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歲的爺爺被流氓當街打頭,我卻慫了

為了不影響上課,石頭爺將日子定在了星期天。

星期六的晚上,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眠。明明什麼也沒發生,卻好像被誰欺負了一樣,胸口悶得上不來氣。一直到後半夜,終於睡著,不曾想居然夢見了九叔。

九叔從西瓜棚里拱出來,渾身是土。他看見我很不高興:我找你幾天了。

我看到九叔很高興,上去拉著他問:你去哪了九叔?疙瘩奶天天門口盼著你呢,還整夜整夜地哭。

九叔聽了嗚嗚哭起來:娘啊,孩子想你呀。他一邊哭一邊拉著我走,瓜地盡頭有座墳。九叔說:進去坐會吧。

我很害怕,但是又很好奇,便隨著九叔鑽了進去。裡面沒有棺材,只有個化肥袋子,上面蠕動著幾隻白花花的屍蟲。墓室狹窄矮小,站不直,轉個身也很困難。九叔用破碗從牆上颳了點水,然後從化肥袋下面取出一塊上貢用的油豆腐。

我不敢接。九叔和藹地說:吃吧,我從別人那要來的。

九叔,你是不是死了?我問道。九叔不回話,把油豆腐塞到自己嘴裡吧唧吧唧吃起來,吃了一半,他突然想起了什麼,對我說:你趕緊回去吧,明還得早起。

我接著問:九叔,你活的好好的怎麼就死了?九叔不說話了,躺到化肥袋子上睡覺。屍蟲像蒼蠅看見腐肉一樣靈活地爬到他身上,嘴一張一張,貪婪地吃著九叔的肉。

七十歲的爺爺被流氓當街打頭,我卻慫了

石頭爺的拍門聲把我叫醒,睜開眼后翻身很困難,彷彿還是擠在逼仄的墓室里。這個夢真實的一點也不像夢,屍蟲好像爬到了我身上,粘膩膩的十分噁心。

石頭爺已經在門外等候多時。快破的竹提籃,泛白中山裝,破舊老布鞋。和諸位想象中的不同,忠義村的風水先兒向來都是樸素的不能再樸素,當然,主要原因是他們沒錢打扮。他們平時干農活,閑的時候就三五成群的上山猜墳。猜墳是忠義風水先兒獨有的一種娛樂方式,站在很遠的地方,根據墳的地勢,脈向來猜是誰家的墳。真正的幹家往往猜十中九。新手也不礙事,跟著他們轉幾天,往往也能學到不少知識。辦事的時候,他們就掂個提籃,裡面擱滿傢伙兒。

風水先兒們辦事從不收錢,管頓飯就行。有些人實在太感激,覺得一頓飯不夠,就會再送包點心。當年石頭爺從陝西回來后,上門送點心的人實在太多,他就門口放了個蘿頭,據父親說,石頭爺的蘿頭裡永遠都是滿噹噹的點心。有人餓了,饞了,掂走一袋,他也不在意。逢會趕集時,他就把這些點心放到會上賣,以此來維持生活。

我看到這次石頭爺的提籃里破天荒地放了個羅盤還有一把銅劍。這劍是石頭爺的看家傢伙兒,當年在陝西白鹿原請白鹿時只用過一次(銅劍的來歷很傳奇,後文再講)。看來今天這是要動真格了。

石頭爺蹬著自行車,我坐在後邊,咣里咣當地往五中騎去。父母其實不願意讓我跟著他們跑來跑去,認為我跟的時間久了,也有點神神叨叨。但我自小就喜歡這些神神怪怪的事,可能是父親老愛講鬼故事的緣故。

七十歲的爺爺被流氓當街打頭,我卻慫了

星期天的陽光很好,已經是十月份,天氣不冷不熱,路邊兩排整齊的白楊樹,啪啪地朝我們著掌,乾燥的秋風吹得人渾身舒暢。我困意突起,趴在石頭爺背上昏昏欲睡。突然,「唧」的一聲剎車,我險些掉下來,石頭爺一腳支地,迅速跳下。

車輪及時停住,沒有撞住前面的小青年。小青年二十齣頭,花襯衣,敞著懷,長頭髮,鬢角一直垂到下巴。他張嘴就罵:你媽了個×,瞎了?

