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救管教所的弟弟,她不惜一切犧牲自己向權勢男人求饒5

為救管教所的弟弟,她不惜一切犧牲自己向權勢男人求饒5

點擊閱讀第一章:為救管教所的弟弟,她不惜一切犧牲自己向權勢男人求饒

簡介:在宋可樂的心中,陸晉琛就是她的保護者,她依賴他,信任他,可原來他是只會吃人的大灰狼。當她意識到大事不妙的時候,她已經在大灰狼的肚子好久了……

第9-10章

宋可樂聞言,忽然變得有些局促。

「我……」

她張了張嘴,卻沒能說出話來。

「說!」陸晉琛盯著她,目光鋒銳。

宋可樂咽了下口水,鼓起勇氣的道:「那些人是街上的混混,他們說他們的老大看上我了,想讓我當他的老婆,但是我不同意,他們就想把我抓走!」

當街搶人?

陸晉琛的目光變得森然。

「原來是這樣。」

「叔叔……」宋可樂仰頭去看他,當見著男人眼中的冷光時,不由得一愣。

陸晉琛低了頭。

「怎麼了?」

他啟了聲,目光落在女孩兒滿是淚水的小臉上,漸漸又變得柔和起來。

不知怎的,陸晉琛對於這個丫頭,莫名的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他對她,就是凶不起來!

