,「南門尊,求你放過我吧!」她若是被關三年,母親的病怎麼辦?弟弟和爸爸怎麼辦?

「求我沒用,討好我還可以考慮!」在小凳子坐下,明明是在簡陋的黑屋裡,他卻像坐在龍椅上,高貴地勾了勾手指,「過來!」

她不敢拒絕,走了過去,那腳像是帶了重達百斤的鐐銬,沉重緩慢。

他不耐了,霸道一扯,安沁強忍住膝蓋的生疼,受不了這種跪地的屈辱,她要反抗。

南門尊已經鬆開她了,「不願意,可以滾!」

淚,一下就跌落了,她以為她已經堅強到了可以不哭,尤其是在這種人面前,還是做不到,抬手狠狠將淚水抹去。

她卑微跪下,落在他大腿上的手指,不可抑制的顫抖。

他勾了她的下頜,將她梨花帶雨的小臉抬起,沒有憐香惜玉,反而是一種急切的渴望,那種享受於她的狼狽,又覬覦著她的甜美。

「吻我!」

南門尊嘴角輕勾,性感的薄唇微揚,他膚質精緻,臉上的每個五官都像是被特意雕琢過,魅惑眾生。

她遲疑。

只是那一瞬,南門尊的嘴角已經沉下,那雙眸子冷厲如冰,他甩開了她,「我不喜歡勉強!」

這還不算勉強嗎?安沁欲哭無淚,拽住了他的手,那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他已經半站起來,而她跪在他腳下,哀求一般的拽著他,整顆頭顱卑微的揚起。

他冷笑俯視,如高貴的君王在睥睨自己的下人。

他在等她主動!

安沁咬了咬唇,猛然起身,撞進他懷裡,雙眼死死閉上,去尋他的唇。

砰……

她被狠狠揮開,男人的聲音陰鷙如鬼,「跪著!」

關注微信號:viyan01,並在微信中回複數字:91,即可獲得後續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黑暗中幾個人將她拖進車裡,那一晚她失去了珍貴的清白(6)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