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所謂兩萬元就能買到的越南新娘,在大陸的現狀5

揭秘所謂兩萬元就能買到的越南新娘,在大陸的現狀5

聽到河清這樣說,我卻倍感慚愧,怯懦的說,可是我還是沒能阻止他們對你的傷害!

河清輕輕笑了一下,然後說,傻瓜!你的心意比什麼都重要,記住我的話,等到天明之後,回到村子里,不要管村子里發生了什麼,都要帶著你的父母馬上離開!

說罷,河清的影子慢慢變淡了,接著像是一縷幽風一樣消失在了濃濃的夜色之中。

河清走後,我的內心卻充滿了糾結,河清是為了我好,所以讓我離開這裡。然而從河清的話之中,不難猜想,張家屯似乎將大難臨頭一般,在這種情況之下,我能夠離開這個生我養我的村子嗎?

不過,河清口中的姑姑肯定不是等閑之輩,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之前那個河清的皮囊里,應該就是河清口中的姑姑。

李木匠那麼厲害的人,都葬身在了她的手下,全村的普通人,又怎能逃脫她的魔掌呢?

想到了李木匠,我突然想起了他在剩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候,沖著我說道,要我去找李小琪,這李小琪又是何許人也?

李木匠在死前的最後一刻,都要告訴我這個人的名字,說不定這個人應該就是張家屯的救星呢?!

此刻,我的心中有了一個想法,不管怎麼說,如果張家屯有危險,我至少應該先把我的爹娘送出村子,然後儘快找到那個叫李小琪的人,來拯救村子!

夜已經很深了,在經歷了心理和生理的雙重疲累之後,我找到一個空地,休息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村子里一聲雞叫把我從夢境之中吵醒了,我揉了揉眼睛,想起了河清昨天囑咐我的話,然後就立刻起身趕往村子里。

天亮以後,一切都清明了,我很快就走回了家裡,還沒有到家門口,就看到一條黑狗,卧在我家的門前。

這不是李木匠的大黑嗎?

見到了我以後,大黑沖著我叫了幾聲兒,然後一邊嗚咽著,一邊沖著我走了過來。

大黑走近以後,我看見它的背後以及肋下有很多觸目驚心的抓痕,不用想也知道,大黑肯定也和那個厲鬼搏鬥了一番,幸好它逃了出來。

大黑在我的腳底下打轉,喉嚨里發出了哀鳴的聲音。我心想,它一定還在為主人的死而傷心吧!

就在我安撫著大黑的時候,我爹突然開了門,看到我以後,罵了一聲,你個兔崽子!幹啥去了!一宿了都不見個人影兒,不知道家裡人擔心啊!

我連忙向著解釋說,不是和你說了嗎?我和李木匠去找河清的屍體了!

我爹聽我這麼一說,立刻納悶兒起來,說,找啥屍體?!那李木匠和你嫂子都已經回來了,你咋就沒回來呢?

還沒等我把昨晚那驚心動魄的經歷講出來,我爹一句話堵住了我的嘴!

啥?你說河清和李木匠已經回來了?我驚訝的問道,我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

我爹披上外套,然後說,可不是嘛!正好你回來了,就跟著我去你大娘家看看,那李大虎說要在你大娘家開個會,把這件事兒說說!

河清和李木匠回來了?!不對啊!河清明明已經化作了一縷幽魂,而且我也親眼看到李木匠被那亂墳崗的厲鬼給殺死了啊!

愣住幹啥!正好你也回來了,趕緊和我去瞅瞅吧!我爹吩咐道。

於是我救帶著疑惑地心情跟著我爹來到了大娘家,我們到了大娘家的時候,大娘家的門口已經圍了幾圈人。

我和爹扒開人群,然後走了進去,我一進院子就發現正堂屋的座位上坐著兩個人,正是李木匠村長李大虎!

而大娘坐在旁邊的座位上,一臉茫然的表情,而在她身邊有一個修長的身影在安撫著她,那人和河清一模一樣!