石頭爺慌忙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夥子,我騎太快了。

小青年接著罵:日你媽的,弄死你個老鱉子。一邊罵一邊把手裡的隨身聽扔地上:隨身聽都被你撞壞了,拿500塊出來。

我日他娘,一股怒火從我心底燃起。十里八鄉誰見了石頭爺都是尊尊敬敬,從沒見過人敢這麼罵他。

我高聲吆喝:又沒撞住你,罵㞗 啥?訛人是吧?

小青年舉著巴掌扇,罵罵咧咧的要過來,石頭爺攔住他:弄啥嘞,一個孩子你給他滯啥氣?然後撿起地上的隨身聽說:小夥子,嚇了你一跳確實是我不對,但確實沒撞住你,咱不能訛人。

小青年接過隨身聽啪地摔倒地上,隨身聽瞬間四分五裂,不過裡面卻沒什麼零件蹦出,原來只是個空殼。他大聲喊著:沒撞住我?都他媽讓你撞碎了?我給你說,要不看你是個老頭,我早弄死你了,媽了個×,快點掏錢。

小青年的模樣讓我想起班上的混混兒,我怯了,不敢再出聲。這時人們圍觀過來,但看著小青年的二流子模樣,大家都只是竊竊私語。

七十歲的爺爺被流氓當街打頭,我卻慫了

石頭爺陪上滿臉笑容,低著頭說:小夥子……

話還沒完,小青年掄起巴掌啪地一下打到石頭爺花白的後腦勺上,聲音脆而響,像是破了一個西瓜。人群一片嘩然。

石頭爺搖晃了幾下,疼得流出了淚,但還是低聲地氣地連聲說著不好意思。看著眼前這個佝僂的低三下四的老人,我怎麼也想象不出他年輕時一人勇斗三個土匪的樣子,這真的是當年威震豫秦大地,連馮玉祥都得叫聲老師的劉石頭劉三爺嗎?

彷彿一顆遮風避雨,永遠也不會倒的大樹突然被風刮折了,晃都沒來及,直接攔腰斷掉,樹榦散落一地。

我很想上去撿起那脆弱的樹榦,可小青年的兇悍樣子讓人恐懼。旁邊有個奶奶看不下去,指著小青年說:你這孩子咋回事?咋不學好呢?

小青年做出一個要打人的姿勢罵道:有你啥事?滾!老奶奶沒有嚇退,接著說:光天化日的,你還打人不成?小青年面子上掛不住,兩步跑近,真的要動手了。

石頭爺突然直起腰,陽光打在他的側身,像批了一副金色鎧甲。他起身的同時,左腳疾速邁出,右腳順勢劃了一個半圓跟上(後來看《太極張三丰》時,我發現李連杰有同樣的步伐)。

石頭爺瞬間逼近小青年,潛身握住他的腳踝。先是腰動,似乎有股波浪,石頭爺一晃腰,波浪奔到手上,小青年啊的一聲被硬生生掂起來。再一晃腰,他被甩到了三米之外。

七十歲的爺爺被流氓當街打頭,我卻慫了

小青年一聲不吭地癱在地上,肉泥一樣。人群中發出一陣小聲地歡呼。石頭爺上去補了幾腳:死孩子,給你長點記性,別滿嘴日爹日媽的。

小青年被踢醒了,他咬著牙說:你……給我……等著,有種……等著。

石頭爺往他嘴上猛踢,這時圍觀人都上來拉架:算了,算了。

石頭爺這才扶起自行車,招呼我上來,騎車時他的腰又佝僂起來。五中的宿舍已經近在眼前,遠遠看去,上面壓著一層黑雲,彷彿還有陰風呼嘯,讓人不寒而慄。石頭爺把羅盤和銅劍都拿來了,這次驅邪能否成功呢?是否會是他生平唯一的敗績?且看下回更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七十歲的爺爺被流氓當街打頭,我卻慫了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