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開車接我,卻不想讓他看到了上司給我加薪的原因

男友開車接我,卻不想讓他看到了上司給我加薪的原因 「龍少你大概聽說過有個詞語叫,欲擒故縱吧,你……唔……」

不等她說完,龍修丞就攫住了她的唇。

蘇南荼怎麼也沒想到,龍修丞竟然來真的,她一瞬間的錯愕之後,就開始狠狠的掙扎。

龍修丞一手攔住她的腰肢,一手扣住她的後腦勺。

粗暴的攻城略地,恨不得將這個小女人揉進自己身體里。

她的唇香甜柔軟,讓他初嘗滋味就已經欲罷不能。

蘇南荼睜大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龍修丞放大的臉,她連他的睫毛都能數清楚。

女子的眉頭皺起來,你一臉享受的表情是個什麼鬼啊!考慮一下我的感受行嗎?

她在男人懷裡劇烈的掙紮起來。

吃過一次虧的龍修丞這次不會讓她再得逞,推著她快走兩步,直接將她後背重重的抵在了牆上。

他加深了這個吻。

並且伸手抵住牆壁,將女子困在牆壁和胸膛之間。

蘇南荼雙腿被他壓制住,撩陰腳不好使了,手臂又被他圈住,整個人失去抵抗力。

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難住我?

她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掠過一絲狡詐,上下排牙齒狠狠咬合。

「額……」龍修丞猛然退開兩步,唇角赫然一抹鮮紅。

蘇南荼得意的看著他笑出聲來,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唇瓣上他的血跡。

這個動作落在男人眼中,無疑又是火上澆油。

「看來上次我掐你那一下太輕了,以至於你還不明白,吃我的豆腐,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龍修丞指尖劃過唇角,血跡如同彗星尾巴一樣被抹開。

他原本就精緻的如同藝術品一樣的五官,平添了一抹妖孽。

嗆口小辣椒。

「看來你也應該懂得一件事情,我想要的,就沒有得不到的,包括女人,以及女人的心。」

蘇南荼嬌笑著看著他,這口氣猖狂的讓小女生分分鐘心動呢。

可惜她不是個小女生。

「如果從前你沒有得不到的,那麼現在你有了。那就是,我。」

不就是比誰狂嗎?她蘇南荼怕過誰啊。

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和龍修丞說過話,冰冷的眸子染上一抹邪魅。

「不要把話說太滿,否則你會後悔的。」

「我的字典里沒有我會後悔,只有我會讓別人後悔。」

蘇南荼不想身上裹著一條浴巾和這個正在腎上腺素飆升的男人待太久。

她靈活的閃身,想要從男人腋下鑽出去,卻被龍修丞一條大長腿攔住去路。

蘇南荼也不慌張,乾脆雙手撐地,翻筋斗翻走。

結果姑娘的運氣不太好,地面有水,她手滑了一下,朝一邊倒下去。

龍修丞眼疾手快的一把撈住她,兩人一起稀里嘩啦的跌進浴缸里。

「噗……噗……」蘇南荼喝了好幾口水,身上的浴巾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扯開。

她掙扎著坐起來,被嗆了幾口水,難受的她大口呼吸。

龍修丞也從水中冒出頭來,細碎的頭髮被濕透,軟軟的粘在臉上。

水珠順著額頭稜角蜿蜒而下,性感到極致,也危險到極致。

一雙薄唇里還咬著一片艷麗的玫瑰花瓣。

那一刻,蘇南荼愣在那裡,眼前這個男人真是妖孽一樣的存在,長這麼好看,她這種見多識廣的都要開始花痴了。

然而現在花痴的還真不是時候,浴巾呢浴巾呢!

