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遊戲!

雨薇有一個朋友,金麗,做男性用品的,微商,需要引流。

據說,她在淘寶買了軟體,好友加滿了,但貌似沒啥效果。我仔細看了一下,基本都是死粉,殭屍粉。

咋可能有效果呢?

後來,我說,你去貼吧吸粉吧,都是活人。

她說,咋引?

我說,美女圖片+微信號。

她說,你幫我弄下。

我說,對不起,我沒時間。

她說,我請你吃飯。

我說,免了,我得回家做飯。

緊接著,她給我發了500塊錢的紅包,並配了一行字:請你和嫂子吃飯。

我說,我試試吧。

……….

貼吧引流,留微信號,最大的阻礙就是被系統或吧主刪帖,需要一些技巧,比如,不能出現『微信』字眼,盡量用『V』代替。

明眼人都能看懂的。

再配一個美女頭像,盡量真實點的頭像。別一看上去,就像是網路圖片。另外,盡量在回帖中留言,不容易被吧主看到並刪除。

後來,我測試了20個,有7個成功的。也就是說,有7個帖子沒被刪除。

就是這7個主貼或回帖,讓我感慨了整整一下午。為啥這麼說?

第一,這是典型的被動引流。不到一天時間,引了100個左右。如果把帖子繼續量化呢?

我估計,加滿5000好友,應該不需要一個月,而且都是實打實的活粉。

第二,這一點是最讓我感慨的。來加好友的,啥樣的人都有。有學生模樣的毛蛋孩子,也有三四十歲的人,更有50歲的中老年男人。

我都一一通過了好友。

有的人,看照片,典型的一線勞動力的打扮,而且看起來比較老實,本分,但一上來就問,約嗎?

約啥?

俺是男的!

當然,我是在心裡回答的。

還有發照片的,那身材,俺只想說,僅次於我!咋有勇氣發出來的呢?

總之,啥人都有,啥奇葩的開場白,也都有。

我又長見識了。

互聯網是塊遮羞布。

以前,想發泄,得去按腳店,甚至還不好意思開口問,老闆,你這可有其他的項目嗎?

現在呢?

不需要了。

雙方談好,直接就去賓館了。

我認為,微信,陌陌這樣的平台,給部分如饑似渴的男男女女提供了一個宣洩性的渠道或跳板。

男人,天生是貓。是貓,就喜歡偷腥,這是本性。別說別人,就是我平常從按腳店門口經過,心裡都蠢蠢欲動……

遺憾的是,只能偷偷地瞄幾眼。

真槍實彈?

我不敢!

我媳婦查崗有一套:

二子,你幹啥呢?

寶貝,我吃飯呢。

恩,你現在開視頻,我看看!

這樣的查崗方式,簡直是慘無人道……

剛才說到,男人,是貓。但女人總希望男人是狗,忠誠的狗。咋可能呢?

貓,就是貓。狗,就是狗。

貓,壓根不具備狗的屬性。

所以,偷腥,是常態。只不過,有的人有賊心沒賊膽,而有的人沒有偷腥的資本罷了。

條件具備了,能守住底線的人,鳳毛麟角。

那我自己舉例子,如果一個一絲不掛的美少女躺在我面前,我不敢保證,我會無動於衷。

除非,我的塵根是廢的……

我覺得,這年頭,越來越亂套了。

我之前說過,二蛋喝完酒之後,總喜歡到村東頭的小樹林里搜附近的人,聊個黃段子啥的。

仔細想想,這算啥?

現在,農村的小媳婦,出軌的,私奔的,多了去了。按腳店裡的MM,多半都是農村來的。

還有在上海打工的,打著打著,就跟人家一起過了,吃住都在一起。說白了,在上海,跟這個男人睡。

逢年過節回家,跟原配睡。

二哥,你就瞎忽悠吧。不是瞎忽悠,而是我見到的事實。當然,這只是個例。

我記得,當年的房東,就是我在之前的日記里寫到的那個城管大隊長,他說過這麼一句話:各取所需。

這句話,真是意味深長。

我覺得,用世風日下這個詞來形容當今的社會,已經是謬讚了。甚至,我心中的那一片凈土——農村的風氣,也變得敗落不堪了。

很多時候,人們給我的感覺,就是,大家都在玩,都在玩一種遊戲,包括男女之間,就看誰能玩過誰。

或許,活著,本就是一場遊戲。

一覺睡到5點半,N個鬧鐘都沒喊醒我,今天就寫這些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一場遊戲!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