「你會救弟弟的,對不對?」

宋可樂很固執,如果她不能得到一個準確的答案,誓不罷休。

陸晉琛嘆了口氣,伸手撫上女孩兒的小腦袋,輕輕地揉了揉,說道:「行了,丫頭,這事交給我,叔叔保證讓你滿意,好不好?」

「真的?」

宋可樂聽到這話,臉上立馬浮現了笑意,她又開心的裂開了嘴,頗有幾分狡黠的意味兒。

只聽她清脆的說道:「謝謝叔叔!」

陸晉琛『嗯』了一聲,收回了手。

他的大掌里還殘留著她的溫度,竟讓他有些留念。

「我說的是真的!」

宋可樂看到男人的表情太淡然,還以為他不相信,不由得重複了一遍道:「叔叔,我是真心和您說謝謝的,您是好人,好人是會有福報的。」

這小丫頭,嘴倒是甜。

「是嗎?」

陸晉琛掀了唇,不甚在意:「會有什麼福報?」

宋可樂想了想,眼珠子轉了好幾圈,忽然傾過了小小的身子,毫不猶豫的就在男人英俊的臉龐親了一口。

『啵』的一聲,不大不小,卻正好讓陸晉琛驚訝的愣住。

「這是幸運之吻,我會祝福叔叔的!」

宋可樂很天真的說道,對於男女之情,大概是她年紀尚小的原因,加上家教甚嚴,她並不了解,只當這是一個簡單的面頰吻,代表了她的真誠。

可是,陸晉琛的內心卻深受震撼。

難以置信,他竟然因為這個丫頭的一個吻,簡單的一個吻,有了反應。

他擰眉,只覺下腹有些緊繃。

「叔叔?」

宋可樂看見他不說話,有些疑惑:「您怎麼了?」

陸晉琛將雙腿交疊,掩蓋那處兒的變化,並保持神色自然。

「沒事。」

他沉沉出聲,低頭繼續看報。

「噢……」

宋可樂見狀,倒是沒再說什麼,默不作聲的將桌上的空碗和筷子給收拾了起來,並準備拿到廚房裡去。

「你做什麼?」

陸晉琛看著她的動作。

「洗碗呀。」宋可樂答道,笑眯眯的:「叔叔您放心好了,我經常在家裡洗碗,不會把您家裡的碗給摔碎的。」

陸晉琛聞言,反應不大。

「放下,讓警衛員來收拾。」

他從來都是不怒自威。

宋可樂應了一聲,乖乖的放下了手中的碗,轉身去找警衛員。

只是,她才剛走到了廚房門口,就聽到裡面傳出來的對話。

「……什麼,今天是首長的生日?」

「噓,你小聲一點啊!」

「警衛員叔叔!」

宋可樂出了聲。

警衛員聽到聲音,趕緊走了出來,沖她笑道:「怎麼了?」

「陸叔叔讓你去收拾碗筷。」

宋可樂仰頭看著他說道。

「好的。」

警衛員應了一聲,提步往外走。

這時候,陸晉琛已經離開了餐桌前,不知道去了哪裡。

宋可樂聽到外面院子里有嘈雜聲,不禁走了出去,哪料,這才剛跨出房門,迎面就碰上了幾個穿著軍裝的男女。

眾人一愣。

最後,倒是一個年輕男子笑了起來,出聲打趣道:「喲,這個小丫頭是誰呀?難道是咱們陸上校的私生女?」

宋可樂鼓起腮幫子。

她正欲解釋,另外一個漂亮女人開了口,聲音很溫柔:「潘雲,你這是在嫉妒吧?聽說你父親最近在給你安排相親,恭喜你即將進入婚姻的墳墓?」

那被喚作潘雲的男子一聽這話,當即瞪起了眼。

「胡說!」他的表情很誇張:「我可是要當一輩子的單身貴族,什麼墳墓不墳墓的,孫菲菲,到底是誰想走進婚姻的墳墓里,這還說不定呢!」

眾所周知,孫菲菲一直暗戀著陸晉琛。

可惜,神女有心,襄王無意!

「你!」

果然,孫菲菲被激怒了。

「你們是誰呀?」

這時候,宋可樂開了口,睜著一雙漂亮烏黑的眼眸,疑惑的看著他們。

潘雲低了腰,笑眯眯的看著她,像是在誘惑小白兔的大灰狼,只聽他道:「小丫頭,你和陸晉琛是什麼關係啊?」

宋可樂歪了頭,剛要回答,身後傳來腳步聲。

她轉了身,正好看到陸晉琛走出來。

「你們怎麼來了?」

男人沉沉啟聲,目光掠過眾人,臉色不悅。

潘雲直起了身子,笑笑嘻嘻的:「今兒是你生日,咱們是來給你慶祝的。哎呀,晉琛,你就不要拒絕嘛,這次生日和平時的不一樣,這次是整數,必須得慶祝慶祝!」

陸晉琛今天滿三十歲了!

宋可樂聽了這話,沒有多想的就道:「叔叔,今天真的是你的生日呀?」

陸晉琛沒有看她。

「今天不過生日,你們都回去,不要來煩我!」

他語氣不甚友好的下了逐客令。

陸晉琛這個人,天生便是性子冷淡,別說是過三十歲的生日了,就算是一百歲的生日,他都不一定會有什麼反應。

他喜靜,這麼多年的軍旅生涯,早已令他清心寡欲。

可是,潘雲他們卻不幹,這些人都是陸晉琛的同事,大家認識了接近十年,說什麼都要為陸晉琛慶生。

宋可樂也很歡喜,一直哀求著陸晉琛,說是想給他唱生日歌。

看著女孩滿臉懇求的模樣兒,陸晉琛竟然無法拒絕。

於是,他默認了。

潘雲開著車,高高興興的帶著人前往早已經定好位的KTV里,一眾人瘋瘋癲癲的唱歌,卻儘是魔音穿耳,鬧得宋可樂大呼好恐怖!

而與眾人的嬉笑歡樂不同,作為主角的陸晉琛,始終都是冷冷淡淡的坐在沙發裡面,漆黑的眸仁倒映著這滿場的熱鬧,卻無動於衷。

最後,孫菲菲將生日蛋糕推了出來。

這個女人已經脫了軍裝,換上了一襲美麗的白色長裙,頭髮散開,畫了點淡妝,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朵牡丹,美麗而妖嬈。

