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大少與美女進餐中,誰料遇見一群混混,結果令人驚訝

紈絝大少與美女進餐中,誰料遇見一群混混,結果令人驚訝

前言:

張凡是個修士,穿越到了現代都市張家的『張凡』身上,結果剛一過來,他才發現自己這身體前任把一個女人強了,並且他知道,是有人在陷害『他』。

接著,張凡因為這事被逐出家族到了一個酒店當了個小小的保安,並且他身懷煉丹醫術,在酒店救了一個女子,此刻正與酒店的美女陳經理一起在外面吃西餐。

然而就在這時候,夕日附屬張家的周洋帶著一群小弟,遇見了張凡了。

正文:

讚許地看了黃毛一眼,周洋故意譏諷地板起臉來:「住口!這是張少!雖然馬上就快成為乞丐了,可你也不能把張少當成乞丐!」

「張少?」抬起頭來瞅著張凡,陳嫣然滿臉疑惑神色,周洋口口聲聲稱呼這傢伙為張少,難道他真是張家的那個紈絝大少張凡?

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又怎麼會淪落到到酒店裡當小保安的地步,還擁有那種超凡入聖的醫術?據陳嫣然所知,張家的那個張凡,可實實在在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啊。

「呵呵。」嘴角掛著玩世不恭的笑,張凡戲謔地看著周洋在自己面前演戲,似乎周洋諷刺的是和自己毫不相關的另外一個人似的。他倒要看看,周洋究竟能耍出什麼花樣來。

「這,洋哥,張少怎麼會成為乞丐呢?」黃毛此時又面帶不解地開口問道。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說起這件事來,我就對張少佩服得五體投地啊。」周洋一臉崇拜地對張凡豎起了大拇指,「咱們最低搖微信快活快活,可是咱們張少的境界就高多了!玩強!」

「噗!」

陳嫣然本來正在好整以暇地品著紅酒,直接一口全部都噴了出來,要不是張凡躲得快,肯定會被濺了一身。

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盯著張凡,自己沒聽錯吧,強?這混蛋雖然無恥,應該不會無恥到那種地步吧。

「強?」周洋身邊的幾人也全都驚叫起來,「洋哥,張少真地這麼神勇?」

「誰說不是呢,只不過張少玩得有些太嗨了,竟然被人拍了照上了報紙,被張老爺子趕出了張家,現在的張少呀,很快就要變成乞丐了。」周洋又連連搖頭感嘆,一副扼腕嘆息的樣子。

陳嫣然的臉色更加古怪,聽到這裡,她已經信了幾分周洋的話了,此張凡或許真地就是彼張凡,要不這兩人何以會如此相像?只是有一點她還想不明白,傳言當中,可從來沒有說過張凡懂得醫術啊。

抬頭淡淡掃了周洋一眼,張凡眼中射出犀利的目光來:「周洋,那份報紙已經在第一時間被張家攔截下來了,你是怎麼知道的?」

被問得心虛的周洋愣了一下,繼而嘲諷地咧嘴笑了:「你既然敢做,還怕被人知道?」

「這一切,都是你在背後搞得鬼吧。」端起面前的紅酒輕輕呷了一口,張凡成竹在胸地擦了擦嘴,「告訴我,是誰讓你這麼做的,就憑你這個廢物還沒這個膽量。」

「張凡,你敢罵我廢物?」像被人狠狠爆了菊花似的,周洋憤怒大叫了起來,一個窩囊廢,也敢罵自己?

周洋身邊的那些跟班則是齊刷刷驚訝地看著張凡,這就是聞名江北市的窩囊廢?不大像啊,人家挺有種的。

「說你是廢物都是抬舉你了,你頂多就是個狗腿子。」無視周洋要吃人的目光,張凡懶洋洋地又道,「告訴我你的主人是誰,快點,我沒有那麼多耐心。」

「媽的,一個窩囊廢也敢跟老子拽,信不信老子立刻叫人把你給剁了!」暴怒的周洋狠狠一拍桌子。

「這麼說你是不說了?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搖頭一嘆,張凡緩緩站起身來。

「哎呀,張凡,你這是在威脅我?不是我小看你,你有種動我一下試試!」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樣,周洋仰天大笑了起來,肩膀亂顫,都快要抽過去了。

「白痴。」張凡抄起手邊的酒瓶,對準周洋的腦袋就蓋了過去。

砰!