這一幕活色生香的場面撞入龍修丞的眼帘,簡直就是致命誘惑。

水波蕩漾,花瓣漂浮,女子嬌嫩的身軀若隱若現,簡直比扒光了擺在他床上更讓他覺得上火。

蘇南荼一巴掌拍在水面上,濺起巨大的水花,龍修丞不得不別過臉去,抹了一把臉上的水。

就這點功夫,蘇南荼就已經重新裹好了浴巾,準備逃走。

卻不想,腳踝被人扯了一把,她再一次跌進水中,被龍修丞長臂圈住,困在浴缸邊緣。

「如果你想要玩欲擒故縱的把戲,恭喜你達到目的了!」

「誰給你的自信,讓你認為我這樣想勾引你?」

「不是你自己說的嗎?」

男人的手挑起蘇南荼的下巴,拇指的指肚在她唇上摩挲而過,瞬間帶起一股電流般的顫慄。

蘇南荼抓住他的手腕:「不好意思,現在我改變主意了,龍少。」

下一秒,蘇南荼伸手在男人胸膛上用力推了一把,帶著渾身上下的水花跳出了浴缸。

就這麼水淋淋的跑掉了,一把關上浴室的門,想了想,又抓過一把椅子,狠狠一摔,卸了一條腿,抵住門。

做完這一切,她得意的拍拍手,想吃我豆腐?回去修鍊幾輩子再來吧。

「龍少,抱歉哦,玫瑰沐浴可以增加體香,祝你泡澡愉快!」

能搞到龍少,蘇南荼成就感十足,小宇宙熊熊燃燒。

一想到龍少估計今晚沒法從浴室里出來了,蘇南荼放心大膽的去睡覺,門都懶得鎖。

龍修丞從水中爬起來,襯衣緊緊貼在身上,勾勒出他完美的身線。

還沒有女人能讓他吃癟的,蘇南荼果然夠辣夠帶勁,難怪爆炸都弄不死她。

蘇南荼回到房間,吹乾了頭髮,舒舒服服的躺了一會兒,還沒聽到有動靜。

她更放心了。

周圍環境很安靜,房間里沒開燈,昏暗的光線,又是獨處,她眼前浮現出雲飛揚那張氣質憂鬱的臉龐。

在她眼中,雲飛揚就是那種陌上人如玉,世無雙公子的存在。

是她唯一一個用心去追求過的男人。

而現在她死了,那個身為她未婚夫的男人,卻出現在她姐姐身邊。

那樣維護蘇薇兒,原本應該屬於她的溫暖,全都給了蘇薇兒。

蘇南荼獃獃的睜著眼睛躺在黑暗中,心口痛的被凌遲一樣,卻沒有一滴眼淚。

你是不是傻,說不定他們早就搞在一起了。

搶閨蜜男人的戲碼自古至今就層出不窮,何況蘇薇兒跟你還不共戴天。

從小到大她搶走了你多少東西,還能放過你男人?

哦不。蘇南荼告訴自己,雲飛揚還不算是她男人。

龍修丞才是第一個看光了她身體的男人。

一想到自己剛剛被龍修丞看光了,蘇南荼又一肚子火氣,活該你被我關在浴室里。

關你一整夜再說!

她拉起被子睡覺。

半夜,身上的被子被扯走。

蘇南荼睡的沉,只覺得身上冷,不由得翻了個身,睡夢中抱住了旁邊一個熱源體。

軟軟的,熱熱的,好舒服。

她抱著蹭了蹭,繼續睡。

長長的睫毛纖細濃密,被月色籠罩,在臉上投下小片陰影。

看上去甚是靈動。

龍修丞看著主動鑽進自己懷裡的小女人,眼底略過得意,唇角上揚。

吃豆腐而已,他想吃的女人,還沒有吃不到的,時間問題。

窗外月華如練,房間里溫馨如斯,萬籟俱寂……

清晨,一聲持久爆發的尖叫劃破天際。

龍修丞扶額,他耳朵要爆掉了,這女人瘦瘦小小的,怎麼爆發力這麼強。

海豚音公主都被她秒成渣。

「為什麼你會在我床上!」

他不是被關在浴室里了嗎?

「這是我家,我的房間,我的床,有什麼問題?」龍修丞臉上掛著邪魅的笑,氣死你不償命。

「你明明有自己的房間!」

「所有的房間都是我的,我想睡哪間就睡哪間。」

他雙手墊在腦後,躺在那裡,姿勢慵懶而高貴。

胸膛上精壯而又線條分明的肌肉,透出濃厚的力量感。

蘇南荼在最初的震驚過去后,很快冷靜下來:「既然你這麼喜歡這張床,那你繼續躺著吧!」

她飛快的跳下床,跑去看浴室的門。

椅子腿依舊頂在那裡,他怎麼出來的?