眾人唱了生日歌,鬨笑著要讓陸晉琛許生日願望。

現場很安靜,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他。

可是,過了許久,陸晉琛都沒有說話,他只是盯著插滿蠟燭的生日蛋糕,燭光映照他的臉龐,閃閃爍爍的,使得他的雙眸愈發的深邃幽黑。

「我來給叔叔唱個生日歌吧!」

正在尷尬時,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

眾人將目光落向宋可樂。

「好不好啊?」

宋可樂卻一直看著陸晉琛。

須臾,男人點了頭。

宋可樂笑了起來,雙手合十,認認真真的唱了起來。

她的聲音很清脆,像是掛在屋檐的銀質風鈴,叮鈴作響,慢慢悠悠的傳達至男人的心尖里。

她閉著眼,卷長的睫毛在微微的顫抖,落在陸晉琛的眼中,就像是蝴蝶扇動的翅膀,美麗極了。

「……祝你生日快樂!」

最後一個音節落下,宋可樂倏地睜開眼。

「叔叔,你快點吹蠟燭許願啊!」

她笑著說道,兩眼亮晶晶的看著他。

陸晉琛『嗯』了一聲,低了頭,輕吹蠟燭。

霎時,全場漆黑。

半秒后,燈光亮起。

眾人拍掌歡笑。

「晉琛,你許的是什麼願望啊?」

孫菲菲滿眼深情的看著他,聲音溫柔的問道。

陸晉琛動了下唇,還未出聲,倒是旁邊的宋可樂急了,連忙伸出小手捂住了陸晉琛的嘴,一邊連連道:「不能說,不能說,生日願望不能說,說出來了以後就不靈了!」

她越矩了。

孫菲菲震驚的看著她。

準確的說,她是看著宋可樂捂在陸晉琛唇上的那隻小手。

孫菲菲記得,陸晉琛不喜歡別人觸碰他!

全場人的神經都綳了起來,靜靜的看著陸晉琛的反應。

怎料,陸晉琛倒是率先笑了起來。

「好,我不說,你急什麼?」

他將女孩兒的小手拉了下來,眼中沒有怒色,倒是有幾分笑意。

宋可樂不知道旁人的心思,她也不知道,陸晉琛曾經有個規矩,不喜旁人觸碰!

「您不能把願望說出來!」女孩兒看著他,表情十分認真:「我以前過生日的時候,就是因為把願望說出來了,所以就不靈了,」

陸晉琛點頭:「好!」

如此,宋可樂很快恢復了笑意,繼續道:「切蛋糕吧,叔叔,我想吃蛋糕了。」

宋可樂的胃口很好,她居然連續吃了兩塊蛋糕,並且和潘雲那麼鬧了一下,相互往對方的鼻子上抹奶油,玩得很開心。

當然了,她們雖然很想和壽星鬧一下,但是看著陸晉琛的那副深沉表情,誰也不敢上前去捋老虎鬚。

吃過了蛋糕以後,陸晉琛看了眼腕錶,時間已經過了十點。

他該走了。

孫菲菲的心思很深,看見男人要離開了,卻想挽留他:「晉琛,我們大家好不容易聚一次,你這次就不要回去了,好嗎?」

她深深的看著他,眼中的愛戀,根本沒有加以掩飾。

陸晉琛皺了眉。

他下意識的看了眼旁邊的女孩兒,聲音很沉:「不行,我要把這丫頭送回去,她已經離家兩天了。」

孫菲菲咬唇。

「晉琛……」

她臉上的表情有些受傷:「其實你不必親自送她的,讓你的警衛員送她回去,好不好?」

陸晉琛不說話。

孫菲菲的心裡很痛。

她端起了旁邊的香檳,遞向男人道:「晉琛,我知道我無法改變你的決定,這麼多年了,其實我對你」

「菲菲!」

陸晉琛沉聲打斷她。

孫菲菲皺了一下眉,目光看了眼自己手中的香檳,忽然揚起了一絲詭異的笑。

關注微信號:viyan01,並在微信中回複數字:158,閱讀後續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為救管教所的弟弟,她不惜一切犧牲自己向權勢男人求饒5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