當即我就定定的站在了院子里,沒有向前邁出一步。

這李大虎發話了,說,今天把大家聚在這裡,就是澄清幾件事兒!我知道這張家媳婦死了男人,後來被送走之後,村子里就一直有風言風語的,有人說這張家媳婦是被糟蹋死了,還說村子里二狗和二賴子的死是張家媳婦鬼魂兒造成的,簡直是一派胡言!

李木匠也開始說了,李村長說的沒錯,這不,昨天張家媳婦就因為放心不下她婆婆,結果就又回來了嗎?人家聽說了自家婆婆因為喪子之痛而得了失心瘋,就立刻趕回來了!

此時站在大娘旁邊的「河清」,故作憐惜的看著神志不清的大娘,還幫她捋了捋額頭上散落的頭髮。

「那你說,二賴子和二狗都是怎麼死的!?」有人質疑道。

李木匠含糊地解釋說,咋死的?嚇死的唄!大半夜的不在家好好獃著,非要跑去亂墳崗,不嚇死才怪!

聽著一向嚴謹,智慧的李木匠居然這樣解釋,我竟然感到有些好笑,於是就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不知道這兩個人是什麼來路,更不知道他們用什麼樣的方法偽裝成了這個樣子,但是昨天晚上,我經歷的事情,卻是實實在在發生過的。

我揪著身邊的小二,問他,你說!昨天在祠堂里的時候,李木匠還在質問那些糟蹋過河清的男的,還說河清身上的香味是害人的根源,今天怎麼會突然這樣說?

小二忸怩著說,成哥,李木匠之前是這樣說的沒錯,可是這媳婦都回來了,咋還能有假呢?

你懂個屁!之前河清就已經被糟蹋死了,我出來的時候,身子都涼了,咋會突然又出現了呢?

小二說,成哥,你不要說了,那事兒就別提了,當初你們說河清嫂子被糟蹋死的時候,害的大家人心惶惶的,一個個的都害怕自己被抓進監獄,現在嫂子好好的呢!你就別老說那些奇怪的話了!

我明白了,小二當初也是糟蹋河清里的漢子里的一個,現在這些人看到河清好好的,一個個都鬆了一口氣,也就不再追究事情的真相了!

而我又不能把我昨天看到的事情和他們說出來,誰會信呢?我還不會被當成像大娘一樣的瘋子?!

就在這時,一條大黑狗突然突破了人群,跑到了院子里,沖著正坐在椅子上的李木匠狂吠起來,叫了一會兒,大黑衝上前去一口咬在了李木匠的小腿上。

然而,李木匠卻沒有喊疼,只是一味地揣著大黑,並一個勁兒的說著,這是誰家的狗,再不領回去,我可要打死它了!

這時我立刻上前,然後揪住拴在大黑脖子上的繩子,把它拉走了,在靠近李木匠的時候,我突然嗅到了一股子熟悉的香味。

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帶著大黑就走出了人群。

沒想到李木匠居然連自己的狗都不認得,還問是誰家的狗?

這讓我想起了李木匠生前跟我說的一句話,那就是他們家的大黑不僅能夠嗅到人,而且還可以嗅到鬼的味道。

現如今,大黑連自己的主人也不認了,也就是說明那個人肯定不是李木匠,而是鬼!

於是我悄悄的帶著大黑躲到了人群之外,靜靜等著這個村裡的會議結束,不一會兒,事情說清楚了,人群也就散了,李木匠和李大虎說了幾句話之後,就往家裡走了。

我牽著大黑偷偷地跟在李木匠的後面,跟著他回了家,到了他家門口,李木匠進了門,然後轉過身來,鬼鬼祟祟的向著張望了一下,就把門插上進去了。

為了看清楚這個李木匠到底是誰,我在偷偷的爬上了他家的土牆,然後向著他院子里的屋裡看過去。

只聽一個蒼老的聲音傳出來,說道:「回來啦!」

然後我看見一個佝僂的身影,走到李木匠身前,沖著他的胸口一劃,接著李木匠就像是沒了氣的皮球,變成了一堆攤在地上的人皮!

看到這一幕的我驚的差點叫出聲來,我努力鎮定了一下,仔細看了一眼那個佝僂的身影,滿臉的皺紋,居然發現她就是之前我馱到張家屯的老婆婆!