蘇南荼走過去,一腳踢飛了椅子腿,拉開門進去。

窗戶大開,一陣冷風吹進來,吹的蘇南荼打了個噴嚏。

「要是你以為,這樣就能困住我,那你還是太天真。」

龍修丞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雙手抱胸,斜斜的倚在門框上。

他臉上的表情在蘇南荼看來很欠扁。

蘇南荼咬牙切齒了一秒鐘,淡定道:「你餓不餓?要吃早飯嗎?」

龍修丞挑眉:「你會做吃的?」

「生存必備技能,你不要太小瞧我。」

「我這裡可沒有砒霜給你放在飯菜里。」龍修丞看出來她絕不會乖乖的只是做吃的。

誰知道裡面會不會有什麼小九九。

蘇南荼笑道,「你想多了。」她媚眼如絲,拋了個飛吻給他,一路分花拂柳飄去廚房做吃的。

吃完了趕緊走,他不在家,她就可以有機會找回那柄匕首。

龍修丞簡單的梳洗了一下,換上一身嶄新的西裝,身形挺拔,神清氣爽。

看著廚房裡小女人有條不紊的忙碌著,他眼底閃過一絲從未有過的神色。

有個女人,為他洗手作羹湯。

大概是個男人就不能拒絕這種畫面帶來的溫馨。

可惜了,這個女人是蘇南荼,龍修丞可不會相信,她真的會單純做吃的給他。

蘇南荼手腳很麻利,做了三明治,熱了牛奶,雙份,端上來。

「龍少,請用。」

龍修丞坐在餐桌旁,十指交叉抵著下巴,看著面前的東西,就是不動手。

蘇南荼知道他在想什麼,笑道:「你自己都說了沒有砒霜,難道你怕我自己合成一份給你么?放心,我化學從來不及格。」

說著,她拉過龍修丞面前的那一份,咬了一口,又拿過他面前的牛奶喝了一口。

「現在你放心了吧?」

龍修丞玩味的看著她的動作,蘇南荼還以為他會拿她面前的吃,卻沒想到,龍修丞竟然就著她咬過一口的地方吃起來。

「你……那是我咬過的。」她不淡定了。

「我知道。」

「知道你還吃?」

「我連你口水都吃過,一個三明治介意什麼?」龍修丞噎死人不償命。

蘇南荼真想說一句,你真不要臉。

但她忍住了。不跟你計較,免得耽誤時間。

她低頭開吃,臉上沒有來得不自在,熱浪滾滾。

該死,有什麼害羞的,親都親過了,他吃你吃過的東西,你害羞個鬼!

蘇南荼一邊狠狠的咬著三明治,一邊吐槽自己。

彷彿那是龍修丞的臉。

龍修丞看著她這幅可愛的樣子,眼底笑意更深。

沒想到,蘇家二小姐竟然會下廚,這倒是超乎他的預料。

他吃東西的速度很快,但吃相高貴優雅,不過是一份三明治,硬是被他吃出法國大餐的即視感。

「說吧,你想要什麼?」咽下最後一口食物,龍修丞優雅的抽了紙巾擦嘴。

蘇南荼茫然道:「我什麼時候說要什麼了?」

「無事獻殷勤,你肯定有所求。」

「我只是在盡一個妻子的義務。」

「然而昨晚你卻拒絕履行一個妻子的義務。」

不提昨晚還好,一提昨晚,蘇南荼就想要暴走。

「除了這件事!」她想了想,此人無奸不商,於是她又補充道:「既然我想利用你幫我搞定麻煩,當然要把你伺候舒坦了才行,你說呢,龍少?」

「夠直接。」龍修丞點頭。他就喜歡直接的女人。

外面,來接他去公司的車子已經在等著了。

蘇南荼不動聲色的將他送到門口,林思睿打招呼:「蘇小姐好。」

龍修丞瞪眼:「不想幹了?」

林思睿一愣,看到龍修丞掛著寒霜的臉色,又看了一眼掛在他臂彎上的蘇南荼,忽然明白自己犯了個愚蠢的錯誤。

他改口:「少夫人好。」

蘇南荼不卑不亢的接下這個稱呼,笑容很優雅。

龍修丞這才滿意,當著一干手下的面,故意挑著蘇南荼的下巴,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蘇南荼笑容立刻變得僵硬,片片碎裂。

龍修丞忽然心情大好,滿意的上車,揚長而去。

蘇南荼看著遠去的車子差點就破口大罵,一天到晚吃豆腐,你是八輩子沒見過女人嗎?

事不宜遲,趁現在他不在家,趕緊找東西。

拉開一個小柜子,蘇南荼狠狠的吃了一驚,滿滿一抽屜全都是現金,一紮一紮捆好碼整齊的放裡面。

「我去……有錢你也不用這樣吧?」

這要是進來賊,只怕是抽走一坨他也發現不了。

這柜子好像是專門用來存放貴重物品一樣,下一格抽屜放滿了珠寶。

「這傢伙真夠隨便的……」蘇南荼對這些東西毫無興趣。

蘇家也有錢,她只想找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繼續往下摸,竟然抓到一堆車鑰匙。

沒錯一堆。

歡請點我訂閱,小編會持續更新本書內容,點下下面的紅心此書會獲得更多人讀。後續精彩內容請關注微信號mengstory888 回復【氣質】就可以直接全部查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男友開車接我,卻不想讓他看到了上司給我加薪的原因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