一聲大響,酒瓶在周洋的腦袋上盛開。

現場一下子變得安靜無比,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誰都沒有想到,張凡竟然敢真地動手。

就連陳嫣然也捂住了自己驚訝得能吞雞蛋的小嘴,這人真地是那個紈絝大少?她忽然又有些懷疑了。

「張凡,你他媽敢打我?你死定了!」發狂的周洋捂著自己腦袋,滿臉殺氣地怒吼起來,「上,都給我上!打死這個小野種!」

「放心吧洋哥,我保證打得他親媽都不認識他!」

黃毛幾人嘿嘿獰笑了起來,凶神惡煞地向張凡包圍過來,一個個摩拳擦掌的,這可是個在洋哥面前表現的大好機會。

似乎沒看見圍過來的那些人一樣,張凡從容無比地直視著周洋:「周洋,讓他們停下。」

「現在害怕了?晚了!」周洋冷笑了起來,臉色陰冷無比,「敢打我,我會讓你後悔的!」

「我會害怕你這個廢物?」不屑地搖了搖頭,張凡忽然一下子竄到周洋的面前,用手按住周洋的腦袋狠狠往下那麼一撞。

砰!

又一聲大響,周洋的腦袋和餐桌來了一個激情的大碰撞,額頭上鮮血橫流,腦袋嗡嗡直響,直接就給撞懵了。

還沒怎麼反應過來,張凡又提著周洋的衣領把他拉了過來,一把扯過周洋的手,順手拿過剛才吃法國菜用的餐刀,狠狠往下一插。

啊!

周洋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痛得五官都扭曲了起來,他的右手,就那麼被張凡一刀釘在了桌子上。

「我,我的手。」周洋顫聲驚叫,驚恐地盯著自己的右手。

「讓他們停下。」大剌剌地重新坐下,張凡慢吞吞地開了口。

「都他媽聽到了沒有,快給我站住!」滿頭大汗的周洋立刻回頭沖黃毛那些人咆哮起來,再看張凡的眼神,就多了幾分驚懼。

周洋從來都沒想到過,自己竟然會有懼怕張凡的一天,只不過此刻,面對張凡的狠辣無情,他是真地膽怯了。

吞了一口唾沫,周洋擠出一個十分難看的諂笑來:「張少,剛才的事情,都是誤會,你可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啊……」

張凡直接揮手打斷了周洋的話:「別給我說廢話,告訴我,指使你的是誰?」

周洋的菊花笑容直接僵在了臉上:「張少,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你真地不知道?」戲謔地咧嘴一笑,張凡伸手握住了釘著周洋右手的刀把,輕輕搖了一下。

「啊!」周洋呲牙裂嘴地嚎叫了起來,疼得他差點背過氣去,「張林,是張林讓我這麼做的!」

「張林,果然是你。」張凡目中綻放出一道寒光來,讓對面的周洋都感覺到一陣寒氣。

從心底里打了一個顫,周洋立刻為自己辯解起來:「張少,這都是張林搞的鬼,跟我可沒有一點關係啊。」

「我知道和你沒關係,你就是一個狗腿子嘛。」握住面前的刀把,張凡猛地一下將那餐刀拔了出來,「帶著你的人,給我滾。」

又慘叫了一聲,周洋捂著自己的右手站了起來,立刻赤紅著眼睛怒叫起來:「張凡,你敢這麼對我,我不會放過你的!」

「哦?」張凡舉起手中那帶血的刀,輕輕把玩了一下,「我倒要看看,你怎麼不放過我。」

明晃晃的刀光直接亮瞎了周洋的狗眼,這貨直接萎了,忙不迭地就往後退,一直走到酒店門口方才色厲內苒地指著張凡:「張凡,你給我等著!」

撂下這句門面話,周洋就如同喪家之犬一樣,在黃毛等人的簇擁下,急匆匆地跑了,一刻也不敢停留。

「張凡,你真地是張家的那個張凡?」陳嫣然這時候方才怔怔開了口,張凡那狠辣大膽的表現,可著實讓她吃了一驚,她做夢都不會想到,張凡竟然還有這麼果斷無情的一面。

聳了聳肩,張凡坦然不置可否地一笑:「嫣然,你什麼時候開始關心我的事情了?」

「鬼才關心你的事情。」陳嫣然忍不住啐道,頓了頓,又盯著張凡,支支吾吾地問,「那你真地,真地……」

「真地強人了?」張凡索性替陳嫣然問了出來,不懷好意地在陳嫣然身上掃了一眼,壞笑起來,「你放心,雖然你長得很漂亮,我也絕對不會把你怎麼樣的。」

陳嫣然的臉就又拉了下來,針鋒相對地道:「你要是敢對我怎麼樣,信不信我讓你這輩子都後悔。」

「信,我當然信。」張凡攤了攤手,陳嫣然的確有這麼說的資本。

「陳小姐,你沒事吧。」酒店的林經理來到了陳嫣然面前,依舊是客客氣氣的,「這裡方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續讀提示:完整閱讀,請添加微信anyduw,關注后,輸入1626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紈絝大少與美女進餐中,誰料遇見一群混混,結果令人驚訝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