原來我一不小心,不小心給引狼入室了?!震驚之下,我的腳一下踩空了,發出了響聲!

「誰!?」老婆婆扭過頭來,對著門外喊了一聲,然後住著拐杖,身子異常敏捷的向著外面走了出來。

我剛才一不小心把腳下墊的東西,給踩塌了,所以整個身子只能掛著牆壁之上,又來不及往下跳。

正在我焦急萬分的時候,大黑立刻跑到門口,沖著裡面叫喚。

老太婆一開門看見沖著她狂吠的大黑,說道,原來是你這畜生!昨天看你護主心切,就放你一馬?沒想到今天居然又回來送死了!?

老太婆說罷,拿起手中的拐杖,沖著大黑就扔了過去,結果大黑「嗷」的一聲慘叫,那拐杖竟然穿透了大黑瘦長的身子!

接著,老太婆輕輕一揮手,那拐杖竟然自動又一飛回了她的手中,老太婆看到大黑奄奄一息了,於是冷笑著走進了院子里。

片刻之後,我小心翼翼從牆上爬下來,走到了大黑跟前,只見大黑的肚子上赫然一個血洞,而且不斷的往外面流著血。

看著大黑遭遇我既感動又難過,感動是因為大黑為了救我不惜自己來吸引老太婆的注意,難過的是這麼一條好狗卻命不久矣!

接著我想把大黑抱起來,弄回家看看還有沒有生還的希望,沒想到大黑卻拼了命一般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開始往前走,時不時還回過頭來沖著我嗚咽幾聲兒。

我心想大黑這是在叫我跟上去,於是我就跟在了大黑的後面,大黑受了重傷,搖搖晃晃的走的很慢,大概走了幾個小時,我跟在後面都有點累了,大黑終於停下來了。

停下來以後,我發現大黑竟然把我帶到了南山上的亂墳崗,大黑嗅著氣味,在一堆高高低低的墳頭裡走了半天終於在一個小土坑旁邊停了下來,有氣無力的趴在了地上,並用鼻子拱了拱土坑裡的新土。

我心想大黑這是在暗示我這土坑下面埋著什麼嗎?

按照大黑的知識,我找了一個粗粗的木棍,開始刨挖起來,沒有挖多久,我就觸碰到了一片硬硬的東西。

我把上面薄薄的土層一撥開,看到土層下面的東西時,我卻嚇了一跳!

只見土層下面血紅一片,埋藏的竟然是一具被剝了皮的屍體,那屍體的周身已經褐紅黑紫了,我忍不住跑到一邊開始嘔吐起來。

平復一下后,我聯想到了老太婆的那一攤人皮,想必這就應該是李木匠那被剝了皮的身體了。

一想到是善良的李木匠,我也就沒有那麼恐懼了,再看一眼大黑,已經在李木匠旁邊斷了氣兒。

好一條忠義的好狗啊!死了,居然還要我幫助它葬在主人的旁邊,我不由的對一條狗產生了敬佩之情。

李木匠死的凄慘,連個像樣兒的葬禮都沒得,我只能暫時找一塊兒平整的土地,把李木匠和大黑一起葬在了一起。

然後我找了一塊兒廢棄的木樁,簡陋的寫上了幾個字,心想日後這間事情平定了,我再給你老人家選一塊兒風水寶地!

弄完這些以後,我想起了昨天河清對我的囑咐,她說今天村裡無論發生了什麼,我都要帶著我的家人離開這裡。

我一看天,從早上到現在,都已經下午了,再不出去就太晚了,於是我連忙趕回了家裡,一進屋我就開始收拾行李。

我一邊收拾著,一邊沖著東邊的屋子喊道,爹,娘,趕緊的,收拾行李,跟著我去城裡暫住一段時間。

話說出來以後,我突然發現竟然沒有人回應我,過了一會兒,東屋裡傳來了腳步聲。

我又說了一句,娘,快去啊!趕緊的!

就在這時我意識到有一點兒異常,原以為是娘的腳步聲,才會這麼輕悄悄的,可是猛然間才想到,就算是娘的腳步聲也沒有這麼小的聲音啊!

我立刻一轉身,看見「河清」在東屋的門口饒有興緻的看著我,並妖嬈嫵媚的說了一句,喲,這麼著急這是要幹嘛去啊?

我一看是假的河清,心想,她該不會也是像李木匠一樣的皮囊吧!

嫂子,你,你怎麼在這兒?我心虛的說。

假的河清笑了笑,然後說,我這不是想你了嗎?來看看你啊!

河清那麼單純的隱忍的女孩子,才不會說出這麼露骨的話,我表面上不露聲色,然後問道,嫂子,你見到我爹和我娘了嗎?

假的河清,說道,他們啊!去婆婆家了,看望婆婆了,怕沒人給你煮飯,就吩咐我來通知你一聲兒,去婆婆家吃飯。

我一邊聽著這個假的河清說話,一邊偷偷的從衣兜里掏出前天李木匠給我的那幾張黃紙符咒,然後把它們緊緊的攥著手裡。

那好,我們現在就去大娘家吧!我快餓死了,我裝莫作樣的揉了揉肚子,然後作勢就要往外邊走!

我前腳還沒有跨出門檻,假的河清突然拽住了我的手,緊緊地貼上了我的後背,然後在後頸上吹著熱氣,並耳語的說道,那麼著急幹什麼?時間還長著呢!

一時間我似乎再一次嗅到了那股子香氣,令人意亂情迷的女人的香氣,令人不能自已。

如果在一般的情況之下,我是肯定會被誘惑的,然而就在我的意志即將淪陷的時候,李木匠人皮以及他那被剝了皮的屍首,讓我猛然間清醒了。

清醒以後,我立刻揮手就向著我的身後一拍,將一道黃符紙一下子拍到了假的河清的腦門子上。

只聽假的河清尖銳的大叫一聲,退後好幾步,然後頭頂上忽然冒氣了青煙。

「就算是裝也不給我裝像一點兒,不知道你的設定是啞巴嗎?不能和我說話的嗎?在外人面前裝得那麼像,難道到了我跟前就懶得掩飾了嗎?」

我半憤怒半調侃的沖著這個假的河清說道,心想我差一點就要被你迷惑了!

只見假的河清在地上一邊掙扎著,一邊沖著我惡狠狠的說,竟然敢暗算我?!

我趁著她沒有恢復過來,然後就帶著行李走出門去了,然後將門在外面鎖住了,就立刻趕往大娘家。

我來到大娘家以後,立刻衝進了屋子裡,當時我爹娘和我大娘正在圍著桌子吃完飯,然後見到我衝進來了,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幹啥呀!慌慌張張的,快,坐下來吃飯。我娘遞給我一雙筷子。

我急忙說道,都快別吃了,快點跟著我走,不然太晚了就來不及了!

我爹表情嚴肅的說,咋的了?對了!你嫂子呢?

別管她了!走趕緊跟著我走,我沒有時間跟你們解釋了,再不走就晚了!

說完,我把爹娘從凳子上拽起來,就往外走,看我這麼嚴肅急迫,爹娘沒多說什麼?就跟在我身後開始走起來了!

走了一會兒,我爹看不對勁兒,沖著我問道,小成,你要帶著我們去哪裡啊!

我解釋說,先去鎮上,然後再去城裡暫住一段時間!放心吧!聽我的沒錯,我不會害你們的!

可是沒想到,我娘一聽我要帶著他們走這麼遠,立刻就不走了,而是說,胡鬧!這大晚上的,你折騰個啥?

我一看他倆不走了,我心那個焦急啊,就說,你們就跟著我走就對了,村子里來了壞人,恐怕就要遭殃了,你們再不跟我走就來不及了!

文/《屍香銷魂》

每日更新,歡迎訂閱此頭條號~

未完待續!!!更多精彩後續搶先看→請在微信內添加【無聊你就點我呀】←【長按可複製】,關注后回復關鍵詞:【堂哥】,即可收到後續內容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揭秘所謂兩萬元就能買到的越南新娘,在大陸的現狀5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